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打脸(校园nph) > 正文 她就一小祸水
    北中最近发生了件大事,听说许倾言要转学去南中了,北中人议论纷纷,这事儿传的沸沸扬扬的。#收留许倾言心碎女孩?的帖子已经顶上了北中论坛热搜第一。

    许倾言拿定的主意实行很快,没两天就从北中走了,托关系这事他拿手,很快办了南中的入学手续还指定了要去一班。

    一班的座位是每月一轮,不换同桌。程橙昨个已经将座位搬离了窗边,今天再来发现隔壁组和她隔个过道的位置换人了。

    “嗨。”许倾言热情朝她打招呼。

    这不是北中那谁吗,怎么今天穿的南中校服,还坐她隔壁来了。

    程橙疑惑拉开椅子,将书包放上去。

    许倾言来这儿的目的一目了然,他确实是奔着程橙来的。当他把自己转学的事情告诉顾昭时,顾昭只用了“莫名其妙”四个字评价。

    “你来我们学校怎么不来跟我一个班。”顾昭看了他的入学申请表,高不懂他想做什么。“别怪哥们没提醒你,一班挺晦气的。”

    为什么晦气,当然是程橙在那儿,顾昭平时是绝对不会路过一班的,被程橙看见指不定要一路跟着他去男厕,那女人什么不要脸的事都干得出来。

    “哦?我觉得挺好的。”许倾言笑了笑。

    见他一副春风满面的模样,顾昭可算懂了,他一拳不轻不重砸在许倾言穴口处,“原来是看上我们学校的女人了,谁啊,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一班有什么出了名的美女吗,林倚月也不在学校里啊,还有谁来着?程橙?不,绝对不可能。他打死也不相信许倾言的品味会烂到那种程度。可他不像许倾言,没有记住女人脸和名字的习惯,更多的也想不起来了。

    程橙刚坐下没多久,同桌裴泽将一份东西申丢了过来,她看清那是份早餐,油条包子还热乎着。

    程橙朝他看过去,对上他的眼神时他立刻挪开了视线。

    “买多了吃不下。”声音一贯冷淡,听不出什么异常。

    听他这么说,程橙倒也没跟他客气起来。

    “谢谢你哦。”

    程橙往日并不吃早餐,江靳舟搬回来了以后一直强迫她吃,她已经被他养成了吃早餐的习惯,只是昨天他人没在宿舍,程橙自然也没吃早餐,于是身体本能反应开始饿了。

    一份现成的早餐,不吃白不吃。她大快朵颐起来,吃的津津有味。

    许倾言一眼就看出这其中的端倪。

    什么买多了吃不下,这种过时的烂借口还搁这用呢,不就是惦记人家小姑娘特意给她买的。许倾言挑眉,看破不说破。

    江靳舟破天荒出现在了一班门口,他只是扫了一眼便

    见到了她。

    江靳舟走到了程橙面前。

    程橙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他,顺便将嘴里的一口油条咽了下去。

    他怎么在这。

    江靳舟将手里一袋东西放到她桌上,低头扫了一眼她手里那份早餐,不像她会买的东西。

    她吃的急了,嘴边还有些许油渍,一张小嘴油晶晶的。

    “我妈给你的。”他说。

    昨天江靳舟回了趟家,江母正在烤小饼干,屋里的气味都甜滋滋的,见他回来更是喜上眉梢,过去跟他温情母子对话。

    “听说你搬回宿舍住了?和小橙处得怎么样啊。”

    说起程橙,江靳舟难得露出了些许放松的神情。

    “就那样吧。”

    江母还不清楚自己的儿子么,看着他从小长大,他的一举一动所思所想她都了如指掌,往日她提起程橙,自己儿子只会敷衍两句,然后就用“再说吧”来搪塞她,今天话术不仅变了,还足足多了一个字。

    肯定是有情况的。

    她将出炉的饼干打包好塞进他怀里,好说歹说也要让他拿给程橙。

    “记得带点给小橙。”

    程橙从小嗜甜,江靳舟将饼干拿到手里的一刻立马想象出了她将饼干塞进嘴里后脸带笑意的表情,总觉得心痒痒的。

    见他摸着袋子分神,江母更乐了,“什么时候把小橙娶回来。”

    闻声江靳舟怔了怔,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两家人以前也总爱拿他俩说事,有意无意想撮合他们,只是程橙越长大性子越发叛逆,已经很久没来他们家坐坐了,江母对她的印象也只停留在了程橙初三以前。

    其实也不是不行的。江靳舟想。

    牛皮袋子上的透明塑料膜透出了里面的饼干的精致形状,程橙眉梢间染上喜意,咬了口油条,将饼干放进抽屉里。

    “替我谢谢伯母。”

    这又是裴泽又是江靳舟的,许倾言手肘撑着脑袋,视线在三人之间徘徊。感觉这次有些棘手啊。尤其是江靳舟,他也随父亲参加过不少宴会,江家少爷的名号他是知道的,两人也打过几次照面。

    他委实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江靳舟也发现了许倾言的存在,昨天回家时江父还跟他提了许倾言这事,说是许家二少爷要转来南中,希望他能跟他好好相处,拉近一下两家关系。早就听说许家二少爷喜欢和女人打交道,没想到这次竟然手伸到他这来了。

    “许二少也在。”江靳舟看向许倾言,声音淡淡。

    “来南中体会一下风土人情。”许倾言对上他的视线,微微一笑,点头表示礼貌。

    程橙视线来回在他们之间徘徊,觉得气氛好像变得不太对劲,她连吃东西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生怕发出点什么动静两人就会将战火烧到自己身上。

    男人还真是奇怪,互相看了一眼好像就能打起来。

    江靳舟保持着商场上与对手打交道面子上的礼仪也要做足的作风,“许二少对南中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来找我。”

    “不劳烦江少了,就近就好。”

    他的‘就近’指的是谁,明眼人都知道。

    江靳舟的眼神冷了几分,表面却看不出什么端倪。

    再看程橙的脸,怎么看怎么都不顺心起来。江靳舟抽出裴泽桌上的纸巾一把摁在程橙嘴上,‘温柔’替她擦去嘴上油渍。

    活生生一小祸水,不知道又上哪去勾引到了许家二少爷,还真是时时刻刻都不让人省心,真想把她关着哪都不给去,省得又带一些来历不明的男人回来。

    程橙被他擦得嘴疼,可是又看见他眼神不对,哪敢开口说话。还不知道自己怎么触犯天条了。

    看吧,火果然烧到自己身上了,真够倒霉的。

    替她擦完嘴,江靳舟扫了她一眼,大有警告她安分点的意思,然后便离开了。

    程橙觉得自己好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