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言念怀所欢(娱乐圈H) > 正文 太痛的话,就不做了
    “可是言昱,你都硬了。”她的声音带着醉意,软糯诱人,在言昱的耳边萦绕着。

    他没有推开江念,任她的两只手从自己的领口进入,放在在自己的肩膀,掌心的热度让身体变得燥热。

    言昱睁眼看着她,江念正吻着他,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沉醉又小心翼翼的贴着他的嘴唇辗转。

    唇间传来柔软的触感,带着红酒的清香。

    江念并不熟练的吻着他,用唇一下下触碰着他,轻轻啄着他的唇瓣,却并不深入,仿佛在若有若无的撩拨他。

    身上人的腰不盈一握,指尖滑过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光滑又细腻,言昱的心不由自住的软了下来。

    这一刻,不得不承认的是,他想要她。

    过去,江念对他总是礼貌又保持距离,仿佛几年前那个攀着他脖子吻他的人不是她。

    她很努力,也很有天赋,他仅仅给了她助力,她便自己走出一条花路。

    言昱恰好听到过她和唐谨的通话,她压低声音嘱咐着:“言总最近几个实验都到关键时刻,别打扰他,我自己可以处理好。”

    江念拍戏受伤住院时,见到他来探望,她苍白着一张脸微笑着,眼底盛满了光:“医生说没事,我马上就可以出院了,不用担心我。”

    但医生明明叮嘱他,说她伤得严重,恐怕以后雨天也会很痛,让她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言昱总觉得看不透她,在他眼前时,她总是带着一副耀眼又完美的面具。

    察觉到他的出神,江念支起身子看着他,一双眼睛带着迷蒙:“怎么?如果言总不行,那就算了。”

    言昱看着她的眼睛,终于开口:“你先起来。”

    几乎瞬间,狼狈和羞耻裹挟住江念,她垂了垂眼睛,甚至没办法挤出微笑。

    她撑着身子站了起来,一只手搭在沙发背稳住身子。

    言昱站在她面前,他的目光仿佛刺痛她一般,江念不敢抬头看他,只是匆匆说:“抱歉,是我过线了。”说罢便转身踉跄离开。

    看着江念慌乱的样子和眼底毫不掩饰的受伤,言昱竟觉得心口有些酸涩。

    可却又觉得,终于看到了她面具之下的样子。

    他想了解更多的她,也想见到她更多的样子。

    在理智作出反应之前,言昱已经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臂,将她拉向自己。

    江念本就站不稳,被他一拉,几乎整个人扑在他的怀里。

    言昱的手覆上住她的腰,怀里的人惊讶的抬头看他。

    言昱的神色依旧清冷,他薄唇动了动,最后却并未说什么,只是一手捧住她的脸,吻了下来。

    呼吸逐渐变得急促,他撬开她的唇瓣,温热的舌探了进来,引导着她唇舌缠绵。

    江念闭着眼,有些贪婪的感受着他的呼吸,抬手攀上言昱的脖子。

    一吻结束,言昱抵在她额头,一双眼睛静静地看着她,嗓音喑哑:

    “这才是接吻,知道了吗?”

    江念还未来的及开口,失重感忽然传来。

    言昱抱起了她,举步走向卧室。

    她看着他的侧脸有些出神,甚至疑心是不是在做梦。

    直到身下传来柔软的触感,身上灼热的温度贴近,江念才终于有了实感。

    她从未想到和言昱可以这般靠近,她只是想,幸好今天没有喝断片,幸好可以记住这一切。

    言昱的唇瓣落在她的颈间,酥麻的感觉弥漫开来,她不受控制的仰起头,低呻出声:”嗯”

    言昱顿了顿,长指褪去她的长裙,雪白的双乳暴露在空气里,江念颤抖了一下,两手交叉在胸前遮住,不自然的别开眼睛。

    言昱抬手将她的胳膊拉开,指尖滑过她的双乳,俯身吻住她:“不是你说要睡我?现在害羞了?”

    他的唇一寸寸吻下去,江念脑海一片空白,只想和他更靠近一点。

    长指抚上她的花穴,轻轻揉着,她咬着唇,压抑着到了唇边的呻吟,抬手去勾言昱的脖子靠近他,不想让他看到她现在破碎的表情。

    灼热的性器抵上她,江念觉得自己的脸一定很红,转开眼睛不去看他。

    直到异物缓缓地进入身体,被撕裂的疼痛感传来,江念几乎控制不住的支起了腰想要逃离,却没想到陷的更深:”嗯痛,言昱”

    性器被紧紧包裹住,极致的快感伴随着阵阵疼痛,小小的热流顺着交合处流出。

    几滴红色打湿了床单。

    言昱顿住,他未曾想过她也是第一次。

    那天,大概是言昱人生中第一次感到无措。

    她明明神情看起来痛苦,却挺着腰将两人交合的地方更紧密的贴合,白皙的腰身如同弯月一样的姿态,优美又诱人他心里唯一的念头,竟然是狠狠的进入她。

    江念的腰落了下去,性器滑出了一点,绞着他的花穴吮吸着他,言昱闷哼了一声。

    看着江念因为疼痛紧蹙的眉头,言昱几乎未曾多想,便低头吻了上去。

    柔软的吻落在眉心,江念红着眼睛看着言昱,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

    实在是太痛了。

    “阿昱。”带着哽咽的声音响起。

    从未有人这样叫过他,这样亲密的称呼,此刻他居然觉得不违和。

    也可能只是她这样叫他,很好听。

    言昱低头吻去她的泪水:“抱歉太痛的话,就不做了。”

    江念的双手落在他的背上,是拥抱的姿态,身下的疼痛感缓缓消退,她甚至能感觉到埋在她身体里的灼热,正在缓缓胀大:“我想你吻我,言昱。”

    话音刚落,他的吻便落了下来,带着掠夺的吻游走过唇齿的每一个角落。

    他的指尖在身体上留下灼热的温度,娇喘从她的唇畔泄出。

    言昱只觉得自己要按耐不住。

    身下的人忽然用腰靠近他,花穴艰难的吞入了一截肉棒,两个人闷哼出声。

    像是理解了她的意思,言昱缓缓的耸动着腰,撑开她的每一寸褶皱。

    “嗯啊”呻吟声如同悦耳的风铃,她的身下早已一片湿润,每次进出都传来阵阵啧啧水声。

    “还痛吗?”言昱的嗓音哑的不像样。

    “舒服啊喜喜欢嗯啊阿昱”江念的声音破碎又动听。

    言昱用手握住她的腰抬起,而头还支撑在床上,一双雪白的酥胸高高耸起,性器被整个推入身体,江念尖叫起来:“别太深了”

    “啪啪啪”的声音响起。

    言昱几乎失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