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享乐世界 > 正文 【】第四章、精灵的玩法和李子衿的怒火
    杨奇没打算给身下的小母马起个名字什么的。

    现在他就这一匹母马,这名字叫着挺顺口还不会混淆,何必费那个事儿喔?未来有需要再说吧。

    依照杨奇的吩咐,小母马驮着他出门转弯,一路稳稳当当的来到了比邻的另一个房间门前,又一度触发了身份认证机制,相同的提示显现在门上——

    【请携带认主秘钥】

    然后杨奇有点懵。

    如果说前一个房间的鞭子秘钥和门上的骏马图案还能扯上一点联系的话,这个房间的情况他又有点看不懂了。

    门上阴刻的图案是树林,而秘钥则是一把造型奇异的刀具。

    姑且就称之为刀具吧。

    「但手感不行,不适合战斗。」

    杨奇习惯性的将这东西拿在手上掂了掂,在心中做出了评价。

    这是他在主宇宙的时候养成的习惯,从小接受战斗训练,长大了上战场磨砺,充足的天资汗水加上经验,他现在说自己诸武精通真就不是自夸,判断出这玩意不是用来砍人的之后很快便找到了合适的使用方式。

    「先捅,然后,掏?」正想着,门开了,杨奇便不再继续,打算先进去看看实际情况再说。

    走进大门,杨奇发现这个房间的环境直接就是一片小树林,离谱的是前一个房间的草场是仿真的,而这个房间里的树木居然都是真的!

    再走了没两步,杨奇便发现一个眼神面色空灵淡雅的少女来到他的面前,浑身气息自然和谐,五官精致小巧,胸前的两半浑圆却有接近D的水准,浑身披着一件半透不透的轻纱,仿佛与房间中的树林环境融为一体。

    「精灵吗?这气质......」杨奇没阻止,而是任凭少女做出一套似乎是某种礼仪的奇异动作,缓缓地拜倒在自己面前,摆出最卑微虔诚的姿态,欣赏着她在这个过程中展现出的种种美好,一边还在心中点评着。

    他发现了她身上最吸引人的地方,或者说是最戳自己的地方。

    只看气质,这是个精灵般的女子,神圣纯洁——不过杨奇也注意到了少女隐藏在长发之下的两只对比正常人长了不少且末端很尖的耳朵,不用像,这就是个精灵——在古早西幻类中出场率极高的精灵圣女之流大概莫过于此了吧?

    但如果只看穿着的话,巨乳轻纱,穿着暴露,放到武侠剧场去多半要被骂成伤风败俗的妖女。

    然后二者在精灵少女身上近乎完美的结合了起来,化作了一种勾人心魄的美感。

    「奴,拜见主人。」终于,礼仪结束,精灵少女也终于将自己摆成了五体投地的姿态开口向杨奇问安。

    「这就叫主人了?」杨奇闻言却发现了不对。

    从小母马那里得来的经验告诉他,认主秘钥应该是有专门的用途的,涉及到李子衿留给他逗乐的谜题——比如马鞭能够强行将小母马从半人马形态抽回人形,然后开苞便能让小母马彻底失去反抗之心,成为他忠实的胯下美人马。

    可到了这里却直接进了认主环节?

    杨奇下意识的感觉不对,但一时间又想不到是哪里不对。

    「不需要认主仪式么?抬起头来。」想不通就问问看,杨奇便开口直接问道,同时拍了拍身下的小母马,想要让她帮忙参考参考,看她是否对自己这个「姐妹」有所了解。

    但小母马似乎触发了某种机制,进入这个房间之后便失去了语言的能力,甚至连理智似乎都被抑制,只剩下给他当坐骑代步的能力,杨奇心道这大概是解谜的限制——哪怕没有来到这个房间,若是之前在马棚那里就问的话,小母马对这种涉及别人的问题大概也是什么都无法回答的吧?

    「主人就是主人。」精灵少女直起上半身,抬头仰视杨奇,眼中神采清冷羞涩却又混杂着火焰:「请伟大的主人赐下圣物,贯穿奴的身体,将圣液注满奴的子宫,赐予奴繁育族人的权利......」

    「也就是开苞内射。」杨奇听完做出了总结,不过听这意思,精灵少女和之前的小母马的确不同,心中是没有不想认主的想法存在的,更确切地说倒更像是早就在心中确定了杨奇至高无上的地位。

    但亲耳听到这样一个少女将自己的肉棒称为圣器、精液称为圣液,杨奇面色略带古怪,心中暗爽的同时又稍微有点尴尬——天知道,他刚听到少女前半截话的时候还以为所谓的「圣器」是作为认主秘钥的那把怪刀喔。

    「算了,不管了。」始终想不到怪刀的用法,又被少女的姿态挑起了刚泄掉不久的火气,杨奇决定先肏了再说,至于解谜什么的,谜面都找不到怎么解?以李子衿那个丫头某些时候古灵精怪的性格,玩一手虚则实之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起来吧,左腿抬高。」杨奇从小母马身上下来,对着精灵少女命令道,跟着伸手捏住少女依言抬起的左腿,往上一掰直接到了头顶,摆出了一个直立一字马的姿势,然后挺枪上马,红彤彤的龟头前端抵在少女的蜜穴上便要长驱直入!

    柔韧性还不错,对了,袁曦可是个天才舞蹈家,柔韧性想必也不会让人失望,也不知道和这个比起来孰强孰弱......

    嗯?

    正想着,杨奇突然停了下来,硕大的前端刚刚破开少女蜜穴最外围的防护,正要往里进的时候杨奇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触感有问题。

    女人的蜜穴本该是全身最柔嫩的部位,也因此能给入侵其中的男性带来优异的体验,可这个精灵少女的穴肉却无比的僵硬!

    不,严格来说不能说是僵硬,而是干脆就不是人体的触感,而是如同木头一般。

    正想说原来这精灵少女也不老实,但杨奇跟着就发现少女转过头来,满脸都是因为杨奇停下而生出的茫然与慌张,她怕是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木头?」杨奇突然灵感迸发。

    哈哈一笑,身下不停——少女的蜜穴应该便是这一关的谜面所在,解开之前使用体验不佳,但她的身上又不是只有一个洞可用,杨奇直接改道,毫不留情的贯穿了少女的菊穴!

    「呀——」气质清灵淡雅的少女一声惊呼,对杨奇突然改道她没有任何准备,但很快眼神就迷蒙了起来。

    显然,她的菊穴也是经过特殊调制的,非常敏感。

    杨奇是有点轻微的洁癖的,如果正常情况下打算使用自己哪个女人的菊穴,会让她们提前做好准备,搞好卫生清理避免扫兴,但他相信这里的六个女孩浑身上下肯定都已经被安排好了。

    李子衿肯定不会让他扫兴。

    果然,给精灵少女菊穴开苞的过程无比的顺利,杨奇刚一插进去,便感觉到其中满是润滑的汁液,甚至有一点因为杨奇插入太猛而被挤得飞溅而出——其色泽清亮,散发出一种清雅的果香,甚至还带着一些助兴的作用,对杨奇没什么用,另一边的小母马闻到这个倒是又有了发情的迹象。

    可惜杨奇这会儿没工夫去理她,将比起小母马显得娇小不少的精灵少女抱起,在怀中不断地抛起落下,在重力的影响下将肉棒一下连一下的插入到菊穴极深处。

    淡雅的少女原本还试图压制被主人开苞菊穴带来的快感,在这种快节奏的猛攻下口中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呻咛,很快便随着节奏律动变成了「嗯嗯」的声音,而且越发的娇媚婉转,引得杨奇也心火越发旺盛,节奏再度加快!

    「伊伊伊......」很快,精灵少女便承受不住了,比起调制基因时增强了耐力属性的小母马,精灵少女便明显属于正常范畴了,也可能是她的菊穴被调制的过分敏感的缘故?外形完美但内部犹如木质一般的蜜穴当中象征性的沁出了几点雨露,倒是菊穴内部伴随着高潮剧烈收缩,大量带有催情果香的清亮肠液分泌出来冲刷在杨奇埋在她体内的肉棒上。

    杨奇没有就此放过她的打算,动作不停,依旧在不断地冲撞着,甚至打算再加快一些速度,看这位精灵少女会表现成什么样子,是否会如袁曦那般被叠加的高潮快感冲昏神志。

    但就在这时,周围渐渐产生的异象吸引了杨奇的注意力——

    大量肠液分泌而出,杨奇又在不断地进出少女的菊穴,免不了将其中的肠液带出一部分,在剧烈的冲撞影响下这些肠液四下飞溅,其中一部分便落到了周围的树木上。

    紧跟着这些看上去普通的树木便产生了异变,直接波及了房间里的整片小树林,绝大部分植株迅速的枯萎了下去,并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化作粉尘融入了地面的泥土当中,仅有一颗幸存,引起了杨奇的注意。

    于是杨奇便放缓了一些速度,以一种相对悠然的姿态享用着精灵少女的菊穴,一边抱着她走向那棵突然就变成了独苗的树,走近后树上有着三个不太显眼的光点呈三角形分列,上面两个平齐,下面一个恰好在上面两点做线段的中点垂线上。

    再仔细点看,这三个光点旁边还有着一些与树木本身其他位置不太一样的纹路,给人的感觉就如同坚硬的椰壳上可以轻易捅开的几个位置一样。

    杨奇将怪刀模样的秘钥取到手中,刚刚灵感迸发的时候他便猜到少女身上的谜题多半和这些木头有关,本打算一棵树一棵树的试过去,没想到想要先消消火的行为居然还能带来这般意外之喜。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结合之前发现的。怪刀最合适的用法,杨奇随手便沿着树上一个光点的位置捅了进去,然后借助怪刀的形状一转,再一掏,原本扎实的木质便如同遇到了热刀的黄油一般化开,一枚形状奇怪的、似乎也是木质但又有些不一样的小圆珠被他掏了出来。

    手下不停,噗噗两下杨奇接连又把剩下两个光点的位置掏了一遍,然后才将三个被掏出来的小圆珠放在一起观察。

    仔细看,从上面掏出来的两个圆珠长得非常相似,只是纹路似乎略有不同,而下面掏出的小圆珠比起另外两个则要小一些。

    「总觉得眼熟啊。」杨奇看着三个小玩意,越发感到眼熟,越发感到眼熟。

    下意识的将其中那枚稍小一些的放在指间捏了捏,材质似木非木,似玉非玉,入手温润自带一些温度,甚至还略微有点弹性。

    「啊......」然后就听到怀中的精灵少女呻咛了一声——原本因为杨奇放缓了速度,她又强忍住了口中连绵不绝的呻咛声来着。

    「嗯?」杨奇觉得这里面可能有点联系,便又将指间的小圆珠仔细的揉搓了几下,然后就听精灵女孩忍不住开始「嘤嘤」的叫了起来,再低头一看,之前菊穴引起高潮都只是象征性多了几点雨露的蜜穴居然这几下就湿透了!

    杨奇面色古怪的将圆珠握在手心,伸出手指扒开了少女的蜜穴的防护,然后发现了那种既视感的由来。

    那枚偏小的圆珠,其形象居然和少女本该最敏感柔嫩的阴蒂是一模一样的!

    杨奇下意识的又摊开手将二者放在一起对比,然后便见到被他挖出来的小圆珠上亮起了绿色的光芒,如同流水一般虚空汇聚到了精灵少女的阴蒂上,在这个过程中其本身则逐渐变得粉化......

    而当这个过程彻底结束,杨奇能够感觉到少女木质化的蜜穴彻底软化了,甚至比菊穴内部还要柔嫩一些,而少女本身在这个过程中则陷入了昏睡一样的状态,只有菊穴内部如本能般律动着,配合杨奇的抽插。

    「还有这两个。」都到这份儿上了,剩下的真不难猜,杨奇看了看剩下的两枚珠子,伸手到女孩丰满的胸部上掏了一把,不出所料的感受到了熟悉的木质感,然后便将珠子往里面一送——剩下两枚珠子对应的赫然是乳头。

    片刻后,精灵少女再度醒来,大概是突然变得【完整】的缘故,清新催情的果香味这次不用经过肠液,而是直接从少女身体上猛然爆发开来,让人感觉自己如同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在无比舒适的同时也不断地泛起原始的冲动。

    小母马终于也在这时恢复了理智和语言能力,本就有些发情的她在这股汹涌的催情清香之下再也压抑不住,迅速爬向杨奇求欢,而那棵树也改变了自己的造型,将自己长成了一张宽敞舒适的床榻,连材质都有所变化。

    这次杨奇没有抗拒那股清香的影响,任由其刺激着自己体内的情欲,随手捞过扑上来的小母马,将她和精灵少女一起摆在了树床上,带着又下一城的喜悦展开了一场盘肠大战......

    ————分割线————

    黄家在魔都本地颇为出名,传承悠久,至今已有四百余年。

    黄家的家也不大,但也足以吃穿不愁,在本地算小有实力,加上祖辈一代代攒下来的各种人脉,基本没人愿意去惹他们家,所以在很多人眼中他们家过的就是那种神仙般的悠闲日子,让无数人向往。

    就仿佛那种传说中的神仙工作——钱多事少离家近,位高权重责任轻......

    只有黄家人知道自己的痛。

    传承四百余年,一直都只有一脉,每代只有一人!

    当某一代的继承人是女性的时候要招赘传承香火什么的都是小事,重点在于抗风险能力低的离谱,稍微出点意外很大可能就是直接断了传承。

    黄家每代人都想着要开枝散叶,但仿佛是遭到了诅咒一样,男女双方身体健康,但就是生不出来,某几代男性甚至靠着强大的执念克服了病态般强的事业心,将主要精力放在开枝散叶上,但娶妻纳妾收性奴折腾了几十年,到老也还是只有一根独苗。

    所以,当黄依凝出生的时候,黄家全家上下都在欢呼——因为在她的前面,作为哥哥的黄逸轩已经一岁了,这代表着这一代黄家终于打破了那离谱的单传魔咒,不用再如过去那般提心吊胆的害怕一不小心就断了香火。

    也因此,黄依凝从小就是家中上下最受宠的那个,每个人都将她捧在手心里,千依百顺恨不得价格所有最好的都给她。

    而她自己也争气,长得漂亮学业也出色,性格不骄不躁,在兄长黄逸轩之后也考上了帝大这所帝国最好的大学。

    另外她还加入了竖琴社,并不断取得极为优异的成绩,被外界冠以「竖琴女神」的美称,今年大三的她成为了竖琴社的社长,甚至有不少人认为她有望在毕业之前让竖琴社成为受到认可的竖琴部!

    在不少人眼中,她远比自己的哥哥黄逸轩要优秀——对此黄逸轩倒是不以为意,且不说两人的方向不同根本没有可比性,就算真是如此又能如何?他指挥感到高兴,谁让自己也宠妹妹喔——但此刻,他却是从小到大第一次的对自己的妹妹发起了火。

    「黄依凝!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兄妹二人并未在同一处,但搁这视频通话的全息屏幕,黄依凝依旧能够感受到自己兄长黄逸轩那熊熊的怒火。

    黄逸轩发火是有理由的,他正在谋划着给自己的宝贝妹妹找个好归宿,顺便还能为自己的事业发展增添极大的助力——结果老钱和小白后脚就传来了一则如晴天霹雳般的消息。

    老钱和小白的姐妹与黄依凝在黄家家长的主持下结成了「姐妹」,这种姐妹关系类似于干亲,但又有些不一样。

    最大的异同点在于,结成姐妹之后,三个女孩是必须要嫁给同一个男人的!又或者说,在嫁人这件事情上,无论是为妻为妾还是当侍女性奴,三个女孩都要捆绑在一起。

    目的则是为了提高她们的竞争力,因为她们享受的各方面权益也只有正常的一份——对于一些优质男来说,怎么都要娶一个,法律规定不容忽视,如果能够付出娶一个的代价享受到三个女人的伺候,无疑也是很不错的,即便是不等民政分配的死线到来,提前一些也值得。

    但一切的前提是,这三姐妹本身要纯洁——

    这本来是不用担心的事情,可黄逸轩刚接到消息,这三姐妹居然有搞「姐妹家庭」的想法!

    也就是俗称的同性恋、百合。

    即便是放在正常世界,也有大把的传统家长不能接受,何况是在这样一个观念扭曲的修养世界?女人和女人在一起成家,法律上不禁止,但在道德观念上堪称大逆不道!

    尤其是其中为首的黄依凝还出自黄家这样一个背景特殊的家庭,开枝散叶是刻在他们骨子里的执念,可女女之间成家,就算靠着技术手段生了孩子也不算延续香火啊!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生物学科虽然极其发达,但伦理观念方面却无比守旧,否则的话黄家早就搞试管婴儿什么的去了。

    「哥你说完啦?」然而黄依凝并不在乎,这位往日里展现的一直都是大气端庄一面的竖琴女神在这时展现出了叛逆的一面。

    被家人从小宠到大的她在家中没有天敌,哥哥满脸怒火的样子虽然是第一次在她面前展现,但她只当清风拂过,黄逸轩一边骂她就在那边拿本书低头在那看,看了一会那拿过一架小琴在怀中依照兄长语气的变化给配上了简单的小调,等到黄逸轩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怒火根本没用的时候才笑着反问了一句。

    「说完的话那我就挂了啊,老钱和小白被霜霜和景儿迷晕过去了,你记得带人到竖琴社把他们扛回去......对了,我们现在藏的很好,不用来找我们,出国的机票已经买好了,起飞时间就在明天,等到安定下来之后会发消息联系你的,家里那边就拜托你帮我解释一下吧。至于那个什么杨会长,要去你自己去好了,谁要嫁给那种臭男人啊,还当侍女性奴......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直到全息屏幕消失通话切断,黄逸轩的眼睛依旧有些发直的盯着那个方向。

    他实在是不敢置信,自己那个端庄大气、从小到大一直都很让家人放心的妹妹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此刻他的心情很复杂。

    一方面,对自己妹妹勇于追求自己想要的,他心中感到有些欣慰——姑且当作这是犯贱吧,但黄家人把黄依凝冲销宠到大,那份爱可是真实无虚的,但随即这种情感便被熊熊的怒火淹没了。

    他们全家几乎可以容忍黄依凝全部的行为,黄依凝能够在音乐领域达到今天这般的地步,黄家全家上下为她感到高兴并倾尽全力支持她,但即便没有这些成绩,甚至当初考不上帝大乃至于自幼顽劣都无所谓,家人对她的爱不会减少哪怕半分。

    可谁能想到喔?

    从小到大几乎从未犯过错误惹家人生气的黄依凝,第一次犯错误便触及了黄家有且仅有的唯一一道底线。

    「需要帮忙么,黄部长?」突然,一个平淡却强势的好听女声响起,追着声音的源头看过去,说话的居然是李子衿!

    她的声音唤回了黄逸轩接到消息第一时间便被冲昏的理智,然后他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正在学生会会长的办公室。

    在此之前,他利用自己家中的不少人脉打通了下面的众多关节,只为了让杨奇亲自带队下去考察马术部的情况,在接触到杨奇之后将自己的妹妹介绍给他。

    杨奇愿意收下袁曦,还带着她出来亮相,自己的妹妹论容貌身材气质才艺丝毫不差,在校内声望方面更是比袁曦还要高不少——虽然都是在外抛头露面,但也是有鄙视链的,黄依凝这为竖琴女神在其中所处的位置比袁曦这个天才舞蹈家要高不说,自身还是风头正劲的竖琴社社长。

    那么杨奇没理由不收的吧?还收一送二喔。

    现在就只差面前的最后一关,按照刚才商谈的情况来看的话,基本是有九成的把握能够让名为李子衿的这位学生会会长答应下来......

    可是偏偏就在最不该出问题的环节出了问题,一切都毁了。

    「不必了,会长大人......」黄逸轩心中满是怒火,但现实是个什么情况他更是无比清楚——

    黄依凝临挂断之前的「劝告」可不是无的放矢,黄家人脉虽广,可帝国的空中运输产业却是直属皇家的!

    黄家,皇家,同样的读音,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想要在短短一天时间里调查到黄依凝三人出国的路线根本就不可能。

    他只是处于家族的执念和自身的原则打算尽最后的努力罢了。

    「不,我觉得你需要。」李子衿却不把他说的当回事,语气都没有丝毫的变化,听得黄逸轩一愣。

    「别开玩笑了,会长大人,学生会的权利虽大,但到外面能够影响到的主要还是学术圈和资本界......如果时间再多一些的话,我肯定不会拒绝您的好意,但——」

    「我说你需要,你就需要。」李子衿再度打断,语气比起之前多了一些冰冷。

    顺着声音的源头看过去,此时的李子衿正坐在窗边,距离黄逸轩所在的位置比较远,而且还是背对着他这边说话——按说这种姿态多少有点不尊重人,但黄逸轩并不在意。

    理论上,学校的校长和学生会会长是平起平坐的,可各种权力却基本都集中在学生会的手里,那么学生会就是最大的!堂堂的学生会会长,他能见到这一面已经是托了不少关系,摆出这种姿态不说理所当然,反正他是只有受着的。

    黄逸轩被镇住了。

    然后便见到李子衿摆了摆手,房间角落的阴影处便凭空出现了一道身影——

    或许不是凭空出现,而是之前就在那里,只是他没有注意到?

    「黄先生,我来为你介绍一下,小姐姓李,帝国的李,家中排行第六。」

    瞬间,黄逸轩脑中如同有一颗炸弹炸开,轰的一下让他懵了过去。

    李是个大姓,但敢用「帝国的李」这种介绍方式的,数遍天下只有一家——

    「拜见六公主,草民此前多有失礼,万望赎罪!」黄逸轩第一时间起身见礼,心中也真正升起了能把妹妹抓回来的希望,但随即又有些疑惑。

    「公主愿意帮忙寻找舍妹,在下万分感激,只是不知......」

    黄逸轩没说完,但意思很好懂。

    为什么?代价是什么?

    皇家的人出名的精,没一个是傻子,黄逸轩可不相信这位隐藏了身份在学校里当学生会长,会因为一时热心肠帮他找妹妹就主动暴露自己的身份。

    「告诉你也无妨,作为代价,你妹妹的归宿便无需你和你家的人操心了,小姐会为她安排好的,你们只需要做一些配合就可以了。」

    黄逸轩沉默,话说到这份上,他知道自己只有同意的资格,人家本质上就不是在和自己商量。

    只是......

    好奇?放心?释然?不甘?不舍?心疼?

    他不知道自己的妹妹那里惹到了这位帝国六公主,更无法看清自己心中现在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情感,妹妹终究没能成功突破家中的底线,但未来似乎也不会有什么很好的下场。

    最后千般思绪只化作了三个字。

    「为什么?」以您帝国六公主的身份,我妹妹何德何能引动您亲自开口?就算是死也好,能让我死个明白么?

    此时的黄逸轩经历一番大起大落的心境蹦迪,仿佛看破了红尘一般。

    房间角落处的女孩正想开口,但坐着的女子背影又摆了摆手,她便闭上了嘴,重又隐没了自己的存在感。

    「想知道为什么吗......告诉你也无妨,我,李子衿,帝大学生会会长,帝国六公主,蒙夫主恩赏,于昨日受准晋升为妾室——」

    话说到一半,刚觉得自己看破红尘的黄逸轩便破了功。

    纵有再多规则、观念,又有谁有资格让堂堂的帝国嫡系六公主为妾?更何况按照她的自我介绍方式,晋升为妾室,说明之前的身份是侍女或者性奴!

    然后还不待他思考谁有那种资格:

    「你妹妹口中那个该去做春秋大梦的臭男人,正是我家夫主大人。」

    最终,黄逸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会长办公室的,但他知道自己接下来需要做什么:

    联系家里人,把情况和他们说明。

    他不担心家里的人会有如何的反应,如果没有李子衿横插一手的话,家人估计会暴跳如雷,想尽各种办法发动所有关系去寻找妹妹,不管有用没用。

    可现在?

    包括他黄逸轩在内,都应该提前想好,当那位六公主需要的时候该以什么样的姿态配合......

    ————分割线————

    「小姐......」

    四胞胎侍女之首的清儿来到李子衿身边,略微弯腰查看李子衿的状态后有些担心的轻唤道。

    李子衿没有答话,而是咬着牙轻轻摆手,让清儿将搭在自己下身的毯子拿走。

    「吩咐下去了吗?」声若蚊蝇,李子衿咬牙压抑着随时可能脱口而出的呻咛声,对着清儿问道。

    「小姐放心,已经第一时间让响儿传下去了,最迟今晚,便会将黄依凝带过来。」清儿轻声回应道,只是将黄依凝带过来之后怎么做?

    当然是稍作炮制之后请示杨奇了,就连为了玩情趣而稍作欺瞒的事情都要事后请罚,这种涉及杨奇的正事李子衿是不可能擅自做主的。

    李子衿腿上的毯子也被清儿取走了。

    黄逸轩在这里曾感觉空调开得有点太低了,殊不知这是李子衿故意的,目的就是可以合理不引起任何怀疑的将这条毯子盖在自己的下身以作遮掩,,顺便也给自己降降温。

    平时李子衿不会以这种近乎倨傲的态度示人,但今天情非得已。

    当这条毯子被取走便会发现,李子衿大腿根部到腰部的位置被修身的长裤清晰的勾勒出了一件「安全裤」的图案,更有「嗡嗡」的声音从其中传来,昭示着这明显不是什么安全裤,而是一件贞操带!

    贞操带,顾名思义,起源于帮人守住贞操的「需求」,但随着发展,逐渐演变成了更多用于情趣调教的一种道具,被后来增添到上面的一些功能也成了默认本就该有的;而在这个世界,只是早就已经被大众淘汰掉的一种东西——

    因为守贞也好,调教也罢,他们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比如袁曦在被杨奇第一次强奸后装在身上的装置,本质上其实是一种注射进体内便只能通过专业医学手段分离的液体芯片,看不见摸不到,却能一定程度上掌控被注射者的身体,可谓集成了贞操带、跳蛋,乃至于肛锁、尿道锁等道具该有的功能于一体,性能还更加优越。

    但李子衿现在不是在接受情趣调教,而是在接受惩罚,要增添一些难度,所以才使用实体的三号贞操带;而且这一天李子衿还需要正常处理工作,并保证不被发现——按照这种穿戴方式,这很难,可规则就是如此。

    如果被发现的话,四胞胎侍女便会及时出现处理掉发现者的记忆,她们背靠帝国,有杨奇的命令在身,无需在这方面担忧她们的执行能力,只是相对应的,任务也就失败了。

    所以李子衿坚持默默的忍耐着,对她而言这是惩罚,但更是来自夫主的恩宠,坚持一天便能够减少五分之四的鞭刑,不能让夫主的一片苦心白费。

    不过原本她是不至于这么不堪的,带上还不到两个小时便几乎忍不住了,但架不住之前黄依凝的话语刺激到了她,情绪一激动,一时间便忘了去压制不断升腾的快感,但李子衿丝毫不后悔。

    「去给我拿点冰水来。」感觉浑身燥热,觉得降降温可能会更好一点,便又对清儿吩咐道。

    「小姐,您喝点润润喉就好了,主子选的是三号贞操带,没有排泄口,这代表您今天是不能解手的......」

    清儿依言打来了一杯清水,过程中苦口婆心的劝道——李子衿的命令她要不打折扣的执行,但该劝的却不能省。

    李子衿只觉得自己现在喝杯冰水会好一些,殊不知清儿的话才是对的,现在难受挺一挺也就好了,可水喝多了之后尿尿才是难题!

    三号贞操带没有排泄口涉及,代表杨奇的要求中还有一条不允许排泄——李子衿自由锦衣玉食,到了杨奇身边也一直受宠没怎么吃过苦,清儿却是亲眼见识过的,知道其中厉害!

    一边忍着高潮一边煞尿,其中难度可不是两两相加而已。

    可惜李子衿现在的状态有些听不进清儿的劝,冰水到手一仰脖直接就全喝了进去,然后有些茫然的看着清儿,那意思很明显——

    你说了啥来着?

    算了。

    清儿在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声——

    希望主子晚上赐鞭的时候能在我们身上多用些力,让小姐少吃点苦吧。

    还剩下一个下午,可清儿看自家小姐这样,已经对她能熬过去不抱希望了,只希望她今天能少高潮几次,晚上也能少挨几鞭子......

    ————分割线————

    一场盘肠大战之后,短时间内连续射了三次的杨奇终于进入了一次短暂的贤者模式,怀抱两个娇柔顺从的女奴正躺着休息,打算稍微午睡一下再去下一个房间。

    虽然不愁精力不够用,可这种事情总要顺其自然不是?真要是就把自己当成了打桩工具人的话,不出一个月估计就腻歪了,细水长流嘛。

    但不想,刚刚合上眼睛的杨奇察觉到自己的本源精神体受到了触动,直接就给他吓了一跳——

    他的本源精神体当前可是和本世界的世界本源融合在一起的,受到触动说明世界本源受到了触动,这要是触动者有点恶意......

    但不应该啊?修养世界可是处于人类一方在次元界海的疆域核心处,被保护的严严实实——再然后他就发觉自己的意识受到牵引拔高,来到了一处纯白的虚无之地,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二伯?」

    杨奇有点懵,说好的还能在这享受几十年喔?怎么刚养好伤就找来了——说是十八年过去,实际上对应主宇宙那边的时间不过几天而已,不至于这么着急吧?

    「行了,别垮着脸,不是来找你回去的。」不愧是亲人,杨奇的二伯对杨奇的了解不是一般的深,第一时间就看穿了杨奇的心思。

    「你小子的日子过得挺潇洒哈?不过几十年的时间,为了避免你玩女人玩吐了,老爷子专门让我给你找点事儿干——行了,这是情况说明,你自己拿回去慢慢看,我就走了啊。」

    扔下一串莫名其妙的话语,杨奇被牵引过来的意识又飞回了自己的体内。

    再然后,杨奇醒来,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两个小时。

    再看看莫名出现在自己手中的小型信息记录器,杨奇知道刚才那都是真的,自己的意识短暂的脱离了这个世界,回归到和主宇宙时间同步的状态,见到了自己的二伯。

    ps:我当初写文的时候要是也有这么勤奋就好了......但这次写完真得停几天了,MD工作又要忙起来了

    ps2:突然感觉自己虚了,往年七夕情人节啥的过完也会不想吃肉,但没这次这么持久......要说平时韭菜生蚝腰子啥的也没少吃,总不能让我这个年纪就去搞肾宝那些玩意吃吧?算了,了不起分了就是,这个状态跟女人说话真的硬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