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你配不上我 > 正文 梦中人
    夜空下,皎洁的月光随着朵朵流云忽明忽暗,绿柳婆娑,偶尔几声浅浅蛙鸣。

    她又回到了城郊的庄子,推开木门,天清云淡,大片金黄的阳光照射在院中的青石板上,树荫斑驳,瓦墙下偶尔的几簇野花如今密密麻麻,攀在石墙上扶摇直上,那几只鸡鸭扑闪着翅膀在院中角落上下欢腾,她望着瓦蓝的天空,今日是沉黎回家的日子。

    堂屋里,满满一桌子菜肴,中间摆放着她好不容易做好的奶油蛋糕,长寿面,红鸡蛋,这个时代有关寿辰的彩头一应俱全,等一切都准备就绪,穆婉清来到大门口,她坐在门槛上晒着太阳,一望无际的青青绿草,一簇簇一丛丛漫山遍野的小雏菊肆意绽放,等了半晌的工夫,正当她倚在门板上因暖日当头,困顿地睁不开眼时

    “婉婉!”风尘仆仆,男人牵着喘着粗气的马匹,一身微微汗湿的黑衣,来到女人面前。

    半月未见,他缭乱着发丝,身形也有些消瘦了,穆婉清站起身来,来不及细细打量,一股脑激动地钻进男人怀中,“我想你了,我的英雄”这趟差虽是世子的调遣,但他的前往为那里的灾民带去了生的希望,所以,在全城百姓都感恩皇帝,感恩世子时,她的男人在她的眼中也是十足金的英雄!

    拥抱很深也很用力,如果说距离产生相思,那为什么他们彼此明明就站在对方面前,这种延绵许久的相思不淡反深!

    “我也想你了!”若放至以前,无论是曾经的青梅还是爱慕者,都妄想从自己口中听到这般矫情肉麻的话,但只是这一别半月,再见她时,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

    相爱的两个人相互思念,而相互思念的两人又更加相爱,他们相拥许久,深嗅着彼此的气味,恨不得把对方嵌入自己肉中,许久许久,直到院中鸡鸭“嘎嘎”乱叫。

    “沉黎,生日快乐!”不由分说,她拉着男人有些粗糙的手进入院中,等他们来到堂屋门前。

    “我爱你,沉黎!”她说着甜言,踮起脚尖亲上男人的面颊,温香如玉,她引导着男人推开房门,鲜花红烛,屋子里木桌上摆满了她操劳一早晨的精美佳肴,只见小女人叁两步,端起桌上的蛋糕,她插上被一早就削的细细红烛。

    “祝我的沉黎生日快乐,祝我的所爱身体健康,祝你前程似锦,祝你心想事成!”

    满满的祝福,烛火下,男人的喉咙干涩沙哑,“婉婉”,上天收走了他地位荣华,却为他暗自安排了这个女人。

    “还不快闭眼,在心中默默许愿,再吹灭这蛋糕上的蜡烛!”

    她说的,他也照做了,若是以前,他唯一的心愿是报仇雪恨,但此刻,他一点都不想让自己的恨意去玷污了她的心意,仇,他自会努力,而心愿,我要倾尽所有爱眼前这个女人,让她一生幸福,一世无忧!

    男人将蜡烛吹灭,而她的梦,醒了!

    床榻上,眼角两行清泪,黑漆漆的屋子里,穆婉清坐起身来,手覆上心口,为什么这里会有种空牢牢的感觉?

    十日,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第二日,穆婉清早早起床,新的一天,借着世子爷御用神药的身份,她找来管家赵崇喜要来一件神秘物件。

    “赵子钰!”如入无人之境,一把推开堂堂世子房间,门外虽是一帮起早的奴仆丫鬟各自都端着东西,无一人敢扣门惊扰,薄纱缦帐,还躺在床上沉睡中的男人刚要睁眼嗔怒时,女人腾空压在还未清醒的男人身上。

    男人睡眼迷离,在看到不知死活的来人是穆婉清时,怒意似是没扎紧的气球,漏风漏气,一下子瘪了下来,只得无奈哀声乞求道:“婉婉,我困!”他回房入睡也才叁两个时辰,这么一大早就叫一个生命随时垂危的人起床,外面的下人们虽心怀同情,但王妃一早就吩咐了,穆姑娘是来给世子治病的,所以她的一切行为都不得阻止!

    世子身上的女人一脸猥琐着笑意,“还不起床,我要治你病,救你命!”其实哪有她说得那么伟光正,她真实的如意算盘是早点完成kpi,剩下的一整天,她想去找她的小男友谢允之,然后亲手亲身地教他如何用爱发电给自己,来消解昨晚上梦境后心口处依旧存在的那抹哀愁。

    “赵子钰!”拨开男人的被子,“别耽误我时间!一日之计在于晨!”

    这理由,昨天义正言辞说给他听,然后没羞没臊的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什么才是一日之“鸡”在于晨!真是,大渠最博学广识的鸿儒要是听了,怕是也会当场吐血叁尺以鸣其志吧!

    “婉婉,我真的好困!我们晚一点再闹好不好!”男人尚未张眼,一把将搅他安眠的罪魁祸首收入怀里。

    刚想挣扎的女人在被子中,“你的手?”  一双手,左边还是绿茸茸毛发,右边缠绕着的白布下漫延出一丝淡淡的药膏味。

    “这是我昨晚上读书时,一时不察被蜡烛滴在了手上。”身后抱着她的男人睡意朦胧地解释道。

    “很痛吗?”虽一直告诫着自己要和他划清界限,但看着右手上包扎的白布,还是会动气恻隐之心。

    “如果婉婉再陪我睡一会儿,那这点小伤也就不算什么了!”背靠着男人的胸膛,一呼一吸间两人在春日温暖的晨光下又将沉沉入梦。

    “那好吧,我们再睡一会儿!”做不到拒绝,像是又回到别院一样,他说怎样就怎样。

    门外,伺候的下人又等了许久,听房里刚嘈杂了一阵儿又没了动静,在管事的指示下都先行散开。

    “世子还未起吗?”怀安王妃叫过一旁的小丫鬟道。

    “回王妃的话,世子未起,而穆姑娘一大早就进了世子的屋子里,尚未出来。”

    屋子里,小丫鬟的话让王妃梳妆的手一顿,犹豫了会儿,“去把前些日子剪裁好的本该给熹微的那套衣物取出来,”想到自己儿子对穆婉清的目不转睛,一向端庄的王妃温婉一笑道:“再将那套匹配衣服的珍珠发饰也一同送去。”

    这回笼一觉,穆婉清陪赵子钰快到了中午。等她迷迷瞪瞪地就感觉胸口的乳肉上有什么东西在舔自己。

    “啊,你”女人半睁着双眼就看到胸前缭乱着乌发的男人此时活像只嗷嗷待哺的小奶狗般对自己的乳肉那是又舔又嚼的。

    “嗯”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男人先一步睡醒,他看着自己怀中的穆婉清睡得香甜的样子,红扑扑的脸蛋,微微喘着甜腻的气息,许是到了晌午,外面的娇阳炙烤得屋子有些闷热,怀里的她宛如一只慵懒的猫咪般,倚靠着自己长长的一个懒腰,下意识地扒拉开自己的领口,这全程,天地良心,自己本来只是想拥着她而已,但被她这一套动作下来,大敞的乳房,甜美娇嫩的娇吟,他“饿”了,是“饥饿难耐”,来不及让屋外人去准备什么食物了,他掀开被子,伏上女人身上,娇乳,红豆,“奶黄包”,男人简直是“胃口大开”,一张微薄的有些干涩的唇就那样附了上去自力更生!

    “世子?”外面叁声敲门声,若不是王爷王妃身边的人,实难在这个节骨眼上敢敲门的!但,用餐正香的赵子钰不想理会,男人此时是吃红了眼,他又嘬又咬的都恨不得将女人身上的这双巨乳给生生咬下来!

    “啊,赵子钰,你是狗吗?轻点”看男人那被欲望熏红的双眼,本想叫出声儿的穆婉清因顾忌到外面的人,皓齿抵着唇肉,鼻腔哽咽着隐忍,她抱着胸上的脑袋,边是安抚,边是挣扎,想他对自己更狠些,但又怕他真把自己那两片的胸脯给咬下来,那种渴望又惧怕的感觉反倒更激起了自己体内那种无法被满足的凌虐感!

    “世子,这是王妃给穆姑娘准备的衣衫发饰!”外面的丫鬟也是尴尬劲儿十足,要不是王妃说让自己一定要亲手送给穆姑娘,她也不想这个时候来打扰世子他们。

    “嗯”穆婉清听是王妃送自己的东西,有些心动了,本来今日就打算着去找允之,若是有一套不错的衣服,“啊,你轻点”

    “谁让婉婉不专心的!”男人一脸难得的猥琐,口中还舍不得吐出含了半截的乳头,说得可是义正言辞,道:“是谁说得治我病,救我命!现在就母亲送来的一件衣服一些发饰,婉婉就忘了自己的使命吗?”

    若不是男人说完又一张大口紧含上自己的乳肉,穆婉清差点就信了,“但,”她小手快速推拒男人快嵌到自己身上的脑袋,“子钰,你去帮我收一下,好不好?我都快没衣服穿了!子钰”她的娇嗔像是咒语,明明一张平平无奇的面容,但当她的灵魂契合在这具身体上时,她央求着自己,那双眼楚楚动人,那红唇轻起似一阵阵春风有意无意地撩拨着自己心弦暗颤。

    “那我有什么好处?”男人声音暗哑低沉得可怕,像只随时要扑过去的猛兽。

    穆婉清举起男人的额头,轻轻一吻,这怕是她最隐晦也是最委婉的表达。她一直认为性是身体上的悸动,而吻是心灵间的悸动,对于吻的对象,吻的位置,她都十分考究,但,她现在吻的对象是只发情的野兽,额间的清清淡淡,却又拨动他心弦的亲吻哪里会满足男人的欲望,更深,更长,他咬上女人香甜可口的唇肉,舌缠绕着她的舌,口舔舐着她的口,真想一口就这么把她吃了!化作自己的心血,骨肉,与他合二为一!让她永远属于他!这吻越是热烈,只会激发起男人不可救药的占有欲!穆婉清,你是我的!以前是!现在是!以后更是!这心意,他藏得太深,太沉,借这个契机好好发泄,直到,外面的丫鬟等了又等不得已,幽幽又敲动了房门。

    “啊”津液流淌在二人唇齿之间,口水银丝,暧昧的悸动,他有,她也微微动心。

    “你,你的,好处都收了!还不快去!”话都说不利落,她喘了口大气才好不容易平缓了快要跳出来的心脏。

    身上的男人一吻结束,神清气爽,“好,我这就去取婉婉的礼物!”心中虽埋怨着自己娘亲多事儿打扰了他的“春光”,又心里盘算着要不他也投其所好,等病好了,亲自出去采买些不错的衣衫献于佳人!

    但,很快,这个念头在他取回礼物,穆婉清当场试穿时变了又变

    从未意识过她会如此美丽!这衣服虽是比着戈熹微的身材定制的,也许戈熹微和这件衣服会相得益彰,但现在穿在她穆婉清的身上,却是另一番与众不同的味道!

    青衫杏黄裙,这本是小家碧玉的打扮,但穆婉清高拢的乳,微凸的臀,再加上乌发中星星点点的珍珠卡,宛如一朵肆意绽放的雏菊,只待有缘人唾手采摘!

    “这衣服好好看!”穆婉清对着铜镜中的自己旋转一周,眉目眼角神采飞扬的对帮自己穿衣别发的丫鬟道:“有劳你的帮助了!请帮我给王妃说一下,我很喜欢她的礼物,我很感谢她!”

    小丫鬟完成王妃交代的任务,收起托盘,虽是低眉俯首,但主人家的喜悦多多少少会感染到自己,所以,小姑娘也眼含笑意道:“穆姑娘喜欢就好,至于奴婢,这是奴婢的本分,奴婢会将穆姑娘的原话回王妃的,姑娘放心!”

    等屋内又只剩下因新衣还在沾沾自喜的穆婉清,和一旁坐在旁边暗自观赏着她的赵子钰。

    “真就这么喜欢这衣服?”看着镜子里的穆婉清愉悦的样子,女人虽真算不得绝色,但她的一喜一笑都极具感染力,随之她开心他亦开心。

    “真的很喜欢呀!你不觉得这衣服很好看吗?”  这也许是自己在这古代收到的第二件礼物了吧!除了谢允之为她买的黄衫裙,就这件自己也是极为喜欢!

    “好看!”男人的眼凤眸明澈,眼底暗含着笑意,这赞许不知是对她,还是真对这件衣物。

    “那,  我能不能现在出去一趟,晚上就回来?”  本来一大早想完成一天的任务后可以,虽然现在外面已是晌午,但想来应该也还不晚!

    “你要上哪儿去?”

    “我想去找允之,我想也让他看看!”

    是呀!最美的一面合该留给谢允之!但,他配吗?!坐着的赵子钰恨不得给她戴上别院里的锁链,但,在王府,在双亲的眼皮子低下

    “那我的病?”不动声色,即便男人此刻心中是翻江倒海,但他依旧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般,从容不迫。

    穆婉清很显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男人,而她最大的错误就是用自己现代人的意识去看待一个古人,这错从沉黎开始,终将一点点将自己带入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此时,她半蹲在男人身边,希冀的目光,像是个小孩子在等待着大人能够应允自己出门玩耍般。

    “好吧!”赵子钰缠着纱布的手抚上她的发顶,“不过,我们坐马车去,等到了晚上,我要去接你,”女人想要拒绝自己的目光,“你该知道,当你进了王府,而我的病也好了许多,这秘密就藏不住了,若是你可以忍耐十日,等十日之后我会想办法把你和谢允之送出大渠,但现在,你也可以出去走走,但这路上是需要我的护送,这是一种变相的震慑也是对你安全的保证!”

    赵子钰说得很清楚,也合情合理,让她都挑不出错来,只是片刻,穆婉清站起身来,“那就有劳世子爷了!”

    马车外,阳光灿烂,人声喧杂

    “你是不是已经很久没到外面走走了?”看着男人即便是全程都在马车中也是黑纱黑袍裹得严严实实的。

    “若不是你,可能现在是我出殡的日子。”十来日,由死却生,一切都发展太快,也太不可思议了。

    “拜托,不要说那种丧气话,”最看不得之前神采飞扬的男人现在这般消沉,穆婉清上前一步,脑袋钻进赵子钰头戴的黑纱帽,手捧着男人还是有些毛乎乎的脸,“我们现在不是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嘛!而且十日之后,我保证你会恢复如常的!”

    “真的?!”与她对望,永远也看不够,女人的眼似阳光下平静的湖面荡起了碎钻般耀眼的涟漪。

    “我保证!”对待病人,  尤其是他,她宛如一朵解语花,会宽慰,会鼓励,也会让他觊觎

    到了庄子门口,穆婉清两叁步下车,走到大门时,心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把上门环的手又悄然放下,她匆忙跑回还未归去的马车边。

    “赵子钰!”她揭开车帘,冲着里面的人喊道,“反正你回家也没什么事儿做,要不”

    黑色的斗篷下,他静待着她的下文

    “要不我们一起去城郊外面,那里应该没什么人的,我们一起去踏青郊游如何?”明明不是这样的,她都安排好了要接着上次没完成的约会继续的,可是话到嘴边,吐出来又成了另一番打算。

    马车里,男人可没有给她任何后悔的机会,“好呀!”他答道,依旧是那个明朗的少年,黑色帽纱下的他胸口处一丝温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