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千里之外取你贞操 > 正文 【】第一章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所谓一气化三清......

    轰隆隆的挖掘机一铲一铲的在挖一座土山,旁边拉残土的大翻斗车也在夜色中缓缓地停稳,这边挖掘机把挖出来的土方一铲一铲的装卸在了翻斗车里,然后就有工人跑过去爬上车顶,把迷彩苫布苫在了车顶的土方上,然后跳下车对后视镜打了个手势,残土车缓缓地退出来......

    轰隆隆的声音下,一车残土卸在了郊区的拌合场里,而随同残土卸下的还有一具残破的木棺,残破的棺材里露出了一具漆黑的干尸,转瞬间就又被残土车上卸下的黑土掩盖住了身形。

    干尸在残土车开走之后,缓缓地在残破的棺椁中醒来,浑身漆黑的皮咔吧咔吧的动着,终于艰难的在挣扎过后,爬出残破的棺椁,利用残破的棺椁的木板,从残土堆里爬了出来,正想看看眼前的世界的时候,老远拉来了一车石灰奔着残土堆就来了。

    好在干尸反应还挺快,看着刺眼的LED 大灯的残土车轰隆隆的开了过来,转身就直接一个加速,钻进了附近的草丛,隐蔽起来,看着拉着石灰的残土车把石灰卸在了残土堆旁边,然后老远处一个奇怪的坦胸露乳的男人晃悠悠的爬上挖掘机,开着一只巨手一样的挖掘机,把残土和石灰搅拌起来。

    干尸喘了一口粗气,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些不可思议的机械怪兽,在把残土和石灰水泥搅拌均匀,这里到底是哪?到底是哪个年代?自己这是睡了多久?莫非自己把佛家道家以及西域雪山派的欢喜禅结合在一起,修成正果了?

    干尸有些不可思议,修成正果也不会经脉错乱,一身横练的功夫气息岔路了,最后假死,而所幸自己是打算营救徽钦二帝,大老远的从江南远涉东北,打算用皇家的气运加持自身修为,顺路采几个公主皇妃什么的。

    毕竟被女真人掳走到了东北,能营救回徽钦二帝其中之一,自己和自己新创的教派就能被封为国师和国教了。那些皇女皇妃之类的,自己也没有那天大的本事去带出来,只要自己的五寸回旋枪能够采到皇女皇妃的气运,助自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就行了。

    可惜事与愿违,想当初自己来到这白山黑水的地方,遍地冰雪猛兽的,还有满万不可敌的女真战士,那可是曾经两万人干挺了辽国七十万大军的女真骑兵啊!完全石器时代的蛮荒的战士硬是一比三十五的干挺了武装到屁眼的辽国精兵,而且还是打的大宋连年称臣纳贡的辽国精锐。

    如果正面对敌的对付他们,就算自己一身横练的功夫,也干不过拎着石锤的女真骑兵,那玩意骑着马抡起来照你胸口来一下,就算你一身十三太保横练的金钟罩铁布衫,也要震碎内脏的。

    外加上自己来的时候水土不服,最终练功练岔气了,导致自己进入了假死状态,十三太保横练功夫现在仅余下一两成的功力。所幸自己的少林铁裆功炉火纯青,那可是全寺几百号人每天踢来踢去的,挂着石锁跑来跑去的练成的,最终自己才五寸回旋枪的练成了身下这话儿。

    所幸就是自己的五寸回旋枪的功力并没有倒退太多,还能剩下当初全盛时期的七成左右的功力,一般来说,一般的小娘子,自己还是可以正面一战的。想到小娘子,干尸不自禁的心中火热,不管到哪,采补几个小娘子,恢复恢复的话,相信自己不说恢复全盛时期,但是起码能恢复一部分。

    毕竟现在这不知道是哪里,不知道哪个时代的地方,那些恐怖的钢铁巨兽轰隆隆的暴虐的撅土装车卸车的架势,已经把自己吓坏了。就算是自己全盛时期也扛不住那像是大手一样的挖掘机的一铲子,也扛不住两眼铮明瓦亮的大翻斗子撞过来一下子。

    想想都后怕,现在女真人这么强大了?能驱使这么强大的钢铁巨兽,那岂不是现在是女真人的朝代了?毕竟拥有这种玩意的女真人别说满万不可敌了,简直可以统一自己所知道的所有天南海北了,大宋朝能打的别说是岳飞岳将军了,就算最能打的韩世忠韩将军也经不住这种钢铁巨兽啊!

    压住心中的恐惧,干尸抖了抖浑身上下,随身的几张交子(宋朝的纸币)早就被搜刮干净了,应该是自己下葬的时候老乡拿去给自己买棺椁了。而所幸这里是东北,不是西域雪山派那边,否则那边不是天葬就是水葬,自己保不住肉身的话一切都是白费。

    而身上的衣服和鞋子都在漫长的岁月中腐化殆尽了,现在一阵风吹过,赤裸裸的站在草丛中的自己,想要走到人多的地方,首先就是要到鞋子和衣服。好在自己是少林寺武僧出身,为追求佛道的极限,靠着一身横练功夫闯出木人巷,去了西域的大雪山,这一路没少编织草鞋什么的。

    说干就干,惠勒法师赶紧的抓住身边的茂密的野草开始编织草鞋,沉睡了九百年左右的时间,肌肉经脉早已经枯萎,所以此时编织一双草鞋的惠勒法师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再也没办法再去给自己编织一身蓑衣了。

    喘了半晌后,夜色昏沉,惠勒法师终于穿好了编织的草鞋,光着腚的捡来一条印着正大饲料的胶丝袋子,三下五除二的破开胶丝袋子套在身上,一步一步沉重的瞎猫碰死耗子的前行,好在惠勒法师命不该绝,沿着村村通的水泥路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在前方看到了一个村落。

    靠近村落附近的农田里,遍地都是自己不认识的农作物,惠勒法师也不敢轻易的尝试,尤其是饿急眼了在尝试过一个绿油油的辣椒之后,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有没有毒的情况下,再也不肯轻易的尝试了。

    村落里就那么星星点点的那么几家亮着灯,毕竟在九百年后,东北人口流失严重,不是搬去城里生活,就是南下北漂的去打工了,整个屯子里百余户人家,剩下的连三分之一都不到......

    所以经验主义者的惠勒法师不自禁的感叹,女真人虽然很强,虽然拥有了钢铁巨兽,但是话说回来了,生育还是这么低下,还是女真不满万的状态,我大汉还是有机会光复的,毕竟我汉人的人口基数在这,若是真虚心学习请教女真人,习得这钢铁巨兽的操纵之法,到时候这白山黑水就是我汉家江山了。

    正在沉思的惠勒法师突然发现前方有个极其肥胖的妇人拎着两只透明的袋子,袋子里装着各种包装,有的字自己借助街边昏暗的路灯还认识,但是有些七扭八歪如同鬼画符的符号自己却全然不识。

    而这个胖妇人起码有二百三四十斤,魁梧的身躯比自己还要高出半头,虽然染着金色的头发,但是这胖妇人的眸子和鼻梁还有脸型能看出来,这不是汉人就是女真人,并不是西域的那些鹰钩鼻子蓝眼睛的胡人。

    此时惠勒法师心中实在是纠结万分,时不我待,此时是冲上去采了这个妇人,还是就此放弃?而此时要采了这个妇人的话,虽然不是光天化日,但是这村里的主路上。而且这么强壮的妇人,自己又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走到村里几乎是油尽灯枯了。真要是和这个妇人动起手来,自己十三太保横练的功夫也仅剩下三两成了,不能采了她,她一喊引来女真人的官府怎么办?

    纠结的惠勒法师还是最终选择了隐忍,远远的尾随妇人的脚步进入了一个农家大院,院子里停着的奇形怪状的各种钢铁巨兽(农用机械),这着实吓退了惠勒法师,毕竟能养得起这种钢铁巨兽的人家,是否是自己能招惹得起的?

    但是眼前除了用欢喜禅法采了这个妇人之外,尽快的滋补自身,自己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所以咬了咬牙的惠勒法师隐蔽在院墙外,发动元神简单的扫了一下房子里,就仅仅妇人一人在家。

    反复演算几次妇人的行动速度,确认妇人是无法在自己发动元神冲击的时候跑到院子里去发动那些钢铁巨兽,惠勒法师最终还是咬了咬牙,一不做二不休,既来之则安之。不采了这个妇人的话,自己根本不可能尽快恢复,曹丞相当年说过:「宁可我负天下人......」

    此时天色已晚,月上中天,妇人在家里用小盆蹲着洗完了屁股之后,推开门准备把水泼在园子里的时候,惠勒法师终于抓住机会,直接发动了元神冲级......

    说时迟那时快,惠勒法师的元神直接一闪,接着妇人手中洗完阴部的塑料盆掉在了门口,紧接着惠勒法师气喘吁吁的小跑到了门口,毕竟近千年的沉睡,让惠勒法师几乎油尽灯枯,这几步几乎榨干了惠勒法师剩下的全部力气。

    好在屋子的门被胖妇人打开了,并不需要惠勒法师开锁,否则惠勒法师指定欲哭无泪,毕竟千年后的开锁技术,可不是区区的宋朝的时代可以罩得住的,如果真要是无损的打开门锁的话,相信惠勒法师此时就魂飞魄散了。

    好在此时的门虚掩着,惠勒法师拉开门就进了屋,扶着门框好一阵喘息。而此时的惠勒法师感觉全身都快散架了一样的虚脱,喘息了好一阵之后,终于简单的扫了一眼这间房子的内饰。

    进屋先是个厨房,灶台和地上还有墙上贴满了瓷砖,左手边是放着碗筷的橱柜,右手边是一间客厅,放着各种奇奇怪怪的家具和茶几,元神扫过家具里,里面是各式各样起码几十件服装鞋帽。而厨房的后面则是一间卧室,有一铺火炕。再往前右边还有一扇门又是一个房间,房间里也是空无一人,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书桌衣柜什么的。

    松了口气的惠勒法师看看被自己昏迷了的胖女人,却没有一丝的力气把她到屋里的床上去。若是自己巅峰时期的话,凭自己的力气,别说二百多斤的女人,就是千余斤的巨石自己也不在话下。但是眼下千年之后,从院墙外跑到门口这几步的距离,自己就已经气喘吁吁了,怎么可能把这个胖妇人到床上去?

    实在是没办法了,就地凑合吧!惠勒法师直接蹲下开始解胖妇人的裤子,好在鼓捣了几下,裤腰带也终于被鼓捣开了,而牛仔裤更简单的被解开,剩下的纯棉内裤也顺手扒了下来,就是胖妇人一双穿着白色纯棉袜子的四十号大脚让惠勒法师有些不爽。

    毕竟自宋朝建国不久,赵光义抢走了李后主的宠妃们之后,宋朝上下就开始风行起来缠足裹脚之风,那纤弱可爱的三寸金莲入手把玩起来就很爽,而这胖妇人的一双天足大脚丫子,比自己的脚还大了一圈,这怎能让爱脚人士的惠勒法师爽起来?

    女人脸蛋美不美也就那么回事,插起来紧致才好,而脚要是美的话,哪怕不那么紧致也就可以克服了。可胖妇人的一双狰狞的肉脚,的确让惠勒法师提不起任何的兴致,所以此时的惠勒法师只好眼观鼻鼻观心的赶紧继续。

    胖妇人的肉屄看起来还是可以的,浓密的屄毛下根本看不清肉屄到底什么样子,扒开肉屄之后也因为浓密的屄毛的掩盖,外加天色昏暗下,勉勉强强的就看一个轮廓而已。而此时根本也来不及仔细研究了,惠勒法师自棺椁中爬出来,到编制草鞋,再到撕开化肥袋子,再到走到村子,最后小跑这几步,已经榨干了所有体能了。

    此时的惠勒法师连洗一洗那千年五寸回旋枪的想法都没有了,颤抖着跪在胖妇人的胯间,也不管胖妇人的肉屄里根本就没分泌出任何的润滑液,直接的千年五寸回旋枪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狠狠地插了进去......

    胖妇人紧致的肉屄狠狠地夹紧了惠勒法师的五寸回旋枪,在没有任何润滑液的情况下这么硬插下去,就连惠勒法师练习多年的少林铁裆功也禁不住的一哆嗦,摩擦力下真心不好受,而千年没洗的五寸回旋枪所幸千年没洗,掉渣的起到了一定的润滑作用。

    此时的惠勒法师眼观鼻鼻观心,抱元守一的箫抱珍的道家心法虽然寻常人难以做到,但是凭自己少林武僧常年打坐的基础,还是勉强做到了抱元守一。之后缓缓地运起元神,全部集中到五寸回旋枪之上,开始吐纳起了密宗的欢喜禅采补大法。

    毕竟自己的禅心是佛家少林的,可以做到道家的抱元守一,这样可以谨守本心,增强的吸收欢喜禅的采补。这也是自己敢于只身前往东北营救徽钦二帝的底气,路遇箫抱珍只是锦上添花而已,一气化三清的道法只不过跟欢喜禅更搭配而已。

    挥去杂念,五寸回旋枪在胖妇人的肉屄之中逐渐的膨胀起来,终于达到了五寸的地步之后,逐渐抻开了胖妇人那紧窄的肉屄。胖妇人因为二百多斤的体重,身体里各处脂肪的堆积,更把肉屄堆积的紧致。此时的五寸回旋枪在肉屄之中吸纳着这副躯体过剩的养分......

    胖妇人肉眼可见的微微的消瘦起来,尤其是浑身上下的多余的脂肪都有液化的趋势,而靠近子宫的肚子上的赘肉,也在一点点的液化缓缓地渗入子宫,渐渐的流向了宫颈,缓缓地流向了阴道,滋润着惠勒法师的五寸回旋枪。

    逐渐能有一刻钟左右的时间,惠勒法师的五寸回旋枪沁润在胖妇人的肉屄里,吸足了养分之后,惠勒法师又运起了箫抱珍的道家心法,炼精化气,逐步的滋养起来自身,而此时的惠勒法师干枯的如同干尸的肉身,也在一点点的被炼精化气滋润着。

    直到此时胖妇人子宫内的养分干涸了,全都顺着宫颈和肉屄被惠勒法师吸纳了之后,惠勒法师才炼化的差不多了,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动力,舌尖抵着上颚的双目露出精芒,抬起胖妇人的双腿架在肩膀上,开始了最基础的动作。

    而此时胖妇人的肉屄之中,最后一丝从子宫中流出的精华滋润着肉屄,否则此时千年未洗的五寸回旋枪大力的冲撞之下,那连灰带泥的的这顿抽插之下,非要撕裂她的肉屄不可。而这最后的一丝精华的润滑,正是惠勒法师采花多年的心得,做人留一线。

    这招做人留一线本就奔着截教的精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不追求完美,否则月满则亏,精满自溢。留一线作为最后的娱乐,缓解这千年寂寞。而此时的惠勒法师在吸纳了胖妇人的精华之后,肉身也已经开始渐渐的力量充盈,多年练习的少林铁裆功此时更是龙精虎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