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打脸(校园nph) > 正文 狼人杀(2)
    程橙继续推动游戏进行。

    裴泽出了局,便可以全程睁眼看后面的剧情了,他也很好奇狼人是谁,以及狼人接下来的目标是谁。

    “天黑了,狼人请睁眼。”

    许倾言睁了眼。刚才沈知言和裴泽已经成为这把游戏的焦点了,那么他只需要天亮之后跟着拱火便可以借刀杀人,裴泽已经将自己的nv巫身份暴露,如今只要找出预言家刀了便可以取得游戏的胜利。

    他的视线在江靳舟和顾昭身上徘徊。

    最后锁定了江靳舟。

    程橙心里偷偷惋惜,沈知言这样乱来无疑帮许倾言扫除了不少障碍,真怀疑他才是拿狼人牌的那人,现在许倾言赌对了江靳舟的预言家身份,游戏也即将走向结束了。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见江靳舟睁开了眼,她又继续说:“预言家请睁眼,预言家请选择一位玩家查验身份。”

    没想到身边的江靳舟只是扫了一眼剩下的人,最后将目光停在她的身上。程橙没看出来他这是想查验谁,歪着头疑惑地和他对上眼神。

    下一秒他身子就往前一倾,手掌m0上她的后脑勺,俯下身咬住她的唇瓣。

    她的鼻尖萦绕着他身上清冽的味道,程橙微微睁大了眼,短短的两秒疑惑,惊诧和错愕轮流掠过,而后才反应过来他居然趁着游戏设定的天黑时间在这么多人面前悄m0着做这种事。

    她的视线扫过那边还睁着眼在看他们的裴泽,伸手想将他推开,奈何t力差距悬殊,江靳舟纹丝不动,舌尖t1an舐过她柔软的唇,牙齿在她唇瓣上留下个浅浅的牙印便自己撤离了。

    程橙的手指m0上嘴唇,耳根都红的发烫,眼神不知该往哪里放,瞧了一眼元凶,他倒是神情无异,端坐在原位上,脸靠在支着的手上眼神ch11u0地打量着她。

    见她这样局促的模样甚是可ai,这里的每个男人怕都是被她这点小x子g了魂去了,况且他们各个都心怀鬼胎,他这国出的是真不省心。

    都怪他折腾这么久半天每个反应,再迟些还不得各个都睁开眼看发生了什么,程橙努力让自己呼x1平缓下来,眼神带些埋怨地看着江靳舟,催促道:

    “预言家,要验的人想好了吗。”

    江靳舟看了眼许倾言。

    “好人是向上,坏人是向下,他的身份是这个。”程橙b了个向下的手势。虽然他也赌到了狼人的身份,但是狼人的先导权会让他活不过今晚。

    谁让他方才趁黑偷亲她来着。

    “天亮了,预言家被杀,狼人获胜。”

    程橙将几位神民和狼人的身份都公布了,顾昭听到许倾言才是狼人时还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沈知言,这哥们真够可以的。

    程橙在说江靳舟的身份时眼神恰巧扫过裴泽脸上,此时此刻竟不由地心虚了一下。方才的事情他全程可都瞧着,应该也能看出她是被迫的吧。

    玩过几轮以后夜se逐渐深了,也都要各自散场会旅店房里。今天分工是由许倾言和顾昭负责善后,他俩留下来处理剩下的琐事。

    程橙回旅店房里洗了个澡,洗完出来门正好被敲响。

    她疑惑地开了门,顾昭靠在门边垂眸看着一身sh意的小姑娘,刚洗完澡的她脸颊也粉粉的,sh漉的发梢粘在脸上,看得顾昭手指有些痒,想帮她拨开。

    “吃不吃宵夜,一起?”他抬了抬手,方才特意打包了份炒馄饨和g炒牛河,这不就来找她了么。

    没想到顾昭这人看起来毛毛糙糙的,照顾起居倒是有一手,再这么被他喂下去怕是要胖一圈了,程橙闻言抿了抿唇做着最后的思想挣扎,最后抵不过食物的香气,将门大开了些,把人放进来。

    还是及时行乐为好。

    程橙去将电视打开随手挑了部电影,顾昭将炒馄饨和g炒牛河往她面前推了推:

    “吃哪份。”

    她选了炒混沌,一口下去饱满的r0u馅香气四溢。她想起了顾昭好像对做饭和吃美食都挺有兴趣,忍不住好奇地问起他的事儿来:“你怎么会对吃的这么感兴趣。”

    该不会他以前逃课都是跑出去吃东西吧。

    还不都是生活所迫,若是她有一个这样毫无厨艺天赋还ai倒腾人的亲姐,她怕也是会和他一样。

    顾昭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正想跟她解释一番,谁知抬头就看见小姑娘抬手夹起一个馄饨,低头去咬。

    那抓筷子的右手肩膀上的吊带,跟白日里他敲她房门,她出来开门时一样。

    要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