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打脸(校园nph) > 正文 他说要追她 rōёω1čōm
    顾昭醒来头痛剧烈。典型的宿醉症状。昨晚倒不至于喝断片了,他清楚昨晚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是酒精的作用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现在清醒过来的之后,太阳穴突突直跳。

    现在思绪紊乱,满脑子只有一件事。

    他把程橙给操了。

    是的,昨晚他拉人家进男厕锁上门就干了。好像还是他强迫人家来着。自己真他妈混蛋啊,军人家庭勾出这种违法乱纪的事情,被他爹知道不得扒了他一层皮不可。

    顾昭在客厅里焦虑来回走。

    对了,他为什么非找她来着,要是换了别人他好像还没这种欲望,就是看见她和许倾言一块儿心情很不爽,有种被人背叛的感觉。不对,什么背叛,他又不喜欢她

    不喜欢他怎么还把人给操了,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对她态度的变化呢。

    顾昭从小接受的家庭教育就是男人得有担当,有责任感。既然事情都发生了,他不能当逃兵,他得对人负责。他其实也不是不能接受她的。

    可万一她心理压力太大不肯接受呢?毕竟是他强制的,她不会连他面都不肯见了吧5ipyzw.ℂoℳ(vipyzw.com)

    顾昭越想越不安。他都忘了昨晚醉起来什么都不管不顾,他对人家说的那些话,什么‘许倾言来和他来什么区别’,连脑子里yy想跟许倾言一块儿上她的事都忘了。

    清醒过后还是那个连恋爱都没谈过的纯情少年。

    “你怎么回事,走个没完了。”顾潇低头打游戏呢,她这不省心的弟弟昨晚喝个半死回来不说,早上还在晃悠来晃悠去,她难得休假几天,这小子严重影响她的休息了。

    顾昭停下脚步看着他那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亲姐。

    他可不懂女人,可他身边有个女人啊。

    “姐。”顾昭凑过去,思索了一下怎么开口对她讲这事儿,“如果一个女人被熟人强迫发生了不正当关系之后,你们女人都是怎么想的”

    顾潇手上动作一怔,听他这么说哪还有心思玩什么游戏。她弟弟什么情况她还不清楚,平时吧女人都不多瞧一眼,虽然他们家明令禁止早恋,可禁不住她们姐弟俩叛逆,她小学都谈了两个,她这笨弟弟都高二了初恋还没有,现在来问她这种这么敏感的问题。难道

    “是昨晚酒后强制爱额,酒后乱x?”

    顾昭点头。

    虽说现在一夜情也不是什么罕见事儿了,但一夜情也是有可能发展成长期关系的,这万一呢,她弟就这样和人家成了呢。

    顾潇想了想,又问:“人家姑娘对你有意思不。”

    那可太有了。

    虽然是以前。

    以前老是追在他后头来着,他仔细想了很久,虽然现在她跟许倾言高上了,但不排除许倾言是她用来当他的替身的可能x。这种桥段他小学的时候陪他姐看古早言情剧都这么演。

    顾昭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了。

    顾潇双手一拍,“那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人家有意于你,你想跟她成不?”

    想不想和程橙在一块这事儿顾昭以前还挺烦她来着,只是最近嘛,接触下来发现人虽然笨了点,但是有时候还傻得挺可爱的,肏起来还舒服

    他思忖了一下,回忆起程橙昨晚光着身子在他身下的模样,又娇又媚,谁能不心动啊。不对,他怎么又他妈想到操她这事儿了。

    “想吧。”

    顾潇见他这模样立马了然于心。他犹豫了,他居然犹豫了,那就是喜欢。按顾昭的性子,要是他不喜欢,那肯定想都不想立马拒绝。

    害,多简单的事情。虽然说吧这早恋加x行为两罪并罚,按家规处置也就躺个十天半个月,腿是不至于打断的,还指望他传宗接代呢。重点是她弟弟开窍了,以前家里都怕他性取向不正常,没法延续顾家香火,现在好了,起码有望。

    “还等什么,去给人道歉,先悔恨你昨晚的禽兽行径,然后再由浅入深,跟人提出你想和她好上的事儿,多简单啊。”

    其实也不是那么简单的。顾昭说:

    “她现在还是别人对象呢。”

    顾潇皱眉,

    什么玩意儿这是,她怎么有点听不懂了呢。

    “你撬人家墙角?”

    这算吗?这好像算吧。

    顾潇轻哼一声,她这弟弟胆儿可真够大的,平时不声不响,一有动静就是玩这么大。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怕就怕人家对他没这个想法,既然他自己都说了有,那事情也不算太难办吧。

    顾潇给他总结了方法,“先安抚,后劝分,再上位。”

    程橙起来的时候大腿酸痛,小比也有些疼,走路姿势都别扭。偏偏今天还有体育课,给体育老师报备身体不适之后,她就一个人坐在树下休息,看着别人热身完又去解散去自由活动了。

    也不知道江靳舟昨晚做了多久,困死她了。

    程橙坐在草地上困倦不已,眼睛都快合上直接睡过去了。

    顾昭和她是同一节体育课,他有心找她,一早就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了,看到她人一瘸一拐走到旁边休息,心想那该不会是他的杰作吧。

    听许倾言说昨晚她回宿舍了,他折回绯夜又找人喝酒去了,他本来也想回去跟他喝酒,只是被他姐拦住没让他去。

    她是被自己c成这样的吗,毕竟他也知道自己尺寸惊人,许倾言可没他大,一次g不成这事。

    顾昭拿着篮球,假装漫不经心走在路上,朝她逐渐靠近。见她双眼迷离,一副要睡着的模样。顾昭企图通过咳嗽的方式吸引她的注意力。

    “咳咳。”

    程橙听到了他的声音,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什么意思,感冒了?怎么边咳嗽还边往她身边凑?

    这是要传染给她?

    他朝他走来却又一言不发,程橙猜不透顾昭的想法,悄悄往旁边挪远了些。

    不是,她躲什么呢。以为他看不见她的小动作是吧。肯定是自己太粗暴让她心灵受创了,顾昭怕她逃跑,直接快步走到她跟前。

    程橙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他逆光站着,阳光都落在他身后了,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顾昭低头看着她那张瓷白的小脸,他精心准备好的腹稿全都忘了,只能想起昨晚她也是这么仰视着他,然后给他解k带来着,她的手多软啊他j1n高潮n干上脑,跟昨晚的事情过不去了。

    他想到什么便提了什么。

    “昨晚”

    他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男人都是王八蛋,他,许倾言,江靳舟,一个比一个混蛋,一点都不知道节制,昨天她遭了多少罪,那处还疼着呢。

    她伸出手掌做了个停的动作,打断他接下来的话,“你别说了。”

    不行,他要说。

    一人做事一人当。

    顾昭蹲下身子,拉近她们之间的距离。他认真地看着她的脸,一字一句:

    “我会对你负责的。”

    他不会还醉着吧。

    程橙仔细看他的脸,发现他耳尖红红的,脸也微微泛红,有些人酒劲上来了也会这样,她伸出三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问他:“这是几?”

    这是把他当傻子看呢。他可是堵上了他们顾家人的觉悟,严肃地在跟她说这事儿。顾昭伸出手将她的三根手指一把拢住,“我是来翘许倾言墙角的,虽然”

    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程橙小声开口:

    “我不是他女朋友。”

    都怪昨晚许倾言也不好好跟大家解释,老是糊弄过去,让他们都产生了这样的误会。

    “你不是?”

    程橙摇了摇头。

    tamade为什么不早说。

    顾昭手握拳一拳砸在了草地上,又欣喜又激动。

    高半天她和许倾言没关系啊。害他胡思乱想了这么久,虽然他知道许倾言不会介意,但是第一次玩兄弟的女人,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的。现在好了,原来他们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从未有过的喜悦涌上心头,顾昭心情舒畅多了,他欣喜若狂伸出手去轻轻捏她的脸,拇指和其余四根手指将她脸颊的上肉都拢在一块儿了,将她的樱唇挤得圆嘟嘟的。

    “听好了,哥要追你。”

    他都不知道自己脸红成什么样了,还在故作镇定跟她说话。怎么有人害羞的时候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

    程橙怀疑自己听力出了问题,她露出了瞠目结舌的表情,在脑海里理清自己的思绪。

    他不是向来很讨厌她的吗,巴不得她离他远远的,怎么现在说要追她啊,他是不是昨晚喝傻了。

    “你知道自己说的什么吗?”她被他捏着脸,说的话也含糊不清的。

    顾昭松开了手指。

    他说的还不够明白吗,是哪个字让她理解困难了。她怎么这么笨呢。顾昭伸手去将她头顶的碎发肉乱。也不知道这脑袋里的注的水什么时候能清干净。

    过分了啊,又捏她脸又弄乱她头发。他到底想干什么。

    程橙抬起手将他在自己头顶上胡作非为的手拍掉。

    顾昭也不恼,觉得她这么做多多少少带点调情的意味,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打是亲骂是爱,她这是在对自己表示亲近呢。

    “以后南中,哥罩你了。”顾昭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