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vivit,有进展了吗?”

    “报告主人,目前已经可以确认了,红石确实是可以放入面具的凹槽中的,但会发生什么便不得而知了。”

    “这面具内似乎蕴含着一个基因库,红石可能是一个能量放大器,表面虽然光滑但却是无数个平面,可以将电磁波经多次反射后放大。粗略估计红石应该是用来激活石鬼面的。”

    白璃听到之后若有所思,看向了已经从营养仓中移出的绿发少女,此时的少女早已奄奄一息,唯有微弱的心跳昭示着人还活着。

    白璃拿起一旁的石鬼面和红石,将石鬼面戴在了少女脸上,顿时,面具后的骨刺伸出,把面具紧紧地扣在了少女脸上。

    白璃将红石安置在面具的凹陷处,用高能射线直直照射在红石上,顿时霞光四射,红石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这一系列操作都是白璃控制机械臂完成的,此时的二人早已移步另外一个房间,屋内的少女静静躺在床上,仿佛一件展示品,精致又易碎。

    待光芒散尽,一切恢复平静,少女还是静静躺在上面一动不动。

    “成功了吗?”

    “成功了,主人您看!”vivit在白璃面前唤出一个光屏,上面显示这少女的各项体征,包括两种特殊细胞的情况。

    少女的体征一切正常,甚至远超一位成年男性,细胞的活性恢复,此时正以一种难以想象地速度修复全身凋亡和坏死的细胞。

    白璃推开工作间内的房门,和vivit一起走了进去,难以想象,两种截然不同的细胞竟完美的共生在了一起。

    石鬼面同化的细胞为那暂且命名为rc细胞供应能量,同化细胞仿佛病毒一样融入了rc细胞,将自己的基因连接在了rc细胞上,也借此消除了身体自发进行的免疫反应。

    rc细胞正以惊人的速度自发修复少女凋亡和坏死的细胞,就这样少女“复活”了。

    白璃在此之前已经给女孩做了碳检测,发现其年龄已经非常大了,妥妥的旧时代的遗物。

    白璃将女孩脸上的石鬼面取了下来,此时的红石赫然失彩,高温已经摧毁了其精密的结构,再也无法发挥原本的作用。

    不过那块石鬼面就不一样了,里面的基因库仍未得到损坏,白璃打算将其复制提取出来,说不定会有妙用。

    正当白璃和vivit感叹少女体内反应的神奇之时,床上的少女却悠悠转醒了。

    “唔头好痛,我这是在哪里?”

    白璃听到一旁的声音,立刻向一旁闪去,戒备地看向一旁苏醒的少女,她不确定此时的少女对自己是否有攻击性。

    而少女也看到了眼前之人,此时的白璃已经解除了魅魔的形态。

    不知是因为少女体内不少兽性基因的影响又或是别的,少女把第一眼看到的人类当成了自己的母族。

    “唔~母亲”少女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向着白璃走来,一头杂乱蓬松的绿发直垂腰间。

    白璃听到少女对自己的称谓凌乱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看着眼前娇小柔弱的女孩晃晃悠悠地向自己走来,步伐好似一位打了全麻手完术之后的病人。

    女孩走到白璃面前,一把扑到了白璃怀里,把她仅仅搂住,复又察觉到什么。

    “唔嗯?父亲?”

    白璃又凌乱了_?乙(???)

    回到地面上,不过这一次是两个人一起上来的。白璃在下面和少女又是一番交涉,得知了少女的姓名——高槻  泉。但少女对自己过往一无所知,不过仍是认定了白璃做自己的父亲。

    两人来到了希尔薇的房间,那位疑似自己血亲的金发女孩已经嘱托给希尔薇照顾,此时已经醒来了。

    白璃敲了敲房门,希尔薇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来了。”房门打开,透过门缝,看到了床上那位之前被自己吓晕过去的女孩。

    女孩面容精致,金色的双马尾垂在身后,用两个红色的大蝴蝶结绑好,一双灵动的翠绿眼眸透出十足的生机,水润娇小的红唇,脸蛋还带着一丝婴儿肥,稚气未脱。不难看出又是一个美人胚子。

    脖子上带有一个金色的首饰,上面有耀眼的宝石点缀。身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华丽却又不奢华,应是一件便装,手臂上穿有与衣服同款式的套袖,露出滑嫩洁白的细肩和锁骨,脚下是一双洁白的过膝袜。

    女孩好似一位精美的洋娃娃,静静地躺在床上,娇小的身体处处惹人怜悯,此时却也在睁着那双晶莹剔透的大眼睛透过门缝与白璃对视。

    突然,女孩好像猜到了什么。

    “奥菲莉娅姐姐!”

    女孩从床上下来,向着白璃跑来,一把搂住了白璃,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光着小脚踩着地板就跑了过来。

    白璃也反手将其搂住,希尔薇对这一幕并不觉惊奇,因为在女孩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告诉了希尔薇自己的来历。

    “嗯那我就先来介绍一下吧,希尔薇,这位是你的姐姐,叫高槻泉。泉,这位是你的妹妹,希尔薇。你们以后要好好相处哦。”

    “你好,希尔薇妹妹,请多指教啦。”泉先向希尔薇打起来招呼。

    “你你好,泉姐姐,我是希尔薇,请多指教。”内向的希尔薇还是有点不太习惯打招呼,但比刚来的时候已经好很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