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想入菲菲 > 正文 各取所需(虐) Fáг℮ℎμⅭǒм
    开会的时候,林菲忘了关静音,微信响个不停,被老板骂得狗血喷头。

    “在干嘛。(微笑)”

    “有想我吗(害羞)?”

    “真没良心。(委屈)”

    “什么时候下班?(疑问)”

    “晚上七点钟我去找你哦。(愉快)”

    她每天都被裴衡叨扰个不停。他有个特点,喜欢发表情包,以此表达自己的心情。

    刚开始她还会回复几句,但是她越回复对方越兴奋,总会发一连串一分钟的语音。后来觉得烦了,直接屏蔽消息。

    下班,文思远又准时在门口等他,看见她心事重重的样子,关心地问,“怎么了菲菲。”

    林菲垂眸想了想,心中若有所思,“有件事我需要你帮忙。”

    “没问题,只要是菲菲说的,我什么都可以。”他善解人意地说道。вǎiniǎnwen.com(bainianwen.com)

    晚上七点钟,裴衡准时走下车,一副贵公子的打扮。他穿着一身精致又高档的西装,格子领带上闪烁着价值不菲的胸针,剪裁精良的西裤勾勒出他腿部修长的线条,头发也服服帖帖,特意做了造型。腰窄肩宽腿长,天生的衣架子。眼眸深邃,飞扬的眉骨,为本就俊美的容貌,平添了几分乖戾与轻狂。

    若不是走在小区的停车场里,还以为是走t台的模特。

    他左手拿着一捧玫瑰花,右手拎着一个精致的礼物盒。

    这些天,他跟小姑娘一直在“友好沟通”。当然只是他单方面认为的友好,他说十句话,她回一句,有时还是一句“哦”。

    就像之前自己和其他女性交往,他都是发“哦”的那一方,但是因为是菲菲,当舔狗他也不在意。

    今天他打算跟她提出交往。经历上次浴室的艳遇,他最近对其他女人都提不起兴趣来,他想要对她负责,还向裴泽和姜娴静提出散伙。

    白天想菲菲,晚上更想。

    上班想,吃饭想,睡觉还会入梦想。

    像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想到他夺走了小姑娘的初吻,初夜也不远了,身下就硬邦邦。

    没见面的这些天,一直靠着小姑娘的粉色小内内纾解,他甚至变态到随身携带,想菲菲的时候就把自己释放一遍。可惜菲菲不让自己发那种语音,要不然他一定好好表达对她的渴望。

    他在网上查如何吸引异性,看到那句,有颜有钱无敌,心中胜券在握。这不出差刚回来,就打扮得“花枝招展”,直奔她而来。想到之前给她留下的印象不是很好,这次好好打扮,让她喜欢上他,哪怕因为脸。

    在一起后,他就把菲菲接到自己的豪宅,如果她害羞,他就勉为其难搬到她家住,不仅可以每天吃到她做的菜,还能抱着她为所欲为

    想到这,他偷乐起来。

    到了林菲家,万般期待地按起门铃,可按了好久都没有反应,于是敲门喊道,“菲菲,在家吗?”

    过了好一阵,门开了,门口不见美人,却是那个“不速之客”。

    手中的花和礼盒啪嗒掉落。

    门口站着碍眼的“公孔雀”,半裸着身子,身下只裹着浴巾,干瘦的葱板身材,脸颊、颈间和锁骨都覆盖着口红印,往里望去,散落着一地男女衣物。

    他垂着眼,静默了极短的一瞬,呼吸有瞬间的缺氧,接着长吸一口气,故作镇静的抬眼,俊眸流露出滔天的怒火。

    联想到发生了什么事,暴怒,第一反应是林菲被这个禽兽给糟蹋了。

    “操,你把她怎么的了?”

    说着,一记狠拳砸向文思远的脸,嘴角立刻溢出血迹。

    “关你什么事?不要欺人太甚!”文思远揉着嘴角,疼得直磨牙。

    “妈的!”裴衡青筋暴起,又狠扈地给他一脚,用力过猛,使得对方背部狠狠向后砸去。

    身后的穿衣镜,瓦片噼里啪啦的碎,导致文思远的背部又见了血。

    裴衡平时没少锻炼,身材高大健壮,有时候还会玩自由搏击,文思远自然不是他的对手,此时被他揍得无法还手。

    “王八蛋!搞我女人是吧?”说着又准备出拳,只听一声“住手”。他转头,看见是林菲。

    准确的说是一个穿着浴袍,湿着身子,红润着脸,衣衫不整的女人。

    “裴衡,你把手放下。”女人严肃地说。

    可笑的是,这是她第一次亲口叫他的名字。

    果然,他停了下来,眼底却蛰伏着困兽,眼神野性难驯。

    他目不转睛看向她,想在她眼里寻找一丝的希望。

    然而。

    “就是你看到那样,他没有强迫我。”女人的话犹如一把利刃,横劈在他心间。

    然后走向前,推开挡在前面的裴衡,又扶着文思远坐在椅子上,看着文思远身上惨不忍睹的伤,一狠心,“小远是我男朋友,我们想怎样,不需要你来管。”

    “请你,马上,立刻,离开。”说出来的话,跟她的人一样冰冷,可面对文思远,又是温柔关切的语气,“实在疼的不行,我们就去医院吧。”

    “没事,在家涂点消炎药吧。”

    他像个局外人,呆立地站着。

    糟糕透了,一切都搞砸了。

    这时他竟然笑了起来,那笑容有些惨淡,眼底是滔天巨浪。

    好像要流泪?

    在眼角一滴泪珠即将划过时,他逃也似的跑出去,重重地砸门。

    路过走廊差点被玫瑰花绊倒。

    “妈的。”他发泄地踢散玫瑰花,又狠心地踩瘪礼品盒。

    眼泪就这么肆无忌惮留了出来。

    狗屁爱情,去死吧。

    裴衡走后,由于文思远伤势太重,无法完全止住血,林菲陪着他到医院疗伤。

    看着他这副惨样,她有些后悔把他掺和进来。

    “对不起。”林菲懊悔地说,“我没想他下手会那么狠。”

    “没事,为你做这点事是应该的,他应该不会再来骚扰你了。”他反倒安慰起她来。

    “可还是不应该把你掺和进来。”她很自责。

    “那如果,”文思远目光炯炯,拉住她的手说道,“如果我想当你真正的男朋友呢?”

    “你不要开玩笑。”林菲有些窘迫。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他坚定地说。

    “让我想想”

    这出戏里,

    她为了赶走裴衡,他为了让她赶走裴衡。

    而裴衡不过是不想被她赶走。

    各取所需罢了。

    作者有话说:莫慌,过渡的一章。下章避雷,叁人行重新登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