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打脸(校园nph) > 正文 小被反反复复 rōёω1čōm
    程橙不知道为什么在客厅里喝着水突然就被裴泽用猎鹰般锐利的眼神盯着看,害她呛到,放下水杯猛咳了几声。

    “你有什么事吗”

    他表情有所松动,朝她走近。

    程橙方才呛得厉害,现在脸绯红一片。

    那天晚上她的脸也是这么红吗,裴泽想。

    程橙被他看得不由自主紧张起来,想到还瞒着他的事情她就心虚,还是不要出现在他跟前免得他想起来了。

    程橙不知道其实裴泽已经全部回忆起来,那段记忆也成了他的一个心结。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

    见她要溜走,他开声说:“上次你说药不是你下的。”

    有吗?5ipyzw.ℂoℳ(vipyzw.com)

    好像醉了的时候是这么说过。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是不是想起了什么。程橙观察他的表情,但只看到了他寡淡的眉目,看不出他的情绪。

    “我不信。”

    不信就不信,怎么还贴过来。程橙被他步步紧比,背抵在了墙上。

    “真的,你信我。”程橙频频点头,“虽然我没有证据,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裴泽打断了,他并不在意对她的辩解。

    “再和我做一次。”

    “再做一次,证明我不需要药也能对你起反应。”

    什么怪逻辑。

    他说这话他自己信么。

    男人都爱鬼扯。这是她得出的结论。

    程橙合理怀疑裴泽就是想跟她再打一炮,连借口都找那么烂。想做直说,害她刚刚被问的时候还小小的紧张了一下。

    程橙看着他那双晦暗不明的眸,突然觉得难以启齿起来,

    做吗?她低下头声音微不可闻:“好、好吧。”

    话音才刚落,裴泽立刻就弯下身子将她公主抱起来。

    现在吗?

    倒也不用这么急的

    程橙没有想过裴泽等这一刻等得多难受,夜里更是着魔一般反复看那段视频,看得起反应了也只能通过手淫来解决,她像罂粟一样,他只是尝了一口就对她的身体上了瘾。甚至每晚钻进他的梦里,被他反反复复操干。

    他时常会无法释怀以前那些她做过的事情,那么一桩桩一件件的恶事啊,她怎么做得出来,又那么随便就忘记了。她记不得了可他都还历历在目。

    他放不下,可对现在的她提那些前尘往事,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偏偏她还一副无辜的模样,怨恨没攒起来,吸奶欲倒是上来了。

    在床上将她玩得狠了,这算不算是另一种报复。

    裴泽确信程橙就是生来克他的,以前克命,现在是命根都在她手上了,不然他的鸡8怎么在看别的片的时候都硬不起来,看那段视频时就涨的难受呢。

    需要她的比来治疗一下。

    裴泽将她压在身下。

    他的眼神也太灼热了,程橙被他看得小手无处安放,别过脸去回避他的眼神。

    要做就做,干嘛一直盯着她看,怪不好意思的。

    裴泽伸手去将她衣服上的扣子一颗一颗解开。那晚光不够明亮,他没看清她身体的模样,衬衫松开时露出了她雪白的肌肤。

    是好看的。

    又嫩又白,捏一捏就会留下粉红的印子。他想在上面留下他的痕迹,让她不要像忘掉那些不堪的过去一样忘掉现在骑在她身上的自己。

    裴泽将她胸前最后的束缚也解开,一对j1a0乳弹了出来,暴露在他的视线里,因为感觉到冷意,敏感的奶头竟慢慢挺立起来。程橙羞耻地感觉自己起了反应,想伸手去挡住那对不争气的奶子。

    “别动。”裴泽声音低沉暗哑,伸手扣紧了她的手腕。

    他低头将唇凑了过去,一口含住了那羞涩绽放的梅花。舌尖绕着奶头打转。他吮吸舔弄一只奶子,手也没有放过另外一只,五指揉搓按压。

    那么绵软的奶子,天生就适合被人玩弄。

    她身上还有奶香,他吸的狠了,好像要吸出奶水来。

    程橙哪里经受得住强烈的刺激。一朵朵烟花在她脑子里爆炸开来,惊得她言语不能。

    裴泽在舔吸自己的奶子。

    她更湿了,小比的空虚感更深,好想要什么东西狠狠插进来。直到将她的奶头玩肿了他才离开,另一边的奶头则被他手指又捏又扯。程橙觉得奶头又痒又疼,肿的发胀。

    裴泽起身盯着那两个被玩的可怜兮兮的奶子,上面被他舔的湿漉漉的,又软又嫩的奶子,被男人凌辱过后更美了。

    他眼神黯了黯,鸡8涨得难受。

    裴泽去舔她的身子,从锁骨一路往下,越往下程橙就越受不了,他为什么还不进来啊,急得程橙好想夹紧双腿。

    “想要?”

    当然想要。她被他又摸又舔,身体那么敏感,小比早就流水了。想吃大鸡8。他真的好坏,刚刚那么急,到床上反而矜持起来,说什么也要把前戏做足了。

    裴泽脱下程橙的裤子,将她的内裤退到小腿上,中间还洇湿了一块,颜色变深。

    她下面的嘴真是馋极了。

    裴泽去掰开她的双腿,露出了粉嫩的小比,暴露在空气中时还微微颤抖蠕动,中间那条细缝紧紧闭合着,令人遐想连篇。她那么多的淫水就是从这里面流出来的,把她的比都高得湿漉一片。

    他用手指掰着比肉往外扩张,伸了根指头探进去,刚进了一个指关节就被夹得紧紧。

    这么小的比,那天晚上是怎么把他的大鸡8都吞进去的啊。裴泽做过那么多题目,却不知道怎么解开这题。鸡8都能吃进去,手指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使了点劲,将手指整根没入。

    “嗯啊”程橙皱眉呻吟。

    一根手指怎么够呢,得多含几根扩张才行,不然一会儿吃鸡8的时候有的是苦头受。裴泽又往她的比里塞了一根手指,灼热狭小的甬道很快就将他的两根手指紧紧包裹起来。

    能吃几根呢?裴泽一边看着小比吞没自己的手指一边在估测,三根?也许是四根。

    里面又湿又热的,绞得他进退两难。裴泽将手指微微抽离,又狠狠没入,在她不经意间又添了一根,三根手指来来回回进出,爽的程橙脚趾都蜷缩起来。

    “再吃一根好不好?”他像在询问她。

    不行的,她怎么能承受四指的宽度呢,会死的。程橙连连摇头。

    不,你可以的。

    就像他被早先被灌酒一样,他明明说了已经喝不下了,她却说:“怎么会喝不下呢,你看这里还有这么多酒,喝不完多浪费啊,要不你结这些账?”

    他说:怎么会吃不下呢,这几根手指都吃不下的话,要不别吃鸡8了吧。

    他坏极了,偏偏要在床上将那些账都算回来。

    程橙听完摇摇得更厉害了,要吃鸡8的,小比不能离开鸡8。她都这么馋了,不让她吃鸡8的话那才要死。

    裴泽将第四根手指也一并加入。

    “呜疼”

    裴泽的四指在比里反复抽插,进出还带了些淫水,从手上流到手心里聚成浅浅一滩,直到小比能完全容纳四根手指的大小,进出顺畅时,裴泽将手指抽出,掏出了鸡8。

    他将鸡8抵在她的穴口,反复摩擦着她的贝肉,每次摩擦的时候都能触碰到她因为兴奋而肿胀的阴蒂。她的身体本来就敏感,又被他这么捣弄,小比吐出了一泡淫水浇在了他的龟头上。

    这比骚得不行,就是欠干的。

    挺身将鸡8整根没入,灼热的甬道把鸡8夹得严丝合缝。里面又狭窄又湿热,内壁吮吸着鸡8上的每一寸地方,嘬着龟头,把鸡8伺候得舒舒服服。

    程橙被插得险些丢了魂,尾椎骨都是酥麻的。被鸡8插到某处的时候还会紧缩一下,把鸡8吸得更舒服了。

    裴泽一边插一边看着程橙享受的表情。

    她的秀眉会因为快感爽得情不自禁皱起。她的耳朵会在吸奶欲的刺激下泛起粉红。她的小嘴会无意识微微张开发出呻吟。

    程橙此刻美得不像话。

    他只想用身体将她征服,解锁她更多不为人知的模样。

    平时看着这么寡淡的一个人,在床上怎么就这么生猛啊,知道怎么样插她能插到她爽,还知道给她做前戏,肏起来更顺风顺水了。他多么懂上床这一流程。

    程橙不知道裴泽这些天看了多少视频,早就将这些床上的玩乐方式烂熟于心,只等亲身上场实践了,她就是他要实践的对象,他想看看她是不是也和那些片子里的女人一样享受。

    事实证明程橙比她们更享受,身体更敏感,叫起来更好听,比也好c,她在床上的时候,哪哪都好。裴泽怎么看怎么觉得她讨人喜欢。

    如果以前也像现在一样多好,没有恶劣的性格,他肯定会喜欢上她,然后白天坐在一起上课,放学了一起回宿舍,宿舍只有他们两个,他想在哪里肏就在哪里肏。

    裴泽发狠地抽送着鸡8,精瘦却有力的胳膊支在她身体两侧,腰身快速进入又抽出,出来时还将淫水带了出来,濡湿了床单。

    “啊啊呜嗯啊”

    小比被嚣张的鸡8不停欺负,他真的好坏的,也不知道慢一些,每一下都凶狠地顶在深处,非得耻骨相碰再也进不去了才肯罢休。

    小比被插得又酸又胀。

    怎么那么多水啊,大鸡8在比里进进出出,淫水被插得咕叽咕叽响。鸡8玩的不亦乐乎,反复奸淫那被插得可怜兮兮的小比,插得她都快吹了,开始剧烈抽搐。

    好能吸啊,好爽啊。大鸡8被她的比吮得受不了了,射出了一股浓精,小比也被烫得频频抽出,喷出了一滩淫水将体内的精液冲出来。

    裴泽低头去看那被他伺候过的小穴,穴口微微张开,从里面缓缓流出他射进去的粘稠白灼的精液,糊在穴口一副淫靡的景象。

    这比怎么能这么骚呢,插一次怎么够的。得用鸡8反复亵玩才行。要让它天天吞着鸡8含着精液才能满足的。裴泽重振旗鼓,又将鸡8插了进去。

    呜,才刚s完怎么又要插呢。程橙又累又爽。

    高潮过后的身体本就敏感,小比还抽搐着呢就又被鸡8堵上了。有这样的尤物,鸡8怎么会累呢,裴泽肏逼操得不知疲倦。

    程橙突然后悔答应了他,现在指不定要被他插到什么时候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