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想入菲菲 > 正文 三人直播(下)()
    弟弟摊倒在一旁,女人挤着大奶子按耐不住地拱到哥哥面前,紧紧贴着哥哥胸膛摩擦,乳尖对着乳尖,如同两个人在接吻。哥哥面色红润,满脸的情欲,哪有之前那副清冷禁欲的模样。

    她窃喜,哥哥纵有仙人之姿,还不是乖乖服在她的比下。

    “哥哥,人家还想要。”说着便把他半硬的粗长夹在奶子里不停地挤弄。

    女人的f杯不是白长的,阴精在她的反复肉搓已经开始复苏,待到y如磐石时,女人放下奶子,开始吞咽哥哥的阴精,一边吧唧着嘴,一边抬头看向他,露出一副淫荡的表情,“嗯哼,最喜欢吃哥哥的大肉棒了。”

    裴衡燥热得厉害,被她干得再也无法忍受,似有火山爆发之势,猛地压上她,脑袋埋在她的大奶子里又亲又舔。

    左手握住左边的奶头吸吮,右手胡乱的揉捏着,口水声大得刺激人脆弱的神经,观众再次沸腾。

    “啊啊哥哥好坏轻点嗯啊”

    奶子像面团般在他口中,被蹂躏的奇形怪状。

    “好想舔n!”

    “+1”

    当事人正g的火热,根本没有心思看弹幕。

    一边奶头舔得快肿了,女人抱紧男人的头撇向另一头,“右边也要哥哥关照。”

    左右两边都关照完,女人又说,“哥哥,下面也要哥哥关照。”

    “骚货。”裴衡抬起头看向女人,发现她已经满脸享受。

    女人被欲望附t,自顾自地撅起屁股,此时男人也起来了,硕大的阴精在穴口摩擦就是故意不进去,恼地女人不停地翘起屁股往上顶,淫水险些浸透了他的阴精。

    “哥哥,好坏,故意不给我。”女人再次抗议。

    “哪个女人像你这么骚,哪有自己往后送的。”男人拧着眉,也不知是生气还是舒服的。

    “不骚也c不到哥哥了。”女人也不甘示弱。

    “到底谁c谁。”男人一边捏着奶子一边发出狠话,“今天我就让你这个骚货死在床上。”

    “啊...啊...啊...”阴精对准穴口后,快速推进,不给她任何缓冲的机会,龟头被包围的快感让他爽的直吸气。

    阵阵水声响彻房间,被粗长灌满的饱腹感,酣畅淋漓,仿佛此时此刻才是一整天最爽的一刻,穴口的蜜液被堵得死死的,瞬间她感觉自己像个水气球,肚子里咕噜咕噜的,一直被“水管”灌水,等到水管爆裂后,她也跟水气球一样蔫吧了。

    “骚比服不服。”男人叫嚣着,身下也换了动作,将女人的左腿抬起,让观众可以更直观的看清c比的全貌。

    阴精在穴口进进出出,不知疲倦,里面的穴肉仿佛随着他的抽插已被捣烂,女人被操得翻白眼,嘴边似乎已经溢出口水,甚至连一句话也说不清了,“啊...啊...哥...哥...慢...慢...点...嗯...啊”

    想不到的是直播人数,跟激烈的现场一样经久不衰,不减反增。

    裴衡喘着粗气,找回一丝理智看向屏幕,直播时常六小时零八分,他进来的时候是晚上八点钟,现在已经是快到凌晨了。

    突然,感觉到身下的女人开始暗暗使劲,竟然开始收缩穴口,试图将他夹s。

    这比婊子才是真的天赋异禀,被人干了六个多小时,还有力气继续发骚。

    “又发骚是不是。”竟然妄想夹s他,他收紧腰臀,凶狠地操干,绝不让她得逞。

    “啊啊不行太快了”

    求饶也没放过她,再次将她翻身,捧起双腿开始正面直入,狠狠掐住女人的腰像枪杆子一样大力挺进,女人配合地下压,使得他可以入的更深,看着她满脸迷醉的摇晃身体,忍不住再次肉起那对红肿的大奶子,忍不住再次爆粗口,“骚货,操死你。”

    “啊...会坏的...会...坏...”

    接着又一阵剧烈的抽插后,十几下的深捅,将炙热的精华全都射在女人的奶子上,一时间,两人同时大到了巅峰。

    荒唐了一晚上,凌晨过半,直播终于结束了,时间定格在6小时38分钟,人数89698。姜娴静赚的盆满钵满,别提多开心了。

    “行啊,拿我们兄弟俩赚钱。”事后的裴衡显然更冷静,仿佛刚才那个疯狂的男人不是自己。

    “好嘛,哥哥,你刚刚不是也很爽吗。”姜娴静贴过去,揉了揉裴衡半硬的阴精,再看弟弟,已经累得昏睡过去了,很显然哥哥在这方面更加天赋异禀。

    “行了,我要去洗澡。”裴衡表情冷漠得像另外一个人。

    “哥哥,我陪你去。”姜娴静依恋地说道。

    “不用,照顾好阿泽,洗完我要回去了。”

    “不要嘛,哥哥,再陪陪我嘛。”她不死心的一边撸一边张口吸起男人的肉棒。

    她对自己的口活相当有信心。

    阴精在女人绝妙的口活下,逐渐重生。

    虽然爽,但是他的理智还在,拿得起放得下。

    他知道再待下去,自己的生物钟会更乱,他的生活中,性爱只是他发泄压力的工具。他还是要继续工作,生活,于是打算回家调整一天。

    在一阵白灼喷进她口中后,他还是狠心的离开了。

    结果第二天,裴泽打完晨炮后也走了,她问他什么时候来,裴泽笑笑说,再约。

    “哼,渣男,爽完就走。”姜娴静忿恨地说道。

    不过弟弟给她一张卡,里面有奖赏她的十万元,又爽到又赚到,心里也平衡了。

    几天后,隔壁叮叮咣咣地装修声吵醒了她的美梦,正当她想要怒骂时,门铃响了,打开门看到一个白白净净的美女,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盒点心上门。

    “姐姐你好,我叫林菲,我刚搬进隔壁,最近在装修会打扰到你,一点赔礼希望你能收下。”

    声音软软糯糯,她要不是个女人早就把持不住了。

    她打量了一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头疏缓,温柔地微笑着说,“没事的妹妹,装修嘛,能理解,如果你要是没地方待的话,可以随时来我家做客,我也是一个人住。”

    “好的,姐姐。”林菲展颜。

    “这是我的微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联系我。”姜娴静拿出手机,“我是做主播的,有时候如果吵到你,可以跟我说哦。”

    “没事的,姐姐,我们互相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