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今天与林法官合法了吗 > 正文 第二卷第二十二章再见宋年
    第二十二章

    异常的火热后,第二天唐怀青果然便离开了,去了哪里我不得而知。

    他离开后我日日牵挂,陪在儿子身边时,常想着如果我和唐怀青任何一个人离开,最对不起的都是儿子。

    两个月后,国安部门的人找到我,带来唐怀青在墨西哥出事了消息。

    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我整个人有如置身钟鸣声里,浑浑然失了满身的力气,昏倒在地上。

    在医院醒来后的第二天,就有人闻声到访,我惶惶然抬眼辨认出是白市长,那个将我推荐去广东做讲座,我却在他的宴会上被绑架到东南亚的男人。

    我看着他的眼眸里没有害怕,微弱的声音却似在歇斯底里,“他出什么事了——”

    白市长见我面如死灰,不免动容,“他在墨西哥城的医院里,我们可以送你去见他。”

    我冷笑,“我不信任你。”

    白市长公安系统出身,整个人挺拔高大,身上自有一股凌然正气,他点点头,表明理解我的想法,“所以我今天亲自来见你,想跟你说清楚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我闭上眼睛,泪水仍是未忍住滑落下来,终于认命道:“我知道你们还会找上我,你们想让我做什么?”

    一位穿着夹克的中年男人上前来,先是宽慰了我几句,随后,对我坦白了涉及稀有矿产案的前因后果:

    唐家的先辈在建国前便在香港与中共来往密切,到了建国后这种渊源亦是在后代间传承。原先唐家只是在香港地区协助做一些特殊工作。改革开放后随着唐家投资大陆举家将本家迁回祖籍,唐家在老首长的扶持下业务扩展,这便使得唐家特殊工作的范围扩展至美洲,渐渐参与起国家与虞阳家族的事情里。

    虞阳常年掌握着墨西哥东西海岸的毒品生意,近年来其控制地区探测发现稀有矿产,却一直压着不开采。中国和其他大国想争夺这珍贵资源,纷纷派出说客和卧底。唐家的梁筱是中共的说客和美人计,从她后来探查到的消息和情报来看,她也是最成功收获最大的,奈何她做工作期间和虞阳生了感情,最后两人鱼死网破,梁筱未得好的结局。

    中共拿梁筱的情报和墨西哥政府合作,将虞阳送进了监狱里,却不成想虞阳在监狱靠贿赂监狱长,也能控制整个东西海岸的生意,他甚至有耐心的很,即使中国和墨西哥政府以终身监禁威胁他,他依然不妥协。

    而其他大国唯恐中国私吞这批稀有资源,纷纷施加压力,最终中国决定与虞阳合作,将他从监狱放出来,他来配合将30%的矿藏生意签给中国,同时承诺墨西哥政府逐渐切断东西海岸毒品生意,还一片净土。而中国承诺投资虞阳的集团项目。

    没想到虞阳出狱后没了牵制,全然不履行此前的承诺,将中共和墨西哥政府耍了一通,毒品生意依旧照做,甚至变本加厉吞并了诸多贩毒小团伙力量更加壮大。

    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又有中国内部的小撮权贵和商人想垄断部分矿产开采权,纷纷对虞阳伸出橄榄枝,凌越家族是替那小撮权贵们在前台操作这件事的代表。

    听他们说着,我往前朦朦胧胧的感知才渐渐清晰,东西海岸稀有矿产像一块诱人的蛋糕,想分一块利益的不仅有墨西哥政府、美国中国等国家情报部门,甚至还有形形色色的权贵与商人。我的心突然像跌入无底巨洞里,这个漩涡比我想象的更加深不可测,更加复杂可怕。

    他们继续说着:各方势力搅和在稀有矿产的漩涡里,每一方都在寻找能拿捏控制虞阳家族的办法。

    和虞阳的合作破裂后,国安又开辟了新路径。在此前国安曾暗暗发展过虞阳亲中的弟弟虞易,被虞阳欺骗后,国安便想启动这条关系,让弟弟虞易取代虞阳控制该地盘,以配合中国利益。事情的关键点被转移到如何取代虞阳的问题上。

    虞阳在半个墨西哥政商界都有较强影响力,他将自己包装成商人慈善家和社会活动家,在底层百姓间有很高声誉。他所经营的毒品生意都做了层层掩护,手下效忠者无数,要想将他完全扳倒,需要将他的军火与毒品帝国完全摧毁,否则会招致墨西哥南部动荡不说,毒品生意也会春风吹又生。

    梁筱曾经是虞阳亲密的恋人,是目前为止深入虞阳毒品帝国最深的卧底,她所收集的情报合该是最具有价值的。虽她被杀人灭口,但后来我将梁筱收集的证据情报送交给虞阳,让各方势力注意到我,众方明白原来梁筱的证据在我这里。因为我交给虞阳的证据皆是间接证据,各方认为我手里一定还有更有价值的东西。

    如此,我才成了整个漩涡的中心,成了各方势力追逐的众矢之的。

    我深深清楚这一点,也知道我不可能永远躲得开他们的针对。此前我害怕再让亲人和唐怀青卷进这场漩涡里,才想隐姓埋名的躲避,我一厢情愿的切断和他们的来往,想着即使未来灾祸找上我,也不至连累至亲和爱人。

    但现在我知道那样的逃避只是一时的平静,总会有哪一方找上我,作为漩涡中间破局的关键,我早晚要面对来自某一方的合作邀约。

    白市长深深看着我,“虞易同意取代虞阳的计划,但他要求你带着证据亲自去见他。所以我们才找上你,为你做恢复记忆的治疗,但后来怀青担心你的精神状态,反悔不同意让你再卷进这件事,还加派安保保护你,我们不得已,才把你召到广州,想由广州经东南亚将你送到墨西哥,那边有同志接应你。没想到的是,虞阳知道这件事,抢先将你从东南亚劫持走了安若同志,我们现在的确需要你的坦白,只有你把梁筱的证据全部拿出,我们才能够分析应对下一步的行动,到墨西哥后我们可以保证你的安全。怀青在墨西哥出了事,你也应该去看看。”

    白市长只是一方父母官,却也掺和在这件事里,此前我曾听唐怀青给我解释白市长是中央梁老的得力干将,便也大概明白他的了谁的授意。

    我闭上眼睛,良久叹出一口气。“我知道我躲避不开,只能选择最能信任的一方,或许还是破局的出路”

    墨西哥东海岸的日光灿烂耀眼,我被一个不善言辞的华人司机送进低调却也安保森严的白色府邸。

    日头太盛,我下车,眯着眼睛瞥向府邸前迎接我的人,来人仿佛是个华裔女人,有一头秀丽的长直发,整个人温婉大方,我隐约觉得她有些熟悉。

    女人对我温柔的开口,“安若。”

    我的瞳孔倏地收缩,日光下女人模糊的身影渐渐清晰,拎着手包的指教有如触电般,全身都僵硬的动弹不得。

    女人眉眼清晰,正是我的好友宋年。

    多年前她面容全非的尸体横在我面前,是我多年难以释怀的梦魇。

    我嘴唇哆嗦,半天才猛的冲上前去将她抱紧,泪水忍不住泄洪般的掉,两人间有千言万语在心头,却彼此无声。

    客厅里,我一遍遍描摹宋年的面容,她原本圆润的娃娃脸有了棱角,长发披散下来带着成熟女人的妩媚。

    我得知她现在是虞易的妻子,多年前她在卡曼岛被毒贩抓到,是虞易辗转暗中将她救了出来收留,又在墨西哥北部藏了一年,直到虞阳被墨西哥政府关进监狱。

    我早便得知她为国安部门做事。也大概能猜测出她当年正巧将龙舌兰酒倒进虞易的车里,合该是刻意接近,她是国安精心安排下的美人计,虞易后来被国安争取拉拢,也应该有她的周旋功劳。

    她拉着我的手,“我这里情况复杂特殊,一直没有联系过你。听唐怀青说你以为我死了,难过的伤心欲绝,我很抱歉”

    我垂下眸子,“宋憬也知道你没事对不对?大家都知道吗?”

    她点头。

    我毫无被她隐瞒欺骗的难过,反而长长舒出一口气,多年来她客死异乡的事情如鲠在喉,每每想起都自责不已,如今她竟完好的在我眼前,我只庆幸这是上天的恩惠。

    我对宋憬一直有愧疚,如今这愧疚也消散了,只不过联想起他回国刻意联系我,为我恢复记忆的治疗忙前忙后的行为,也瞬间明白宋憬也参与在这件事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