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快穿之男主爱吃回头草 > 正文 异姓王爷的下堂妻7
    两个太监见状不顾妃子的哭喊求情将她拖下去。又几个胆小宫妃被这一幕吓得摔碎了花瓶,也一道被带了下去,场面顿时一片抽泣呜咽,不过没多久就被清理干净了。

    芊芊被这场面吓得心惊胆战,太残暴了!

    她跟着宗政钦行礼,皇上还没喊起,她位高权重的王爷夫君整理了下衣摆起身,留她一个蹲在地上。

    芊芊感觉到两道目光紧盯着她,一道来自她旁边,一道来自上首,她蹲的腰腿麻木才听见一道略显年轻的阴阳怪气。

    “屹王妃不愧是太师府的人,果然娴德知礼,起身吧。”

    芊芊紧张的不知如何作答,只得起身静静站着当好一个花瓶,低着脑袋不敢乱瞄。

    萧铭齐看着低垂着头将乌黑的发顶对着他的胆小女人,心中一嗤,尹太师眼光不太好,挑选的棋子如此懦弱,宗政钦会心动才怪!太后的小半盘棋算是费了。

    不过指望心冷又狠毒的宗政钦一个月内爱上一个女人本就是天方夜谭,更何况还是一个敌方送来的女人。

    萧铭齐将目光移至一直静默的宗政钦,“朕与太后商议过,念及屹王与屹王妃新婚,这段时间多陪陪屹王妃,一月后启程去往阜城。”

    阜城是边关之地,飞沙走石、石壁成林,阜城之北便是草原上人强马壮的匈奴,其常年骚扰边境,烧杀抢掠,而萧氏皇朝治下唯有一个异姓王爷宗政钦可堪抵御外敌,皇帝只能委以重任,一边重用他一边忌惮他。

    宗政钦知道他是想让尹芊婳在一个月内勾住自己生下孩子,但他岂会如他所愿?

    ——

    回到屹王府,芊芊一个人下了马车,宗政钦半路骑马去了军营。

    她回府后便让绿珠清点嫁妆,只有经营惨淡的铺子和看起来空间大但实际不值钱的摆件,她那个大伯母打得一手好算盘,这些东西看着体面买着便宜,才不会便宜给她这个外人,但蚊子再小也是肉,比她十五年的积蓄强多了。

    这些东西她打算在一个月后通通换成银票,否则逃跑的时候不好带在身上。

    傍晚来临,稀星洒落夜幕,芊芊听着宗政钦还没回来的消息,猜测他晚上不会来了!这两天她身心疲惫,活像被鬼吸走了精气,终于可以睡个好觉!

    沐浴后躺床上就睡着了,月挂梢头,宗政钦站在摇芳苑外,透过黑乎乎的窗口知道里面的人已经睡了,他转身去了书房。

    两人没有再见面,宗政钦早出晚归,她这两天过得轻松又惬意,除了身边那个太师府的远程监控绿露不乐意:“王妃,明天便是回门之日,你得让王爷陪在你身边。”

    芊芊被她弄得心烦,只得敷衍:“好,晚上我过去。”本来她也打算今晚去吹吹枕旁风,不然明天她一人入虎口得脱层皮,至于吹不吹得到尽力而为吧!

    绿露脸色这才稍稍满意,芊芊这两天除了吃便是睡,睡醒之后还去游湖,丝毫不惦记自己的任务,再这样下去别提怀孕,王爷估计连她长什么样都给忘了。

    夜色浓重,往常这个点她早已入睡,打探到宗政钦回来的消息,芊芊妆点好自己便领着绿露去往前院书房。

    书房门外,王爷贴身侍卫刀鞘看了眼娇柔貌美的王妃,顿了顿:“王妃请稍等,等属下通报。”

    芊芊看着书房窗户透出来的烛光,不到两丈的距离里面的人如果没有耳疾就能听到外面的动静,还要费这个劲儿通报。

    早春的夜里仍有寒凉,为了能诱惑到宗政钦,她里面穿得清凉,外面只披了件披风,冻得她时不时打冷颤。

    芊芊只在刀鞘进去之后依稀听见说话声,后面无论她怎么听就只听见旁边竹林里的虫鸣声。

    等了好一会刀鞘才出来:“王妃,王爷请您进去。”

    ps:嘿嘿,王爷故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