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仙宫香妃录 > 正文 【】第四章 绿文
    第四章

    夜晚,仙玄秘域内的仙宫绝顶,此刻灯火通明,仆人们穿梭在楼殿走廊中,琼楼玉宇一派繁华景象,显然是有贵客来临。

    仙宫正中央的大殿内,宽大豪华的餐厅中,摆放着四张圆形餐桌,仙宫的头脑人物都参与列席。

    「姝儿和娘亲怎么还没来。」

    魏昱枫不耐烦地对左右问道,他为人仪表堂堂,身材高大,一头继承自父亲的夺目红发,风采非凡,也是一番少年英雄气派。

    「哥哥你别着急,姝儿妹妹这次出去遇到了惊吓,阿娇阿媚据说还遇害惨死,女孩子家受了点委屈,有点接受不了也很正常,圣后估计还在照顾她。」

    坐在他边上的矮小少年说道,此人乃魏昱明,是魏昱枫的堂弟,魏无垠弟弟魏无心之子,与堂哥相比,他身材偏矮,长相也仿佛小猴子一般,尖耳猴腮,经常被几个同龄人调笑,但他们堂兄弟一块长大,感情极好。

    他们坐在偏桌,主桌上面,帝尊魏无垠与魏无心、萧广、刘吉等几名仙宫高层人物悉数到场。

    在他下手,端坐着两名男子,一老一少,年老的国字脸,十分威严肃穆,头发胡须已经斑白,但健硕的身躯与鼓胀的太阳穴都能看出此人一身修为已臻化境,他下手一名英挺少年,眉清目秀,高大粗壮,肌肉发达,看起来与魏昱枫的风采不相上下,身形健硕高大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董首座,阁下今日亲自来仙宫作客,我有失远迎,实在惭愧。」

    魏无垠长身站起身来,对那国字脸老者敬酒,老者也站起与他对饮,朗声道:「帝尊阁下,眼下江湖风云变幻,魔教宵小滋生冒头之势,此次齐雁宫之役,我天策府怎能坐视不理,我已派遣数十名好手,不日间就会赶到齐雁宫,誓与魔教拼杀到底!」

    魏无垠微微点头,朗声说:「有天策府相助,真乃如虎添翼,想必此役定会马到成功!」

    董元鸿一副阿谀奉承的模样,大笑着举杯痛饮,众人一齐举杯,现场气氛热烈。

    这天策府乃董家所创,董家也是「七大仙侠」后裔之一。天策府总部位于京城,历代首座都在朝中经营,屡仕高官,且女性家族成员经常与皇室通婚,互为姻亲,现今的首座董元鸿就出任当朝宰相之一,他的妹妹董菲嫣又是当朝天子的皇后,极受当今皇帝孝仁帝宠爱,董元鸿作为国舅爷,可谓贵极人臣,是朝廷的实权派。

    他作为如此地位尊崇之人,今天尚且要亲自带着儿子和属下,来到仙宫与魏无垠聚会,可见仙宫与天策府羁绊之深。

    魏无垠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对董元鸿说:「想来我们忘年之交,已有快三年多没有像这般欢聚,菲嫣妹妹嫁与孝仁皇帝后,我与她也有近五年未有来往,不知她现在过得可好?想来昔日岁月如过往云烟,感叹岁月蹉跎,时光飞逝,时时倍感涕零。」

    董元鸿笑道:「帝尊阁下,您乃万圣之躯,有上下千年未有之大智慧,数十年光景当如弹指一挥间,天策府能为仙宫效力,共同进退,实乃幸事。」

    这董元鸿如此贵极人臣,却对魏无垠态度谦卑,两人肯定有非同一般的过往经历。

    魏无垠微笑道:「首座过誉了,我们还是要过好当下,魔教蛰伏数年,协同那北疆势力一同反扑,我们不可不防,也要多多仰仗朝廷势力。」

    董元鸿点头道:「那自是应该,天策府上下已动员起来,老朽自多年前与魔教交手以来,已多年未活动筋骨,此次与帝尊一同前往绞杀恶徒,正好也是锻炼小儿的机会。」

    他下手那名高壮青年站起身来,对帝尊恭敬行礼:「小侄董昊,见过帝尊大人。」

    他声音洪亮,气势威武,身材高大魁梧,肌肉威猛雄壮,面容坚毅,看起来仿若一块巨大的铁塔岩石一般,在座诸位都暗暗称赞,感叹真乃威风少年,假以时日必定又是一员武林豪强。

    魏无垠打量董昊一番,微微点头道:「贤侄果然人中龙凤,如此高大健硕,董首座,小女年方妙龄,粗鄙浅陋,却也快到了婚龄,我们多年前订的婚约,可还作数?」

    董远鸿闻言大笑道:「当然作数,能与帝尊结亲,乃天策府天大的幸事!来,阿昊,敬帝尊大人一杯!」

    那董昊身材高大,立刻干脆利落地豪饮一杯,在座纷纷夸赞他们父子海量,一时之间仙宫众人与天策府来宾气氛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众人敞开话题,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酒席间的气氛更加热烈。

    魏无垠合并仙宫与天星宗后,在江湖经营多年,已有较多归附,其中尤以天策府为最大盟友,天策府开启自仙侠后裔,又与朝廷局势联系紧密,与仙宫结盟后已成为江湖与庙堂结合的最大纽带,也是魏无垠称霸的重要一环。

    魏无垠与董元鸿也已熟识多年,两人年纪虽相差一辈,但董元鸿乃桀骜不驯的枭雄之辈,与仙宫结盟百利而无一害,他靠着此层关系,终于在数年前荣登当朝宰相之一,是天策府历代以来最高官位,也不乏仙宫的势力在幕后做了很多手脚。

    董元鸿的妹妹董菲嫣自幼师承峨眉仙圣派,她天资聪颖,年纪轻轻就修为不凡,是仙圣派不世出的绝顶高手,再加上天生丽色,体态婀娜,美艳迷人,早年行走江湖的时候就曾被誉为「幽媚仙子」。

    魏无垠与董菲嫣早年有一段感情,但后来董菲嫣一次偶然的机会邂逅了当时还是太子、出外巡守的孝仁皇帝,孝仁帝立刻就被她惊人的美色吸引,疯狂的追求她,董菲嫣当时正与魏无垠热恋,当然对于这皇亲国戚的太子不感兴趣。

    但魏无垠却心思深沉,他处心积虑想要实现他的「宏伟大业」,马上敏锐地联想到这是一个机会,他居然立刻怂恿董菲嫣嫁与太子。

    董菲嫣对魏无垠如此无情且荒唐的想法惊讶莫名,一开始心伤不已,但魏无垠一番软硬兼施的劝说,终于把她说动,她出于对魏无垠的爱恋或者说恨意,再加上当时的太子热烈的追求,她很快投入了太子的怀抱,两人双双坠入爱河,后来太子荣登大宝,升为天子,董菲嫣就成为了当今皇后,董家与天策府自然也是立刻鸡犬升天。

    这里面魏无垠可谓始作俑者,仙宫与天策府的关系密切也就主要因为这层原因。

    魏昱枫坐在一边,此时听见他们所言,心中一沉,第一次听说妹妹魏妙姝与天策府有婚约,他极为疼爱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眼下看这个叫做董昊的年轻人越看越不顺眼起来。

    他看见父亲春风得意的样子,心中不爽,起身正准备离座,魏昱明讶异道:「哥哥你去哪里?」

    就在这时,一阵馨香迷人的诱人香气从外面隐隐飘来,伴随着两个声调不同的「哒哒哒」高跟鞋敲地的魅惑声音从宴会大厅入口处出现两个婀娜多姿的曼妙身影,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众人只觉眼前一阵目眩,目光便再也无法从眼前妩媚妖娆的倩影移开。

    魏妙姝换了一身红蓝相间的短款粉裙衣装,她虽然年少,但芳菲妩媚的容貌与母亲相似,娇躯也已然发育的相当成熟,香娇玉嫩的秀靥艳比花娇,口如含朱丹,晶莹的红唇轻扬微笑,身姿魅惑,娇然玉肤,顾盼之间端的是娇艳动人,勾人心魄。一头漆黑的秀发披散而下,上衣露肩,淡蓝色的裹胸紧紧包裹住发育成熟丰挺的胸脯,粉臂上飘洒着红色的袖衣,盈盈动人的蜂腰纤细如柳,细腰上缠着一条淡蓝色束带,下身是短款的淡蓝色蓬松罗裙,罗裙下修长如玉的美腿裹着性感贴身的白色丝袜,在短裙处隐隐露出优雅迷人的蕾丝花纹,包裹在丰满圆润的大腿上,衬得她肌肤娇嫩诱人,美脚上穿着一双蓝色清凉高跟鞋,露出性感的脚趾,上面涂抹着艳丽的猩红色指甲油,清凉的打扮隐约透着一股怀春少女的骚劲,相当荡人魂魄。

    宁雪妃则依旧穿着一袭雪白的白丝纱衣,袅袅而来,她身材高挑丰腴,要高出魏妙姝不少,与女儿的青春丽色不同,尽显熟女诱人的韵味,乌黑长发上斜插一根镂空金簪,包裹在薄纱长裙下的优美身段曲线隐露,酥胸丰盈饱满,领口风情万种地高开,丰满的熟女胸脯高隆滚圆,雪白丰满的双奶硕大坚挺,随着走动充满弹性的晃荡在胸前,在薄薄的玉纱包裹之中,娇媚婀娜的身段往下,是晃动摇曳的美丽硕臀,肥美丰腴,裙摆被硕大挺翘的肥臀撑得往上提了几公分,摇曳生姿,荡人心魄,两条修长滚圆的丰腴美腿在纱裙之中轻轻的摆动,穿着薄如蚕翼般的肉色丝袜,细润如脂,粉光若腻,纤细的小腿和结实肉感的大腿,笔直修长雪白耀眼,散发出极致的性感,10公分高的银白色雕花高跟鞋凸显出她完美比例的绝美身材,高挑妖娆,艳媚逼人,浑身上下则是洋溢着丰腴圆润的成熟美妇的诱人丰韵。

    两女蛮腰款款,娇姿婀娜地走来,步若莲花摇曳生姿,两双雪白修长的玉腿都包裹着性感迷人的丝袜,腿浪晃荡,娇嫩肉颤,丰腴滚圆的美臀款款扭动,一个娇媚青春,一个典雅美艳,令男人们尽皆血脉喷张起来,看的呆了。

    仙宫众人常见宁雪妃母女二人,还算正常,天策府的男性来宾无不貌若痴呆,个个涨红了脸,直勾勾地盯着两位绝世美女,尤其是那「龙岳第一美女」宁雪妃,「仙宫圣后」的艳名早已穿遍龙岳大陆大江南北,天下男儿无不以见上她一面为荣,天策府众位来宾第一趟目睹她绝美丽色,表现得相当失礼,眼睛在她们母女两人诱人的身段和绝美的容颜上不停扫视,根本无法移开。

    魏昱枫见母亲与妹妹前来,脸露喜色,站起身来走上前道:「娘亲与姝儿来的好晚,父亲已款待客人好久,姝儿没有大碍了吧。」

    他说着双手一手一个,拉起宁雪妃与魏妙姝的粉白玉手,宁雪妃面露微笑,魏妙姝给了他一个逗趣的表情,娇媚笑道:「大碍是没有,小碍是一堆,哥哥你可要好好补偿我。」

    魏昱枫见妹妹精神恢复了大半,心中一阵欢喜,往后一看,那来自百花岛的宋旭也和母女二人一同前来,亦步亦趋的跟在她们后面,对他低头行礼,他对着娘娘腔的美男子没什么好感,对他皱了皱眉头,也没回礼,随后拉着母亲和魏妙姝的手来到宴席上。

    魏无垠左手下手立刻空出几个座位,给迟到的两女和魏无垠三人,宁雪妃拉着女儿对来宾姿态优雅地微微欠身行礼,随后就座,那宋旭对魏昱枫对自己的轻视不以为意,只是淡淡一笑,坐在附属的次桌上。

    那董元鸿起身行礼,朗声道:「圣后和小宫主金安,听闻小宫主身体有些不适,在下带来的行礼当中正好有安神补气的药物,等会儿我让下人送上。」

    魏妙姝笑着道:「老人家不用啦,我这会儿已经缓过来了,谢谢您的好意。」

    魏无垠听了面露不悦,皱眉道:「姝儿!没大没小的,什么老人家,快赶紧给董首座行礼。」

    魏妙姝吐吐舌头,只对着父亲挤眉眼地了个搞怪的神情,却不去理他的说教,搞怪的神情也是颜如桃花,美艳可爱,魏无垠一向对这个漂亮女儿极为宠爱,脸露怒色,却拿她也是没有办法。

    宁雪妃对董元鸿道:「董首座,好久不见,不知菲嫣妹妹做了皇后,近来可好,数年前寄给我的「凝神玉露」确实让我睡眠好了不少,我却一直没机会去谢她。」

    董元鸿笑道:「舍妹现在居住在深宫中,就是我要见她一面也难,只能以后有机会再相聚了,圣后娘娘的心意老朽替舍妹心领了。」

    几人一阵寒暄,看起来已是多年的旧相识。

    那壮汉董昊自从宁雪妃母女进来之后,仿若被夺了魂魄一般,傻傻看着两女,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话都不说一句,盯着两女扫来扫去。

    两女姿态优雅地坐着,尽皆月貌花容,名嫒美姝,一个青春丽色、光艳逼人,一个明媚端庄、性感风韵,让这没怎么见过女人的董昊看得是口干舌燥,头脑发晕。

    尤其那宁雪妃,她一言不发,容貌清冷,仪态优雅地交叠美腿坐在丈夫魏无垠旁边,裹着肉色丝袜的修长粉腿从长裙开叉滑落处暴露在外面,露出肉感十足的丰腴大腿,紧紧裹着薄如蝉翼的长筒蕾丝丝袜,在宴会烛光的反射下丝袜露出滑腻淫靡的色泽,大腿部位诱惑蕾丝花纹上面,有一截雪白粉嫩的光滑腿肉延伸到诱人的裙底深处,银白色雕花高跟鞋10公分细高跟鞋在交叉翘起的美腿上慵懒地晃荡着,将她的圆柔的脚踝及白腻的脚背衬得细致纤柔,让董昊和一众男子看得是心慌意乱,口干舌燥,都在暗暗心中意淫,这双滚圆修长的粉嫩丝袜美腿要是缠在自己腰上,是个什么销魂蚀骨的滋味儿。

    董元鸿见状心知儿子这样也太过失礼,尴尬地咳嗽一声,笑着介绍道:「这是犬子董昊,今年方才十八,这次我待他出来历练一番,见见世面。」

    说罢他重重地推了一下董昊的肩膀,用上了一些内劲,低声道:「还不快起来给圣后和小宫主行礼!」

    董昊吃痛一下,反应过来,赶忙站起来对两人行礼,宁雪妃微微点头示意,魏妙姝看这壮汉傻乎乎的样子,眼神痴呆地看着她,「噗嗤」一笑,心想这傻大个可真够呆的。

    董元鸿笑道:「我这儿子一直在府内修炼,缺乏历练,没啥见识,让帝尊和圣后见笑了。」

    魏无垠道:「少年英雄当不拘小节,姝儿,你看董公子如此威武,父亲我与董首座之前就有约定,把你许配给董家公子,你可满意?」

    魏妙姝听见父亲说的话,呆了一下,立刻俏脸有些红晕,娇叱道:「父亲你说的什么呀!姝儿不依,不要不要!」

    众人见她少女可爱的撒娇模样,以为她只是少女矜持,尽皆哄堂大笑,只有宁雪妃微微皱眉,心中冷笑,没有谁比她更了解女儿,她心知女儿定然看不上这看起来就像个草包的粗陋壮汉。

    众人你来我往,把酒言欢,觥筹交错起来,各自的手下开怀畅饮,那董昊酒量豪迈,来者不拒,只是眼珠子一会儿在魏妙姝身上打转,又或是盯着宁雪妃猛看,两女一般地姣美粉面,白中透红,微翘艳红的樱唇,丰硕高耸的酥胸随着呼吸不停的颤抖着,看得他神魂颠倒,心醉神迷,眼神直接而又火辣,毫不收敛。

    宁雪妃见惯了男人对自己神魂颠倒的模样,心中对这粗莽的壮汉鄙视,自然不会理会他,那魏妙姝看到着男子的目光这么无礼,一脸傻乎乎的样子,嫌弃他也太蠢笨的样子,也是嘟着小嘴直接无视。

    魏无垠在边上陪着妹妹聊天,看那董昊的样子越看越不顺眼,但看在他是父亲的贵宾,也没法拿他怎么样。

    他拉着身边魏妙姝的小手亲切地问道:「妹妹,说是你在外面遇到了大危险,害的阿娇和阿媚都丢了性命,你可急死哥哥了,没事了吧!」

    魏妙姝心伤两位女仆丧命,眼含泪花地把事情和魏昱枫说了,说着说着又要哭成泪人,害的魏昱枫与魏昱明两兄弟赶紧连哄带骗,才把她哄的又喜笑颜开。

    两人自幼与魏妙姝一块长大,是同龄玩伴,感情深厚,都知道这妹妹娇蛮敏感,因此平时一直把她捧在掌心,仙宫上上下下也都是这个态度,可是说魏妙姝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魏妙姝这才想起来,俏目急忙四处寻找起来,娇声道:「那山魁哥哥喔?我不是让他也来这边参加宴会的吗?」

    坐在一边的宋旭说:「小宫主,您吩咐后,他似乎没有随着过来,不知道去了哪里,刚才下人们已经去找他了。」

    魏妙姝不开心地道:「干嘛不过来,人家好心好意想叫他来。」

    宋旭笑道:「他浑身脏污泥土,面目可憎,估计他自己也是自惭形秽,不愿来这边贻笑大方,不过这样想来,他也算是有自知之明,不是个蠢人。」

    魏妙姝嗔怒道:「什么蠢人不蠢人的!人家是心地善良的好人,武功又强,可比你们厉害多了!」

    宋旭被小宫主抢白,怕惹恼了她,赶忙垂手道歉。

    魏昱枫奇怪道:「山魁?那是何人?山间野人?姝儿你怎么会认识?」

    魏妙姝甜美笑道:「那山魁可不是一般人,武功可厉害了,姝儿这次脱险可全靠他,等会儿姝儿去被他找过来,给哥哥们引荐。」

    魏昱枫心想估计这娇蛮妹妹又不知道在外面结识了什么绿林侠客,估计要不是贪图她的美色,要不就是想讨点赏钱,等会儿打发了他便是。

    就在此时,那「山魁」莫星云就躲藏在宴会大殿的窗外,凝神偷窥着众人,他施展开师傅邪陌老祖传授的【潜龙魔功】,掩藏身形与气息,他近来内功暴增,功力与离开魔教时已今非昔比,这【潜龙魔功】掩盖身形的能力与使用者的内功息息相关,再加上在这仙宫之内众人皆放下防备,因此无一人发现窗外还躲藏着人。

    莫星云看着魏家一家人其乐融融,原来自己救的那美貌少女居然是魏无垠与自己娘亲生的女儿,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他又是惊讶,又是愤怒。

    他本来以为母亲宁雪妃定然是被那魏无垠胁迫强娶,过着凄惨的囚禁般的生活,等着他武功大成来解救,没想到见到母亲后,她竟然已彻底投入魏无垠的怀抱,当她的「仙宫圣后」,和天星宫的魏家过上如此融洽美满的婚姻生活,仿佛自己亲生父亲莫修泊的血海深仇都不存在一般。

    他看着那名叫魏昱枫的青年,已经听闻他是魏无垠的儿子,居然是仇家的儿子,但宁雪妃还和他亲密地有说有笑,自己母亲虽然平时气质冰冷,不苟言笑,但和那继子魏昱枫聊起来却十分温柔妩媚,两人紧靠着座位,宁雪妃微微斜着身子,香肩和他肩膀靠到很近,听他微笑着不知在说着什么,微饮几杯让她粉面绯红,美目流转,顾盼生辉,那般成熟娇媚的媚态,姿态优雅、芳菲妩媚地坐在那里,美眸微微含着笑意看着魏昱枫,让莫星云越看越怒,心中嫉恨的怒火燃烧。

    莫星云紧紧盯着母亲宁雪妃,盯着这冷艳美母肌肤雪白细嫩,丰满性感的娇躯,和那凸凹分明的玲珑曲线,眼神里透出复杂的神情,他自幼就十分依恋母亲,现在宁雪妃较年轻时更加钩人心魂,明媚妖娆,却和仇人之子如此亲密,放着自己这个亲生儿子孤苦伶仃地游荡在世上,母亲的生活过得越幸福、越优越,莫星云就看得心里越嫉妒愤怒。

    慢慢的,在他眼中,魏无垠、魏昱枫、宁雪妃、甚至是自己救了一命的魏妙姝都变成了面目可憎的人,他端看半晌,心中嫉恨苦闷,转头使用魔功悄悄离开,他意识到母亲宁雪妃所在的那个世界俨然已经和他如同陌路,什么母子团聚之事只是自己所臆想出来的画面罢了,他现在是魔教邪陌老祖的徒弟,是仙宫的死敌,而且现在自己可是身怀任务而来。

    他的眼神变得坚毅森然,面容阴冷,依靠着童年的记忆,使用【潜龙魔功】靠着楼宇间的阴影,在月色下在仙宫中穿梭着,邪陌老祖命令他来这里取魏妙姝的头颅,这个任务不用着急,他现在要做的是另一件事。

    莫星云很快避开仙宫的守卫,来到了一处高塔底下,这座高塔名为「璇宫」,是仙宫主家历来存放武功秘籍与宝物的宝库,这里重兵把手,常年有武艺高强的仙宫守卫看管。

    就在这座高塔顶部,存放着仙宫家的至高宝物——「天珠?璇华」。

    他却对这里熟门熟路,而且知道从一处山崖边的枝条上,可以翻跃到高塔侧翼的平台,从那里可以到达璇宫的顶部,避开所有人的耳目,小时候的他经常恶作剧一般从这条小路飞跃过去玩耍。

    他很快找到那棵树木的枝条,只是周围巡逻的卫兵确实很多,自己的【潜龙魔功】只是初步练成,他还没有太多自信,于是他在一边耐心等待,大约等了有半个时辰左右,卫兵正好换班,他抓住机会翻上大树,那颗枝条已经较十八年前更为粗壮,他施展轻功从枝条上飞跃而过,轻轻落在了璇宫的高处平台。

    他循着旋转楼梯往上,上面还有两个守卫,被他用【潜龙魔功】躲过,最后来到高塔顶部平台,这里有一个大门,上面绘画着一男一女两位姿态优雅卓越的仙侠在空中飞舞的壁画,大门中间是一个圆形的黄金装饰物。

    这里是仙宫的圣地,寻常人等不被允许靠近这里,莫星云深深呼吸一口气,走近大门,他伸手握紧那圆形黄金装饰物,按照自己的记忆向左向右转动四次,再转动一周,他记得这就是这个宝库的密码。

    他转动几圈之后,宝库的大门却毫无反应,他心中一惊,再次按照密码转动几次,大门仍旧岿然不动。

    他暗自盘算,看来魏无垠入主仙宫后,将这个宝库的密码也一并修改了,想来也是,他为了提防那些仙宫的旧人来复仇劫宝,更改密码是当然的事。

    既然如此,眼下之事就是要想办法打探到这里的密码了。

    仙侠后代七大家族,每人都保存着寄宿着家族神力的神兵利器,母亲宁雪妃家族的宝物「天珠?璇华」便是其中最为强大的至宝,那魏无垠多年前发动对仙宫的兵变,多半也是为了此物,他坐拥天星宗家传至宝「神剑?劫焱」,父亲莫修泊与他武功当时乃伯仲之间,却未随身携带莫家的御剑秘宝「仙剑?苍虚」,以至于不敌而败亡,想来只是没有至宝的加持的缘故。

    莫星云心中盘算一番,眼下留在仙宫太过危险,万一要是被魏家人识破,自己肯定死无全尸,他原路返回,想着要不要回魔教向师父汇报,虽然自己违抗了他的指令,没下得了手杀死魏妙姝,但一来没有目击证人,二来师弟深受重伤被仙宫俘获,他总也要回去告知一番。

    他使出【潜龙魔功】,准备从偏径小路离开,走到一处偏殿,他此时内功已极为高强,耳目相当敏锐,他正好听见偏殿中传来两个男子的低声相谈声,似乎与仙宫有关,他伫立在殿旁,偷听起来。

    「父亲,他娘的,这姓魏的老婆女儿也太美了吧,儿子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和她们一比,儿子家中那些女眷都是庸脂俗粉,简直是天壤之别!」

    「尤其是那圣后宁雪妃,好他妈的骚啊!你看那大胸大屁股的,身材比姑妈都好,那大屁股走起来摇来晃去的,太鸡巴勾人了!」

    莫星云皱起眉头,听到似乎是个男子在淫色地谈论自己母亲,这声音很熟,就是刚才宴会上那个来访的董元鸿之子,那个壮汉青年董昊。

    另一个老成的声音想起,是他父亲董元鸿:「你小声点!这里全是武功高手,耳目众多,要是被仙宫的人听到了,会有我们好果子吃吗!」

    「你就不能收敛点!一双狗眼对着人家母女扫来扫去的,像什么样子!你还嫌刚才宴会上你丢人丢的不够多吗!父亲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这董元鸿似乎很气愤,但语气却不很严厉,显然对自己这个儿子十分宠爱。

    董昊压低声音道:「是是是,父亲说的是,儿子实在忍耐不住,父亲你知道的,儿子没啥爱好,最喜欢美女,遇到这种极品货色,心里那个火啊,心痒痒的,不行了啊!」

    董元鸿低声道:「你急什么?父亲不是已经帮你向帝尊提亲了,早年他答应过父亲此事,今日他也同意,估计你和他女儿的婚事指日可待,到时候我们两家联姻,那美娇娘就是你媳妇了,你抱回家去,还不是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莫星云心中一沉,这混蛋父子两人真是对狗东西,表面上看起来道貌岸然,背地里却想着这些淫猥之事。

    那董昊傻笑两声:「好好好,谢谢父亲,那儿子的幸福就靠父亲了,嘿嘿,只是儿子不仅想操那小姑娘,她的那个骚不拉几的大屁股亲娘,儿子也想搞啊!」

    董元鸿冷笑一声,说:「哼哼哼,说起来,这也不是没可能。」

    董昊急忙问道:「父亲大人,这要咋搞,快快告诉儿子!」

    董元鸿低声道:「等你把她女儿娶过门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他就是你岳母大人,你大可以按照人情往来的理由,大摇大摆地自由出入这仙宫,也不会有人敢说什么,到时候你就想办法去勾搭宁雪妃那骚妇,你不是对这种美熟妇很有办法的吗?我看她虽然外表冷若冰霜,摆的个什么圣后的架子,但她打扮美艳露骨,体态又风骚丰腴,隐隐透出一脸淫妇媚态,你连你那皇后姑妈都能搞上床,天下妇人都是一般内媚闷骚,假以时日,相信那骚妇肯定忍不住要尝尝你这精壮汉子。」

    董昊大笑起来,说道:「哈哈,父亲说得好,不过姑妈是她自己太骚,那皇帝老儿估计又满足不了他,才被儿子乘虚而入,儿子可是精心伺候她,把她里里外外操翻了个遍,说起来,姑妈年轻时候也是那姓魏的女人,儿子也算是提前在这一方面赢了他们魏家一回!」

    董元鸿淫笑道:「哼!菲嫣与你之事我不会管,不过你要好自为之,搞女人之时是爽,可千万要当心别载在了女人身上,今天我们讨论之事你可要好好看住你的嘴巴,要是走漏出去,仙宫与我们交恶,我们可就被动了,听懂了没!」

    董昊连连答应,忍不住淫笑起来,似乎已经在幻想那些不堪入目的淫色画面。

    莫星云听了两人无耻的淫邪对话,心中暗忖这天策府的人看来也是和仙宫貌合神离,暗暗打着自己的盘算,这些淫贼看来都对自己的美母和妹妹觊觎无比。

    他此时心中突然灵光一闪,知晓璇宫宝库重地的密码之人,恐怕只有帝尊本人,又或是母亲宁雪妃,他何不乘着今夜有贵宾来访,他们需要应酬,去母亲的房间打探一番?

    他心念至此,虽然有些紧张,但取得家传秘宝乃当务之急,也是复仇大计的第一步,他打定主意,往着母亲的寝宫前去。

    路上守卫被他一一躲开,他知道母亲的寝宫一直位于中心区域侧面,宁雪妃从小在此长大,住习惯了,因此出嫁后这里也保持着她原本居住的样貌,她和莫修泊回来访亲时就会仍会住在这里,因此莫星云也对这里的路非常熟悉。

    一边在仙宫的宫殿中穿梭,一边回忆起儿时一家三口在此地其乐融融的模糊记忆,莫星云心中一阵刺痛。

    他使用魔功躲开守卫,来到由白玉砖瓦砌成的宫殿,正好两名侍女从里出来,莫星云赶忙躲在一边,隐匿身形。

    「嘻嘻嘻,今儿个圣后娘娘心情好似挺好的,这会儿时辰尚早,就让我们回去了,你说是不是今晚她让帝尊大人过来了?」一名侍女娇声笑道。

    「圣后娘娘这都多久没让他来了,也该来和她行夫妻之事了吧,我看帝尊大人明面里威风八面的,可是相当怕她这个美娇娘媳妇儿,要不是明儿帝尊大人要带人外出与魔教较量,恐怕娘娘也不会轻易邀约他来。」另一名侍女也笑着,掩着嘴鼻轻声道。

    「说起来,帝尊和娘娘都成婚这么久了,娘娘这几年要么住在这里,要么去云深别院一个人住,对帝尊大人一直冷冰冰的,也不知帝尊大人犯了什么错,这换哪个男人能受得了。」一名侍女道。

    莫星云在一边,听得心中暗颤,他当然知道侍女们在说着什么话。

    两位侍女有说有笑的走了,莫星云的脚仿佛生了魔力一般,在催促着他前进,他知道他不该前进,但是又有一个有魔力般的声音在他耳边道:「怎么了?不敢看了?他们奸夫淫妇在那媾和,无暇顾及别人,不正是你去偷查密码的大好机会吗?」

    「拿到密码就能拿到秘宝,你不想复仇了吗?你现在武功这么低微,不这么做?你到什么时候能复仇雪恨!?」

    他心中魔念一起,狠下心来,使用全部内力催动施展【潜龙魔功】,身形化为隐身的鬼魅一般,飘然从宫殿旁边走去,走进大门进入殿内。

    寝宫大门进去,穿过一道走廊就到了内殿,熟悉的旧日感觉扑面而来,内殿里面是以前父亲与母亲的寝宫卧室,内殿空间不是很大,整体的色调是金中透粉,洁净得近乎一尘不染,深粉色系的长毛地毯上,富丽堂皇间看起来十分浪漫,连空气中都彷佛飘荡着母亲宁雪妃身上的香气。

    莫星云心脏狂跳,这里的一切都是这么熟悉,仿佛与十八年前离开时一模一样,他心中紧张至极,仿佛在害怕着什么巨大的恐惧到来,但他必须要来,今夜就是他取得密码大好的机会。

    他咬紧牙关,全力施展魔功,收匿自身的气息从金粉色的屏风隔墙绕了进去,没有发出半点声响,里面就是母亲的寝室,他从隔墙边刚一走进去,就感觉到一阵暧昧淫靡的气息,闻到一股熟悉迷人的诱人甜美香气扑鼻而来,耳中仿若听到了若有若无的香艳声音。

    「嗯...嗯...啊...轻点...啊...啊!」

    一阵阵柔弱不堪的娇媚轻咛回荡在屋中,夹杂在皮肉撞击的「啪!啪!啪!」声,和男人低沉的喘息呻咛声,女人骚媚的娇咛又甜又糯,带着勾人心魄的妩媚与妖娆,呻咛中带着克制与矜持,但却饱满了春意撩人的熟媚腻意,让人任何男性听入耳中都会面红耳赤、浑身燥热。

    莫星云实在不想窥看,但是他进来之时却又不得不看到,他强忍着狂颤的心跳和激荡的情绪,走进寝室内,里面的香艳画面顿时尽收入他的眼里。

    一看之下,虽然有心理准备,但他还是如遭雷击,血气顿时往头顶上涌去,站立不稳,几欲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