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打脸(校园nph) > 正文 手机 гōёω1čōm
    程橙桌上的手机屏亮了起来,沈知言不动声色瞥了一眼上面的消息提示,正是那个所谓的宿舍群,是顾昭的消息,随即许倾言的消息盖了过去。

    让他想想,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上次她给他发的图是不是就这两人教唆的呢。沈知言的眼神落在她的水润的唇上,她擦了一层薄薄的润唇膏,衬得小嘴又润又嫩的。

    既然她毫无防备留在一个独居男人家里,不做点什么是不是说不过去了。他还想再晚些才将她吃g抹净,现在好像忍不到了。这股欲望一旦生出就不停在发酵。

    沈知言的手指落在她的唇上,拇指指腹替她擦拭掉那层润唇膏,他的眼神带了一股侵略x的意味,整个人站在她身前抵挡了她逃跑的去路。

    程橙自然是嗅到一丝不对劲的,她咽了咽口水,去叫他的名字:“沈知言你”

    她话还未说完,被他搂腰一带,整个人坐在了桌上。她的双腿被沈知言用手掰开,她哪里拦得住他的动作,被他脱下裤子,搁着内裤在摸着她的阴户。

    “多久没挨操了。”沈知言抬眸看她一脸局促不安。放假也快半月了,她这儿应该很久没试过男人的滋味才对。沈知言的指头按在小小凹陷的部分,摸两下内裤那处就出了一滩水渍。

    他怎么又说这些不害臊的话,这让她怎么回答。

    平时在宿舍里有几个男人养着,小比自然是不缺鸡8的,吃过这么多鸡8之后放假了小比能忍住吗,会不会在深夜里馋得直流水,没了鸡8她该怎么办啊,她那纤细的手指能抚慰这被养叼的x么。

    “自己扣过吗。”沈知言盯着她的眼睛。

    欲望谁都会有,她亦不例外,但这种羞耻的事情怎么能轻易承认啊。程橙红着耳朵挪开眼神,“没有”

    有人告诉过她她说谎的模样一眼就能看出来吗。沈知言的指尖摸过她陷进去的一条缝里,又带着审视的目光继续问她:

    “之前怎么没发定位。”5ipyzщ.coⓂ(vipyzw.com)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程橙有些想不起来了,在努力回忆着,那手机屏因为消息的缘故一直亮着,程橙看到上面许倾言和顾昭的名字才想起那会儿玩游戏输了给他发了张照片。

    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他怎么还记着。程橙早该知道的,这几个男人一个比一个小心眼,指不定心理暗戳戳地准备翻旧账。

    “我忘了唔”

    确实是忘了,被男人c着比魂都丢了,怎么会记得给他发定位呢。沈知言在她话音刚落的时候指头猛地顶了顶她的穴口,顶得程橙浑身一阵酥软。

    沈知言拿起她的手机,对着她还穿着内裤的小穴拍了张照,那照片里半个指头都陷进小穴去了,骨节分明的手一点都不秀气,一眼就知道是男人的。他将照片发到宿舍群里,难得大方,顺带还发了个定位过去。

    反正给了定位他们也找不着,这里偏僻得不成样。

    程橙接过手机一看,聊天界面上果然出现了好几条问号。怎么他们暗自较劲都得带上她,她还能怎么办,只能装作没看见了。

    沈知言的手指绕过内裤摸到她的穴口,先前被他摸了好一会儿,现在里头湿漉一片,往外吐着骚水,指尖被浸润了。她果然是好久没被操过了,沈知言往小比里塞进手指时觉得小骚比夹得紧。

    他指头节节没入,发出黏腻的水声,里面的穴肉吮吸着他的手指,水也越来越多。程橙夹紧腿闷哼一声,那声音跟裹了蜜一样。

    他这还没做些什么猛的,她就开始这样叫了,眼里跟含了水一样湿漉,这不是赤裸裸的勾引是什么。自己一个人跑来男人家里,还给他编条带了暗示意味的手绳,现在又张开腿被他摸着x,那聊胜于无的反抗更像调情。

    沈知言又往里添了根手指,她那手机的消息闪个不停,还有电话打了过来,他将屏幕上的名字给她看清,指尖滑下了接听键。

    程橙伸手去抢,他却给了个危险的眼神,两根手指在她的穴里没入,她一看就知道没有商量的余地,只好咬住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那上面是顾昭的名字。电话一接通他的声音就大声传来:

    “谁让你操她的。”

    “人呢,说话。”

    沈知言眉头一皱,觉得聒噪,将他的声音关了,留下自己这边的麦克风,把手机丢一边去了。

    她咬唇忍耐的模样好乖啊,更想让她叫出来了。要是她没忍住溢出呻吟,指不定得羞成什么样。沈知言觉得自己的手指被小比一夹,她这样紧张的模样下面吐水吐得更欢了。

    他的两根手指在狭窄的甬道里进进出出,每一下都迅速带出骚水,噗嗤的水声伴随着夹杂着掌心打在她腿根的声音,程橙的呼吸愈发急促起来。

    她能忍多久呢。沈知言看着她蹙起的秀眉,又坏心眼往里面添了根手指,毕竟是太久没被操过了,要适应还有些困难。

    吃不下的。程橙的手指撑在身后摇头。

    她也太小看自己的骚比了,鸡8都吃得下,这几根手指算什么。沈知言将三根指头没入,开始迅速抽插起来。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在粉嫩的穴里不停插进插出,进出之间的淫水顺着他的手指滑落,滴在桌上还拉了丝。

    沈知言看得眼角微红,鸡8肿得厉害。他坏心眼地用拇指去按压她的阴蒂,程橙腰肢一软,终究是没忍住溢出一句呻吟来。

    虽听不到顾昭的声音了,但他这会儿肯定得急。听着电话里那头自己心心念念的女人被人c着却只能无能狂怒,多有意思。上次胆子也真够大的,玩到他身上来了,这次不过是一些孽力回馈罢了。

    “想吃鸡8了吗。”

    沈知言哑着声问她,一只手在她的穴里进出,另一只手捏起她的下巴:

    “说想,带你回房。”

    她还有别的选择吗,横竖都被他带着走,结局也都一个样,那过程至少也得是远离那手机。程橙点了点头,唇凑到他耳边悄悄说了句:

    “想。”

    她说话的热气钻进他的耳朵里,听得他心痒痒的,沈知言抽出手将她打横抱起,那桌上的年画被带落到地上,他无视踩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