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进化 > 正文 【】第一卷 女娲计划 20-21
    第二十章  失败的融合

    清晨,今天是一个阴天,万里有云,叫醒余树的不是窗外洒在眼皮上的第一缕阳光,而是脑海中那个电子合成的声音:

    [王新蕊肉体开发程度80%,已解锁肉体控制能力。]

    看着王新蕊的两个睫毛微微抖动,余树知道她要醒了。当王新蕊睁开眼看到余树的第一眼,心中泛起浓浓的爱意,此生只想与他就这么对视下去。

    [王新蕊肉体开发程度90%,已解锁潜意识影响能力。]

    余树心里感觉到纳闷“明明昨天自己已经达到前列腺高潮了,怎么还没有解锁到100%?”

    “前列腺高潮是被动的,不是你主动的,昨天你的改造行为已经被识别为自慰行为,是无效的。”

    “难道真的要找个男人来插自己?”

    余树心里感觉到一阵阵抗拒。

    “其实还有另一种方式——心灵上的绝对臣服”

    “你的前辈们就是这么做的。”脑海中的声音接着回响。

    “前辈?难道接受到你们融合的人不止我一个?他在哪里?”

    余树心中感觉到激动!自己并不孤单,还有和自己一样的人!

    “和你走相同路线的人已经不在人世了。”

    “他是谁?”

    “我无法告诉你,他并未对我开放权限。”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在时间的某个节点,我会告诉你,但不是现在。请你善用你自己的能力,努力的去改造自己和这个世界。”

    脑海中归于平静,余树就这么和王新蕊这么默默对视着,最后是王新蕊支持不住,扑到余树的怀里,抓着余树的尘根,在他耳边轻声的叫着:“要!”

    早上的性爱是平和而美好的,王新蕊坐在余树的身上,用肉穴含住了那根粗长,黑色的头发披散着落在雪白的肩膀和脊背上,像一只白天鹅,丰硕的双乳晃动,乳头上的乳环也在随着起落抖动,让余树忍不住伸出手去把玩那片丰润。王新蕊体内含着肉棒,身躯前后的动着,用那颗紫红的龟头亲吻着自己肉穴深处的花蕊,用自己的趾骨磨蹭着,最后在一声长长的娇咛中达到高潮,王新蕊也感受到体内那根肉棒的喷射,俯下身张开嘴,享用自己的早餐。

    王新蕊着穿衣服,摸着自己因为被射满了精液而微微鼓胀的小腹:“好像一个孕妇啊!要是能给余树生个孩子,那该有多好!看他的基因应该挺棒的,智商和身高都是佼佼者。”

    就在王新蕊在考虑以后两人的孩子叫什么的时候,余树的电话响起了:

    “余先生,今天我们中午一起吃个饭可以吗?我给您发了昨天您需要的文件,吃完饭我们找个地方详聊,您有什么想问的,可以都提出来。”

    王新蕊听见电话里的女人声音,等着余树把电话打完。腻着靠了过来,才发问:“亲爱的,刚刚打电话的那个人是谁啊?”

    “办公司的事,昨天不是和你说的那个吗?你还记不记得?”

    王新蕊惊呆了,没有想到余树现在就要办公司,连珠炮似的开口发问:

    “你要办公司?什么公司啊?什么类型的?你知道现在很多大学生都出来创业,但是成功的却寥寥无几,你有钱能亏吗?”

    余树开着玩笑先回答了她的最后一个问题,说到:“做好了亏损的思想准备,却没做好亏损的物质准备。不过你也别担心,我做的这个公司不需要多少资本,亏也亏不了多少。顶多就是把注册的钱赔进去,我们这个公司主要的成本在这里。”

    余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是人才,人才最重要的是头脑。而我这个头脑可比爱因斯坦牛多了。”

    听着余树在那里臭屁,王新蕊开心的笑了,没想到他昨天说的都是真的!

    “你们下周也要开始实习了吧?你找的单位是哪里的?”余树发问。

    “和明月一起找了个华润超市的营销部门,他们给了我们两个月的实习期,以前也有我们学校的人过去实习,那个部门的领导还是我们以前的学长喔!你喔?实习找到了吗?”

    “嗯,是哈尔滨的一家药企的实验室,本来可以直接去北京的研究所的,不用实习。但是我想了想,了解一下国内医药产业的基础也是比较重要的,毕竟我以后准备在这一行耕耘,多些底层的认知还是好的,现在去研究所应该也就是科研民工,学到的东西不一定比药企多。”余树回答。

    “嗯,那你要加油哦,我现在可期盼着以后在你手下工作。”王新蕊抛着媚眼,一圈圈地穿上了黑色的筒袜,把脚踩进柳明月的那双靴子里。

    “时间不早了,我回去洗漱了,还和明月有事商量。大宝贝晚上见!”王新蕊调皮的对着余树裸露的胯下道了别,关上门走了。

    ——分割线——

    当王新蕊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只有柳明月在宿舍里,宋薇薇和她那个小跟班吃完早餐就去学生会开最后一次会了。

    柳明月假装玩手机,眼睛乜着她:“哦呦,我们的女主角回来啦?”

    “是啊,电影拍完了,明月你觉得好看吗?给我提提建议呗。”

    说完王新蕊当着她的面就开始换衣服,经过昨晚自己发给她的消息,两个人的关系已经悄然产生了变化,王新蕊不想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此刻的幸福,一个人的快乐分享给两个人就成了两个人的快乐,她好想告诉整个世界自己有多幸福,可是她不能,她隐约知道余树对自己没有那种结婚的打算,于是自己的闺蜜柳明月就成了绝佳的分享对象。此时就连王新蕊也没有发现自己有了暴露的癖好。

    天知道柳明月是怎么想的,她看着王新蕊脱下了自己的大衣,那股玫瑰的香味在整个屋子里开始弥漫,她知道这股味道是从哪里来的,看了一眼王新蕊身上的红色情趣内衣和黑色的筒袜,上面还有点点白色干涸的痕迹,她知道那是余树在王新蕊身上留下的精华。

    “真的是奶的味道吗?”柳明月心里想。

    柳明月看着王新蕊毫不在意的从肩上把肩带从白皙的皮肤上褪下,露出那圆润饱满的乳房,翘起的嫣红乳头上是两个银色的乳环,大小和乳晕差不多,她假装不去看,却又忍不住凑了过去。低声问着王新蕊。

    “小蕊,不痛么?”

    第二十一章  乳环上的字

    “不痛啊,超级刺激,戴上也很好看。”说着用胳膊交叉着把两团乳肉捧起,挤出了一道深邃的乳沟。

    “小蕊,上面好像还有字!”柳明月仿佛发现了什么。

    柳明月顾不上害羞了,主动凑过去想看清那两个乳环上写的什么字。

    “爱~~~~~奴~~~~~~”等看清两个字,柳明月整张脸像树头的虾子一样红,却又舍不得挪开眼睛,因为着两个字给她的冲击实在太大了,好奇心让她有无数的话想要追问,却又看见王新蕊平日平坦的小腹此刻微微隆起。

    王新蕊此刻心里却在想:我竟然在他心里有着一块位置,心中对余树没有给她承诺那一点点的失望,也烟消云散了。思绪却突然被柳明月的追问打断:

    “小蕊你不会怀孕了吧?你的小腹好明显。”

    ”傻瓜,怎么可能怀孕,就算怀孕也不能这么快显怀啊。”王新蕊听见柳明月的问题,感觉到子宫内的精液的存在感无比清晰,仿佛在提醒这她这是余树在她体内的种子。

    “那这是怎么回事?”柳明月不解的问。

    王新蕊突然舔舔红唇,向着柳明月凑了过来,在她耳边轻轻说:

    “是他的射进来的牛奶啊,里面都被他射满了,好烫好烫,烫的身子要着火。”

    ——分割线——

    余树看着时间快到中午了,收拾停当,穿上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西装裤子,黑色的皮鞋,这是他大学时准备各种面试时买下的行头。尽量把自己打扮的成熟一点,不要让人看出自己是大学生,那样会让人看扁。下了楼,向约好的咖啡厅走去,咖啡厅里也有吃的,两人准备在咖啡厅简单的吃一顿午饭,不耽误谈事情。

    快走到咖啡厅的时候,在半路上发现一个女人从一辆奥迪上下来,脚上穿着CL的红底黑色高跟鞋,一双长腿笔直修长,看起来并不比余树低多少。黑色的西装长裤紧紧包裹着丰满的翘臀,臀瓣随着步伐微微的颤抖,一看就很有弹性。上身是一件同款的黑色收腰外套,更显得臀部浑圆,从背后看,仿佛身上所有的零件都是为了这充满了诱惑的性感臀部而生。余树不由地想着,要是在这种完美的臀中进出,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只见那女人走到咖啡馆的门前,拿出手机打电话,她听见身后的铃声,转过身就看见了余树。

    “您好,您就是余先生吧?我是水墨,水墨画的水墨。”

    “你好,我就是余树,多余的余,大树的树。”

    两人礼节性地握了握手,一起走进了咖啡厅,要了两杯咖啡,找了个靠窗的座位相对坐下。

    此时双方都在打量彼此。

    水墨看着余树,发现他年纪不大,穿着西服正装却还是像个学生,脸上还有稚气,身材高高大大,眉目清秀,就像自己公司里刚刚来的实习生。

    余树看见水墨的大约三十岁上下,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杏仁眼双眼皮,薄薄的嘴唇,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像水墨画一样清冷,是个冷美人。没有耳环,手上也没有戒指,胸部不大,但是依然把白色的衬衫撑的饱满,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

    余树对着她说了句:“不知道有没有人说过,你长的很像一个明星?”

    “李沁是吗?”水墨眉眼弯弯,冰山融化,笑了起来。

    “很多人刚见面都这么说,可是认识的时间长了就知道了,我可不是小姑娘,也不是演艺圈的玩物。”说这句话的时候,水墨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和面容截然不同的气息,那是成熟女人历经风雨过后的味道。

    “冒昧了。”余树道歉。

    “没关系,先谈正事吧。”水墨巧妙避开了这个话题。

    水墨拿出一沓纸,嘴上说着:“余先生电话里没有讲清楚,自己想要办的是什么公司,每种公司的要求不一样,我先问问,您想办的是中药还是西药公司?”

    “西药。”余树没有犹豫,毕竟自己是在生物领域工作,不能和中医纠缠不清,这会给以后自己带来隐患。

    “开办药品批发企业,须经企业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并发给《药品经营许可证》;开办药品零售企业,须经企业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并发给《药品经营许可证》。

    从事药品经营活动应当具备以下条件:第一要有依法经过资格认定的药师或者其他药学技术人员。第二要有与所经营药品相适应的营业场所、设备、仓储设施和卫生环境。第三要有与所经营药品相适应的质量管理机构或者人员。第四有保证药品质量的规章制度,并符合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依据本法制定的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要求。”水墨详细的解释道。

    “额。。。。。”余树听的脑袋听的有些发晕,他想到自己一个人办公司会有些麻烦,但没想到这么麻烦。但是他发现水墨说的好像是医药销售公司,而不是研发公司。

    “我要办的是研发公司,不是销售公司。”余树纠正道。

    “啊?”水墨红唇微张,惊讶的叫了一声,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她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年轻的男人是要开研发公司。她昨天发给余树的资料他都一眼没看么?那些都是销售公司的资料啊。余树还真没看,昨天晚上从吃完饭就一直在床上,怎么可能有时间看手机?

    “对不起,我有些惊讶,请问您现在是有产品吗?我推荐您先申请专利,去找个正规公司挂靠,让他们去做临床实验,然后注册药品上市,你自己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这些工作的。”水墨接着补充。

    “我做的是靶向药物,个性很强,不可能去做临床实验,也不可能大规模应用,都是为一个人专项研发。”余树解释到,他目前只能对确定的目标进行治疗。

    “那这些暂时和我们的业务没有交集,我们只负责医疗销售行业的公司事务。不过你要办的这种公司,我可以个人给你一些建议,你可以注册一个保健品公司,以保健品的方式进行出售。”水墨建议道。

    “保健品?还是算了吧,这让我想起了传销。”余树想着说道。

    “还是算了吧,我再看看其他公司能不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余树又说。

    “我猜您也找了不少代办公司吧?他们对医药行业真的不熟悉,就万年市来说,我们公司应该是最专业的了,您说的这种公司目前肯定是不正规的,找谁都没有用,市场上是没有先例的。”

    “还真没找几家,我网上搜索到的第一家能代办医药公司事务就是你们。”

    水墨无语了,看货都要看三家,这家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如果余树同意以保健公司的名义来开公司,这单她做下来她可以拿一万左右的佣金,因为这是她的私活,不用经过公司的手,自己就能把几个证跑下来。

    她现在很需要钱,她爸爸还在监狱里服刑,因为迟迟凑不够保释金,母亲在家里整夜以泪洗面,父亲又禁止他们卖掉房子,和人打官司散尽了家财,真的是一滴都挤不出来了。

    “肚子饿了,你们大学周围有什么好吃的?我们边吃饭边说吧。”水墨提议道。她原本准备两个人喝两杯咖啡就进入正题,把办公司的事情确定下,没想到是这么个情况,不过如果能接到私活,可以赚的更多,就是要花费一些水磨功夫,她不信这个象牙塔里的少年可以顶住自己的忽悠。看着余树就要失望的离开,她有些着急,为了再说两句话,她提议两个人一起吃个便饭。

    “行,我们一起吃个饭。不过提前说好,就餐环境不怎么好,味道倒是不错。”余树答应了水墨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