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打脸(校园nph) > 正文 蛰伤 гōёω1čōm
    沈知言平日里看着一脸不好相处的模样,怎么有时候私底下还有些幼稚呢。程橙几番挣扎愣是没把手抽走,只能任由他这么抓着。

    他即便抓住了她的手也不老实,指尖在她的掌心上轻轻摩挲着,她掌心处柔软,被他带着茧的指腹轻轻滑过,一股痒意从掌心窜到脊背,这下她坐不住了,身子轻颤,使劲想抽出手。

    他还真是会捉弄人,知道她怕什么便来什么,挠得她大有隐忍不住要出声的势头,这才松了她的手。

    程橙下了课去拿水杯接水,才刚接完水,一道小小黑影从面前窜过,耳畔边的嗡声忽远忽近,程橙往后挪了一步才看清那是只大蜜蜂,那上面的蜂针还有些骇人。

    以前也试过有蜜蜂飞进教室里引起一阵骚动,程橙本想躲得远远的,哪知道蜜蜂的嗡声在耳畔边呼啸着,随即便觉得耳朵一阵尖锐的疼痛,手里的水杯也没握稳,掉在地上一阵声响,幸好盖子拧好了没洒出来,她皱着眉伸手捂住耳朵。

    耳垂上的刺痛渐渐变为灼意和痒意交织,她弯腰捡起地上的水杯,忍住那股要去挠的冲动。

    那蜜蜂蛰完人就溜得飞快,抬头已经不见踪影。耳垂处隐隐的火烧般痛楚,程橙的手指忍不住有了要去抓的迹象,她刚起身,手指便被人握住掰开。

    “别动。”沈知言垂眸,止住了她想挣扎的心思,视线落在她白净的耳朵上,“我看看。”5ipyzщ.coⓂ(vipyzw.com)

    方才出来老远就看见她捂住耳朵蹲在地上的模样,沈知言几乎第一时间就迈开步子朝她走来。

    沈知言就这么看见小姑娘原本白皙圆润的耳垂,此刻发红肿胀,大了半圈。他的手指在她的耳廓上细细摩挲,视线落在程橙脸上,瞧见她眉宇间的隐忍。

    这么娇气的一个人,身上哪哪都软得不行,被蜜蜂这一蛰,还不得痛死,指不定这会心理委屈死了。沈知言握住了她的手腕:“去校医。”

    其实哪有他想的这么夸张,多大的人了紧张起来思维还挺发散的。

    她话都还没说呢,他就拉着人走了。她是要去的,只是他怎么就顺理成章跟过来了,程橙看着他的那只骨节修长的手,她不过是被蛰了耳朵,怎么就要人护送了

    但她哪敢跟沈知言正面碰,只得顺着他的意思来。

    程橙叩了叩门,听到门后的‘请进’以后推开门走进去,校医叶白歌抬了头,见到程橙以后放下手里的钢笔起身,双手插在白大褂里

    “是你啊,坐。”

    程橙转头看了眼沈知言,去坐到椅子上。

    “说说,哪儿不舒服。”

    程橙将秀发撩到耳朵后面,侧着脸,手指指了指痒痛的耳垂:

    “耳朵被蜜蜂蛰了。”

    叶白歌凑近了些,拿出手电筒照了照,看仔细了之后关了手电筒:“没留下蜂针。有没有恶心,头疼,呕吐的症状?”

    程橙摇了摇头,“只是疼还痒。”

    她说话时还忍不住看了沈知言一眼,想起他方才手指触摸她耳朵的触感。

    “我先帮你配好清洗伤口的溶液,再用碘伏涂抹。”叶白歌用笔在纸上记录,转身去拿出需要的药品,走到程橙面前,“我来帮你还是他来?”她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一言不发站在身边的沈知言。

    这些个小朋友心思不要太好猜,自打她进来,他的眼神就没从人小姑娘身上移开,这是顾昭被挖墙脚了?她就知道那小子不靠谱。

    怎么突然就提到了沈知言,再配合上叶白歌那种带些调笑意味的眼神,她面皮薄,脸说红就红了。

    沈知言自觉地走上前接过棉签,坐在程橙对面。

    好吧她也看不见,只能由别人来帮忙了。程橙将耳朵凑过去,棉签沾着液体涂抹到了灼烧的耳垂上,凉意缓解了些疼痛和瘙痒的症状。

    “没事惹蜜蜂干什么。”

    哦,肯定是因为她身上甜滋滋的,招来的蜜蜂。

    她好冤枉,那么大只蜜蜂在四周乱飞能不紧张吗,她这是下意识去躲而已,哪知道就飞来横祸了。程橙动了动唇想辩驳,刚上来的气势又被耳朵处的凉意浇熄了,伴随着他的棉签戳到伤处的痛意,直呼:

    “你轻点儿。”

    她急得儿化音都出来了,看出来疼得不轻了,沈知言放轻了动作,一遍又一遍给她擦拭着双氧水和酒精,只是这耳垂肿胀一时半会也消不下去,看着还挺滑稽。

    沈知言又给她上了碘伏,最后把人拎到镜子面前,将她的耳朵显摆出来,让她看清耳朵上的大肿包。

    “看看,是不是挺丑的。”

    他怎么比蜜蜂还像蜜蜂,一样的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