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打脸(校园nph) > 正文 溜冰
    程橙决定去哄哄江靳舟,虽然还不知道他生气的点在哪,只是既然和她有关系,还是哄哄看吧,这么多年情分总不至于还哄不好了。

    她站在他的房门前敲响房门,却迟迟不听不见有人应答。难不成是出门了?她摸着门把将门打开,只见他坐在椅子上低着头,走近了看才发觉他合着眼在小憩,呼吸声平稳绵长。

    见他眼下的乌青明显,要不然还是让他休息会儿吧。程橙小心翼翼地将他手里的笔取出放在桌上,将置于椅背的衣服披到他肩上,转身要离去。

    只是她还未走开两步,一只结实的手臂揽在她的腰间,随即一股强劲的力量将她往身后带,她结结实实坐在一双腿上,后背抵上宽厚的胸膛。

    程橙甚至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洒在她的脖颈间。她背对着他而坐,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也不知他是不是还在生着气,她低头看他手臂上的肌肉条线,指尖戳在上面绷起的肌肉上:

    “你今天帽起”

    江靳舟松开了禁锢在她腰间的手,程橙从他腿上跳下来转过身,对上他那对湛黑的凤眼,一眼便觉得里头跟一汪深潭一样难以琢磨,不禁忐忑不安起来。

    江靳舟伸手按了按眼中的晴明x,抬眸看着她:

    “什么事。”

    程橙猜不透他的心思,只能小声地询问他,边打量他的表情的微小变化:

    “想问问你要不要出去玩。”

    江靳舟闻言眼神掠过她的脸,将她自上而下看了一遍,站起身将肩上披着的衣服取下,直视着她的眼睛抬头将身上仅剩的一件卫衣脱下,露出下面精壮的身材来。

    他这是要做什么为什么还青天白日下脱起衣服来了。程橙的手指摸上身后的墙,生了一些想跑的念头来。

    “你你要不愿意也没关系的。”她挪开眼神转了身,背对着他,不去瞧他刻意露出的男色,然而却迟迟没有等到回应,只能听见身后窸窸窣窣的声响。

    程橙再次转头看他时,他已经穿好了衣服,站在她身侧垂眸看着她,一副在等她有所行动的模样。

    “不走?”

    当然是走的。程橙连连点头,江靳舟的大手摸了上来,将她的手指握进掌心里。程橙跟在他身边暗暗揣测,他对她的话总是挑着回答,肯定是还在闹别扭呢,偏偏表面上乍一看又好似一切正常,男人还真是难以琢磨。

    而且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江靳舟的拇指指腹一直摩挲着她的无名指,凌晨时被裴泽攥手攥得紧,那会儿还带着他雕刻的戒指,硬生生压出指环的印子来,现在还能瞧见浅浅的一道,现在被江靳舟这样用指腹摩挲,竟生出些心虚感来。

    还是想着怎么将他哄好吧。

    今日溜冰场甚是热闹,程橙看着里面白雾弥漫,心情越发雀跃起来,拽了拽江靳舟的衣角指明了想玩,江靳舟看着她攥他衣角的指尖,让她在原地待着别乱走,自己去租了两双冰刀。

    程橙坐在溜冰场外围的长椅上,观察在里面滑冰的人。其中不乏新手,摸着围墙艰难地滑走。

    江靳舟拿了冰刀回来,就瞧见她微微侧着脸在仔细观察,耳边的头发都别到了耳后,露出了圆润的耳垂来,上面戴了他之前送的那对耳坠,衬得人更灵了。

    原来也不是喜新厌旧的。

    江靳舟走过去将冰刀放下,蹲在她面前。程橙垂眸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握住了脚踝,将她脚上的鞋脱下。程橙杏眼圆睁,诧异地扯了扯他的衣服袖子,小声跟他说:

    “我来就好了。”

    来来往往的人可都看着,时不时还投来不可描述的审视目光,他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味,对她的话也是充耳不闻的。

    他的指尖还是凉的,摸着她的脚踝,存在感极强。程橙垂眸看他一言不发替她穿好冰鞋,甚至连眼皮也没抬,专注而认真,她也时常见他这副模样,在他看东西的时候也许不止,还有生病时替她擦身的时候,受伤时替她上药的时候,好多好多的曾经,其实仔细想大多数都带了点怒意。

    程橙进了溜冰场,搀扶着围墙笨拙地用手借着墙来推力,江靳舟在后头见她的手攀着墙一路前行,腿动都不带动一下,也不知是腿在溜冰还是手在溜冰,简直笨死。

    江靳舟脚发力追了上去,滑到她面前停下,伸手在她面前,曲了曲指尖:

    “手。”

    程橙看了一眼他的黑眸,忐忑地松开扶住墙的双手,搭在他的温热的手心里,没了围墙的依靠,她觉得身子开始不听使唤,脚底的冰刀滑过冰面上,身子缓缓向前滑去。

    身体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重心四处漂移,程橙的指尖死死攥着江靳舟的手指,指甲都陷了进去,一开口声音都飘了:

    “我怕”

    程橙开始担心万一江靳舟也没稳住身子,一起滑倒了怎么办。还是扶着墙稳妥些,她的手作势要抽回,却发现他攥得那样紧,他就在她面前一臂距离杵着,她的双腿还在打颤往前滑,偏偏又被他紧抓着手无法撤离。程橙抬眸看着他那对难以琢磨的眼,最后几乎要撞进了他的怀里。

    江靳舟却在此刻松了手,程橙来不及扶墙了,心跳迅速加快,不由失声大叫起来,本能反应就是手圈住他的腰,整个人结实撞进了他的怀中,手还因为害怕而紧搂在他的腰腹处。

    她的脸埋进他的衣服里,声音从厚棉衣里传出来:“你故意的。”程橙搂着江靳舟的腰,抬眸看着他的眼,表情显然有些气,他竟然捏着她的软处来吓她,可是看见他那对黑眸时,又忽然怔住了。

    总觉得他的眼里带了些狡黠的意味,眉眼都舒展开来,平日里他总是摆出严肃冷漠的模样,现在倒有些让她觉得不知所措,只是这份得逞转眼又看不见了。

    “都在看着。”

    江靳舟垂眸出声,打断了她片刻的分神。

    程橙这才回过神来,视线迅速掠过四周,果真好多人在看他们,肯定是因为方才她尖叫出声,现在又抱着他不撒手,丢死人了。

    她又将脸重新埋了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