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想入菲菲 > 正文 鸿门之宴
    林菲高估了自己,以为自己能在七点之前备好餐,结果炉灶坏了,这时她想起自己的同乡好友文思远。文思远就在附近上班,正好让他帮忙打个下手。

    而且邻居姐姐家有两个不熟悉的男性在,她一个人也不自在。

    文思远来的时候是已经过了六点钟,手里拿着一捧鲜花和电磁炉,电磁炉是她让带的,花却是多余的。

    “买花干什么?”林菲狐疑地问道,鲜花上还写着祝福语,“祝小菲菲乔迁之喜。——小远”很肉麻诶。

    对方装作不经意的说道,“你乔迁,我总该送点什么。”

    “不是让你送电磁炉了么?”

    “女孩子不都是喜欢养鲜花吗,你刚搬家应该除除甲醛。”他的目光有些躲闪。

    “除甲醛那也应该买绿萝啊,你买的这个鲜花我都没地方插。”不得不说,林菲在感情方面很迟钝。

    “......”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那我下次买绿萝。”

    至于文思远为什么要买花,总归于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行了,逗你呢,不用买,我通通风就好了,”说完她便走向厨房,忙了起来,“把电磁炉拿过来吧,一会来不及了七点客人就来了。”

    听到林菲叫别人客人,他自然而然把自己当成“男主人”,欣然做帮厨。

    林菲什么都好,上学的时候成绩好,人缘好,长得也漂亮,他从小学开始就一路追随着他,连大学都在一个学校,上学的时候他经常和林菲走在一起,帮她挡下了许多桃花,甚至很长时间他自诩林菲的男友,林菲上学的时候只知道学习,虽然默认了他的行为,但是毕业后,她便渐渐疏远他了。

    毕竟在林菲眼里,朋友始终是朋友,越过这条线,可能就做不成朋友了。于是他只好默默守候在她身边,毕业后连公司都离她不远,就是希望能像今天这样有事的时候能够有机会接近她,让她能够接受他。

    他觉得自己很幸运,还没有男人能发现林菲的美,她如珍宝,他会好好的珍藏。

    直到那个危险的男人出现之后。

    晚上七点钟,最后一道菜还在锅里,林菲还在热火朝天的炒菜,门铃声就响了,邻居家来的真准时。

    “小远,去开一下门,应该是我邻居。”

    文思远放下手中的菜,擦擦手匆忙走向门口,一开门,双方都呆住了。

    文思远看见那男人穿着得体,剑眉星目,身量高挑,他将近一米八的身高,却矮了对方半头。男人眯着眼打量着他,眼神里充满敌意,眸间又冷又狠。这种眼神他很熟悉,就像曾经他为她挡下的一次次,他警惕起来,刚还窃喜着自己的女孩还未被发现,这就被人盯上了?

    “怎么了,小远?”见对方站在门口半天,林菲走了出来,看见来人,说道“那是邻居姐姐家的客人,快点招呼人家进来啊。”

    客人,这句称呼让文思远再次挺直腰板,“不好意思,怠慢了,请进。”多少有点喧宾得主的意思了。

    此时的林菲画了淡妆,一身居家的打扮,脸蛋被油烟熏得半红,两侧的发丝不经意地耷拉下来,勾勒出那张清丽的脸。

    男人进了屋子四处打量,装修风格过于简约,屋内油烟四溢,可以看得出,女主人经济方面的拮据,但是好在屋子搭配的温馨,餐桌上摆着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可见女主人的心灵手巧,是个宜室宜家的女孩。一双鹰眼扫过,似乎除了门口那束碍眼的花外,没有男人的痕迹。

    门口摆放着一束醒目的鲜花,花间的卡片很碍眼,就像眼前这个四处招摇的小白脸一样碍眼。

    男人依旧是那副寡言而冷淡的样子,穿好衣服的男人身上有种矜贵气质,打扮的这么t面,不像租不起房子的人啊。林菲心里泛着嘀咕。

    从进屋到现在他甚至一句话没有说,毕竟是她请来的客人,她从厨房探出身子说道,让他在餐桌上小坐一会,“你稍等一会,马上还有最后一道菜,顺便帮我喊一声静姐。”

    “嗯。”男人金口难开。

    他根本就不想叫那俩人。

    眼见着那小白脸进了厨房,他的脸上渐渐覆上寒意。

    过了几分钟,门铃再次想起,这次是他开的门。

    “hello...菲...”姜娴静张开双臂刚想要拥抱对方,就见自家哥哥一副要揍人的冷酷面容。

    “怎么了,哥,马失前蹄了?”跟在身后的裴泽打趣到。

    裴衡没有说话,而是转身坐回餐桌。

    姜娴静眨眨眼,似乎再问裴泽,“谁又惹到你哥了?”

    “我怎么知道。”裴泽耸肩。

    这时候林菲也出来了,端着一盆水煮鱼出来了。

    见姜娴静跟裴泽已经到了,赶快热情的招呼他俩,又看见两人带了一堆礼品,惊讶地说道,“静姐,你们来了还破费什么。”

    “客气什么,你乔迁嘛,总不能空手而来。”姜娴静微笑道。

    而且也不是我破费,她暗暗想到。

    “今天特殊日子我就不婉拒,谢谢静姐。”说完又呼唤厨房里的人,“小远,快出来帮忙抬东西。”

    两人这才看到这个房间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人,一个清秀的大男孩从厨房走了出来,身上还披着个围裙,可想而知两人的关系。

    让人捷足先登了啊。

    想到这,裴泽反倒是笑了,钻石王老五也有吃瘪的时候。

    “这位是?”姜娴静带着疑惑的口气问道。

    “男朋友。”没想到被文思远抢答了。

    “不是不是,他是我...”林菲脸上涌上一丝窘迫,刚想要解释,就被文思远掐了一下腰。

    “她害羞...”

    “呵。”餐桌边的男人将一切尽收眼底,嗤笑地看着那小白脸公孔雀一般的招摇。

    “这样啊,可惜了。”这是裴泽的感叹声。

    可惜什么?

    “原来菲菲有男朋友了,怎么不早点告诉姐姐。”姜娴静忙打圆场。

    “没有啦,别说这些了,静姐快过来吃饭吧。”林菲岔开话题。

    菜是好菜,可人吃起来却一点也不舒心。

    文思远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反常态,一会给她夹肉,一会给她擦嘴倒水,殷勤的很,她踩了踩他的脚警告他戏不要演的太过,但全被对方忽视。

    裴衡全程没有说话,一直闷声吃饭,倒是姜娴静和裴泽俩人自来熟,一边唠着家常,一边询问起林菲的恋爱史。

    “我们从小就认识了,从小学到大学一直都是同学,也是最近才确认的关系,菲菲很害羞。”就像在说真事一样,文思远竟然开始脸红,然后有意无意地瞥向对面的男人,可男人连眼神都不给他。

    果不其然,裴衡在心中冷笑。

    “青梅竹马诶,真的很让人羡慕。”姜娴静说道。

    “没有啦。”林菲被说的好像是真的似的,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没劲。”饭桌上的男人好不容易开口,就说了一句让人冷场的话。

    “”

    人家请他吃饭不仅没有感谢,一直在旁边冷嘲热讽,真要是没劲他就应该早点回家。

    林菲对他的印象差到爆。

    刚才在厨房的时候文思远也添油加醋地说道刚来的客人有多没礼貌。

    饭桌上陷入几分钟的尴尬,好在姜娴静情侣俩努力圆场,尽量让他的冷场哥哥少说话。

    等他们离开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临走的时候文思远想留宿,林菲自然不能同意,他不情不愿的走了。

    裴泽洗完澡,看见自家哥哥趴在门口的猫眼上一动不动,直到听见隔壁的关门声,才动身离开。

    裴泽好奇地问他在看什么。

    对方却说,没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