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打脸(校园nph) > 正文 看着她玩的 rōёω1čōm
    课间,程橙趴在桌子上百般聊赖。许倾言看她迷糊的样子心痒痒的,家里那只布偶猫晒太阳时也是这般懒散的。

    他情不自禁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送你的礼物用过了吗。”

    他怎么能大庭广众之下问这种没羞没臊的问题。

    他的话让她回想起那天被裴泽用跳蛋高喷的场景,羞耻感立刻占据了她此刻的情感认知。

    这让她怎么回答。

    说起那天还都怪他,裴泽生气是因为看到他操了她一顿,他送的礼物还被裴泽用来把她高得欲仙欲死,怎么想都是他的错。

    就在她难以启齿的时候,一向沉默寡言的裴泽突然加入进了他们的对话中。

    “看着她用的,喷了不少。”

    ?

    程橙瞪大了眼不可置信转过头看向裴泽。

    他却仍然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维持着低头写作业的动作,连一个眼神也没给她。仿佛自己说的话就跟‘今天天气真好’一样平常普通。5ipyzw.ℂoℳ(vipyzw.com)

    本来以为许倾言已经没皮没脸了,没想到他更不要脸。

    这种事情怎么能摆在台上明说,也不知道周围有没有人听到,会不会往这方面想呢,程橙好想给他俩嘴堵上。

    她还是很羞耻的。

    程橙把头埋进书里。而且怎么感觉两个人开始针锋相对了呢。

    还是当作刚刚什么都没听到,和她无关。

    许倾言挑了挑眉,不爽,非常不爽。他给她买的礼物倒让别的男人先看着她用了,这种油然而生的不适感让他觉得有些挫败。

    棋差一着了,原来这个他以为满脑子只有学习,外表看上去十分禁欲的学霸也不是省油的灯,还会玩这么多,没少看片呢吧。许倾言敛了敛笑意。

    “下次给你玩点新的。”

    程橙认命从书里探出头来。

    她周围是坐了两个地雷吧。

    最近快期中考了,裴泽告诉她现在开始到期中考,她的作业都得她自己写。

    程橙一听这还得了,好说歹说都得把他供着。别的科都可以不交,这物理她不写是会出事儿的呀。

    他就是看她性子变了,十分好拿捏,不仅变得得寸进尺,现在还压到她头上了。这种翻身做主人的感觉会上瘾。

    虽说裴泽说了那样的话,但她仍然不死心。

    万一呢,万一裴泽就松口了呢。

    “裴泽,我想抄物理作业。”

    “自己做。”他拒绝得很快。

    小气鬼。

    许倾言见状将自己的那份作业拍到程橙桌上,他自认为对女人慷慨大方,从不吝啬这些小事。裴泽是格局小了,怎么和他比。

    “我的你拿去随便抄。”

    程橙看了一眼上边离谱的字。再看一眼他认真的态度。

    不像是开玩笑的。

    她可不想自寻死路,还是得找靠谱的。

    程橙伸手戳了戳裴泽的肩膀,语气也软了几分:“裴泽,我物理要不及格了。”

    他头也没抬:“习惯就好。”

    他还真是冷漠啊,程橙觉得一定是以前作孽太多了,现在报应通通都来了。软的不行来硬的,她板着脸多了几分气势。

    “裴泽,我要生气了。”

    他总算是有了些反应,看她一副明明不生气还要装模作样的样子,活生生一只纸老虎,他没拆穿她的伎俩,犹豫了一会儿故作让步:

    “放学给你补。”

    啊还要学习。

    程橙委实不想补课,可是想了想物理老师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她到嘴边的拒绝话又说不出口了。

    “好吧。”她妥协。

    啧啧,这种城府,这种手段。

    许倾言遗憾自己怎么就没点亮学习这门技能,这才让裴泽有机可乘。他也就这方面差了点,还不至于比裴泽逊色。许倾言笑了笑,“也给我补补。”

    裴泽冷漠地扫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他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程橙只当许倾言是觉得新鲜才想跟来的。

    一看就没接受过学习的毒打。

    只是她觉得好像有双眼睛一直看着这边,抬头视线环绕了一圈,也没发现谁往这看。

    也许是她多心了吧。

    程橙觉得气氛开始诡异起来。

    裴泽将她带来咖啡厅,拿出了一份整理好的题目放到她面前,他们挨着坐,裴泽方便给她讲课,本来应该是融洽正能量的学习氛围,只是对面坐着一脸惬意的许倾言和这一切格格不入。

    他一看就没有要学习的意思,点了杯咖啡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看着她。他的确不是跟来学习的,谁没事要跟情敌学习,他只是不想他们独处,下次又拿出一些‘看着她玩的’之类的话来堵他。

    不过学霸的情商还是差了点意思,小猫又皮又爱折腾,怎么能真的教她学枯燥的知识呢,还不如学学姿势。

    裴泽讲课由浅入深,确实有自己的理解和方法。程橙很快被他带进了自己的节奏中,只是每次抬起头来看到许倾言的脸,他朝自己微笑的时候都很想上去揍他。

    好过分。

    也不知道他跟过来干什么。要是她能和许倾言的身份对调一下,现在坐在那边悠闲喝咖啡的是她,被裴泽摁头听课的是许倾言就好了。

    看她又恼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还真是好玩。

    许倾言抬起手不动声色抚摸上程橙那双裸露在外的纤细白腿,手指的力度轻柔,像是羽毛一样挠得她痒痒的。

    程橙一个激灵皱着眉看向许倾言。她的胳膊上泛起了一层j皮疙瘩,他的手任性肆意在她腿上流连,程橙被他摸得总觉得浑身使不出劲。

    什么禁忌餐桌桥段她这是被勾引了?

    光天化日之下他也太放肆了

    “听懂了吗?”裴泽开口问,可程橙的注意力哪还放在什么题目上,早就被许倾言的手指将魂带走了,连裴泽的问话也没有听见。

    许倾言眼里含笑好心提醒:“他问你听懂了吗。”

    程橙没敢直接戳穿许倾言,她回过神来故作镇定看着裴泽,连忙点点头表示肯定。

    裴泽觉得她好像不太对劲,却没有多想,也许她刚刚是在认真思考。他指了指卷子上的题目,“那自己写下这题。”

    见他又将注意力放在自己的事情上,程橙这才转过头瞪了一眼许倾言,示意他适可而止。

    许倾言挑了挑眉。

    怎么可能停下呢。手上的触感这么令人上瘾,要不是距离太远,他的手真想挑开她的内裤滑进那又湿又热的小比里狠狠抽插。

    裴泽那小子还不知道呢,自己在安静写题,身边的小家伙被自己用手指插得直流水。

    当然,知道了更好。

    许倾言存了坏心眼,想象着这些鸡8都硬了。

    天时地利人和,好像还差了点什么。

    他惋惜地抿了一口咖啡,咖啡店里此时进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许倾言觉得上天还是眷顾他的。

    现在三样都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