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享乐世界 > 正文 【】第三章、孤儿院和母马
    杨奇不知道自己的小性奴正陷入「甜蜜」的回忆当中不可自拔——他也不需要知道。

    昨天的经历在他看来无非就是在两个女孩身上稍微发泄了一通,然后处于心中对袁曦的些许愧疚,不嫌麻烦的带她出去转了一圈......

    相比而言还不如晚上在李子衿的住所好好玩了个爽更值得一提。

    杨奇突然明白这个世界的男人为什么不爱碰女人了——主宇宙的大能们改造这个世界的时候增删了不少的底层规则,将很多不合逻辑的规则观念杂糅在一起深入人心,却并未阉割这个世界的男性,他们依然有着正常的生理需求,只是无限强化了他们在事业方面的野心。

    这就导致女人在他们的心中变成了麻烦的代名词:

    人心都是肉长的,人家尽心尽力伺候你,只求你花点时间满足一下人家的心理需求,类似杨奇许诺带李子衿去刺青烙印这种,有几个能一直狠心不理的?

    侍女性奴倒是无所谓,在主人面前可谓没人权,更没资格要求什么,可收侍女性奴这些在法律上不算成家,要成家必须娶妻纳妾。

    总之,不如传统手艺活。

    所以就便宜我了。杨奇躺在五六个人一起睡也不嫌拥挤的大床上睁开眼睛,在心中悄悄给主宇宙那几位对这个世界动手的前辈点了个赞。

    然后放开了被他当做抱枕抱了一夜的李子衿,同时将在她体内埋了一夜的肉棒抽了出来,过程中发出了「啵」的一声轻响。

    这一声仿佛一个信号,立刻便有两个女孩一左一右从他脚下的方向爬了上来,不顾身下还带着狼藉,张口为他做起了清理工作,另外还有两个姿态差不多的女孩爬到了李子衿身边伺候,若是仔细观察的话不难发现,这四个承担起伺候工作的女孩居然长得一模一样。

    前文已经提过,李子衿是个不耐肏的,而昨晚杨奇却是干了个爽,那么在他胯下承欢的自然不止一个李子衿,还加上了她的四个侍女,是一组非常罕见的四胞胎——

    仗着这种特殊的姐妹关系,四胞胎专门练就了一些特别的技巧,献上贞洁的同时手口并用,再加上李子衿一时兴起被杨奇贯穿的雏菊,闹了半宿总算是勉强满足了杨奇的需求。

    「爷,小姐,需要婢子们侍浴吗?」清理完毕之后,四胞胎当中看上去气质最成熟的一个开口问道。

    四胞胎的归属权在李子衿的身上,但李子衿一直都是杨奇的人,之前当侍女的时候更可谓是杨奇的私产,这四个同样质量极高的女孩自然也要尽心尽力的伺候杨奇——在这里可没有「我手下的手下不是我的手下」那一套。

    更别说昨天李子衿便将她们四个的归属权放到了杨奇的名下,如今已经录入到了女仆名录当中。

    当然,如今作为杨奇妾室的李子衿也是有权在杨奇为主的家庭中享受侍女伺候的,所以对四胞胎来说其实处境没丝毫变化,依旧是伺候两个人。

    「不用了,今天还有事,不想耽误时间。」杨奇一边说着一边起身,顺手在说话的侍女胸前抓了一把。

    「你们几个伺候好子衿就行,对了——我今天就不去学校了,晚上回来,记得帮我录下外勤。」一边说着,杨奇一边走进了房内的一间浴室,而后半句明显是对着李子衿交代的。

    「是,夫主。」嗓音略带沙哑的应了一声,李子衿开始在几个侍女的帮助下缓解起了身上的僵硬和酸痛,然后一起进入了另一间浴室。

    其实她们都醒的比杨奇早,但无论是四胞胎还是李子衿,在发现杨奇没醒的前提下都非常自觉的没有任何动作,避免惊醒杨奇。

    今天的杨奇和她们过往认知当中的有很大的不同,她们的生物钟都是按照之前杨奇的生活规律培养的,过去的杨奇是个非常自律的人,事业心也比较重......

    虽然比不了这个世界正常男人那种病态的程度,但也从未有过翘班翘课的情况出现。

    但她们不会去质疑什么。

    对她们而言,自己不需要去考虑杨奇因为什么发生了变化,只需要知道变化是怎样的,照此来对自身的习惯进行改变,确保能将杨奇伺候舒服就行......

    更别说身份不简单的李子衿是知道一些【真相】的,对此也算是心中有数。

    至于究竟是因为什么?

    那当然是杨奇不打算努力了......

    记忆苏醒前的杨奇只是被动的享受着这个世界的优待,顺应大环境的影响成为了一个奋斗逼,如今的杨奇却不需要。

    一个世界的价值有多大是不言而喻的,可修养世界为什么会被人戏称为享乐世界喔?

    自然不是来此的人不知道努力,而是努力没用。

    这个世界被改造成这般适合修养的状态,甚至能够帮助一些本该伤重不治的人恢复,如此神效自然是有代价的。

    其中被扭曲的社会形态充其量只能算是大能们恶趣味之下随手造就的产物,真正的代价则是来此修养者无法真正意义上的得到提升。

    所以他决定开摆,好好享受剩下的几十年时间,反正自身不会受到影响——无法正向提升,也不会引发负面衰退,何乐而不为喔?

    洗完澡穿上衣服的杨奇匆匆出门,前往通勤车站点,他要在十一点半之前赶到校外近百公里的地方赴约,而现在已经快十点半了。

    好在校内有飞行器出租点,搭乘通勤车抵达之后杨奇直接乘坐飞行器飞往目的地,最后还提前了十五分钟抵达——

    于是杨奇到旁边的店里吃了顿早餐,然后才准时走进了自己的目的地。

    帝都第一女子孤儿院。

    「欢迎您的到来,杨先生。」衣着光鲜的孤儿院院长带着几个孤儿院的高层已经在门口站成一排等待,看到杨奇走进来便上前一步,无比热情的欢迎道。

    再看看进门两边穿着统一服装整整齐齐跪成两排的的女孩子们,想必没人会觉得杨奇是来此献爱心的。

    杨奇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对两边跪着做欢迎姿态的女孩们看了两眼就收回了目光。

    这些女孩子们都是孤儿院中收养培育的孤儿,而且大概率经过了精挑细选,年龄看上去从十三四岁到十六七岁都有,身段容貌也称得起上佳。

    但那是按照大众的标准来评判,对杨奇来说也就一般般,还戳不到他审美的底线,所以即便知道孤儿院方面摆出这些女孩子是任他予取予求的,他也没兴趣动手。

    平时接触到的女孩平均质量实在是太高——就说帝大吧,以舞蹈、音乐、影视为代表的几个只招女学生的系是拿身材容貌当主要考核标准的!

    这样筛选出来的,可是堪称帝国几十亿人中同年龄段最优秀的一批女孩了。

    「让她们都回去吧。」

    听到杨奇这么说,几个城府不那么深的孤儿院高层脸上显出了一丝失望之色,将此收入眼底的杨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作为此处主要负责人的院长。

    「我来提人。」

    「好的,杨先生,请跟我来。」院长是个看上去四十岁出头的中年女人,城府看起来就要深得多,溜须拍马的心思落空面色也丝毫不改,只是暗自感叹这种等级的大人物果然不是那么容易讨好的。

    使眼色让手下带着两边的女孩子们有序离开回到自己的住处,同时侧身摆手,引导杨奇走向里面。

    「这是驯养区么?」路过一处拐角的时候杨奇好奇的往另一边张望了一下,发现那里就像是学生宿舍的走廊一般,只是其中无比的安静,而且遍布走廊两侧的门都是金属结构的,便开口问了一句。

    「是的,让您见笑了。那些是我们这等级最低的驯养室,为了避免其中的孩子打扰到您,我让驯养员在她们的早饭中加入了足量的镇定剂......而您要提走的几个孩子都在上面,需要到前面乘电梯前往三十三楼——当然,如果您感兴趣的话可以随意参观。」

    「不必了。」杨奇也就只是随口一问,脚下没停。

    连门口那些明显经过精挑细选的女孩都引不起他的兴趣,更别说这些低档驯养室里的女孩了。

    于是二人直奔三十三楼而去。

    ————分割线————

    结合两人的对话以及进门时那一幕,不难分析出这所孤儿院并不是单纯字面意义上的孤儿院。

    但这在这个世界是常态,这是由「需求」催生出来的,并未对大众公开,但同样合法。

    普通的孤儿院就是那些单纯打着「孤儿院」牌子的,而像是这种加上了「女子」前缀的孤儿院,存在的意义则是满足一些高端、但不够高端的男性权贵的需求。

    作为事业狂,男人们觉得女人会拖慢自己前进的脚步,减少自己奋斗的时间,可法律又规定必须娶妻纳妾繁育后代——所以民政部门会为到达一定年龄还未成家的男性随机分配妻子。

    也因此,法律规定男性必须成家之前的年龄段被称为男人奋斗的黄金年龄。

    于是就有男人不甘心了,有没有办法规避这一机制,延长自己可以专心奋斗的时间喔?

    有需求就有市场,然后就有人想到了办法:

    违法是不可能违法喔,但女人会耽误男人时间的根本原因在于她们有欲望,如果能够有针对性的培养出合适的「理想女性」喔?

    在这种前提下,所谓的「女子孤儿院」便应运而生。

    不同于寻常的孤儿院,女子孤儿院首先如其名字一般,只收纳女性孤儿,然后自幼采用各种脱胎于SM调教、PA的手段进行驯养,在不断的成长过程中按照种种标准不断进行筛选分出等级。

    这一产业经历了数百年的发展,至今已经彻底成型,各种手段流程非常完善,能够培养出完美的「不粘人的小妖精」,只要平时不专门去刺激她们精神觉醒、并定期带回孤儿院进行「养护」就不会有任何问题,能够胜任男人们眼中最完美的妻妾。

    唯一的缺点,便是这类女孩的质量普遍不会太过拔尖,即便是这帝都第一女子孤儿院作为我行业中的佼佼者也是如此......

    没办法,帝国每年虽然会有很多的孤儿,但资质最好的那部分女性孤儿都会被真正最顶尖的那部分权贵优先挑走,几乎不会有漏网之鱼落到孤儿院里,而顶尖权贵们家中都有对应的驯养机制,是不需要假孤儿院之手的。

    当然,那与杨奇无关,他享受的是定制服务——记忆苏醒前,他曾无意间在李子衿面前表现出了对孤儿院驯养机制的些许兴趣,于是李子衿背后的庞大机构便抽调了一批年龄合适资质顶尖的女孩,给孤儿院下了个材料自备的「定制」单,历时几年的筛选培育,最终剩下的几个恰好在杨奇成年后彻底成型,时间就在不久前。

    但此事历时几年,早已被前身忘到了脑后;若是一直想不起来的话,后续就会有专人将驯养好的几个女孩送到杨奇家里,而杨奇苏醒记忆后梳理过去想了起来,闲着没事之下也就亲自过来提人了——

    「就在这里了。」伴随着电梯门开,杨奇终于跟着院长一起来到了孤儿院大楼的顶层,三十三楼。

    「这六个房间都是?」杨奇看着院长指着的方向,发现是一个设计成六边形的大厅,每个边上都有一扇门,便伸手指划了一下问道。

    「是的,一共六个孩子,因为私人订制的特殊要求,需要分开驯养,请问需要我陪您一起进去完成认主仪式吗?」

    「认主仪式......不用了,我自己来吧。」杨奇想了想,最后决定道,他对这事儿还是蛮感兴趣的,昨晚李子衿神秘兮兮的说独自完成有惊喜,拼着被他肏昏过去两次又被开苞了菊穴也不肯提前说出来。

    愿意玩点情趣的杨奇也就没有命令她说实话,心中的期待感却已经被拉满了。

    前身虽然在这个世界待了十八年出头,可未成年人本身就玩不到太多花样,又被大环境影响成了半个奋斗逼,这种事情还真就不熟,现在他只能猜到六个女孩肯定不是常规意义上的「玩偶」,但究竟是怎么样的还有待探索。

    「好的,我会在电梯口等候,这一层有智能系统覆盖,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呼叫智能即可,需要工作人员帮助的话也可以让智能传达给我们。」

    杨奇没再说话,任由院长自己退回电梯处,一个人走进了大厅。

    乍一看这最顶层号称最高级的驯养室似乎和一楼那些最低档的没什么区别,依旧是无比简洁的风格,但金属房门上却多出了一些阴刻的花纹,似乎构成了不同的图案。

    带着一丝好奇,杨奇缓步来到了左手边一扇阴刻着骏马图案的门前,触发了识别机制。

    一道光幕浮现,在杨奇的身上扫过之后「叮」的一声验证通过,但门却没有直接打开,倒是门边「咔哒」一声弹出了一个小抽屉。

    【请取出认主秘钥】

    门上有一块区域在这时褪去了金属质感,投影出了这样一行显眼的文字。

    「认主秘钥?」饶有兴致的念叨了一声,杨奇拿出了抽屉里的东西,放在手上稍作端详。

    「鞭子?」

    这是一根让人有些望而生畏的短鞭,整体长度不到五十厘米的样子,把手的位置是墨黑色,大约有近二十厘米长,剩下的鞭身部分则是如血般的红色,靠近鞭梢的方向颜色还不断加深,结合扎实的手感,轻轻一挥便有破空声传出,说这东西是沾了不少人命的凶器都有人信。

    杨奇想不到这玩意认主秘钥之间的关系,只能姑且将之当成信物,直到身前的门感应到他拿出了鞭子后自动打开,门内的景象映入他的眼帘。

    这是一个占地至少上千平的房间,地上却铺满了仿真的绿色草坪,靠近房间边缘的位置搭着一处颇为豪华的马棚,看起来仿佛是养马爱好者在室内仿造了马儿生存的环境,闲着没事儿还能把马牵出来骑两圈一样。

    但被拴在马棚里的却不是马,或者说不完全是马——下半身与骏马无异,只看上半身的话,却是一个姿容堪称绝色的女孩。

    「半人马?」杨奇有些惊讶道。

    不过也只是惊讶了一下而已,而且是惊讶于这种东西会出现在这个世界,至于其存在本身......联邦麾下无数次元世界,什么奇葩玩意没有?真正的西幻生物虽然没那么常见,却也并不难找。

    杨奇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鞭子,又走近马棚看了看里面拴着的少女,想起了鞭身上那渐变的血红色的来历。

    那是一种非常值钱的珍惜材料,也是很多自虐爱好者的心头宝,用这东西制成鞭子效果很简单却也很离谱——疼痛加剧,但却绝对不会受伤,甚至连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

    「所以,这是一根马鞭?」想想这里的环境,再想想外面门上的图案,杨奇猜到了正确答案。

    他现在更好奇李子衿所说的惊喜究竟在哪方面了。

    无论有没有记忆,最根本的东西都不会变,所以李子衿应该是了解他那很宽也很窄的性癖的:很宽,人类或亚人,漂亮就行;很窄,需要漂亮的人类或亚人才行。

    半人马明显已经超出了这一范畴,应该被归类到半人的范畴当中,杨奇可没兴趣去肏一匹马,半人马也不行,他相信李子衿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所以很期待后续会有什么发展。

    「你认识我吗?」杨奇在马棚外隔着围栏看女孩,一边开口问道。

    「您是......准主人。」少女闻言两根前腿弯折对着杨奇跪了下来,语气平静的回答道。

    「准主人,也就是说还不是真正的主人咯?是需要经过认主仪式吗?」想到院长在门口询问是否要帮他完成仪式,杨奇又问道。

    「是的。」少女依旧用很平静的语气回答。

    「能告诉我仪式的内容和完成的方式吗?」

    「需要您为小母马开苞,今后小母马便会成为您的专属坐骑。」说到这个,半人马女孩的语气终于变得不再那么平静,脸上似乎也多出了一抹羞涩。

    「开苞?」杨奇略微皱眉,感觉不对。

    推开马棚的门缓步走了进去,绕着半人马少女走了两圈,突然开口问道:

    「你不想认主?」

    少女面色突然变得慌乱了一下,之前的一抹羞涩瞬间不知到了哪去——居然是装出来的!

    杨奇心道一声果然。

    他相信李子衿对他的了解,说是惊喜就绝不会是惊吓,可女孩话里却在暗示着要杨奇来肏这个形态的她,这有在恶心杨奇的嫌疑;

    其次是之前院长询问是否要帮忙一起完成认主过程,可女孩身体上根本就没有反抗,有什么是需要另一个人来帮忙的喔?多半就是有什么隐秘需要揭示了。

    最后则是这根已经被确认为马鞭的鞭子,说是认主秘钥,要拿了才能进来,这些前置条件都在说明这玩意的重要性,可进来之后居然找不到用的地方。

    马鞭是用来干什么的?除了打马加速之外,便是训马了,什么样的马需要训喔?

    当然是不听话的马了。

    看透了这点,杨奇乐了。

    他并不生气,因为这才是李子衿准备的惊喜所在,或者至少也是惊喜的一部分:他并不缺少唾手可得的玩物,相比而言如果是经过了一番努力解谜才获得的玩物,会让他感到更有趣。

    眼前这匹小母马可是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消耗了数年的时间进行驯养,又经过了数轮筛选淘汰才最终留下的几个「完美品」之一!

    在这个世界无比成熟的手段之下,怎么可能留下「不老实」这种瑕疵?即便是普通的流水线驯养也不可能,更别说他这高端定制了。

    所以,这是故意留下的,并非瑕疵,而是留给他玩的「机制」。

    事实证明,他很喜欢。

    马鞭怎么用?

    「啪!」伴随着一声脆响,杨奇二话没有,手中的马鞭扬起落下,一鞭子就抽在了眼前小母马的臀部,刚刚被戳破心思的小母马猝不及防,凄厉的哀鸣一声,直接就倒在地上蜷缩了起来,浑身冒起了冷汗。

    要知道,这鞭子打不伤人也打不死人,挨打者的疼痛感却是会加剧的!

    而杨奇如今可是已经恢复了超凡能力的状态,随手一鞭子没用多少力量,可也比得上正常的成年壮男七八成的出力了。

    「感觉如何?」看着蜷缩在脚下的小母马,杨奇语气平和:「你应该对我的爱好有所了解,大概是有人告诉或者暗示过你,但刚才我问了你三句话,你都没有说出最关键的东西。」

    「我这个人很公平,三句话,三鞭子,刚才的第一鞭是打招呼,让你有个准备,接下来的两鞭子才是正菜——」

    「不......要,主人,不——」

    「啪!」

    杨奇无视了从疼痛中稍微缓过点劲的小母马试图求饶的举动,抽下了第二鞭,并如所说一般加了三分力道。

    他不会用超凡力量,这鞭子说是打不死人,但他更相信任何东西都有个限度,就连牧师加血增益过量都可能会出事儿喔,但这第二鞭子的力度也绝对够劲,已经达到了常人的极限。

    「嗷——」

    鞭落,这次不是哀鸣,而是近乎嚎叫。

    女孩的声音到后面都变的嘶哑了,刚刚缓过点劲舒展开的身体又一度蜷缩了起来,光洁的上半身汗如雨下,甚至有些许青筋浮现,剧烈的痛苦让她浑身上下开始如应激一般的不断抽搐了起来。

    「咦?」正打算说话算话抽下第三鞭的杨奇突然一顿,抬起的鞭子放了放,蹲下身子查看起了小母马的身体。

    他发现了异常的地方,最开始这小母马的身体抽搐他以为是剧烈痛苦引起的应激反应,但就在他第三次抬鞭这点功夫,却发现随着抽搐,身下小母马下半身的半人马之躯变小了一些,是全方位的那种变小,仔细看就连马身上的毛发都变短了。

    「原来如此,基因调制造就的产物么。」得到答案的同时,杨奇对这匹小母马隐藏起来的东西也有了些靠谱的猜测。

    起身。

    「啪!」第三鞭子毫不留情的再度抽下,这次的力度直接在前一鞭的基础上加了五成,已经逼近了此世理论上的人类极限出力!

    「噫——」

    这次没有哀嚎,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小母马已经暂时性的失声了,只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一点短促又不像样的高音,瞬间便戛然而止。

    随之她浑身更加剧烈的抽搐了起来,十几秒钟之后彻底换了个模样:

    若说之前叫她小母马是写实,此时便可以算是昵称了,因为她下半身的马躯已经伴随着剧烈地抽搐彻底转化成了人体,从臀部的曲线到光滑的双腿,即便是蜷缩着也能够看出其修长美型,健康有力,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或影响美感的肌肉存在,配得上她绝美的上半身。

    「所以,是应该给这个形态的你开苞么?」将马鞭放在一边,杨奇满意的解开了自己裤门的拉链,掏出坚挺的肉棒,然后从一旁的拴马柱上接下拴着女孩的绳子缠在手上收短,跟着猛地一拽,提着现在更像是项圈的缰绳将她悬空带到了马棚的另一侧,扔到了明显是事先准备好的床铺上。

    不顾女孩已经陷入了近似半昏迷的状态,杨奇直截了当的分开了女孩的双腿,身下粗大的肉棒直直的对着正门冲了进去!

    「湿的?」杨奇已经做好了顶着干旱疏通河道的打算,却不想其中已经沁透了雨露,略感惊喜的同时对李子衿更加满意了。

    不愧是帝国专门培养来伺候自己的助手,总能在不经意的地方给自己带来各种小惊喜,本以为埋在这匹小母马身上的解谜游戏便是全部,没想到还加了点细节。

    过于剧烈的疼痛下,这匹小母马非但没有失禁,反而还不显山不露水的发情了,这绝对是专门进行过基因调制才有的效果!

    于是杨奇干脆火力全开,母马少女被调制过的身体接收到来袭的汹涌快感,居然又迅速的将疼痛带来的阴影抹除,并转化成了一种柔顺却不容抗拒的原始冲动,半昏迷的母马少女迅速清醒了过来,并开始潜意识般的主动配合了起来,让杨奇肏的更爽了。

    「嗯......」在专门控制下,经过上次冲击后,杨奇一声闷哼,将今天的第一发浓精射在了小母马的体内,然后转身坐在床边双腿张开,提着小母马的缰绳将她跪着放在了自己的腿间。

    「居然还醒着?不愧是小母马,就是耐骑。」在被肏的过程中至少高潮了四五次的少女居然还保持着清醒,杨奇见此赞了一声,表示高兴。

    他不怕身边的女孩耐肏,因为再怎么耐肏也是有极限的,昨晚他能被李子衿带着四个侍女满足的根本原因是他配合着想要发泄;可他如果不想射的话,入微掌控肉身不过是他超凡能力最基础的表现形式之一。

    这要是身边的女孩都是袁曦李子衿那种弱鸡的话,偶尔玩玩还好,权当满足一下自己的征服欲,可到了想要发泄的时候喔?总不能动用超凡能力控制自己早泄吧?

    「是,我是主人的小母马,耐骑是母马的本分。」听到杨奇羞辱一般的「称赞」,女孩非但没有半分负面情绪出现,反而真心实意的附和起了杨奇的话语,而且真的将这声「称赞」当成了自己的荣耀一般!

    认主仪式显现出了其存在的必要性,在被杨奇开了苞之后,她原本深藏在眼底深处的那一丝桀骜不驯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只剩下了柔顺和依恋。

    「哈,真乖,给爷清理干净。」指了指沾着自己的精液和小母马处女血、淫水混合物的肉棒,杨奇随口吩咐道,然后就见小母马一脸神圣的伸出双手捧起杨奇硕大的阳具,张嘴将之纳入,尽心尽力的清理了起来,甚至第一时间就让本想先猜一猜接下来还会遇到什么的杨奇轻吸了一口气。

    不愧是专门的驯养机构培养出来的,几年时间不学正常的知识,只是专心的学习各种对应自己未来身份的手段——重点就是伺候自己的主人,这份口交的功力远非袁曦和李子衿两个菜鸡可比,似乎就连李子衿的四个侍女都比不了!

    嗯......也不一定,她们四个早上用的是纯清理的口技,这匹母马却掺杂了伺候人的技法在里面,回头倒是可以试试认真起来的双方孰强孰弱。

    正在杨奇边享受便在心中做着对比的时候,手腕上的终端突然震动了起来。

    「子衿?」抬手看清了呼叫者的身份,杨奇随手接通,全息视频屏幕弹出浮在杨奇面前,然后发现视频屏幕中的李子衿正在她的办公室里,不过不是处理公务,而是跪在房间中的空地上,面向屏幕中的他。

    「奴妾李子衿自作主张,还请夫主降罪!」

    杨奇略微沉咛。

    他知道李子衿是什么意思,虽然安排的流程很符合他的心意,但客观角度上也的确是违背了为妾室者「以夫为天、倾心侍奉、不得欺瞒」的原则,所以李子衿要来请罪领罚。

    杨奇倒是没当回事,但见李子衿说的认真,便也不打算这么放过,毕竟这种先例不能开,不是每个女人都是李子衿这般让他放心的,李子衿来请罪一部分也是出于类似的想法。

    于是杨奇仔细考虑了一下。

    自己这个妾室肯牺牲自己给他增添乐趣,这要是惩罚的重了他心中过意不去,可要是轻了又起不到警示的作用。

    突然,杨奇看到被自己放在一旁的马鞭,心中有了想法。

    「五鞭,先记下。」杨奇决定道:「清儿!」

    「婢子在。」四胞胎侍女的命名各取了「清泉流响」四字之一,如今李子衿晋升妾室,她们也得以跟在李子衿身边,为首的老大清儿听到杨奇召唤,便走到了李子衿身边跪下听候吩咐。

    「去取一件三号贞操带给她穿上,开到中档并由你们几个负责监督,如果今晚在我回家之前她能忍住不高潮,惩罚的鞭数便减少到一鞭,如果高潮了,每次高潮增加两鞭,同时你们四个要挨三鞭,懂了么?」

    「婢子等遵命。」清儿二话没有,直接叩首领命,同时没有入画的另外三个侍女的声音也都齐齐传了进来。

    她们四个和李子衿的关系非常的亲近,但杨奇并不怀疑她们会徇私,因为在她们受到的教育当中,杨奇才是至高的,包括之前他们还在李子衿名下的时候也是如此。

    「奴妾李子衿,谢夫主赐罚。」李子衿同时叩谢,然后又笑容满面的抬起头来。

    她很清楚杨奇给出的惩罚是什么样的,绝对不算轻,那三号贞操带对她来说可不好对付,想要一天不高潮,今天一天怕是会很难受,但此时她的心中没哟丝毫怨言,只有满满的感激。

    因为她更清楚,比起难受一天,那鞭子带来的痛楚才是正戏,尤其是对她这种对疼痛不耐受的体质而言,只是难受一天便能够将足以让她死去活来的五鞭减少到一鞭,这是何等的恩赏!

    她也知道自己的心态是不正常的,是扭曲的......但那又如何喔?

    【这就是我!】

    「奴妾马上去领罚,不多打扰,愿夫主玩得愉快......最后,恭喜夫主成功解开第一道谜题!」

    「行了,去吧。」杨奇应和一声,切断了视频通话,然后猛地按住身下小母马的脑袋,狠狠地冲刺了起来,最终当她的脸已经被捅进喉咙的粗大阳具别的通红的时候,越过口腔将第二股浓精直接射进了她的胃里。

    对于李子衿知道他解开一道迷题这件事他并不感到意外。

    他为什么能确定小母马已经被彻底降服了?可不是靠猜的,他也没有真能从人的眼中读出字来的本事,而是引而不发的超凡感官察觉到了小母马体内的变化。

    当他将第一炮浓精灌入小母马的子宫,其体内被特殊调制过的基因便依照着精液中的气息解开了一道安全锁,随后全面发生了转变,说得形象点就是从身到心彻底变成了他杨奇的形状。

    以这种等级的基因调制手段,留下点监控性质的机制很难么?无非就是在发现变化发生的时候传个信号出去告诉李子衿而已。

    包括小母马在内,这一批人当初可都是李子衿背后的势力送来的。

    「咳咳......」当杨奇拔出稍微有点软化的肉棒,压抑不住生理反应的小母马一阵剧烈的连喘带咳,好一会儿才终于缓过劲来,跟着就见杨奇起身又将那根马鞭拿了过来。

    下意识的,小母马脸上显现出一丝恐惧,但发自心底、源自本能的柔顺依赖跟着便将恐惧冲散,迅速转身埋首,撅起两边挺翘的臀瓣晃了晃。

    【作为主人忠诚的小母马,能被主人的马鞭抽打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之一!】

    杨奇又一乐,他本没想动手,又不是虐待狂,可没兴趣无缘无故去给自己的女人施加痛苦;可转念又一想,这匹小母马都摆出这种姿势主动求鞭了,我要是不动手岂不是要让她失望?

    于是杨奇就又是啪啪两鞭抽了上去,两边臀瓣一边一下。

    只不过这次不同于之前刑罚性质的鞭笞,他将力度控制在了有一定痛楚、但在「情趣」范围内的程度。

    「好了,转过来,爷有话问你。」听着小母马随着鞭笞娇咛两声,杨奇抽完让她转过来,然后发现她满脸的红晕......

    竟然又发情了!

    「啧,这是把鞭笞带来的疼痛转化为快感的模式写进基因了么......」笑骂一声,杨奇决定未来再慢慢研究她身上究竟还有哪些机制,然后开口问起了正事。

    「你还能变回之前半人马的形态么?」

    「回禀主人,可以的,如果主人需要,小母马可以变回去为主人主人代步......另外,小母马现在这个形态也是可以为主人代步的。」

    杨奇听了回应顿时又来了兴致,原本想问另外五个房间里女孩情况的话也顿时被吞了回去:「哦?那以后就不用变回去了,来试试这个形态的你骑起来怎么样。」

    「是。」

    小母马应了一声,然后便转身弯下腰,以一种看起来非常难受、但她做起来却非常稳定的姿态四肢着地,脊背却笔直的保持着与地面平行的姿态,转头邀请。

    「请主人坐上小母马的背部,握住缰绳。」

    杨奇依言坐了上去,又把缰绳握在手里,跟着不用小母马继续介绍,无师自通的一挥马鞭在小母马身后抽了一下:

    「出门左转,去下一个房间!」

    ps:又是一波更新,上一章加精了,还不知道机制到底是咋样的......这章写完之后突然想起会所不让写兽交,突然就感觉我这章会不会有点敏感?然后回头看了一遍,开始庆幸自己P受限写不了那些玩意,总不至于会变成人的也算兽交吧(笑)

    首先鸣谢上一章回复的正体不明大佬......莫名的不想在帖子里回复,所以就在这里PS感谢一下,指路的《伦理吗》番外篇我去拜读了一下,感觉非常不错,灵感多了很多,对后面的剧情也多了不少设想,可惜很多设定已经抖出来了,懒得改,否则还想揉的更碎一些的......

    lin009这位书友提到的马术部和母马......嗯,在我的设想中,母马是有的,也和马术部有关,但大约和你想的不太一样,毕竟在我设定这个世界观里,扭曲虽然占据了方方面面,但从大面上看,对世界中的普罗大众而言,世界还是正常的,至少看上去大致是如此,不过这章母马也出来了,合不合心意就不晓得了,至于袁曦的调教,后面肯定是有的,专门设置个天才舞蹈家自然是有目的的,但大约是个人文笔有限,总觉得如果单独写的话可能会显得很单薄,所以后面涉及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一起

    另外吐个槽,七夕过得我身心俱疲,感觉身体被掏空,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凡夫,明里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吕洞宾这首诗真不是虚的(笑),昨晚过后,今天写H的时候只感觉索然无味,所以这章或许寡淡了一些?当然,我似乎也写不出来味特浓的东西

    最后是那几位吐槽我的书友,本想当做看不见的,毕竟作为一个写过近千万字网文的扑街老咸鱼来说,心态什么的早就磨练出来了,还不至于被几句吐槽影响,可转念一想,我TM现在又不是在网站写文赚钱......你们知道写免费为爱发电的作者可以多硬气么?我来告诉你们,提提意见我可以接受,措辞别太冲就算是吐槽我也一笑置之,但如果真觉得有啥不合心意想骂,抱歉,不接受,不会改,不伺候,出门左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