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父母的游戏 > 正文 【】(3)
    03

    等爸爸走出浴室后,我轻掩上了浴室的门。妈妈好久好久不曾给我洗过澡了,从幼稚园回到老家开始就是奶奶来帮我洗澡了。纵是节假日爸妈回到了小院,奶奶也从未放手叫妈妈给我洗过澡。再小时候也许是有的。但是记忆已经模糊没有什么印象了。就像那晚父亲所说的妈妈曾撒尿到我们父子身上的事我已然记不得了。

    我先自己洗了个头,洗发水的味道很香,我曾在妈妈的身上闻到过。洗完头后我开始犹豫,因为我不知道爸爸说的叫妈妈来帮我搓背是真是假,我怕因为爸爸的戏,导致妈妈对我的疏远。

    回家路上和妈妈的亲昵,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我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的迷恋上了,如果失去这份亲昵,我都不知道答应父母来省城生活的意义是什么。

    我走到门前,轻轻打开房门。妈妈穿着轻薄的睡裙,正木然的坐在沙发上,咬着嘴唇,也是一脸纠结的神色。她听到了我开门的声音,抬起头看向我,眼神像小鹿一样,又赶紧低了下去。

    看着妈妈坐在那里,在那浑圆臀部的挤压下,紧绷睡裙包裹着那份妖娆的曲线。我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轻咳一声说道,“妈妈,我洗好头了,爸爸说让你给我搓背。”

    妈妈也很自然的站起来说道“嗯,妈妈马上就来。”说完站起身,像往常一样轻轻扭动着腰肢,带动着身上轻薄,柔顺又微微透明的睡裙摇曳着走了进来。

    妈妈先十分仔细的在洗手池把手洗干净,然后随我一起走进了卫生间的里间。我用手捂着自己的鸡鸡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我们母子就这样相互沉默了一会儿。

    浴室里因为我刚洗过澡空气的湿度很大,妈妈的身上虽然穿了一件长裙丝毫不见暴露,但因为刚刚沐浴后显然没有穿上多余的衣物,皮肤也湿漉漉的,以至于有些地方的布料紧紧贴在身体上。我甚至看到了她挺翘的胸脯在衣服下面撑出的完整轮廓,因为离得很近,连那乳尖印在衣服上的形状也是清晰可见,甚至因为睡裙的单薄,我都能看清楚乳尖和乳晕的颜色。

    我忙收回忐忑不安的情绪,我恋恋不舍的转过身,不愿意失去视野中那勾魂的美丽。妈妈慢慢靠近我,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上我的后背,没料到我看似消瘦的身材居然有一块块有型的肌肉,白皙的后背肩胛处因为双手支撑在浴室的墙壁上微微用力,隆起了结实的两块肌肉。湿漉漉的肌肉在浴室的灯光下泛着光泽。

    抚摸着儿子因为用力而紧绷的身体,妈妈有些害怕,又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她轻轻的吞了一口口水,忍不住加大了力量,抚摸在我后背上的手指不停地摩挲着,慢慢向下移动,腰上的肌肉也硬的让她非常惊奇,这么半大的孩子怎么练出来的肌肉。这是一具和他父亲完全不一样的躯体,青春洋溢,富有活力,还带有阳光的味道,这是妈妈第一次看到除了丈夫外男人的裸体。她的双颊发烫,身上的皮肤湿漉漉的,摩擦在丝绸的睡裙上,带起了一阵阵酥痒的感觉,好像有只小蚂蚁在不停的爬着。

    当她触到我的屁股时,犹豫了一下,又很自然的摸了上去,慢慢的揉搓着。感受着妈妈柔软的手指在我身体上不停的揉搓抚摸着,我那玩意情不自禁的怒目昂首,就这么直挺挺的立了起来,肉棒涨的难受,仿佛可以去咚咚的敲鼓一样。

    我有点忐忑,怕妈妈看到我的丑样,被我胯下的鼓槌吓到,改变了对我的亲昵。却没想到妈妈的手指轻划过我的腰间温柔的落到了我的昂扬之上。

    妈妈的手指温柔地轻抚过我的肉棒,还微微用力捏了一下,妈妈惊叹的感受到了岩石般的坚硬,儿子的肉棒虽说还没有自己丈夫的大,但是这滚烫坚硬的手感却是自己从没感受过的。

    这时,卫生间的房门打开了。妈妈急忙把手拿开,又放在我的后背上,爸爸走了进来,他装作漠不经心的样子问道“怎么样,这么多年没给儿子洗过澡。还会洗吗?”

    妈妈微低着头,脸上羞的绯红。“还行吧,就是好久没洗过了。慢慢就找回过去帮他洗澡的感觉了。”

    爸爸靠墙站在洗手池前,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他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说到,“那你就继续,我在旁边看着。还像过去那样洗吧,有什么疏漏我会及时提醒你的。”

    在爸爸的注视下,妈妈继续给我搓洗着身体,却刻意躲避开了我那根昂扬挺立的火热,双手一会儿摸到我的大腿上,一会儿摸到我的小腹上,故意避开了那个敏感的位置。

    洗澡可是体力活,浴室里温度也高。不一会儿妈妈就感觉到有些累了,两片美丽的鼻翼一张一合的喘着气,身上也渗出了微微的汗水。薄薄的睡裙也贴到了晶莹的肌肤上。

    这时爸爸忽然张口说到,“看你睡裙都湿透了,反正儿子背着身子也看不到,你就脱了吧。”话毕我就听到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和妈妈拒绝的话语。不一会儿我悄悄转过头通过视角的余光看到爸爸手里拿着妈妈的那件大红色的睡裙,他拿着睡裙放到鼻前深深吸了一口气,便随手扔进了洗衣篮内。

    妈妈一只手环在胸前,一只手捂在小腹的位置,妈妈的胳膊很细,手很小根本挡不住漏出来的风光。我贪婪的看去,深深锁骨下面如玉的肌肤一片桃红,透过妈妈手指的缝隙那萋萋芳草,那挺立的枣子微微的颤抖着,美得不可方物。

    妈妈的脸蛋泛着绯红色的光泽,眉毛修的细长而近发梢,她的眼睛生的狭长眼角上挑,眼角下面有一颗小小的泪痣,眼神迷离的犹如喝醉了一般,额前的发丝也贴在嘴角,嘴角紧紧地绷着,好似有些嗔怒,但是因为长得太过妩媚的原因看着就像在撒娇卖憨一般,别有一番风情,我不知不觉的就看呆了。

    妈妈用妩媚的眼光白了我一眼伸出挡在胸前的手推着我的脸,“转过去,转过去,不准偷看。”看我遗憾的转过头,妈妈知道自己争不过爸爸,好似赌气一样放下了防备的手,继续帮我搓洗着身体。

    爸爸却也把睡衣脱了,走到妈妈的背后说到“看你身上的汗水,刚才你的澡算是白洗了,来老公也帮你洗洗澡吧。就当是你给儿子洗澡的犒劳。”说完爸爸摘下了挂在墙上的淋浴花洒,放了一下凉水就冲在了妈妈的身上,另一只手也在妈妈的身上开始游走。温水打到妈妈的肌肤上,妈妈发出了轻微的一声颤音,我感觉到妈妈在我身上搓洗的双手带有了一丝颤抖。

    爸爸略微给妈妈冲洗了一下,就开始双手游走在妈妈身上的敏感部位。爸爸那洁白如美玉一般的指尖轻轻捏住一颗樱桃一捻,紫红色的樱桃就改变自己的形状,开始变涨,变硬,变长起来。洁白的手指和因为充血颜色变得更加魅惑的乳头交映着,展示出了倾心动魄的颜色对比之美。另一只手轻揉着妈妈的另一只小兔子,小兔子丰腴但不硕大,倒碗型的东西柔软的微微颤动着如同水波一般,却极有韧性的样子挺拔着。妈妈不禁扬起来了头,鼻腔里压抑着闷哼,双手用力抓在我的腰间,晶莹的指甲微微陷进我的肉里。

    爸爸微张薄唇发出魅魔一般的声音“儿子的鸡鸡怎么没洗呀?”这魔鬼一般的声音传入我们母子的脑海带来一阵阵禁忌的冲击。爸爸伸出一只手牵着妈妈的柔荑按在我的鸡鸡上面。“要翻开包皮好好洗洗里面的污垢,你怎么能这么不仔细喔。”

    说完爸爸的另一只手摸到了妈妈那充血变肥的毛茸茸之处,妈妈不禁呻咛了一声。爸爸指尖熟练的捏了捏那颗敏感的小小的珍珠,妈妈闭上了眼睛皱眉咬着嘴唇。爸爸轻轻吻了一下妈妈的嘴角,手指开始快速的动弹起来,没过一会妈妈就绷直了双腿。我的屁股上感觉到了一团毛茸茸的软肉顶在了上面,妈妈哼哼发出犹如哭泣的声音,那花丛中开始流出一股一股的蜜汁。

    爸爸擒着妈妈的手,让她每一根修长的手指都充分的沾满了蜜汁,然后涂抹到了我的鸡鸡上面,“抹上点沐浴液,润滑一下,这样就不会伤到儿子了。快点给咱儿子搓洗一下,要翻开包皮不留一点污垢。”

    妈妈好像放弃了什么似的,认命般握紧了我的肉棒开始揉搓。致命的快感瞬间就包围了我,妈妈柔软的手太舒服了,我的肉棒上涂满了她花丛中的蜜汁滑腻腻的,我幻想着自己的肉棒就像是在她的花丛中穿插纵横一般。爸爸满意的看着我们这对陷入梦魇的母子,他一只手分开了妈妈肥美的山谷,另一手扶着早已坚挺的肉棒探入了满是蜜汁的山涧里。他舒适的闷哼一声伏在妈妈的耳旁道,“弗洛伊德在其著作中阐述了一个观点,人通常不会对其长者家眷有非分之想,不仅是因为伦理常纲的约束,而且是因幼儿期的欲念对身边的人产生了认同感,成人后就会本能排斥。你说他说的对吗?”

    妈妈的目光已经彻底的迷离了,她呜呜咽咽的不知再说着什么,全身都晕染了了桃花盛开的颜色。爸爸一下又一下的顶着她的屁股,她毛茸茸的下体又一下又一下的撞在我的屁股上,浴室里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啪啪声,连续两次的啪啪声好像是山谷里的回音似的不断回想着。

    妈妈一只手用力的撸动着我的肉棒,另一只手也扶在墙上,胸前两颗坚硬的枣子的陷进我后背的肉里,一滑一滑的摩擦着我的后背。我挪动自己的手从下方插进了妈妈的手掌之间,我和妈妈十指相扣紧紧的握在一起,就好像感受到了彼此的心。

    爸爸看到我们母子紧握在一起的双手,猛吸一口气开始更加用力的挺动着,两片边缘带着微黑颜色的紫红色花瓣紧紧包裹住一根粗大的肉棒,肉棒急促的进出着花瓣之间的幽香花径,在啪啪的撞击声中带出了咕叽咕叽的声音,就像在暴雨里奔跑在田野中,双脚踩在泥泞湿滑的大地上发出的声音。

    不停进出的肉棒带出了一股又一股的蜜汁,蜜汁顺着两人的交合处,像春雨一般淅淅沥沥的滴落在浴室的瓷砖上,浴室里弥漫着春天雨夜里湿润,清新,富含着生命的气息。

    妈妈的脸湿漉漉的贴在我的耳朵上,长大樱唇,大口的喘息着,香甜的气息不停地吹拂着我的脸颊,我贪婪的吸着妈妈呼出的香甜空气,不想有一丝偷偷溜走。

    忽然我听到一个犹如黄莹一般的声音带着哭腔道,“不,不,不行了。真的不行了。要死了。”我低下头看着一股子清泉从那花丛中喷涌而出,打在我的大腿内侧。

    我腰间一酸,一阵又一阵的酥麻感觉快速的从鸡鸡散步到全身,我不停的抖动着,一股又一股的白色浓浆射到了妈妈柔美的手上,射在面前的墙壁瓷砖上。

    爸爸也发出一阵闷哼,他用力的挺着下体,伸出双手抱住我的肩膀,仿佛想把自己整个身体都塞进妈妈的身体里一样。妈妈被我和爸爸两具有力的身体夹在中间,浑身柔软无力,就像汉堡之间的肉排一样,妈妈的小手还不停的撸动着我的鸡鸡,让我完全释放出身体里的欲望。

    这样我们一家三口紧紧的抱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感受着高潮之后的余韵。过了好一会儿,爸爸拿起了墙上的淋浴花洒,释放了一会儿凉水,他缓缓拔出肉棒,用花洒仔细清洗起妈妈的花瓣。蜜汁带着粘稠的白色液体顺着清水流到地面上,我射到墙上的精液此时也滑落下来,两团精液带着蜜汁旋转着,搅拌着混在了一起,顺着卫生间地漏的缝隙流了下去。爸爸就这样温柔的清洗好了妈妈诱人的身躯,妈妈一言不发,双腿微微有些发软。

    爸爸轻吻一下妈妈眼角的泪痣,一只手穿过腋下,另一只手伸过膝弯,他温柔的将妈妈抱了起来,他打开浴室的门将妈妈抱了出去,在门关上的瞬间,他说道,“自己洗干净后回房间睡一觉,别累坏了身体。”

    我看着关上的房门,默默伸手拿下花洒冲洗了一下身体。放好花洒,我从旁边的瓶子里按压了两下,白色泡沫状的沐浴液落在我的掌心,和刚才透明滑腻的沐浴液完全不同。

    洗好澡后,我穿上睡衣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拿出老旧的CD随身听,挑选了一张疯狂的死亡重金属摇滚专辑。急促的鼓点,呜咽的电吉他,生与死之间的呐喊声,通过耳机进入我的大脑。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将自己狠狠的摔在床上,脑海里不停浮现着爸爸在我身后说的那句话。听得不太真切,但也听到个七七八八。他妈的,弗洛伊德,你他妈的真活该死于口腔癌!

    当我再醒来的时候,夜幕已经悄悄降临了。明镜般的月亮悬挂在天空上,把清如流水的光辉泻入我的房间。音乐已经自己关闭了,这次我一点也没有认床的反映。平时的我很敏感,只要离开自己熟悉的床榻就会辗转反侧,整宿都睡不好觉。

    我离开卧床,穿上拖鞋,走到门前轻轻打开门扉。客厅里也没开灯,我环视一圈顺着灯光看到爸爸穿着睡衣坐在阳台落地窗前的藤椅上。他的身边开着一盏落地灯,灯光洒在他的身上,他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身前有一个藤条编成的小茶桌,上面有一个茶壶和两个水杯,一个空着,一个茶水喝了一半。

    爸爸听到我的声音抬起头,嘴角还带着微笑。他指了指身旁另一个藤椅笑道,“臭小子,睡醒了?来这边坐。”我点点头缓步走到他的身边,爸爸拿起茶壶,在那只空的茶杯里倒了五分之三的茶水。“你妈妈累了,还在睡觉。”

    我默然点点头,我不知道这句话是真的还是假的,心里一揪一揪的,不知道妈妈是否是因为下午的事情羞于见我,妈妈是否会因为下午浴室内的疯狂而疏远我,这是我放不开的弦。我也不敢去问爸爸,我怕因为我的提问揭开了遮掩的薄纱,导致游戏的结束。

    爸爸却好似心情不错,他合上书看向窗外,“我看你睡得很香,就没叫醒你。先喝一杯水,一会儿穿好衣服咱们出去吃饭,再给你妈妈带一些她喜欢的菜回来。”

    我拿起茶杯,是今年雨前的龙井,爸爸保存的不错,里面还有那股春天清新的味道。

    爸爸站起身拍了下我的肩膀,起身准备去换外出的衣服。在他转身走进黑暗时说了一句中午曾经说过的话:“臭小子,打起精神来,到了省城,跟着爸爸在一起生活,你才明白人生会有多么精彩!”

    我转过身,看到黑暗里爸爸的眼镜上闪着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