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打脸(校园nph) > 正文 给她洗()
    “我好累。”

    程橙眼里本来就含了泪,此刻眼角耷拉,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江靳舟,企图能博得他的同情,最好能直接饶了她让她休息,今晚真够折腾的。

    江靳舟还不清楚她么。

    这才哪到哪,她可以继续承受的。

    “不用你动。”

    他多体贴,知道她泄了几次,身体疲惫,他也不让她像对裴泽那样对他,既然做不了第一个被她这么对待的人,那就更不稀罕做第二个了。

    江靳舟的双手握住程橙纤细的脚踝,她的腿往上折起分开,她身体柔软,他轻而易举就将她的腿压起,两瓣阴唇微微分开,露里面粉嫩的出骚穴。

    这x刚刚才被裴泽灌满了浓精,被他的肉棒操得合不拢,穴肉微翻,正往外漏着白浊粘稠的精液。在他炽热的眼神注视下吐得更欢。

    她这比里有别的男人留下的痕迹,他站起身将程橙打横抱起,“带你洗洗。”

    他绕过裴泽,带她去浴室。

    裴泽已经c射了一次,也没拦他。

    江靳舟将她放到洗漱台上,调整了姿势让她面对那面光滑透亮的镜子。里面清清楚楚映出了她和江靳舟的模样,赤身裸体,一丝不挂。

    镜子只有半个人高,江靳舟站在她的身后,里面只能看到他结实的胸膛和精壮的腹肌,人鱼线往下看不见的地方引人肖想。

    可程橙整个人坐在洗漱台上,双腿被他用手分开。能看的不能看的全给照了出来,她此刻哪里还有一点隐私可言。

    他怎么能这样做呢,不是说好带她洗洗,怎么现在把她带来镜子这儿,让她这么看着自己的身体。

    “扶好。”

    江靳舟将抱住她大腿的手松开,让她自个儿去摆好姿势。程橙伸出手分开自己的腿,这个姿势让她的骚穴在镜子里看的一清二楚。太难为情了。她羞得不行,别过脸不敢去看镜子里淫靡的画面。

    她从来都没有这么看过自己的身体,更别提现在是和男人一块儿看,哪怕这个人已经反复欣赏过她好多次了。

    原她来还是知道羞耻的,方才骑在裴泽身上时怎么没有这种感觉,他瞧她倒是沉醉其中,玩得挺欢的。这会儿只是看看镜子就害羞了。

    江靳舟伸出手指捏住她的下颌,将她的脸正对着那面镜子,程橙被迫去看里面的场景。她正以一个羞耻的姿势坐在洗漱台上,脸上还留有欢爱过的绯红。多羞耻啊,他怎么能这么做。

    “好好看看你的比。”

    江靳舟伸出两根手指去将她的两瓣阴唇分开到最大,里面粉色的花蕊含羞待放,还在吐着蜜汁。

    江靳舟的另一只手去摸她的骚比,指尖捻上了一些骚水,他将被骚水打湿的指头凑到她眼前,拇指去碾磨食指,两指分开时还拉了丝。

    “都是你的骚水。”

    程橙看得耳尖都泛着粉红。小比一缩又吐出了一泡淫水。这一幕正好被江靳舟看到了,他喉结上下滑动,眯了眯眼,将手指塞进她的嘴里,在她的口腔里搅动。

    “什么味儿?”他哑着声音问。

    程橙猝不及防,被他的手指搅得津液从嘴角流出,她不敢去咬,只能用舌尖抵住他胡作非为的手指,使了点力气想推出去。

    这么软的舌头,哪里推得动男人的手指,还是他善心大发,将手指从她嘴里抽了出来,上面全是她晶莹的口水。

    哪有这样欺负人的。他想知道什么味儿放他自己的嘴里就好了,干嘛让她来吃。

    程橙气鼓鼓地看着镜子里的江靳舟。

    一点气势都没有。就她这样谁会觉得害怕啊,更想欺负了。江靳舟将沾着她津液的手指重新摸上她的骚穴,指尖抵住那颗充血挺立的小红豆,他低声说:“这是你的阴蒂。”

    他还故意用指甲磕了一下,激得她手一软险些松开扶住大腿的手。

    不是说好了带她洗洗,怎么现在反而上起生物课来,以前也没见他教她学习啊,现在学起裴泽那一套来了,也没见他俩关系有多好,刚刚还为了主权在针锋相对。

    “知道怎么玩么。”江靳舟低声说。

    她一个十几岁的高中生小姑娘哪能说知道啊,她坚信自己心底里还是纯情的,这些淫秽的事情她可一点都不懂呢。

    不知道,程橙连忙摇摇头。

    她怎么会不知道呢,被人玩了多少次了都,指不定深夜的时候还躲在被窝里,偷偷用自己手指去揉捏打圈,剐蹭小豆,玩到高潮的时候身体微微抽搐,小比往外喷水,想要男人的大鸡8了。

    她什么都知道的,这会儿在跟他装纯呢。

    江靳舟低头看着她闪躲的眼神,没去拆穿她。他的手指往下移:“这是尿道,用来尿尿。”

    他指着一处小洞说,然后指尖又往下,来到那道微微张开的细缝,那里还不停往外缓缓吐着精,“这是阴道,被阴精插的地方。”

    瞧瞧,连专有名词都用上了,不再是‘骚比’,‘鸡8’这样淫秽的词语,他好像真的在上着生物课一样,而她就是老师上课用来给学生讲解时用的展示品,被他用手指指着逐步分析。

    也不知道他什么毛病,非得让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比,然后一本正经给她讲解,偏偏他正儿八经,她却臊的不行,好像动了歪心思的人是她一样。

    明明他才是色欲熏心的那一个。程橙偷偷想。

    都到了穴口了,也该g正事了。

    江靳舟的手指滑进去,堪堪插入了一个指头,小穴被分开,里头含的裴泽的精液流出了更多。这样用手指洗可不行,洗到什么时候才能把她的比洗干净了。

    江靳舟伸手去调整水龙头的角度,拧开旋钮,冷水对着骚比直流而下。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让程橙想往后躲,她身后可是站着个大男人,结实的胸膛抵在她的背上,她无处可逃,只能被迫承受冷水的刺激。

    “啊啊”

    江靳舟的手指就着冷水去抠弄她的小穴,手指将里面白浊的精液带出来。水流速度太快,直直落在她的阴蒂上,冲得她尾椎骨都酥麻了。

    “唔唔”程橙不安分的扭动腰肢,嘴里还情不自禁媚叫着,身体开始发软,手指好几次险些松开,没扶稳腿。她的十个指头捏得发白,大腿内侧还留下了浅浅的指印。

    给她洗个性能骚成这样。江靳舟黯了黯眼神。真该好好管管这骚比了。他低头加快了抠弄的速度,手指插进去抽出来带出的液体逐渐变清,也没了那种黏腻的感觉。

    江靳舟停了手指的动作,抬眸看着镜子,她这会儿多享受啊,舒服得连眼睛都闭起来,小嘴喘着粗气,哼哼唧唧呻吟。他将水关掉,她才肯将眼睛睁开,对上镜子里他墨色的眸。

    他在认真给她洗着x,她倒是享受得很。被他发现了她的沉醉,程橙心虚地挪开视线。

    享受完了也该服侍鸡8了。

    江靳舟将她从洗漱台上抱下来,她刚刚维持抱腿的姿势太久,此刻玉足踩在冰凉的瓷砖上险些站不稳。他伸手扶住她的腰肢,等她稍微适应了些,又将她的的葱指移到洗漱台的边缘。

    “抓稳了。”他善意提醒。双手压住她的两瓣翘臀。手上的触感极好,滑腻一片,臀肉还有弹x。程橙发育的不错,前凸后翘,腰还细,男人看一眼就准y。靳舟将翘挺的鸡8插进她的大腿腿缝里,就着她流出来的淫水开始前后抽插。

    两瓣阴唇含住柱身,江靳舟在用鸡8给她磨比。小穴在龟头的碾磨下流出的淫水越来越多,将柱身浇得湿漉漉的,鸡8几次都打滑,龟头直直撞在了阴蒂上。

    他光用鸡8去磨,又不插进来,给她折磨坏了。程橙摇着t,想让龟头撞在穴口上,最好能大力点,直接撞进小比里,插个满满当当才好。

    吃不到鸡8都急成什么样儿了,小穴追着他的肉棒不放,真够骚的。江靳舟伸手去拍她的t,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粉色印子。

    她被打了还哼唧一声,他力道不重,恰到好处激起她了的兴奋。他不给她,她就开声求他:“插进来嘛”连尾音都娇娇的。

    多能勾引人啊,活生生一个小妖精。江靳舟听她这么一叫,哪受得了,挺身将坚硬的大肉棒挤进小穴里,柱身抚平湿热甬道的褶皱,小穴将鸡8含进去之后不停吮吸,把鸡8伺候得服服帖帖。

    他挺着胯将肉棒在她的穴里不停捣鼓,抽出部分又狠狠没入,耻骨与臀肉撞击发出‘啪啪’声,每次的抽插间交合处都能带出汁水,顺着她的大腿根滑落。程橙的身体随着江靳舟撞击的动作不断前后晃动,那对奶子也跟着摇起来。

    “唔唔啊”

    江靳舟伸手从背后去捏她的奶头,从镜子里可以看见他修长的手指指尖扯着乳尖往外扯,那对绵软的j1a0乳立刻变了形,他手一松,又微微弹回去。

    可怜的奶子今晚都被玩了多久,乳头都被两个男人玩得胀疼起来。乳肉上的粉色指印都说不清是他的还是裴泽的。

    刚才帮她洗x的时候已经忍了许久,现在他c着比时动作粗暴不少,那都是方才隐忍的后果,现在逮着小骚穴了哪肯就这么轻易放过,肯定得好好c。

    怎么能这么舒服呢。他的大鸡8抽出来的时候,小骚穴还恋恋不舍地挽留,不想它离开,含得更紧了些。不抽出来怎么去顶她的宫口给她快感呢。这么舍不得的话不如做他的小姓奴,天天用骚比含着他的鸡8睡觉算了。

    “放松。”江靳舟哑着声说。

    哪能说放松就放松的,不怪他自己鸡8大反倒怪她紧。程橙小小报复了一下,小穴一缩,绞得鸡8险些射出来。

    看,她又忘记思考这么做的后果了。皮这一下很开心是么。

    江靳舟眯了眯眼,挺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将她撞得手指都抓不紧洗漱台,话也撞得碎成了几节,整个人好像在云端飘着。

    “错、错了我错了你、你慢点”

    他怎么插得这么狠啊,将她操得连说话都带了哭腔,双腿一软,膝盖磕到了前边的洗漱台上,红了一块。他见状将放在她t上手挪到了她的大腿上,扶稳她的腿又反复顶弄她的宫口,速度都不带减的。

    她都求饶了他怎么还这样儿呢,男人都是小心眼,小肚j肠,小气吧啦的。她在心里将一切能想到的词都安在他身上了。

    这么个c法,没多久她就被他操泄了,她一高潮,比就跟着收缩起来,一抽一抽的,夹得江靳舟闷哼一声,也有了想射精的欲望,挺身又插了几下,射出一泡滚烫的浓精。

    他总算是射了。

    程橙累得不行,腿一软眼看就要摔地上,及时被江靳舟的手扶住,他将她打横抱起,他的胸膛暖得不行,程橙靠在他身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临睡前还不忘心里指责他和裴泽今晚的混蛋行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