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惊秋(nph) > 正文 吃肉前奏
    第二天是周六,秋莹睁开眼时还愣了一下。

    昨天晚上他们俩确定了关系

    短短两天,秋莹就有了一个神奇的系统和一个优秀的男朋友,这怎么看都像是在做梦。

    秋莹下床时都感觉脚底软绵绵地。

    刚洗漱完毕,敲门声响起。秋莹心里砰砰直跳,应该是林岁阳吧。

    她叁两步奔到门边,开门之前还不自在地扯了扯衣摆。

    门打开的一瞬间,门外人就亮起眼睛,笑得明媚。

    “我做了早餐,快来吃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秋莹此刻格外地想撒娇。

    于是她扑进林岁阳怀里,娇滴滴地说:“幸福地腿软了,要你抱我去。”

    林岁阳来了个公主抱,将怀里的公主抱进那橘光暖布的天堂。

    秋莹侧过头看向餐桌,两碗热气腾腾的汤面正对着冒出大片白雾,中间是一盘晶莹剔透的水煎包,一片香气缭绕之下,秋莹不争气地开始分泌口水。

    “呜呜呜岁阳,你好厉害啊。”秋莹猛吸几口气,真诚地夸赞着。

    “这没什么,我有个朋友是专业厨师,他才是真的厉害,改天介绍你们认识。”林岁阳摇摇头,轻笑着。

    “唔,是厨王争霸那种级别的大厨吗?”秋莹问道。

    “应该算是吧,里面好几个大厨都是他师傅——快来尝尝吧。”林岁阳将秋莹放在椅子上,含笑看着她。

    碗面铺着满满的肉和菜,秋莹还以为下面藏着粉面之类的主食,于是扒拉了一下,翻出大块大块的猪血。

    “咦?”秋莹疑惑看向林岁阳。

    “这是潮汕猪血汤,我妈教我做的,说这是熬夜神汤。”林岁阳说着,摸了摸秋英眼底下的淡淡青色。

    昨晚听了林岁阳的建议,秋莹熬夜查资料,写大纲。

    还真是了解我啊,秋莹心想。

    秋莹仔细看了看,发现这碗里东西还真不少——大肠、粉肠、猪肺、猪肝、猪血、瘦肉、海鲜

    小a也直咂嘴:“这小子可以啊,这得五点钟就起床准备了吧。”

    秋莹更是感动满满,前拦肉爽口脆滑,猪血滑嫩软糯,水煎包焦香酥脆。

    秋莹表示,她还能再干两大碗。

    “岁阳,你做的真的很好吃啊!”秋莹一手竖起大拇指,一手夹筷干饭。

    “咱莹莹喜欢就好,以后天天做给你吃。”林岁阳声音里无限宠溺,看来自己还要多学一些菜式。

    两人吃完早餐已经八点,今天是秋莹值白班,她匆匆出门时表示中午不回来吃,晚上会回来一起做饭。

    下午五点刚过,秋莹就回来了,她刚想敲门,发现门虚掩着,莫名感觉到一阵心安,心里头甜丝丝地,嘴角也止不住地往上翘。

    秋莹一边在玄关换鞋,一边说着:“我回来啦。”

    只见林岁阳系着围裙,手里捏着一把菜从厨房出来:“怎么这么早?”

    “今天落落值夜班,所以会比昨天早一些啦。”

    秋莹很自然地钻进厨房,洗过手后一起择菜。

    秋莹干活很麻利,没一会儿就把菜准备得整齐妥当,林岁阳叹道:“原来你才是大佬,早上是我班门弄斧了。”

    秋莹吐吐舌头:“没有啦,我做菜很难吃,没什么天赋的。”

    虽然说着自己没天赋,但也忍不住手痒起来,炒了一盘有点焦糊的土豆丝,和林岁阳那些色香味俱全的菜摆在一起,简直是自取其辱。

    秋莹瘪瘪嘴,自己果然没天赋。

    林岁阳却一点也不嫌弃,把土豆丝吃得干干净净,还调笑说:“可能是你炒的土豆比较成熟吧。”

    两人其乐融融吃着晚饭,小a突然开口:“八点了。”

    秋莹心里跟着咯噔了一下。

    突然感觉好热啊,有点想夹腿,不好,怎么感觉下面开始流水了呢

    林岁阳注意到秋莹不再动筷,问道:“怎么了?”

    秋莹闻声抬起头,一双鹿眼水雾迷蒙,脸颊粉霞蔓延,不自觉地咬着红润的嘴唇。

    林岁阳下身一紧,好可爱,好诱人。

    小a赞叹道:“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呜呜呜,小a,好难受啊”

    小a表示人形解药就在对面,加油向前冲!

    林岁阳来到秋莹身边,俯下身问道:“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啊,不要靠这么近啊,下面跳得好凶

    怎么办,好想和林岁阳做啊,可是这么突然的话,他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

    “唔嗯岁阳”秋莹的脸红的更快了。

    林岁阳把手背贴在秋莹额头上:“怎么这么烫,是发烧了吗?”

    小a笑嘻嘻地说:“不是发烧,是发骚噢”

    林岁阳的手不算冰冷,但对秋莹来说简直就是行走的大冰块。

    嗯啊

    好想靠近一点,再近一点

    秋莹揽住林岁阳的脖子,热情索吻。

    她主动轻咬着对方的嘴唇,他身上干净清透的味道让她开始腿软。

    她用力吸吮着对让口中的津液,只觉得清凉诱人。

    啊

    下面也好难受,能不能帮帮我啊

    唔,不行的,岁阳肯定会觉得我很奇怪

    可是我真的好难受啊,呜呜呜

    “岁阳,想要帮帮我好不好”秋莹亲着林岁阳的嘴,含糊说着。

    林岁阳勉强推开秋莹,问道:“莹莹,你怎么了?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听我的,咱去医院好不好?”

    秋莹继续往林岁阳身上凑:“没有唔嗯,不去医院嘛,就是想和你做。”

    林岁阳用力捏住秋莹的手:“莹莹,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秋莹一下子就闪出了泪花:“呜呜呜,捏疼我了我知道的,我喜欢你,所以想和你做嘛。”

    林岁阳松开手,秋莹趁机又扑了上来:“岁阳,我是真的喜欢你,嗯哈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想要和别的异性靠这么近,啊哈岁阳,我从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求求你帮帮我好不好”

    林岁阳心中有个小人也开始引诱:“你不是这么喜欢她吗?不是还计划着要娶她吗?反正婚后也是要操的,现在干跟以后干不是一样的吗?照你那古板的观念,叁十岁都娶不到人家。你看啊,人家都这么主动了,你还拒绝人家,你是想说你不行吗?”

    “莹莹,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吗?”林岁阳捧着秋莹滚烫的脸蛋问道。

    “嗯啊不会后悔的,岁阳,我是真的想和你做。”

    林岁阳看着秋莹渴望的眼神,突然激烈地吻上了她的唇,抖着手伸进她的裙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