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想入菲菲 > 正文 电梯惊魂 àíàηχíàóんúóóM
    “哥,你最近怎么回事。”电话里的裴泽似乎有很多疑惑。

    “话不说清楚,谁知道你在问什么。”依旧是那冷冷的声音。

    “怎么不来静静家了。”

    “你以为我像你,每天除了玩就是吃喝。”听得出来裴衡的不耐烦,最近公司忙着收购重组,他几乎住在公司里加班。

    “好吧,静静想你了。”他无奈的说道,如果不是静静要他打这通电话,他不想听他哥的冷嘲热讽。

    “怎么,你伺候的不爽?”

    “靠,怎么说话的,静静每天被我干得服服帖帖的。”裴泽在这方面绝不会认输。

    “哦?那就奇怪了,怎么每次她都说你满足不了她?”

    “得,我这就找她算账。”

    “行了,晚上我过去。”

    “好咧,九点钟直播,不见不散。”就知道这家伙有目的。

    晚上九点,林菲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小区,今天为了赶周一的企划案,全组人熬了几小时,终于高定,林菲也累得无精打采,只想找个睡觉的地方。wx伍1.vip(wx51.vip)

    等电梯的时候,意外遇见裴泽的冰山哥哥,依旧是那副高不可攀的样子,见了她像陌生人一般,连声招呼都不打。

    她心气儿高,做不了热脸贴冷屁股的活,别以为自己长得帅,就可以目中无人。

    于是两人一句话也没说,防备的姿态,一前一后,站在电梯的对角,她头一回觉得33楼的电梯是如此漫长。

    就在电梯上升到20楼的时候,电梯间传来“轰隆”一声巨响,她一下子没站稳,身体猛然向后倾斜,本就没什么精气神的她,身边没有支撑物,一下子犹如软骨,眼看着马上要撞到墙壁了,可当她撞过去的那一刻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而是撞向一堵温热的肉墙。

    电梯故障了。

    此时的她,摊倒在男人怀里,因为是夏天,本就穿得单薄,她的后背贴在男人的身上,甚至能感受到男人坚硬的胸肌,以及紊乱的呼吸声。

    若不是腰身被男人搂住,她早就摊倒在地上了。

    “谢谢。”林菲面露尴尬,很想解释自己不是故意“投怀送抱”,又看着横在自己腰间的手臂,试图推开说,“那个,你可以放手了。”

    “哦。”男人似乎也想撇清关系,识趣的放手,动作太突然,林菲又差点栽倒,她在想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

    要不要这么倒霉,大半夜还被困在电梯里,还是和那个冰山男。

    林菲试图搜索信号,然而无济于事。

    这才知道电梯年久失修,就连紧急联系电话都是忙音。

    这边急的抓耳挠腮,那边男人却稳如泰山,看着她,似乎想说什么却很难开口。

    “喂,你呆着做什么,不想办法求救吗,再待下去会缺氧的。”林菲有些恼怒地说道。

    “你”男人面露难色。

    “说什么,别吞吞吐吐的。”她语气强硬。

    男人深吸口气,然后扬起嘴角,语出惊人,“你胸罩开了。”

    林菲今天穿着一身白色t恤牛仔裤,胸罩是现在流行的前扣式,可能是因为刚刚电梯剧烈的晃动,一不小心前扣掉了。

    她手忙脚乱地整理衣服,脸红到了耳根,还时不时回头警告身后的男人非礼勿视,“闭上眼睛!”声音怒中带着点娇嗔。

    男人眉稍微挑,似笑非笑,识趣地闭上眼。

    看见男人还算绅士,她这边抓紧时间整理好衣扣。

    真是丢人!

    那冰山好歹是个帅哥,又让他看了笑话。

    又过了很长时间,任凭她拍打喊叫,都没有人过来帮忙。

    “怎么办怎么办?”林菲坐立不安,“我们要被困多久,会死的吧。”

    “省点力气吧。”一旁沉默许久的男人发了话。

    一想到他就生气。她折腾了半天,对方倒是看戏一样,一动也不动。

    “你是不是男人?一点忙都帮不上!”林菲开始拿男人撒气。

    “哦?”

    男人听到女人的挑衅,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眼中有明明灭灭的情绪,危险的气息袭来。

    接着她就被男人猝不及防地壁咚,近距离她可以闻到男人身上清淡的烟草味伴着古龙水的香气,凸起的喉结线条y朗,散发出男人独有的荷尔蒙魅力。

    “你干什么?”林菲感觉到对方的威胁,试图正开他的桎梏。

    “我是不是男人,”男人顿了顿,喉结轻滚,一滴汗珠滑入领口,俊容带了一丝性感,瞧见面前的小姑娘脸蛋潮红,呼吸急促,唇瓣娇艳欲滴,伸手,抚上她的唇,慢慢靠近,“你试过不就知道了吗?”

    眼看着男人越靠越近,她在震惊中无法回神。

    可没想到下一秒,男人只是在她耳边呼气,一股热浪吹进耳边,她差点站不住,还是男人一把捞起她,低哑着嗓音说,“怎么,以为我会吻你?”

    仿佛在嘲笑她的自作多情!

    这个无耻之徒!

    她面色潮红,羞愤万分,眼神狠狠剜视着他,扬起右手就要要扇过去,不过被男人巧妙拦住。

    “你这个流氓!混蛋!无耻之徒!”怀里的小姑娘开始撒泼,她说话的腔调本就有些软,无力的推搡又像是在撒娇。

    “欺负人,呜呜呜”林菲见打不过男人,葡萄大的眼睛里溢满水晶。

    “好了,不闹你了。你冷静一下。”瞧见小姑娘真是害怕了。

    “没事儿,电梯一会就好了。”说完竟然大言不惭地将她抱在怀里,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像是在安抚自家小狗。

    她想挣脱,奈何男人臂力惊人,她像被绑在他身上一样。

    “放开我”她小声抗议。

    “放开你又该闹了。”男人就是不放手,软香玉怀在身,他怎么会放手,小姑娘很好对付,吓一吓就不吵了。

    “我要喘不过气来了,混蛋”

    娇气的很,他还没使多大劲,鼻息间的香气萦绕,他渐渐来了感觉,分身慢慢撅起,怀里的小姑娘再次提出抗议,“你咯到我了,走开。”

    男人暗暗吸气,箭在弦上,又无法拉弓,眼神也变得幽暗。

    两人都感受到身体突然的变化,四目相对间,气氛尴尬且暧昧。

    就在这时,电梯沉静了一小时的电梯突然动了起来,林菲趁着男人还未回神,使出吃n的劲儿推开他,男人一个趔趄,林菲成功得救。

    刚刚她怕死了,以为初吻要便宜了这个混蛋。

    “叮”一声,电梯门开了,停在33楼。

    门口站着穿着睡衣的邻居情侣俩,看到两人先是一愣,女孩面色绯红,看见他们招呼都没打,急匆匆地跑回家,身后的男人则是黑着脸,满脸的欲求不满。

    裴泽看向他哥,k间的分身已经高高隆起,什么都明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