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打脸(校园nph) > 正文 一唱一和
    到了家门,顾昭用钥匙开了门,刚往里走了两步就被一位眼神凌厉的中年男人堵住了去路,他审视的眼神扫过程橙的脸,又停在顾昭身上。忽地他眼疾手快将身边挂架上的长柄雨伞取下,往顾昭腿上打。

    “爸,你干什么。”顾昭见状立马跳远了些躲过他的袭击,长臂一伸,将雨伞一把抓住抵挡他的下一步攻势,中年男人扯了扯伞柄却未能抽回,两人维持着僵局。

    到底是长大了,已经教训不动了。两人之间萦绕着剑拔弩张的气势,还是顾昭服了软先出了声:“爸,人看着呢,给点面子。”

    顾昭的家庭教育确实蛮特别的。程橙屏息凝神杵在门口,不敢出声叨扰了他们的家庭教育。

    顾父瞥了一眼程橙,板着的脸有了些许变化,收敛了架势,声音不悦:“知道你错哪儿了吗。”

    怎么他才刚见上面就突然就犯错了呢,顾昭一头雾水将他手里的雨伞慢慢抽出来,挂回挂架上:“不知道,您老人家还是把话说明白了吧。”

    顾父怒瞪了他一眼,眉毛紧蹙,朝程橙抬了抬下巴:

    “你怎么给人穿这么少呢。”

    顾昭闻言上上下下打量了程橙,小姑娘就穿了一件单薄的大衣,裹了条他的围巾,确实穿的还不够多,下次出门得盯紧点才行。

    连她也没想到顾父突然打他竟是因为这个。

    “和他无关的。”程橙连忙抬起小手想替顾昭解释:“是我自己穿少了”

    “得,我的。”知道他疼老婆,对他也须得是这个要求。顾昭认下了这笔账,怕她站在门外冷,伸手将程橙拉进屋内关上了门,转头对顾父直言:“您自个儿也没穿多少。”

    顾父嫌弃地剜了他一眼:

    “我抗冻,十几岁的小姑娘哪能跟我这种老爷们比。”

    “行,您最厉害了。”顾昭双手搭在他肩上,将他带到沙发上坐下。程橙跟在后面乖巧地跟在他身后,被他也按着肩膀坐下。

    “人我给你带回来了,您看个够吧。”

    程橙小手紧张地搭在腿上,规规矩矩端坐着,指尖攒紧衣角看着顾昭的父亲,只见他慢条斯理将桌上的茶具用热水温了一遍,又拿出茶镊子置茶,最后开始倒入热水沏茶。

    在等待茶叶泡开的时间里,他抬眸沉声她:

    “姑娘,是不是这小子比你跟他的。”

    程橙抬头看着顾昭坚定明亮的眼,既然答应了配合他,那便要按照事前说得来,她回应顾父的话:

    “没有,顾昭他对我很好的。”

    虽然以前他讨厌她的时候也没少遭过他的冷眼和嫌弃,但有求于他的时候他都放下成见来帮她了,他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接触久了以后发觉他还蛮贴心的,虽然人是自恋了些。

    茶泡好了,顾父将茶汤缓慢倒入茶杯里,将茶往程橙面前推了推。程橙端起茶杯嗅了嗅茶香,露出了赞许的表情:

    “好香的茶。”

    顾父闻言剑眉一挑,“你懂茶?”

    程橙小小抿了一口,“这是黄山毛峰?”

    听她这么一说,顾父将茶壶放下笑了出来,眼神也柔和了几分。家里这些人就没一个爱茶的,难得遇到了懂茶的人。

    啧,这宠溺的眼神,偏心偏到嗓子眼里了,不知道还以为是自己的亲闺女。顾昭抿了一口热茶故作深沉细品,也没尝出个什么滋味来,还不如来罐冰可乐。

    她是说错了吗,程橙双手捧着茶杯不知所措。这茶滋味醇厚甘甜,茶汤又是深金色,程橙父亲也喜欢喝茶,家里常备着各种好茶,想他时她便拿出来喝些,想像父亲在陪她一样,她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黄山毛峰才对呀。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顾母从厨房出来瞥了他们一眼,“开饭了”

    门铃突然响起惊扰了他们的对话,顾昭起身去开了门,见到站在门外的人时不由一怔,许倾言莞尔一笑,手掌搭在他肩上拍了拍,然后便绕过他走到厨房:

    “老远闻到阿姨的饭菜香味了,我来蹭饭不介意吧。”

    好熟悉的声音,程橙转头对上许倾言那对桃花眼,外边好像又下起了小雨,他身上还有湿意,头发也淋湿了些。

    他怎么来了。

    “少不了你的,坐着吧。”顾母将菜从厨房里端出,许倾言也进了厨房帮她的忙。菜上齐了人也都入座了。

    “听阿姨说阿昭今天带女朋友回家,来看看。”许倾言拿起筷子夹了菜,有一句没一句聊起来:“阿昭怎么也没跟我说。”

    不愧是兄弟,真会给他来事儿。顾昭也积极配合着他的话回他,“是不是羡慕了?我女朋友这么好看。”

    “行,那我以后可要照着这标准找了。”

    程橙小噎了一下,抬眸瞪着许倾言和顾昭,耳尖染上了一抹粉红。他们也太过分了,净是拿她开玩笑。

    “这混小子就是不听我话,说了多少次别早恋,你可别学他,不然我跟你爸可交待不起。”顾父瞥了他一眼,随即又停住筷子在程橙和顾昭之间徘徊:“你们谈恋爱没影响学习吧。”

    顾昭一听这话不乐意了,抬高了几分音量:“我是那种人吗。”

    “放心,我盯着他呢。”许倾言在一旁调解。

    两人不一起挂科就算不错了。程橙吃了口饭,偷偷诽腹着。

    “行了吧,这姑娘我觉着不错。”顾母往她碗里夹了一块肉,“你儿子这德行能找个已经不错了。”

    顾父瞧着程橙确实不错,最重要的是还能跟他聊起茶来,比自己家里不省事的两个顺眼多了:

    “那倒是。”

    “爸,过分了啊。”

    见他们聊天这样诙谐,程橙忍不住嘴角跟着上扬。其实他们家氛围也没想象中那么严肃,也难怪顾昭性子这样直率坦诚,估计小时候也皮,没少给家里惹事吧。

    吃过饭后顾昭坐在沙发上神情散漫,抬腿踢了踢许倾言的脚,“吃完饭不走是想给我们家洗碗?”

    许倾言也不怒,细细打量着程橙的脸,随后又抬眸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我们是不是很久没切磋了。”

    “你是说”顾昭眯了眯眼,细细思索起来,他盯着许倾言那双藏了心思的眼,倏然懂了他话里的意思:“行,就现在。”

    程橙看着他俩一唱一和,还未反应过来便被顾昭拉着手从沙发上拽了起来,带着她跟在许倾言身后上了楼。

    她一头雾水走上台阶。

    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