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女总裁的情人 > 正文 番外五出国游(小)
    (最近心情很差,现码了一章解解压,乐一下。希望突然冒泡不会让你想起来要取关我...)

    假日前夕,晏由飞到了新加坡出差。

    本来呢,她是想借着工作,也顺便享受一个‘单身’假期的。

    毕竟,在家里的时候,晏曦天天都在妈妈长妈妈短的,搞得她总有一种自己从女总裁退步到老妈子的错觉。尽管,相比其他的小男孩,晏曦也不算闹人了,可自从他学会更多词语之后,话是越来越多了。

    然而,就在晏由忙完了工作,美滋滋的安排起第二天行程时。某人就抱着娃,乘坐当天的早班机,抵达了狮城,彻底打消她的念头,愉快的单身时光也变为了无趣的亲子乐。

    “妈妈,为什么这个狮子会喷水呀?!”

    “妈妈,怎么这棵树比你的公司还要高还要大啊?”

    “妈妈,那个是什么,我可以吃吗?”

    ......

    晏由坐在路椅上,无奈的看着好奇宝宝晏曦小朋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五分钟前,连恺去网红冰淇淋店排队了,所以带娃这个艰难的任务又落在了她单薄的肩上。

    好不容易...真的是好不容易躲到了国外,没人认识她和连恺,也没人知道她已婚已育了。但现在,又开始有小女孩为了拉晏曦的好感,跑到她面前来,甜甜的喊阿姨了。生这个小家伙之前,她可一直都是姐姐呢!

    想到这儿,她又不高兴了。

    她把晏曦拉到一边,双手搭在他肩上,认真的说,“小宝,我们来玩个角色扮演的游戏吧。”

    “好呀,扮演什么?奥特曼吗!”晏曦拍拍小手,很是兴奋。

    “不,我演你姐姐,你当我弟弟,好不好?”

    “什么意思啊?”

    “就是今天,你不可以再叫妈妈,要喊我姐姐。”虽然,她是在建议来着,但语气却很强硬,容不得他拒绝。

    “可是...”晏曦似乎不太愿意。

    “这样吧,你听话,回去我给你买新乐高。”

    听到乐高两个字,晏曦的眼睛又亮了起来,“好的姐姐!”

    晏由满意的点点头,欣慰着儿子比老公乖多了。

    “不过...”晏曦挠挠头,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待会儿见到爸爸,应该喊什么呢?”

    “姐夫...?还是哥哥啊?”

    “姐夫哈哈哈...”

    晏由被彻底逗乐了,要是真让他喊姐夫的话,连恺怕是脸都要绿了吧。

    想了想,她勉强把笑容收敛了一些。“还是哥哥吧。”

    虽然,晏曦也不懂这有什么好笑的,但为了他的乐高,他决定忍辱负重,接受一切安排!

    十分钟后,连恺拿着两个甜筒回来了。

    正当他想问妻子,要草莓味还是香草味,晏曦就举起小手,激动地喊道:“哥哥,我要香草的!”

    “哥哥?!”连恺一脸震惊的看了看儿子,又回望着憋笑的某人,秒懂是怎么回事了。“你又在玩什么?”

    晏由从他手里夺过草莓甜筒,笑嘻嘻的道:“哥哥好啊,多年轻啊。”

    晏曦继续拍打着爸爸的腿,想要冰淇淋,可他一直瞪着妈妈,根本不理自己。

    “看来你是很不欢迎我们了,一出国就急着撇清关系。”

    “你不要这么敏感,就是玩个游戏嘛。”

    “你的杰森也在新加坡对吧?”连恺冷笑道。

    他所说的杰森,是一个帮公司拍过广告的中东混血模特,身材好到让所有女同事流口水,而且现在人就在新加坡,所以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来。

    “我就说你怎么跟来了,搞了半天,你是怕我偷人是吧!?”想到这个,晏由也来气了,她不理解男人为什么会这么小心眼!这都是多久之前的事啦?

    “拍广告的时候,你眼睛都要粘他身上去了!”

    “我只是欣赏一下他的巧克力罢了!”因为杰森的皮肤偏咖色,腹肌分布很均匀,所以就有女同事赠名巧克力。

    “要香草...不要巧克力...”晏曦眼巴巴的望着爸爸手里的甜筒,都快哭了。

    “行,那你去。”

    连恺将儿子抱起,终于想起要把冰淇淋塞进他手里。“小宝我们走,她不要你了。”

    “哼。”晏由抱起双臂,完全没有要阻拦的意思。

    晏曦刚舔上两口冰淇淋,开心了不超过叁秒,笑容就凝滞了。他看着同样板起脸的父母,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劝谁好,只能任由爸爸抱着自己走远了。

    耳根清净下来之后,晏由独自去了商场shopping,买了不少好东西,心情瞬间明朗了起来。

    可是当她走回户外公园,看见坐在喷水池旁的父子俩,身边还有别人时,她脸又垮了下来。

    晏曦正笑呵呵的和一个同龄女孩玩着拍手游戏,而连恺的身侧,也站了一个很年轻的女人。

    “看来我妹妹很喜欢你们家小宝呢。”女人笑盈盈的说道。

    连恺刚要接话,就看见某人气冲冲的杀过来了,他抿了抿唇,忍住没笑。

    见到妈妈回来了,晏曦果断的丢下小伙伴,跑过去抱住了她的腿,甜甜喊道:“姐姐!你回来啦!”

    小家伙也太听话了吧?居然这么遵守游戏规则。

    晏由摸摸儿子的头,微微一笑。

    “你还有个妹妹呢?”女人很惊讶的看着两人。

    刚才,她听见晏曦喊连恺哥哥,就默认他们是年龄差很大的兄弟了。

    “嗯。”连恺应了一声,接着就把儿子拎起来抱走。“小宝,姐姐很忙,没空陪你玩,我们去那边吧。”

    “你!!!”晏由怒视着连恺的背影,气得想跺脚。

    “我也好想要哥哥和弟弟。”小女孩望着父子俩的背影,很羡慕的说道。

    “哈哈,你回去跟爸爸妈妈反应下呗。”女人逗着妹妹,朝晏由笑了笑,“你们叁兄妹都长得好好看啊。”

    “谢谢。”晏由冷着脸,根本不想跟她说话。

    “可能有点冒昧,但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希望你不要介意哈。”女人有些害羞的说道。

    晏由眯着眼,有点猜到她想问什么了。

    “你哥哥...有没有女朋友啊?”

    果然!

    “没有。”晏由勾起嘴角,用简单的五个字粉碎了她所有的幻想。“可他有老婆。”

    “啊?!”女人感到失望的同时,也渐渐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这叁个人,真的是兄妹吗?“难道你们...!?”

    “没错。”晏由淡定的点点头,心中满满的自豪。

    女人连忙捂住嘴,差点叫出声来。

    这这这一家子,竟然是乱伦关系!太可怕了!

    “真...真正的爱情是不会被世俗约束的,祝福你们!”说完,女人就牵着妹妹火速离开了。

    ???

    晏由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这女人完全是误会了啊,但她还来不及解释,那对姐妹就不见了踪影。

    靠...玩脱了!!!

    *

    晚上,一家叁口回到酒店汇合,小冷战也终于结束了。

    连恺用沙发给儿子搭了一个小床,将他哄睡之后,就很自觉地躺到晏由身边去了。

    “谁准你上床睡的。”晏由抱着手机冲浪,看都不看他一眼。

    “沙发睡不下俩人。”

    “那你可以把小宝换过来。”

    “不要。”连恺搂着她的腰,紧紧不撒手。“你昨天都没有跟我睡。”

    “才一天!”

    “一天我都能从老公变哥哥,再多两天的话我成什么了?”

    “你怎么比小孩还粘人!”

    “喜欢你才会粘。”

    “......”

    晏由无力吐槽,放下手机,把灯熄了。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耳边传来了晏曦微弱的呼声,应该是睡熟了,毕竟在外跑了一整天,小孩子的体力又很有限。

    就在晏由翻过身,也准备入睡的时候,一只手揉上了她的胸口。

    她轻轻地打了一下他,小声道,“干嘛呢?”

    “想你了。”连恺贴近她耳畔,幽幽道。

    “小宝还在呢!”

    “没事,他睡了。”他不管不顾的加大了手的力度,将她的乳房揉捏成各种形状,舌尖也顶到了她的耳鼓去。

    “唔...别啊。”

    话音刚落,一个硬热的东西就隔着丝滑的睡裙,蹭到了她双股之间。

    “你乖点,我就轻轻地,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他一边说着威胁的话语,一边撩起她的裙摆,将高耸的分身塞到了她唇缝边,轻柔的摩擦着。

    “你不准进去!不然...”她也想更强硬的去反驳,可身体还是不争气的软了下来,并给予了他很热情的反应。

    “不然怎么样?”胯下的温润感令他兴奋着。

    “我、我明天就去找巧克力!”

    “好啊,这可是你自找的。”连恺狡黠一笑,抬手捂住了她的嘴,用力的将性器撞进她的蜜穴里,一寸寸的撑开着。

    “啊啊...”毕竟,他们也确实好几天都没做了,所以当私处突然被异物塞满,她还是痛得叫出了声来,堵都堵不住。

    “妹妹好紧啊,完全不像是有生过孩子呢。”他疯狂的侵略着她的身体,任由理智被欲望冲散。“可是少女的身体,又没有你这么骚...”

    “呜呜,混蛋...”她的声音隔着手掌,模糊不清的传来。

    虽然,她是想叫他滚的,但又舍不得让这绝顶的快感骤停,便只好默默地忍受着。

    他松开手,咬了下她的耳朵。“妹妹,叫声哥哥好不好?”

    “不、不要!”

    “妹妹这么不听话,小心哥哥射在里面...”一只温厚的大手,抚上她雪白的肚皮,轻按了两下。“让这里再长出来一个宝宝哦。”

    “不可以!”她秒速拒绝。

    她自知没有贤妻良母的天分,连一个晏曦都顾不过来,怎么可以再生一个!

    她急了,他反而更乐了。

    “那你叫不叫?”

    黑暗中,晏由羞红着小脸,低声唤道:“哥、哥哥,放过我。”

    “乖。”连恺在她脖颈狠亲了一口,继续猛地在她身体中抽插,搅弄出一阵更激烈的淫靡水声。

    “唔嗯...”

    原本,晏由就闭眼咬唇,不敢叫的大声。可没想到,连恺居然还做贼心虚的,先捂住了她的嘴。

    接着,他冲撞了百来下之后,忽然沉声道:“小宝醒了...”

    “什...?”她的么字还没说出来,一股暖流就疯狂涌入了她的深处,令她浑身都战栗了起来。“啊啊啊...”

    “别动。”连恺顶着她的穴口没有撤出,强壮的双臂也收拢着她的腰肢,不让她有半分动弹,紧密到...好似他们本就是一体。

    一阵恍惚后,高潮的余韵散去了。

    晏由翻过身,趴在连恺肩上,悄悄地往晏曦所在的小沙发望去。她原以为,他是真的有被吵醒的,可是她盯着看了好半天,也没发现小家伙有什么动静,完全不像是有醒过来的样子。

    顿时,晏由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她愤然的抬起头,对上那双含笑的眼,火气蹭蹭得往上冒。她狠狠地掐住连恺的脖子,咬牙切齿道。

    ——连恺!!!我杀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