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想入菲菲 > 正文 美人沐浴(下) àíàηχíàóんúó
    如果几个月前,跟着房东看房子,没有因为价格合适就买下,她就不会遇到他,甚至也不会不明不白地被陌生男人压在浴室里又摸又亲。

    说到这个男人,她虽然见过几次面,但是她的印象里他只是邻居男朋友的哥哥,她甚至都不知道他叫什么。

    男人亲够了小嘴,就开始低头,埋在柔软的穴口,一口含住粉嫩乳尖,拼命的往嘴里吸。被闷到急喘,也不愿松口。

    “好香。”男人发出喟叹,张着嘴反复吸吮,像贪吃的孩童,不知节俭。

    “臭混蛋死流氓啊”昏暗的灯光下,一道咒骂声传来,女孩低咬着下唇,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呻吟声。

    “裴——衡。”男人百忙之中,抬起头眼神迷离地望向她,又认真地说了一遍,“我叫裴衡。”

    在这种情况下,介绍自己,可真会挑时候。

    “谁管你叫什么臭流氓”

    “我说,我叫裴衡。”男人突然停下动作,一脸认真地看向她,见她依旧嘴y,满脸的排斥,心里越发不爽,再次对准她的樱桃小嘴吻去,瞬间满浴室都是啵啵的水声。直到把她的唇亲肿了才放过她,唇离开的那一刻,竟然拉出一道涩情的银丝。

    看着被自己亲懵的小姑娘,他捏起她的下巴,比问道,“记住了吗?”wx伍1.vip(wx51.vip)

    “记住了。”小姑娘顺从地回答。

    “说一遍我叫什么。”男人不依不饶。

    “裴衡”声如细蚊。

    “嗯,很乖,再叫一声,哥哥。”看着怀里乖巧的小姑娘,他越发的高兴了,奖赏似的她嘴上啵了一下。

    “哥哥”她说话声本就娇,这声哥哥喊完,裴衡的腺上激素剧烈飙升,身下的分身也跟着激动。

    他一听就浑身发麻,又情不自禁地朝刚刚叫出“哥哥”的小嘴吻去。

    与其说是接吻倒不如说跟野兽一样,在啃噬自己的猎物。

    一只手在动情地摸n,另一只先是揉捏着白嫩的屁股,捏了还不够,还要时不时拍打几下,好像在标记自己的领地,罪恶的手又顺着臀部圆润的轮廓,滑向期待已久的腿心。

    裴衡伸出一根手指探路,感受到穴内的紧致。从未被人开发过的甬道,连一根手指都会让她感到疼痛。

    “痛”小姑娘似乎是真的痛。

    还有点干,他用手指扒开蚌肉,一边在肉比1捣汁,一边探索深度,突然感受到一道脆弱的屏障阻拦了他的前进。

    c,还真是个处。

    之前听姜娴静说她一直没谈过恋爱,他都不信。毕竟小姑娘已经23了,大学都上过四年了,长着这模样怎么可能没人采摘。

    “还说自己有男朋友,撒谎不是。”他有些窃喜,果然他猜的不错,那个“公孔雀”不过是她找来的挡箭牌,不说别的,谁要是当她男朋友,哪能忍得住?

    想到这,他停下手上的动作,嘴巴也从她的唇上移开,她累得大口大口的呼气。

    小嘴和奶子都被他亲肿了,眼泪汪汪的抽泣着,嘴里喃喃道,“我没脸见人了”

    “初吻吗?”男人低哑的嗓音如同鬼魅。

    “才不算呜呜呜”

    “已经这样了,怎么能不算。”倒是质问起她来了,然后又想到了什么,“你怎么会在这里洗澡。”才问到重点。

    “热水器坏了”

    然后阴差阳错地,被流氓占了便宜。

    “”男人沉默着,不知该如何安抚她。

    “你这个混蛋呜”豆大的眼泪,如同珍珠般砸下,她早已泣不成声。”

    男人内心发软,心中有些愧疚,疼惜地用手擦掉她的泪珠,又忍不住抱在怀里安抚。

    他今天已经破例多次。

    抱着人家亲,抱着人家爱抚,抱到最后也没c,甚至还产生了难得的同情心。

    不久后,裴衡抱着沐浴完的小姑娘出来了,小姑娘明显吓傻了,连衣服都是他帮着穿的。

    强忍着欲望,又把她抱回家。

    看着她入睡才离去。

    姜娴静带着女主播回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这时林菲已经不在了,看样子是洗完了,她也没多想。

    一路上她跟女主播滔滔不绝夸赞着金主的魅力,有钱有颜,器大活好,就是有时候玩的疯,女主播听得很兴奋,迫不及待见到本尊。

    结果两个人等了好久,也不见金主来。

    此时的裴衡已经回到自己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沉思,腿间的肿胀却还未消散。

    “哥哥,佳人已经到了,你怎么还不来。”手机里传来姜娴静的微信。

    他没有理会。

    一会又一条消息传来,打开图是一张女人的裸体,人工合成的脸,人工合成的x,比还发黑,让他瞬间没了胃口。

    “我有事。”拒绝的口吻。

    又想到小姑娘白嫩嫩的裸体,又自然又粉嫩,他的野x被唤醒了。

    掏出偷来的粉色内裤,那是他进入她家门后,在晾衣架上找到的,没有任何奇怪t味,只有和她身上相似的柠檬味洗衣粉的气息。

    把内裤放到鼻息边,贪婪着吸着香气,吸完又将粉色内裤套在那肿胀的阳物上,单薄的面料一触到肉棒就更加激昂,他反复肉搓套弄,看着它越变越大。

    男人的眼,已被浴火焚烧,沉浸在一片桃色的联想中,难以抑制的呻吟声响彻房间。

    浴房里,那光着身子的美人,在他猛烈的攻势下,被g到失禁,嘴里不停呼唤着,“哥哥哥哥”

    抽插地速度加快,直到感觉到那束光的到来,“啊”

    整个内裤被他泄得一片滑腻,布料浸湿后就像丝绸般。

    他在从幻想中抽身,额间汗迹涔涔,双颊通红,眼神涣散。

    没想到竟然要靠自己解决生理需求。

    就算是从前,他也很少打飞机。

    毕竟有女人在,谁会g这种g当?

    今日再次破例。

    宁可自力更生,也不靠女人。

    裴泽知道了怕是会笑话死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