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每天都想被操 > 正文 在厕所被人听到强制插入
    把裙子推到腰间一只手探到她的身下摸到了一手滑腻“好湿啊宝贝”李斯把手抽出来拉出了一道散发着甜腻得银丝举到眼前让她看

    “唔你别”星河耳尖发红,贝齿咬着下唇不去看他,却又被他手指猛的搅进小穴,猝不及防的娇喘出声

    “恩哈啊啊”星河两只小手紧紧的攀着他的肩膀,用力得攥着手下的西装外套以缓解身下袭来的猛烈快感

    李斯两根有力的手指伸进小穴搅弄,指节弯曲去寻找穴内的敏感点,大拇指用力的揉搓阴蒂,把敏感得阴蒂揉搓的肿胀露头

    小穴里一阵阵酥麻的快感,阴蒂被猛的一搓星河腰眼发软,难耐着蹙着眉,扭动着腰肢用奶头蹭着他的外套,眼眶红红一声声低吟从微张的红唇泄出

    李斯被她水盈盈得眼睛望着,勾得鸡吧生硬,解开腰带紫红色的阳具弹跳出来,阳具高高翘起散发着热气,拉过她的一只小手覆在阳具上

    星河被阳具上炽热的温度烫的一缩,想到上次就是它入到自己体内,回味起之前的快感小穴又是一股淫液,穴口翁动像是在邀请着什么

    “乖,摸摸它”李斯也不好受,小穴媚肉层层迭迭绞着他的手指,只能忍耐着给她先做扩张,小手白嫩细滑如上好的暖玉,光是摸着就让人心头荡漾,握住她的手来回撸动,阳具柱身青筋盘绕,龟头凸出点点黏腻液体。

    李斯难耐着喘息着,在她耳边呼出一口热气,“宝贝,我想进去”小穴内淫水一汩汩打湿他的手掌顺着白嫩的大腿流下,显然是已经准备好了

    “恩啊哈别这里是厕所”星河被搅弄的低低呻吟,穴内被手指玩弄开了,里面却得不到满足,阵阵空虚传来要把人逼疯,强忍着一丝理智尚存,星河微弱得制止他害怕被人发现

    李斯舌尖舔舐着她的耳廓,看她一阵瑟缩轻笑出声“你也很想要吧,别忍着了”说着抱起她的腿窝用坚硬的阳具蹭着她的小穴

    龟头蹭着穴口,小穴翁动一下一下嗦着柱身,浅浅的刺入又滑出都爽的她直哆嗦“哦啊啊”一条腿被他抱着星河根本站不稳,被快感刺激得另一条小腿打摆子,仰着头发出急促得呻吟

    “诶,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正要刺入的时候就听到厕所门板外面有人说话,星河吓得美目瞪圆,紧紧抓着他的小臂。

    “我也好像听到有人痛苦的呻吟”只听厕所里走进来了两个人正在交谈,一边询问一边敲其它隔间的门板试探性的询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李斯在这个时候还把硬挺的鸡吧刺进了小穴一个龟头,“恩唔”猝不及防被插入星河忍不住哼出了声,吓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肌肉高度紧张,穴肉死死的箍住龟头让它不能前进半分。

    “你听,又来了,真的有人”来人闻声而至,已经走到隔壁隔间了,星河害怕的用眼神制止他,不要让他再插入了,李斯低着头看她,眼尾红红,眼泪欲落不落,一副被人欺负惨了得样子,根本让人忍不住嘛

    低头含住她的红唇温柔舔舐,跟嘴上温柔的动作不同,下体找准机会大手摁了一下她敏感肿胀的阴蒂,阴蒂被刺激星河腰肢一软吐出一股淫水,李斯找准机会狠狠的刺入到最深

    小穴的空虚被满足,强烈的快感从尾椎骨袭来,夹杂着被人发现的害怕直冲头皮,星河的尖叫被他堵在嘴里,美眸瞪大,眼泪终于含不住顺着白嫩的脸颊落下

    李斯看她流泪不敢再乱动,停在那里,穴肉不满这根阳具停止不动,里面媚肉层层迭迭一下一下按压着它,他隐忍得难受,额头青筋直蹦,一滴汗顺着鬓角落下

    门外人听不见声音,嘟囔了两句也就走掉了,李斯低头舔舐她的泪珠“别哭了,人走了,别害怕”

    穴肉夹得他阴茎都胀大了两圈,但是看她这个样子他也不敢再乱动

    “李斯,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星河抬头看他,声音暗哑,眼神受伤,还有一颗颗泪珠顺着脸庞落下。

    李斯看着她这个样子,心口一阵刺痛“我我”

    他我了两次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解释,第一次是他下药强迫的她,现在又在厕所里不顾她的害怕自顾自的自己爽,他好像说什么解释都很苍白无力

    “出去”星河低头不在看他,攥紧自己胸口已经被破坏的衬衫,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砸落地面,也像砸在他的心口,压的人喘不过气

    李斯缓慢的抽出自己的阴茎“我出去,你别哭了”穴肉可不顾主人的意愿,媚肉纠缠扒着阴茎不撒口,两个人都忍不住的闷哼出声

    “我我”李斯想开口为自己辩解什么,星河直接伸出手一点一点的把阳具从她体内拽出,白嫩的手掌和紫红色的阳具还有翁动的穴口,李斯被这幅美景勾得阳具跳了跳又大了一圈

    星河被顶的身体一软,李斯连忙把她搂在自己怀里但却不敢再造次,一点点把阴茎抽出,狰狞得阳具退出小穴还带着丝丝银丝。

    李斯不敢再看,草草的把它塞进裤子里,西装裤鼓起了一个大大的包

    星河低头整理着自己被扯坏的衣服,衣服扣子已经坏了,根本遮不住这一身的春色,一出去别人就知道她干了什么,她紧紧咬着下唇,难过的又想哭,一件西装外套搭在她的身上,长长的外套正好遮住了她的裙摆。

    星河抬头看他,李斯抿了抿唇“你别着急,我出去把她们打发下班,然后你再走,不会有人发现的”语毕又看了她两眼,眸色暗淡欲言又止,终是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看着他高高隆起的下体,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外套,星河拢了拢衣服,想着没衣服遮挡他应该也会很尴尬吧,不过全是他活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