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打脸(校园nph) > 正文 蛋糕()
    程橙将戒指收好。

    “那你早点睡,我先走了”

    裴泽的手摸了上来,拿过她手里的盒子打开,将戒指取出。他握住她的指尖,替她戴在了无名指上,她的手又细又白,戴什么都这样好看。

    裴泽的手从握住指尖的姿势变为五指张开,分开了她的指缝紧紧扣住,程橙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他欺身压下,身子倒软乎的床上,一对杏眼湿漉又无辜地看着他。

    裴泽垂眸,另一只轻轻放在她的左x上,感受她心脏的跳动起伏,那逐渐加快的律动一下一下震动在指腹上。

    “很紧张?”裴泽哑着声问,黑曜石一样的眸里逐渐染上欲望的味道。她既然敢深夜来敲他的门,是不是也应该做好心理准备。

    被他突然压在身下,怎么能不紧张。他的手扣得这样紧,温热的呼吸也悉数洒在她的脸上,那对盯着她的黑眸不知有什么魔力,看得她浑身发软,大脑短暂空白起来,连挣扎都忘了。

    “没、没有。”他的眼神太蛊了,程橙别过脸移开了视线,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裴泽的手趁机就钻到她的衣服下,掀起她的睡衣,露出了大片白皙滑腻的肌肤。突然的凉意令她些许回过神来,想挣扎起身,却发觉两条腿被他的腿压住,动弹不得。

    裴泽把她吃得死死,她好像逃不掉了。

    只见他伸手将她的内衣扣解开,两只绵软的穴乳弹了出来,裴泽上手去拨弄她的奶尖。粉嫩的奶头瞧着可爱,被他又捏又弹,奶尖硬挺挺地立了起来。

    不知怎的程橙觉得他的指法越发色情起来,果真是越来越熟练了,难道学霸连在这方面上也会钻研吗程橙咬住唇承受他的撩拨。

    裴泽仔细看着她的奶子被他的手指又捏又压,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忽然想起了什么,起身长臂一伸,从桌上拿下些什么。

    程橙的眼光落在他的手上,他手里端着一碟蛋糕。

    那些死去的记忆又开始攻击她。

    程橙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奈何腿和一只手被他压得太死,根本逃脱不了。他该不会真要如她想的那样做吧

    程橙愈发紧张起来,他总不至于是因为她喝醉时独独冷落了他而伺机报复吧,她软着声音开口:

    “裴泽,太晚了不如先睡觉吧。”

    他却跟充耳不闻一样,手上的动作一点迟疑都没有。她猜的确实没错,她怎么能当着他的面儿对许倾言和顾昭这样舔吃,唯独落下他,他可都记着。

    程橙就这么看着裴泽伸手从蛋糕上刮下一些n油,抹在她的奶尖上,粉色的乳晕被白色的n油盖住,藏匿了美好的春色。

    这蛋糕他觉着腻,只吃了一半,剩下了一些。

    不过也够用了。

    裴泽将她的两个奶尖都糊满了n油,又取了两瓣草莓点缀在上面,她身上的味道跟蛋糕一样香香甜甜的。裴泽看着自己的杰作,眼里翻滚着欲望。

    他的视线这样灼热,让她觉得更加羞耻了。

    哪有人这么玩的。

    裴泽低头含住她的一个奶尖,舌尖卷走上面的n油和草莓。他的碎发还蹭在她的下巴上,挠得有些痒。突如其来的侵犯让程橙下意识扣紧了他的手指,感觉身下好像吐出了些水。

    n油明明都被他吃干净了,他却还舔吃着奶子,淫靡的吮吸声响起,程橙觉得自己的奶尖好像都被他吸肿了,有些发热。

    “甜。”

    裴泽抬头,盯着她一对湿漉的眼做出了评价。

    不知是说n油还是她的奶子。

    他又将她另一边的奶子也舔个干净,小姑娘的手抓他抓得紧,反应这样激烈,估计下面的水也没少流,还真是不禁玩,舔两下就骚成这样。

    裴泽一边舔着奶子,一只手一路向下钻进她的睡k里,指尖探到她那又软又热的小比,手指都还没插进去,就摸到了外面的淫水,濡湿了指尖,他手指一伸,挤进两瓣阴唇,在她的穴里抚摸。

    裴泽抬起头,声音沙哑:

    “你好湿。”

    还不是因为他用一些奇怪的方式来玩弄她。

    裴泽抽出手指,松开了钳制住她的那只手,替她褪去身下的障碍,双手压着她的两条细腿掰开,炽热的眼神盯着她合拢的小穴。

    她身上衣服都被脱下,赤裸着身子躺在他的床上,而他却衣衫整齐,眼神直白又赤裸地观摩着她的小骚穴,起了歹意就伸手肉肉她的奶子,奸淫她的骚比,也太不公平了些。这会儿他又在打些歪主意了,裴泽指尖沾了些n油抹在她的阴户上,手指来回抚摸着她的两瓣阴唇,将中间那小条细缝糊上n油。他的指尖跟羽毛一样轻轻掠过,激得她小穴又吐出一泡淫水,冲开了些许n油。

    早知道就不喝酒了,也不至于被他想出这样的方式折腾,她当时怎么就脑子一热去舔许倾言唇边的蛋糕呢,程橙躺在他的床上后悔莫及。

    裴泽低头顺着她小穴那道细缝轻轻舔舐,将阴唇上的n油都卷进腹中,偏偏又只是浅尝辄止,舌尖都未挤开阴唇吃弄里头浪的不行的骚穴。

    他这样使坏,痒意迟迟得不到纾解,程橙抓着身下的床单,腰肢小幅度扭动,想把x往他嘴里送,她逼近几分,他就后退几分,将外面的n油都舔干净了停了下来,她几乎要被他折磨透了。

    她舔许倾言和顾昭的时候,他们是不是也和她这样发情,想将她即刻就压在身下操弄起来,他们也真是能忍耐,相比之下她就不行了,定力这样差,玩两下就将比送上门,难怪总是发骚,水留个不停。

    裴泽脱了裤子,早已肿胀的鸡8释放出来,龟头抵在她湿软的x上,俯身压了下来,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呼出的热气包裹着她的耳尖。

    “生日快乐。”

    裴泽挺身将鸡8整根没入,然后就觉得肩上一疼,小姑娘咬住了他的肩膀将呻吟都堵在口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