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打脸(校园nph) > 正文 窥视()
    哪有人在床上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说生日祝福的,他的浪漫细胞真是是一点儿都没有。程橙咬住他的肩头,生怕这一猛地插入造成的呻吟溢出,她知道这会儿江靳舟定是没睡的。

    滚烫炽热的鸡8将小骚穴堵得严丝合缝,穴里的褶皱被青筋盘扎的柱身撑开,硕大的龟头抵在她的花心处,一捣就往外喷着水。

    做了这样多的前戏,她的穴儿早就湿透了,只是稍稍一顶就泛滥成灾。裴泽将鸡8抽出来几分又重新碾过穴肉,c在花心上,进出之间黏腻的水声一阵接一阵。

    他的顶弄将她的注意力都移到了小穴处,在鸡8的操弄下浑身发了软,这下连咬住他肩膀的力气也没了,松了口发出细碎的呻吟,每一声的媚叫都带了点暧昧的吐息。

    “啊唔唔啊啊”

    她的声音跟浸了蜜一样,又甜又媚。她生日这天在他的床上被他操着过,感觉还不赖。裴泽保持着交合的姿势,长臂一伸将她抱起,放到窗台前,伸手拉开窗帘,外面正好漫天星辰。

    程橙的腰肢被他的手轻轻一带,奶子被迫被抵在玻璃窗上,有些凉。两只乳儿被压扁,乳头贴在窗上。裴泽住在一楼,这样拉开窗帘也太明目张胆了些。

    光是这样想着,程橙就忍不住缩了缩小穴,将鸡8绞紧了些:“会被人看到的”

    今日周末,现在都凌晨两三点了,外面黑得厉害,谁还会在宿舍附近溜大。再说他将灯都关了,不走近了几乎看不清人影。只是裴泽没告诉她这些,因为她紧张起来,下面的骚比就紧得厉害,一下一下吸着他的鸡8,c在她花心时更是身子一抖,甚是可爱。

    “嗯。”他含糊地应着。

    嗯?他怎么就这样轻描淡写地糊弄过去了,被抵在窗前的又不是他。

    程橙刚想反驳,却被裴泽挺动腰身,粗大的鸡8凶狠地撞在糜红的花心上,柱身凸起的青筋撑开层叠的穴肉,龟头撞在一处时她竟觉得浑身酥软无力,手臂一软险些支撑不住。

    裴泽眼神一黯,他知道这就是她最敏感的地方,更是愈发凶猛往那处令她难以自持的地方顶去,程橙被操得呻吟连连,十个指头压在窗上发白。

    “啊嗯嗯啊啊唔”

    程橙蹙着眉,呻吟被撞得断断续续。

    也不知是不是她被干得双眼迷离的缘故,总觉得窗外似乎站了个身影,轮廓竟还有几分眼熟起来。只是裴泽在她身后一下一下顶弄,激得阵阵电流般酥麻的快感蔓延四肢百骸,叫她双眼朦胧,难以辨认出来。

    这是沈知言第二次见她被别人操的模样。她走之后街上的也人逐渐少了,他仍旧保持着沉默地站在街边,只是忽然有点想她。明明才分开没多久,她要是晚上没和他见过那该多好,也不至于这样心痒。

    他结束了工作便绕路来宿舍,原本只是想进来看看她睡着的样子,他也是有在宿舍里自由进出的权限,只是走近了才发现,他不用进到里面就能看见她了,还是以一种赤裸的方式。

    说不生气是假的,哪有人能平静地看着自己心里的人儿被别的男人操弄,只是看到她这副香艳的模样,随之而来的还有欲望。

    裴泽将她操得腰肢晃动,那对奶子一下一下压在透明的玻璃上,她的乳晕颜色粉嫩,乳头都硬挺了,却被可怜兮兮地抵在窗子上,缺少了爱抚。

    沈知言听不见屋内的声音,只是见她樱唇微张,猜她肯定是在发出色情的淫叫来,要是被操得狠了就会带点儿哭腔,一阵一阵的哽咽声还挺抓心。

    她的小骚穴被男人的鸡8撑开,嫩t又翘挺着,她这样多水,指不定那些淫水在操弄间从穴口流出,顺着大t根部一滴一滴流下来,将她c喷的话,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水流的到处都是,得抽多少纸巾才能擦干她的骚水。

    她这样娇气,被操累了就往那儿一躺,腿都合不拢了,两瓣阴唇更是微微张着,穴口也堵不上,等到男人c射了,射出来的浓精和她自个儿的骚水混在一起,烫的小比一抽一抽的,指头往里搅着还能搅出许多白浊来。

    也不知她的穴儿能含住多少精液,以后得试试才行。将精液射进去又不让流出来,她会觉得涨吗,难受起来一对湿漉的眼看着他,猫叫似的求他。

    裴泽这样猛烈地顶弄着她的敏感点,她的大腿根部开始微微痉挛,小比也一抽一抽地绞紧着鸡8,程橙大脑忽然一片空白,烟花迸溅一样,到大了高潮,小穴吸得厉害,裴泽停下了抽插的动作,感受小骚比是怎么高潮的,花心一股热流浇在龟头上,穴肉吮吸着柱身。他想趁着她高潮的时候顶弄她敏感的花心,只是她意识都还未缓过神,这样她怕是得露出更多的媚态来。

    他不想让别的人看见她这副模样。

    裴泽抬眸看了一眼窗外的沈知言,长臂一伸搂上了她的细腰,抬手将窗帘拉起,把人带回床上。

    才刚把人放在床上,他又欺身压了下来,薄唇覆在她的唇上,从嘴唇一路吻到耳后,一口含住她白玉般的耳垂,舌尖轻轻舔弄。

    裴泽靠得这样近,呼吸都钻进了她的耳廓里,又热又痒的,痒意又电流般流过全身。他的鸡8还埋在穴里,腰胯挺动缓慢地碾磨着穴肉。

    方才还那样猛烈,现在倒柔情起来装模作样的,手指摸了上来,捏住挺立的奶头。她这对乳儿方才被压在玻璃窗上,现在乳肉都有些凉,温热的指腹将奶尖揉搓按压,掌心又将乳肉都捂热了。

    她已经试过他猛烈的冲撞,现在用这样慢的节奏,反倒像是在折磨她一样。程橙的双手摸上他的腰间,指尖摩挲过他腹部那些轮廓线上。

    “裴泽”

    急切的尾音带了些哀求的意味。

    她怎么能把他的名字叫的这么好听,光喊了两个字,他就已经把持不住了,扶着她的腰开始凶猛地操弄起来。他早该看出来的,她这样骚,在床上吃y不吃软。

    结果就是她又嘤嘤呀呀呻吟起来,手指胡乱地抓着他的背。

    裴泽用鸡8反复奸淫着她泥泞的骚穴,最后将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她的花心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