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燃烧吧!百合魂》(H合集) > 正文 她有病(4)
    姚薇是女人,知道女孩的事耽误不得,这种病越拖越难治,落下病根是要受苦一辈子的。所以一到周末她就领着袁尔去看了中医,一次性配了好几个疗程的药,估计得喝好几个月。

    今天姚薇神神秘秘的,她照常喝过中药后,苦味在舌尖蔓延,是真的挺难喝。

    姚薇拉着她到她的房间里,袁尔被按坐在梳妆台前。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姚薇。

    姚薇很高兴的样子,兴致勃勃地在她的衣柜里找着什么东西。终于她从里面拿出了件白色的裙子,给她展示。

    “袁尔,你看这裙子好看吗?”

    袁尔点头,是好看的。

    “送给你的,喜欢吗?”

    袁尔有些惊讶。

    她来了以后,姚薇在吃穿用度上没有亏待过她,但给她买的都是适合她年龄段的学生款的衣服。这条裙子是白色掐腰款的吊带裙,有点成熟,像是姚薇穿的裙子的风格。她送给她这条裙子是为什么呢?

    姚薇把裙子铺在床上,走到袁尔背后,用手指梳梳她柔顺的短发,

    “袁尔今天的生日呢,16岁了,是大姑娘了,当然要有一条漂亮裙子。”

    姚薇今天一身墨绿色的裙子,将她的皮肤衬得很白,光泽的布料在窗户透过的阳光下泛着细闪,像是有流光晃动。

    袁尔没有理解长大了和穿漂亮裙子的关系,但还是静静地听她说。

    “我一直很想有个女儿,可以给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带出去大家都夸‘小姑娘真好看’”

    姚薇坐在床边,给袁尔化妆。袁尔的皮肤很好,只薄薄的一层底妆就足够了。

    “我小时候啊,日子过得可苦了,小小年纪就得帮着家里看店,带弟弟妹妹,也没什么好看的衣服穿,灰扑扑的,像个假小子。”姚薇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和袁尔聊天。

    眉笔轻轻勾过她秀气的眉,添出轮廓,她的手触在她的脸上,认真地看着她的眉眼。

    “后来长大了,挣到钱了,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自己买了一条裙子,我永远都要漂漂亮亮的,再也不要像以前那样丑兮兮的。”姚薇带着笑意和袁尔说。

    姚薇从梳妆台盒子里拿起一只口红,在袁尔有点偏菱形的唇上轻轻涂过。膏体的触感让她感到一阵的陌生,但又有一种难言的触动。

    好像,这只口红是打开某扇大门的钥匙,门后的世界让她期待又忐忑。

    袁尔看着近在眼前的姚薇,她今天也化了妆,明艳的面孔和热情的长发,袁尔看着她饱满莹润的唇。

    她口上的口红和她涂的是同一支吗?

    “抿一下。”姚薇做了个抿唇的动作。

    袁尔依言抿了一下嘴唇。

    “口红有点出来了。”

    姚薇又凑上前,伸出无名指在下唇嘴角处轻抹了一下,袁尔的心跳一下子漏了两拍,不自然地眨眨眼睛。

    “好啦,去换衣服吧。”

    袁尔不习惯在别人面前换衣服,把裙子拿到她自己的房间换去了。

    换好后,她看着镜子前的自己,那是个和她完全不一样的女孩儿。柔软的裙子面料包裹着正在发育的少女的稚嫩身体,白皙的皮肤,清丽的脸上那娇艳欲滴的唇色。她拢了拢手指,有些陌生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像一个被姚薇精心打扮的娃娃,或者说,她是姚薇的一面镜子。

    那个灰扑扑的小女孩渴望成为的那一面。

    “换好了吗?好了就出来吧。”姚薇敲敲门,叫她。

    “登登登登!生日快乐,袁尔。”

    袁尔看着餐桌上摆放的那个蛋糕,上面插着“16岁”形状的蜡烛正在燃着如豆的火苗。

    “快坐下,许个愿吧。”姚薇十分激动地对她说,好像比她自己过生日还要高兴。

    袁尔小心翼翼地坐下,看着蛋糕上的蜡烛火光跳动。

    她看了看姚薇,她特意把屋里的灯关了,现在是下午,房间里的光线有点暗。

    姚薇的面容在烛光里显得很动人,眼神亮晶晶的,有着与她年龄不符的天真和期待。好像今天满十六岁的人是她。

    袁尔合手闭目,默默许愿,片刻后她睁开双眼,将蜡烛吹灭。

    姚薇十分捧场地给她鼓掌,仪式感拉满。

    袁尔也笑了。

    姚薇在切蛋糕的时候问她,刚才许的什么愿。

    袁尔做了个嘴巴拉拉链的手势,示意她这是秘密。

    “不说就不说,我就是好奇嘛,想想你这个年龄会许什么愿呢。”

    “反正我十六岁的时候啊,最想的就是挣钱,要挣很多很多钱。虽然现在也没挣到多少这么说有点俗哈?一般小女生不都想着要找个小男朋友,谈恋爱什么的嘛。”

    袁尔吃着蛋糕上一颗红樱桃,不置可否地歪了下头。

    刚才口里中药的苦味都被奶油的甜味遮盖了。

    “袁尔,你将来想做什么呀?”

    她听到姚薇的问题,看向她。

    很少有人会问她这个问题。在学校里,其实对她们这类学生的职业规划很狭窄,无非是按摩、女工、手工艺这类与人几乎没有交流的职业。仿佛因为生理的缺陷,他们就只有这些路可走了。她自己对未来也是茫然的。

    袁尔从餐桌下的隔层拿出笔和纸——家里到处都有她“说话”的工具。

    按摩

    她答道。这是她现在在学校学的专业。

    姚薇咬着吃蛋糕的塑料小勺,问她:“你喜欢做这个吗?”

    袁尔顿了顿笔尖,

    应该是喜欢的吧?

    “什么叫应该喜欢,那说明你不喜欢做这个,那你可以想想你的特长是什么呀,你的爱好是什么呢,以后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啊这类的,慢慢心里就清楚了。”

    袁尔看着姚薇,她说的很自然,好像她是一个正常孩子一样,可以自由地选择未来的人生道路。她也下意识地忽略了和她对话时长达数十秒的间隔。

    我不能说话

    “不能说话又怎么了?谁说不能说话就没法过活了?你看张海迪高位截瘫,她自己坚定信念努力学习,最后不也活成模范榜样了吗?”

    她从小听无数人给她们讲过张海迪的事迹,但从姚薇口里听到的说法,是最粗糙的,也是最平常的。

    “我也不是让你成她那样,就是说,不要太局限自己,没有只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前两天还有新闻报道呢,说有个律所聘用了全国第一个听障律师,也是个女生。你看,都以为律师要能言善辩吧?但只要自己能力过硬,用手语也能帮人打官司呢。”

    听姚薇又详细解释了一番,好像在给自己辩白,她不是那种把自己孩子和别人比较的家长。

    袁尔点点头,默默吃着蛋糕,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她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