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打脸(校园nph) > 正文 生气
    这下程橙彻底醒了。回想起方才那些所作所为,耻意铺天盖地而来。明明醉时还没觉得哪儿不对劲,等清醒了才意识到她那些不假思索的鲁莽举动有多耻。

    她眨了眨眼,食指缠上他的指尖,勾住他的手指摇摇晃晃,声音又软又讨好:

    “我错了。”

    江靳舟将蛋糕放回桌上,她还真是保持着一贯的作风,从小到大做错了事立马就跟他服软,粘着他撒娇两句见他没继续计较就认为是她的方法管用,以后便次次如此。实际上大部分都是他想的理性,觉着没必要和她置气,何况她这副模样确实有些让人心痒,偶尔看看也确实享用。

    江靳舟抬手将她身上那间脏了的棉服拉链拉开,略带嫌弃地替她将衣服褪下,整理间衣服口袋掉了个盒子出来。江靳舟弯腰拾起,垂眸打量这木质的小盒。

    这是什么,程橙瞧着也有些奇怪,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还有这样的东西。

    江靳舟将木盒打开,看见里面的东西时陷入了短暂的缄默,随即‘啪’声将盒子关上,脸色稍稍变了些。

    程橙瞧着他的表情有些许不对劲,愈发好奇盒子里是什么了,能让他比方才抓她时还生气?只是他不开口,她也不敢多问。

    就在她都认为他要将盒子扣下时,他却将它丢进自己怀里。程橙好不容易接住了,正想打开瞧瞧,不知怎的有种莫名的心虚,偷偷瞟了一眼江靳舟的脸,殊不知他正一直看着她,这一偷瞄更是当场被抓住,她只觉得手上的盒子烫得厉害,赶紧收进口袋里,还是待会再说吧。

    他的眼神看似和平常别无不同,却又好像隐约有种冷意,连氛围都变得微妙起来,就在她绞尽脑汁想着要如何打破这奇怪的场面时,江靳舟却将蛋糕切了块递给她,眼神冷淡嘱咐她。

    “吃完早点睡。”

    然后便坐在椅子上低头看资料了。

    程橙接过来苦恼地看着手里的蛋糕,她晚上吃得够多了,现在还隐隐约约觉得饱腹,但这蛋糕也是给她庆祝来的,不好扫了他的兴,只好小口吃着,时不时眼神往他侧脸瞟。

    江靳舟工作的时候专注认真,她的眼神这样窥视,他都未尝发觉,换平时早逮住她了,只是她吃了多久,那页资料他就翻来覆去看了多久有这么棘手吗,可是他的表情也不像陷入苦思的模样,眉眼还和平时一样冷漠里带了些威严。

    程橙不敢叨扰他工作,吃完了便悄声无息离去。从口袋里摸出那个木盒子来,盯着上面的木头纹路觉得心里隐隐约约有些不踏实。

    不对劲,越想越不对劲。

    他好像是真的生气了。

    所以才会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做。换平时估摸着是要对她做些什么让她长点记性的,现在这样沉默才奇怪,是因为她喝得有点小醉忘乎所以的事情吗?可是那会儿她跟他认错时也还好好的,难不成是因为这样东西程橙好奇地将木盒子打开。

    到底是什么让他这样怪异。

    只见里面装了枚木戒指,戒面上雕了朵朴素的玫瑰花。

    程橙将它拿出来,正好套进了自己的左手无名指,尺寸惊人吻合,戴在她手上倒是挺好看的,她的手指捏着戒圈,转念一想:

    江靳舟就是因为这个生气的?

    程橙又将戒指取下来,凑到眼前仔细观摩,戒指内圈也什么也没刻上,这更让她百思不得其解了,他是怎么对着一枚木戒指这么生气的。

    她琢磨了一会儿也没想明白,倒是想到了别的事情。

    程橙将戒指收好,这东西的风格她知道这是谁送的了。

    “裴泽,你睡了吗”

    夜有些深了,她怕吵醒宿舍里的其他人,只能轻轻扣响着门,程橙将脑袋抵在门上,用耳朵仔细听里头的动静,好像没声,裴泽可能睡了。

    就在她想离开时,门从里面打开了,她的重心还放在脑袋上,这下更是一头栽到了裴泽怀里,鼻尖都是他身上好闻的沐浴露味。

    程橙红着脸抬起头,撞进裴泽一对淡漠的黑眸里。他才洗完澡没多久,脖颈挂了条毛巾,头发还带些湿意,一颗水珠顺着发丝滴到她的脸上,裴泽抬手将水珠抹去。

    “怎么了。”

    程橙从身后将手里的盒子举起,在他眼前晃了晃:

    “是你给的吗。”

    “嗯。”

    裴泽瞥了一眼,将房门关上。

    程橙打量他房里的东西,桌上多了几样她没见过的物件,走过去好奇地拿起来瞧了瞧,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刀具,此外还有木屑残留在上面。

    这戒指该不会是他亲手雕的吧。程橙放下刀具,转身面对裴泽,小手抓住他两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翻来覆去观察他的手指,上面有细细的划痕,裂了几道口子,有些结了细细的一层痂,还有些是新划的,能看见血。

    她的手又软又细,裴泽就这么看着她的小手抓着自己的手指翻过来又翻过去仔细观察,他想了想,只要自己将掌心一合,就能将她的两只手都裹住了。

    没想到戒指真是他亲手雕的,还把自己划了这么多伤,难怪戒指上的玫瑰这样钝又这样丑,程橙看着他手上的划痕觉得有些心疼,忍不住小声埋怨起来:

    “裴泽,你好笨啊。”

    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被门门考试都不及格骂笨,裴泽不知该气还是该笑了,他任凭她的指腹轻轻摩挲过他手上的伤口,沉声问她:

    “还合适吗。”

    说来也真是巧,裴泽明明都没问过她手指的尺寸,怎么雕出来这样合适:“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尺寸。”

    他早就开始谋划了,心里头一直惦记着这个事儿,总不能告诉她是c完她之后趁她睡觉量的吧,裴泽的眼神有一瞬的闪躲:

    “猜的。”

    程橙狐疑地看着他的小表情,能猜的这么吻合,转念又想裴泽可是学霸,说不定还真有这样的本事来,再玄乎的事情也变得合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