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关于我的青梅竹马是百合绿奴并献妻给我的淫乱情事 > 正文 【】第十二章 小贱狗的榨精日记
    周六,风缘咖啡厅。

    「嘎吱。」门被推开。周末往往是咖啡厅人最多的时候,幸好现在时间才两点多,屋内还有不少空位。

    刚进门的女孩穿着便服,普通的T 恤和牛仔短裤遮掩不住姣好的身材。即便是在咖啡厅这种时尚女郎云集的地方,女孩的样貌仍然显得极为引人注目。她在店里扫视一圈,很快便发现了自己的目标,往角落里的座位走去。

    「哟,这么快就来了啊。」角落里的女孩一直盯着她,看她走过来道。

    「菲儿才是喔,没想到来得这么早。」顾雨菡笑道。

    「那不是菡菡告诉我有好玩的我才这么积极的嘛。」柳菲儿也隐隐一笑。二女笑着打起了太极,似乎谁都不想说出自己真正的来意。

    「前几天看见琳琳那一脸被榨干的表情,没想到菲儿你这么猛喔。」顾雨菡掩嘴道。

    「我不也没发现菡菡突然变得比雪儿还攻了吗?」柳菲儿毫不示弱。

    顾雨菡觉得打哑谜没什么意思,突然一本正经地道:「喂,我说真的,琳琳是不是真的满足不了你。」

    顾雨菡私密而突兀的问题得柳菲儿很不适应,她支支吾吾地低声道:「怎——怎么一下子问这么隐秘的问题。」

    顾雨菡手敲着脸颊道:「你就说是不是嘛。」

    「就算是的话你还想亲自出马和我偷腥不成?」柳菲儿冷不丁地问道。

    「我当然不行咯,不过我倒是有个好玩的东西。」顾雨菡突然笑道。

    「东——西?不会是那种奇怪的棒——棒吧,那有什么意思,不是说最好别破那里吗,在外面插的话还不如手喔。」柳菲儿小声道。

    「当然不是,比那种没感觉的东西有趣多了。而且你不是攻吗,怎么会想到被别人。」顾雨菡道。

    「人——人家偶尔也会想——琳琳每次被我完就没力气了,让她帮——帮我都是敷衍过去。」柳菲儿不好意思地道。

    顾雨菡胸有成竹地笑道:「那我相信,这个玩具你一定会喜欢的,我们明天见。」

    说完,她拎着包就离开了,只留下柳菲儿一个人在位置上疑惑。

    ......

    周日。

    「喂,你到底要带我到哪去啊。」柳菲儿对一直拉着她手的顾雨菡道。顾雨菡没搭理她,拉着她一直走,终于到了一家酒店前。酒店离顾雨菡家没多远,比她和宁烨之前去的伊云酒店规模差多了,但比一般快捷酒店还是好上不少,算是比较符合她自己的家境。

    柳菲儿诡异地看了她一眼,她不会是想把自己带到酒店然后上了自己吧。

    顾雨菡笑了笑,没作解释,只是带她走进酒店。两人没在大堂停留,顾雨菡直接带她上了电梯。

    「现在总能告诉我你想干什么了吧。」柳菲儿疑惑道。

    「放心,我可不想强暴你。」顾雨菡看穿了她的心思道,「绝对是个很刺激的玩具喔,不过你要不想去我也不会强迫你,等下电梯到了你再下去就是咯。」

    「如果是菲儿的话,可能确实不敢去喔。」顾雨菡的手指轻点红唇。

    「想用激将法?呵,菡菡呐,这招对薇薇她们可能有用,对我还嫩了点哦。」柳菲儿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不过嘛,我也没说不去喔,既然菡菡都强烈推荐了,那我去看看也无妨。」

    两人并肩走到房门前,顾雨菡躲到柳菲儿身后,用双手蒙住她的眼睛。

    「进去之后就能看到了。」顾雨菡笑道。

    「还搞得这么神秘?」柳菲儿疑声道。

    顾雨菡刷开门,一点一点抵着柳菲儿前进。两人走到床头,顾雨菡将自己的手撤下,柳菲儿随之缓缓睁开眼睛。

    「到底是什——啊——」视线尚且模糊,但眼前的景象还是让她惊呼出了声。

    一个男孩全身赤裸手脚岔开,四肢被绳子拴住绑在床头。眼睛被黑色眼罩蒙住,似乎因为失去视觉的不便而感到很不习惯,时不时挣扎一下,特别是在听见开门声和二女高跟鞋踩踏地板的声音传来之后,他挣扎得更为激烈了。肉棒瘫软在小腹上,即使是这种状态,也已经比很多人勃起后的模样要粗大。

    男孩并不胖,一眼就能看到腹肌的形状和腿部健壮的肌肉,四仰八叉的动作几乎占据了大半张床。

    柳菲儿在瞥见面前的状况后立马用手捂住了眼睛,虽然对女孩子们的裸体可以说司空见惯,但她实际上和男性没什么交往,平时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表情,大部分男同学看了都不会来自找没趣。所以她自然对男人不了解,以至于突然被极具冲击力的裸男肉体吓得捂住了眼睛。

    「这——你说的刺激就是这个?」柳菲儿的声音略微有些惊惧。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顾雨菡讥笑道。

    「你也没说是裸——裸男啊——」柳菲儿争辩道,「而且这好玩在哪里!」

    顾雨菡凑到她身边,轻轻将她的手拽了下来。看见柳菲儿还眯着眼睛不敢看,她用诱惑的声音道:「没关系的,抛开那些无关的感觉,把面前的这副身体当成普通的肉体而非男人,去品鉴它的美与丑。其实,你潜意识里也很想看,不是吗?」

    听着顾雨菡在自己耳边的喔喃,犹如受到魔鬼的诱惑,柳菲儿慢慢睁开了她的眼睛,随着男孩的肉体引入眼帘,她不自觉地低下头去,却被顾雨菡又抬起来。

    男孩的肉体清晰地出现在柳菲儿眼中,抛开其它不谈,她不得不承认这具身体的确可以用「美」形容。没有多余的毛发,蕴含力量的肌肉,恰到好处不白不黑的肤色,以及最重要的,被浓密阴毛烘托得充满男性气息的庞大阳具。不自觉地,她的目光就被那从未见过的私密处所吸引了。

    「小色女,就往人家那里看。」顾雨菡在她耳边悄咪咪道。

    「呃——」柳菲儿惊觉。

    她望向男孩的脸,大半张脸都被眼罩遮住,只有鼻子和嘴露在外面。细细端详,柳菲儿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我怎么感觉我好像认识他?」柳菲儿疑声道。

    「你猜咯。」顾雨菡笑道。

    「小贱狗!」顾雨菡的高跟鞋重重地踩了几下地板,发出蹚蹚踏踏的声音,「哟,你这废物鸡巴听见我的声音都能硬起来?真贱啊。」她一改和柳菲儿的嬉笑,严厉地对床上的男孩嘲讽道。

    「菡菡,你这是?」柳菲儿被她的改变吓了一跳。

    「说了是玩具,当然要听主人的话咯,如果你想试试的话就直接来,不玩死不玩残就行了。」顾雨菡对她道。

    柳菲儿认真地打量着男孩的身体,目光在他被遮住的脸上扫视了几轮,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对顾雨菡道:「我想起来了,他不是宁烨吗,是雪雪的那个朋友,之前一直和她在一起来着!」

    顾雨菡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笑意更盛。她抬起那双踩着高跟鞋的脚伸到床上,半脱下来悬男孩的肉棒上。不知道是听了柳菲儿念出自己的名字,还是感觉到顾雨菡的动作,男孩的身体抖了抖,肉棒随之起了反应,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到抬起头,甚至触及了顾雨菡的脚底。

    看见宁烨的状态,顾雨菡冷笑一声,旋即用自己的脚底夹住他的肉棒。雪白的脚尖还顶着高跟鞋,宁烨粗大的肉棒被夹在凝脂般的脚底和坚硬的高跟鞋间,身为足控的他在这种刺激下根本无法阻止身体的反应,不自觉地用勃起的肉棒摩擦顾雨菡的脚底。然而他的四肢都被束缚,没有多少活动的余地,挣扎着挺动腰肢的模样格外滑稽。

    顾雨菡感受到火热的肉棒在脚底剐蹭,脸色微红,加大脚底踩动肉棒的力度,口中突出的词语依然不依不饶:「小贱狗一碰到人家的脚就发情了吗?看我踩爆你的贱狗肉棒。」

    说着,顾雨菡佯装猛烈地狠踩了宁烨几脚。

    站在旁边的柳菲儿已经完全没有当初那种冷若冰霜的感觉,顾雨菡和宁烨的动作让他羞不自抑,即便侧过头去脑海里还是会浮现宁烨肉棒昂头的景象。她终于忍不住问道:「我问你话喔!」

    顾雨菡反应过来,似乎自己玩宁烨的肉棒有点入迷了,这才答道:「猜的很准嘛,看来宁烨在学校还是很受欢迎的。」

    「你这么做,雪雪她——知道吗?」柳菲儿顿了顿问道。

    「关雪雪什么事喔,我只不过收了个玩具罢了。」顾雨菡笑着答道,提到凌沐雪的时候,宁烨明显有些不自然。

    「毕竟他——他是雪雪的朋友啊。」柳菲儿强调道,「而且你和雪雪......你这样算不算出——」

    「傻妹妹。」顾雨菡摸了摸她的头,「什么东西玩久了总会腻的嘛,就算我和雪儿攻受互换又有什么意思,当然要找点新玩具,你看他这里,不是比女孩子好玩的多吗。」

    说着,顾雨菡脱下自己的高跟鞋,露出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柔嫩脚趾夹住肉棒,上下撸动间,能看到多余的包皮随之运动,紫红色的龟头反复展现出它狰狞的面目。

    「琳琳应该也满足不了你吧,她一碰就喷的体质遇上你,怪不得上次见面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再怎么体育生都白搭啊。」顾雨菡又笑道,「你看到宁烨这里,难道不想试试吗,就算是不让它进去,像我一样随意玩也很有意思吧,毕竟这是男人身上最独特的器官了。他就是个玩具而已,怎么算出轨喔,如果雪雪想玩的话人家也会借出去的。」

    「还有啊,宁烨这样不关人家的事哦。这条小贱狗当初希望通过人家来追求雪雪,结果我一勾引就对我发情了。人家觉得无聊就答应他,谁知道他和我开房之后一个劲的舔我脚,被我稍微调教一下就成了现在这副犯贱的模样了。」顾雨菡道。

    听见她的话,被绑着的宁烨反抗道:「我没有——」

    话还没说完,顾雨菡从包里掏出被揉成一团的丝袜塞进宁烨嘴里。

    「贱狗,主人让你说话了吗?给我闭嘴。不过......嘻嘻——闭嘴对你来说也不算惩罚吧,特别是用人家穿过一天的原味黑丝堵住嘴,应该是一种享受。」顾雨菡轻轻拧了拧宁烨的乳头,刺激得他一阵颤抖,嘴里不停地发出「呜呜」声。

    柳菲儿指了指挣扎中的宁烨怯声道:「他这样真的不要紧吗?」

    「当然没关系,你以为他这种肌肉男我怎么把他绑起来的?他要是不愿意估计被绑的是我。现在这种反抗不过是佯装恼怒罢了。说不定是生我的气,我在你面前没给他面子。」顾雨菡调笑道,「喂,真的不来吗,哪怕是当作了解男性生理器官也好啊。没想到我们的高冷御姐原来这么害羞。」

    「谁说的,只——只是你吓到我了。」柳菲儿争辩道,学着顾雨菡的样子凑近宁烨的身子。

    顾雨菡灵活的脚趾吸引了柳菲儿的注意,毕竟到目前为止她只是个完全的百合女,女孩身体的吸引力远大于男性,尤其是之前都是配对活动,她和顾雨菡互动很少,唯一称得上深入交流的就是那次凌沐雪组织的「百合乱交」。红艳动人的指甲油泛着明丽的光泽,宛如毒苹果引诱柳菲儿靠近。

    「咳。」柳菲儿的脸越贴越近,却被顾雨菡的咳嗽声打断了,「难道说,你也想舔?」顾雨菡玩味道。

    柳菲儿惊醒,尴尬地看着顾雨菡。

    「算了,不逗你了。」顾雨菡道,「这只肉虫子,可比假的东西有趣的多。」

    说完,她便松开了夹住宁烨肉棒的脚趾,然后和柳菲儿凑到宁烨下身。柳菲儿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触碰宁烨「昂首挺胸」的肉棒,一下没把握好力度,点在顶部直接让肉棒前后颤动起来,吓了她一跳。

    顾雨菡对她道:「对这种不乖的肉棒喔,就应该牢牢把握住。」说完,她直接抓住宁烨肉棒的下半部分。

    「唔——」嘴巴被塞住的宁烨只能发出这种声音来宣泄自己或爽快或难受的感觉。

    柳菲儿学着顾雨菡的样子把手覆盖在宁烨的龟头上,浓密的阴毛摩擦着她的手臂,得她很痒。细细端详肉棒,她清楚地看见肉棒上的青筋。兴许是因为顾雨菡抓的太用力,柳菲儿的小手都感觉到了肉棒的「脉搏」。

    躺在床上的宁烨百感交集......

    回想起昨晚顾雨菡对他说的话,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会遇见这种境地。

    「烨烨,明天我们玩个有趣的游戏吧。」顾雨菡俯首在他身下,一边吞吐肉棒一边对他道。

    「什么游戏?」宁烨笑问道。

    「平时都是烨烨做主人,人家挑逗烨烨过不了半个小时就被拉下来就地正法,人家想正经当一次女王。」顾雨菡娇声道。

    「在雪雪面前你当女王的次数还少吗?」宁烨无奈道。

    「贱奴想好好惩罚主人一次不行吗,主人你就答应我嘛。」顾雨菡看宁烨没有同意的样子,夹着声音改换淫靡的称呼。刚说完就将宁烨的肉棒完全吞入口中,以超强的吸力榨取宁烨的精液。

    「唔——」宛如吸精女妖的小嘴,宁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我答应你还不行吗——啊——」

    精液随着最后一个字一齐飙射而出,没有给顾雨菡贮存的机会,宁烨将精液直接送进了顾雨菡的喉咙,逼迫她吞咽干净。

    「呕——咳咳——」顾雨菡白了宁烨一眼,「真是的,想呛死人家啊。」

    宁烨尴尬地笑了笑,旋即问道:「所以你到底想怎么玩。」

    「你就到我订下的宾馆听我安排就行了,一定会让你满意的。」顾雨菡凑近他的耳朵道,「但是我要把你绑起来哦,眼睛也会蒙住,不然你到时候一不乐意就把我给强奸了。」

    「玩挺大。」宁烨讶道,但没有反对。

    ......

    如今的宁烨说不清是快乐还是折磨,顾雨菡居然把柳菲儿骗过来了。从男人的本性角度来说,能和柳菲儿发生点什么他必然乐意,不过他此刻的状态太丑陋了,可能柳菲儿真的把他当成顾雨菡的小狗。

    宁烨四肢被束缚,眼前一片漆黑,即使是嗅觉和味觉都被顾雨菡酸涩的丝袜占领。肉棒成了浑身上下唯一的感觉接收器官。肉棒根部被顾雨菡牢牢握住,尽管是熟悉的感觉,但仍旧被她的指甲剐蹭得欲罢不能。肉棒顶部的龟头端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触感,宁烨知道,这应该就是柳菲儿的手了。

    相比于顾雨菡的驾轻就熟,柳菲儿显得格外生涩,几根手指轻轻捏龟头,每当宁烨有较大的反应,她又赶忙收回手。若即若离的柔嫩冰凉,在每次潮汐即将涌来的时候散去,使得宁烨几乎抓狂。

    「宁烨这样子,不要紧吧。」柳菲儿看了一眼不断发出「呜呜」声的宁烨,担忧地问道。

    「有什么关系,你想想如果莫琳被你玩到高潮前停下,她会是什么反应。」顾雨菡不在意地道。

    「你捏着的可是他最敏感的地方喔。」顾雨菡指了指龟头,「我在他下面这块再怎么捏他都没什么感觉,但只要你在龟头那里稍微用点力,他马上就会发出女孩子一样的声音。和捏相比,其实小狗狗更怕痒喔。」

    柳菲儿照着顾雨菡的话,指尖轻挠龟头,宁烨的腰果然不自觉地抽动起来。柳菲儿聚精会神靠得太近,一不小心,肉棒直接弹到了她的脸上,她一下子懵了。那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男性气息从她的鼻腔窜入大脑,瞬间剥夺了她思考的能力。

    看见她呆呆的样子,顾雨菡突然对宁烨道:「谁让你动了,贱狗!」

    说着,开始擒住龟头用手抽打宁烨的肉棒。宁烨的闷哼伴随着啪声传入柳菲儿的脑袋,唤回了她的注意。

    「菡菡,没关系,别打了。」柳菲儿道。

    「没关系,对他来说还是享受喔。」顾雨菡笑道,「不相信你来试试?」

    她学着顾雨菡的样子抓住宁烨的龟头,轻柔地抚摸肉棒。这种感觉比击打来得柔和得多,宁烨的喘息声取代了痛苦的呻咛。随着渐渐熟练,柳菲儿的手法变得不再柔和,紧握着挤压棒身,在无形之中榨取宁烨的精液。

    突如其来的压迫感让宁烨很不适应,和寸止那种精液停留在龟头那种反复的食髓快感不同,柳菲儿的挤压就像是不停地打开关闭精液出关的阀门,他感觉肉棒底部蓄积了太多难以言喻的感受,那是种毫无快感的爆炸感。

    柳菲儿像是找到了玩具的孩子,宁烨任由摆布的状态让她兴致勃勃。宁烨身体一出现反应,她便放缓手部动作。

    「呼——呼——」宁烨喘着粗气。

    顾雨菡指点道:「菲儿,你这样可不行哦。你这样只能让宁烨难受,只有一种反应的玩具没意思喔。」说着,她拨开柳菲儿的手抓住宁烨的肉棒,从带来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个瓶子,将透明粘腻的液体挤到手上,单单看去就已经十分色气。

    柳菲儿当然清楚这是润滑液,她和莫琳基本不需要这种东西,每次还没上手就会被莫琳的淫水淹没。她心里疑惑:为什么顾雨菡需要润滑液?又不用进入那里。

    顾雨菡把双手涂满润滑液,右手缓慢地撸动肉棒下方,而左手的五根手指夹住宁烨的龟头,伴着右手的撸动让肉棒触及左手掌心。玉手摩擦肌肤发出令人脸红的「噗溜」声。宁烨的喘息舒缓下来,顾雨菡准确地拿捏住宁烨的敏感点,在急切的射精欲望和阵痛的挤压间达到了平衡。

    柳菲儿刚刚的玩如同一个精锁,将精液和肉棒全分隔开,对他这种每日精液爆表的「滥交男」可谓是酷刑了。唯一说得上是慰藉的可能只有龟头和纤手「亲吻」时那一丝柔嫩的触感。宁烨的肉棒终于探寻到了些许快感,顾雨菡说是教学,实际上心疼的成分要多一点,她担心在被柳菲儿玩下去,宁烨可能真的要被玩坏了。

    宁烨的声音逐渐平息,开始享受顾雨菡的手交。口中酸涩的丝袜被唾液浸透,散发出些微的少女体味夹杂香汗的气息侵犯宁烨的鼻子。在他体验了几十分钟黑暗的捆绑,两个少女言语的调戏以及短暂的折磨后,顾雨菡的小手这种平时毫无感觉的服侍竟成了优良的泄欲工具。

    顾雨菡很配合地缓慢加快撸动肉棒的速度,润滑液将她的手与肉棒间连接起一道道诱惑的丝线,这极具冲击力的一幕映在柳菲儿眼中,使得她认真端详起顾雨菡的手法。

    顾雨菡早已熟练,不需要多用心就能侍奉得宁烨很舒服,她望向身边两人,宁烨除了喘息略重没有其它的反应。她虽然看不见宁烨的脸,但此刻的「玩」对他而言已经不再是刚刚的折磨,没表现得过于兴奋大抵是因为不想穿帮。另一侧,柳菲儿的脸贴的很近,这认真的态度倒是出乎顾雨菡的意料,没想到「冷御姐」也会被自己骗到。

    顾雨菡的嘴微微上扬,似乎对自己替宁烨掌握了全局很是得意。

    「唉。」顾雨菡心里道,「只要是和爱与性相关联,无论男女,都会陷入未知的境地啊。」

    趁两人没注意,她摇了摇头,然后对柳菲儿道:「菲儿看好哦,这么才能让宁烨舒服。一直压着肉棒不会有快感,要用手慢慢地将精液引导进肉棒,然后再间歇地刺激龟头,控制射精感」

    「为什么要让玩具舒服?」柳菲儿冷不丁地道。

    「别急嘛,让他舒服才有接下来的东西玩啊。」顾雨菡被问得一愣,旋即撇了宁烨一眼,胸有成竹地笑道:「你应该也想掌控他的身体吧。」

    顾雨菡撸的越来越快,几乎是以平时临近高潮的速度榨取宁烨寄存的精液,一直忍着没有反应的宁烨在高潮到来的前夕再也忍不住,塞着丝袜的嘴巴「呜呜」地叫着。正当柳菲儿做好第一次观摩男性高潮的准备时候,顾雨菡急刹车般地停下了手上所有的动作,放在宁烨的肉棒上静止着。

    宁烨瞬间从射精的快感中剥离开,寸止的折磨远超过刚才柳菲儿的挤压。几乎是下意识地,宁烨居然发出了哭腔般地「呜呜」声,不停地挺动被束缚的腰身,希望用龟头顶到顾雨菡静止的柔荑完成射精。

    顾雨菡讥讽地笑着,对柳菲儿示意道:「看到了吧,好玩的事情来了,这就是小贱狗想射精的丑态。」

    柳菲儿看见宁烨滑稽的样子忍不住掩嘴偷笑,而顾雨菡看见她的样子后,回头瞪向宁烨,突然把手拿开,佯怒道:「贱狗,我让你高潮了吗!」

    黑暗中的宁烨绝望地放弃了挣扎,射精的感觉渐渐消退,但欲望却更加强烈。

    顾雨菡对柳菲儿建议道:「菲儿要不要自己来试试喔?」

    「要,要用润滑液吗?」柳菲儿毫不犹豫地问道。

    「他的肉棒上现在都是润滑液了,如果你觉得不够的话来握一下我的手咯。」顾雨菡对她展示自己沾满润滑液的手。

    柳菲儿伸出手和顾雨菡四掌相扣,顾雨菡看见她微微泛红的脸颊,忍不住凑上前亲了一口她的脸。柳菲儿受惊似的躲开,嗔了她一眼,脸更红了。

    沉寂一段时间后,宁烨的下体再次如临大敌。生涩的感觉让他很快明白现在是柳菲儿在操纵他的肉棒。经由顾雨菡的指点加上润滑液的缓冲,柳菲儿的手法不再让宁烨感到难受。即便手法不算熟练,但一个从未和自己发生关系的女孩主动为自己手交,在心理上的满足感恰好填补了生疏动作所带来的空虚。

    「唔——」宁烨呻咛道,他没想到柳菲儿一上来就用这么快的速度。原本消逝的射精感被再次唤起。梅开二度,宁烨很快便忍耐不住了。顾雨菡捂嘴看着,她也没料到柳菲儿直接这么玩,掌心几乎没离开过龟头,一直以最柔软的部分摩挲着马眼处。

    「哟,不行了呀,果然和菡菡说的没错,是条随便玩几下肉棒就会发情的贱狗喔。」柳菲儿盯着宁烨挣扎的面庞道。感觉到宁烨肉棒颤动得很激烈,她松开了覆在龟头上的那只手,转而去抚宁烨赤裸的身躯。

    宁烨的身体没有赘肉,浓密的阴毛往上就是腹肌,柳菲儿一下就摸到了这块让很多女孩着迷的部位,湿滑冰凉的润滑液涂抹在肌肤上,使得宁烨猛地一颤。

    「身材很不错嘛,怪不得好多女孩喜欢你。」柳菲儿笑道,「如果让她们知道,自己的梦中情人现在在被我这么折磨,到底是会大跌眼镜喔,还是想把我生吞活剥?」柳菲儿的手在腹肌上按摩,宁烨只觉得有一团火在往自己的小腹下涌。

    柳菲儿此时此刻完全没有刚进入房间看见宁烨的那种羞怯,她适应的过程快得让顾雨菡都有些惊讶,从冷美人到小女孩再到女王,顾雨菡甚至都觉得自己是否出现了幻觉。

    柳菲儿媚眼如丝,眸中仿佛春水荡漾,盯着宁烨的身体,却又若有若无地瞥了顾雨菡一眼,那勾魂夺魄的情态宛如醉酒,只可惜宁烨没有机会欣赏这般景象。她的手从小腹缓缓划到胸口,自然而然地侵犯宁烨的乳头。

    理智渐失的宁烨彻底沦为柳菲儿手中的玩具,乳头和肉棒双管齐下令他本能地想跳起来。然而不知何时,柳菲儿坐到他的身体上,他连挣扎都没办法挣扎。女孩的身体重压在他的小腹,一边背身抓肉棒,一边狠狠捏他的乳头。

    柳菲儿扫视着宁烨身子和脸庞,她不得不承认身为一个男孩,宁烨的魅力的确足够大,性取向有些异常的她对宁烨也很难生出厌烦,无论如何肆意地玩,都是立足于柳菲儿接受他的基础上,如果宁烨生得丑了一点,想必她便会毫不犹豫地一脚踢开他,成为原本的那个冷美人。

    「唔——」思考间,宁烨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自己无意识下越来越快的动作即将把宁烨送入高潮。

    「要松手了,菲儿!」顾雨菡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柳菲儿身下的宁烨激烈地反抗,而她照着顾雨菡,立刻松开了挤压宁烨肉棒的小手,然后从宁烨身上下来。

    第二次寸止摧垮了宁烨的理智,纵然绳子拴住了他的四肢,但仍旧阻止不住他疯狂向上挺腰,激烈得让床板都为之震颤。顾雨菡和柳菲儿相视一笑,眼神里仿佛再说:「你看这贱男人。」

    「菲儿,这小玩具你还满意吗?」顾雨菡打趣着问道。

    「果然男人都是贱喔,现在看来宁烨也不例外。」柳菲儿盯着宁烨脸冷笑道。

    顾雨菡觉得差不多了,宁烨煞了很久,如果再多几次说不定会伤了身体。于是爬到宁烨身旁,舔了舔他得耳朵轻声喔喃道:「小——贱——狗,想要射出来吗。」

    宁烨毫不犹豫地点头。顾雨菡又悄声道:「求我们啊。」

    说完,她慢慢把手伸到宁烨嘴边,把一直塞在嘴里的丝袜拿了出来。丝袜被唾液完全浸润,她拿到柳菲儿旁边给她看,果不其然得到了她嫌弃的目光:「脏死了,宁烨喜欢这个?真变态啊。」

    顾雨菡偷笑道:「说点好听的。」

    「求——求求姐姐们让——让我射出来——」宁烨急迫地叫道。

    还没等顾雨菡说话,柳菲儿抢先一步斥道:「小贱狗,你就这么求人的,还叫姐姐?」

    「主——主人——」宁烨没有节操地改口道。

    顾雨菡满意地笑着,没有去深究宁烨其它的称呼,毕竟她的目的也不是要真的羞辱宁烨。她拉着柳菲儿趴到宁烨肉棒前。四只玉手珠联璧合,顾雨菡一只手和柳菲儿的手交叉握住棒身,两种不同的触感环绕在宁烨肉棒周围,另一只手挑逗着刚才从未碰过的阴囊,在睾丸处不停摩挲,引导精液向外排出。而柳菲儿则担负起挑逗龟头的重任。

    不需要两人怎么精心侍奉,经历两次寸止的宁烨早就迫不及待地想射精了。龟头肿胀到疼痛,宁烨在黑暗中幻想着二女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情景,简单的手交仿佛都具有无穷的吸力。

    丝袜被拿出来,宁烨现在可以讲话了,他清晰地分辨出手的主人,情不自禁地指点道:「对——啊——菡菡——轻——轻点——」

    还没等顾雨菡反应,柳菲儿给宁烨的龟头一巴掌,驳斥道:「贱狗,你还想命令主人?」

    顾雨菡摇了摇头,没发表意见。实话实说,她觉得现在的情景有些奇怪,明明口头上说自己才是宁烨的「主人」,而她却和宁烨是真实的那种关系,不忍心再对宁烨打骂,反倒是柳菲儿似乎被她打开了特异的开关,反客为主地玩了起来。

    「嘶——疼——」宁烨痛呼道。

    顾雨菡有些坐不住了,她对柳菲儿道:「让他射吧,射出来才能接着玩啊。」

    她拿起一边的润滑液从龟头上方挤下,绵长的丝线从空中缓缓降落在龟头上,再顺着肉棒流到两人的手掌里,她和柳菲儿紧紧锁住宁烨的肉棒,在润滑液的驱动下像刷新进度条那样一遍一遍地重复活塞运动,把占领了输精管的液体疏导至肉棒前沿。

    「呼——哈——不行了——」宁烨呻咛道。

    二女相视一笑,默契地用所能达到最快的速度榨取宁烨的精液。顾雨菡贴着柳菲儿的脸道:「小色女,你的手怎么那么快,不会是以前给莫琳或者玩自己练就的吧。」

    「你才是喔,小骚货。我和莫琳是正经情侣,倒是你这么熟悉小贱狗的身体,估计什么花样都和他玩过了吧,可怜了雪雪,真绿啊。」

    顾雨菡被她说得俏脸一红,一气之下把她推倒到宁烨身边,两人分躺在宁烨两侧,依旧尽力地榨取精液。两个女孩在宁烨耳畔喔喃。

    「小——贱——狗。」

    相同的话语在两个女孩嘴里风韵完全不同。顾雨菡的声音娇柔妩媚,充满了挑逗的意味,宛如风拂柳枝,在平静的湖面漾起阵阵涟漪;柳菲儿的声音则冷艳倨傲,真有几分女主人惩罚奴仆的味道,虽然冷冰冰的语气让外人听了都可能发抖,但以宁烨现在的状态,这样的声音只会让他遐想联翩。

    顾雨菡变本加厉,舌头在宁烨的耳朵上不断舔舐,「刺溜——刺溜——」这有着实际触感的ASMR手冲py侵蚀着宁烨的大脑,将原本所剩无几的理智消磨干净。

    「想用精液脏我们的手吗?」柳菲儿魅惑地问道,「这么粘也不知道是先走汁还是润滑液喔,要把蛋蛋里面的白浆射个干净哦,小狗狗。射得又多又浓的话主人会给你奖励的。」

    「啊——射——射了——」伴随着身体剧烈的抖动,白浊的精液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每秒的弧线,精液脏了二女的手,射在小腹上。两个女孩也一受惊,松开了锁住肉棒的小手,宁烨的肉棒一时间失去控制,蓄积好久的精液四下乱喷,飞溅到两个女孩光洁的大腿。

    「啊——」柳菲儿从未见过精液,被吓得惊呼。

    顾雨菡平静得多:「小贱狗今天怎么射了这么多,是因为看见新的女主人发情了吗?」

    宁烨粗重地喘息着,没有回答。而顾雨菡则看着不知所措的柳菲儿,当着她的面舔起沾满宁烨精液的手指,陶醉的模样让她意味真的是绝世美味了。柳菲儿学着顾雨菡也轻尝宁烨的精液,结果舌头刚一触碰,就嫌弃地甩开了手,皱着眉头道:「噫,这么难闻的东西,你居然喜欢吃?」

    「啧啧啧,难道你觉得琳琳的淫水很好喝吗?」顾雨菡满不在乎地问道,「不还是喝的津津有味。那么骚的味道,比之精液也不遑多让吧。」

    柳菲儿俏脸生晕,顾雨菡直接在宁烨面前把她奇怪的癖好给爆了出来。

    「蒙了这么久眼睛,小贱狗想不想看看新的女主人长什么样?」顾雨菡舔着宁烨的耳朵突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