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美妇大佬刑警儿 > 正文 【】(21)(美妇警长悍匪儿第二部)
    (21)

    亚雯再次的吞精,这要是在以前哪个男人的腥臭精液敢沾染到亚雯,那他就死定了,更别说是让亚雯吃进去了,却只因为这液体的主人是她的儿子,这是她亲生儿子的精液,亚雯不仅不反感,还吃的津津有味。

    亚雯对明翰的占有欲确实很变态,但是她也确实为了儿子可以做她能做到的一切,这种爱纯粹又极端,这就是亚雯,一个站在社会顶端的女人,一个狠毒和温柔并存的女人。

    母子二人的鸳鸯浴洗了很久,亚雯吃了儿子的精液,明翰也好好的再次品尝了亚雯的鲜嫩美鲍,除了没插进去,二人探索了彼此身上的每一个角落,最后筋疲力尽的冲洗干净,回到了卧室。

    「妈!别穿衣服了,就这样睡吧」

    这样的肌肤相亲,如何能安睡喔?可是亚雯并没有反对,还是那句话,她能給儿子的,都給了,相拥裸睡这也不算什么。

    亚雯的肌肤白皙滑嫩,手感不是一般的好,尤其这刚刚洗完澡,皮肤更是娇嫩无比,几乎能掐出水来,而亚雯的身体又体香扑鼻,明翰这么抱着,不一会下体就又勃起了。

    「儿子,你怎么又硬了,妈妈累了,睡吧好吗?」

    「条件反射,我不想硬的,嗯,睡吧!我尽量让那东西不碰到你」

    「嗯,来,妈妈抱着你」

    亚雯反过来把明翰抱紧怀里,在母亲丰满的双乳间,伴随着乳香明翰满足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明翰睁开眼睛,意外的发现亚雯居然还没有醒,可能是昨天高潮的次数太多让她有点累?这自己也只是仅仅用嘴,要是哪天真的用了肉棒让妈妈高潮,那她会不会睡到中午?

    明翰心里想着自己插亚雯的画面,觉得睡到中午可能都不够,因为自己一定会一直插她一整夜,也许这个时候还在插也说不定。

    阳光照进来,映射出亚雯绝美的肉体,一夜过去亚雯的肌肤丝毫没有显得干燥,依旧是娇嫩无比,没有一点点的瑕疵,美丽的像个艺术品。

    好像一副油画,明翰感慨着,这样的尤物居然是自己的亲妈,这真是世间最荒唐的事,可是如果她不是自己的亲妈,那自己根本也没有机会去接近她,她是那么的完美,自己是如此的平凡,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吧。

    可是自己也不算平凡了,明翰心想起码自己的胯下之物是异于常人了,而且自己也很强壮,长的也算是还可以吧,虽然配上亚雯可能还差了几个等级。

    亚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昨天的她确实很舒服,身体的欲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和释放,所以这一觉她睡的非常的香甜,不过一睁开眼就看到明翰在那意淫,眼睛看着自己,眼神非常的淫荡。

    「你干什么?」

    「我什么也没干啊」

    「你干嘛那么看着我,变态!」

    「我看我妈,怎么就变态了?」

    亚雯这才想到自己昨晚是和儿子裸睡的,身上什么也没穿,她虽然能理解儿子盯着自己看的理由,但是心里上她还是觉得太羞耻了,这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却盯着自己的裸体看,这成何体统!

    大概是白天的女人更理性,晚上的女人更感性,亚雯伸出美腿給明翰踹了个180度转弯,「不许看!!等我穿完衣服你再转过来」

    这一踹不要紧,却让明翰看到了亚雯粉嫩的私处,以至于他还不停的嘟囔,「真嫩啊,粉粉的,紧紧的」

    亚雯一听就知道他在那说什么,这脸刷一下的就红了,「你!你給我滚出去,你这个大变态!」

    明翰穿着个大裤衩就被亚雯赶出了卧室,「你们女人真是奇怪,昨晚明明都让我舔个遍了,现在看都不行啊?」

    「滚!!」

    亚雯回到了集团,明翰也去警局上班去了,走私药都发的差不多了,亚雯得抓进时间去处理这些走私车了,毕竟这才是这次走私案的大头。

    大荣被亚雯叫到办公室,「老大,什么事?」

    「去帮我约一下市委秘书长,还有拿点礼包,他们的车得給了,正好也趁着机会敲打一下,毕竟这趟浑水,他们政府也有关系。」

    「嗯,好的,我去办,那个一菁还在查?」

    「嗯,而且她还去了海关,不过关长幸好什么也没说,算他识相」

    「上次被吓坏了吧,而且他出卖咱们就等于出卖了他自己,他不会那么笨的」

    「得赶紧把这事了结了,你去办事吧」

    大荣再次的去约了秘书长出来,还是在同样的高级会所,亚雯把规格的依旧是让秘书长舒服至极。

    「怎么又这么客气啊亚雯,几天不见,你是又漂亮了」

    「别笑话我了领导,您坐,今天是好事」

    「哦?什么好事」

    「那个,政府的那批车海关已经放了,现在就在我们的仓库,随时可以提走了」

    「啊,大好事啊,上面领导都等不及了,他们的车都好多年没换了,想换个好的规格又超了,政府的资金又紧张,你这下可是办了个大好事,放心,你做的我们心里都有数。」

    「害,为领导服务这不是我们小老百姓应该做的,领导高兴,我们这些遵纪守法的公民才能更有干劲啊」

    「哈哈哈,说的好,行,我马上叫人去提车」

    「另外啊,还有个事,那个省里来的警官一菁,一直追着我们不放,你说就这么个小小的走私案,还没完没了了,而且你看我们也是为了领导服务的,这案子要是被她咬出来,那市里领导的脸面也不好看吧」

    「什么?还在查?她们想干什么!破坏这安定发展的经济形势吗?孰轻孰重都不知道,真是没有远见!」

    「说的是喔,而且啊,我听说这次是政法委书记带头,成立的专案组,我看只有让上面出面才行了」

    「嗯,这事我知道了,放心,你们是咱市最大的企业,这么多年做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市里有义务保护你们,毕竟经济发展是第一位的嘛!」

    「那就让领导们费心了!还有这是咱们新作的礼包,您务必收下,然后那些新车的后备箱里面都有大礼包,也请上面的领导多费心了!」

    「哎呀,亚雯,你这个工作真够细心的,放心好了,谁敢破坏我市欣欣向荣的大好前景,谁就是我市的敌人。」

    亚雯办完事就离开了,当然事先安排好了服务給秘书长。

    給政府采购的车迅速被拉走了,这一批走私的货物也算是处理了一大半,可以说证据已经被销毁的差不多了,这时候亚雯却受到了明翰的信息。

    「妈,一菁要去找你」

    亚雯心想,这个女人还真有意思,别人办案子都是不想打草惊蛇,她却反其道而行,想要当面和自己对峙。

    那就见见这个女人,虽有一面之缘,也都知道彼此都不是善茬,可能把话说开了也能让她知难而退。

    一菁带着明翰还有静雯,来到了玫瑰大厦,刚一进去就被拦住了。

    「对不起,这里不欢迎警察。」

    「告诉你们老总,说一菁警官想和她聊聊!」

    「你有搜查证么?没有就请离开,说了这里不欢迎警察!」

    「狗仗人势的东西,你耳朵聋吗?这是省公安厅主管经侦的大队长,叫你们领导出来!」静雯看不惯这些人的嘴脸。

    这时候大荣接到亚雯的消息赶到了大门口,「啊对不起,对不起,下面的人没见过什么世面,还多多包涵!你们眼睛瞎啊,什么人都敢拦着!赶紧給一菁警官道歉」

    「哦哦,对不起,对不起小人有眼无珠!」

    「是这么道歉的吗?」大荣怒视了几个保安一眼

    「对不起对不起!」几个人边扇自己的耳光遍说对不起,几下脸就肿起来了,看的出来他们平时都是要求极为严格的。

    「好了好了,你们的老总在么?」

    「我就是本公司的法人和董事长」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哈哈哈,那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了,她请您上去坐,稍等片刻,她在外面办事,马上就回来」

    「好,咱们走」

    一菁在大荣的陪同下来到了亚雯的办公室,明翰当然也得装作第一次进来的样子,「哇,好大的办公室」

    「哼!肯定都是通过不法手段获取的民脂民膏」静雯还是脾气很暴躁

    「警官,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我们玫瑰集团可是本市的纳税大户,我们可都是合法的买卖」

    「好了,静雯,明翰你们出去等」

    「哦,那请二位警官到隔壁休息一下,来人,带警官去休息」

    二人听一菁的话就离开了,毕竟一菁的警衔很高,他们也不可能会把一菁怎么样。

    「刑总是吧?」

    「哎,什么总不总的,都是小买卖,叫我大荣就行」

    「您这话可是太客气了吧,本市最大的企业都是小买卖,那别人还用活么?」

    「害,都是领导照顾有加,才让我们这些遵纪守法的小老百姓有赚钱的机会」

    「是不是遵纪守法,你心里比我清楚」

    这时候亚雯赶了回来,二个女人四目相对,都微微一笑,心里都心照不宣。

    「大荣你先出去吧」

    「是」

    「一菁警官,什么风把您这省厅领导吹到我们这小集团来了呀」

    「呵呵,您这可不小吧,看这办公室可真够气派的,不知道要是正经赚钱,你们什么时候能盖出这样的摩天大楼喔」

    「您这话不对吧,我们一直就是正经赚钱的啊」

    「我能来见你,就说明不想绕弯子,你也不用说那些客套话,我身上也没有任何录音录像的东西,你可以查」

    「呵呵,你果然是和其他人不一样,行,那就开门见山的说吧,你想聊什么?」

    「不用搜搜身么?」

    「不用,我相信你,直觉是不会错的,你和我在很多方面是一路人」

    「哦?我可是个警察,你是个老板,我们可不是一路人吧」

    「比如,我们都很年轻,哈哈哈」

    「不敢当,钱女士,您是真的年轻漂亮,恐怕每年要花不少钱去保养吧」

    「叫我亚雯吧,不用那么见外,我相信你也有同样的感觉,如果不是身份不同,可能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

    「呵呵,好,亚雯,你年轻漂亮,我相信你有很多种可以活的很好的办法,为什么要一直一个人?」

    「有吗?我没发现,自从我的儿子被拐跑,我就没有可以活的很好的办法,而你们警察到是可以潇洒的和没事人一样」

    「你的事,我听说了,那也不全是警察的责任,警察每年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案子,......」

    「放屁!也许你想去做个好警察,但是那只是你自己,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这几年本市的拐卖案你们几乎都是视而不见,是我去解救的那些无辜的孩子和家庭,你告诉我你们警察在干什么?」

    「这,你不能这么偏激的去想」

    「偏激吗?那当你看到拐卖贩子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公然犯罪,而他们视而不见,你还觉得偏激吗?」

    「这怎么可能!你有证据吗?」

    「没有,我也不想去证明你们警察多黑暗,因为不需要,我自己知道就可以了,一菁,你离开的太久了,现在已经不是你在的时候了」

    「如果真有这样的警察败类你可以告诉我,我一定不会放过的」

    「哈哈哈,一菁,你还真的,你处理的完吗?是这个社会在变,是这个不公的社会让有权有势的人变的麻木不仁,这不是你一个警察能改变的。」

    「好了,我们说点别的吧,你为什么要冒风险走私那些东西,对你们又没有好处,又没有利润」

    「你说药么?」

    「对,你应该知道那些药是国家禁止售卖的」

    「所以喔?国家让你们警察保家为民,你们听了吗?你们不听,为什么要让我去听喔,没有什么为什么,我想做就做,我也没你想的那么高尚,我只是看不惯这个社会,穷人不该死,而你们也并不是什么好人。」

    「亚雯,我知道你之前因为孩子被拐,仇视这个社会,可是这种情感太极端了,警察,公务人员,绝大多数都是好人的」

    「哈哈哈,什么是好人,一菁,如果那天你把现场破坏了,你遵纪守法了,你知道你会害死多少人吗?你会让多少人失去活下去的希望,你会损害多少的家庭支离破碎,所以你是好人吗?我走私,我违法国家的法律,但是我救了他们,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我和说你们是好人?」

    「这......」一菁被亚雯的话说的竟无言以对,其实在打算面对亚雯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到了心里准备,只是这一刻,亚雯的话还是让她颇为震惊,这真是的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如果可以一菁还真的很想和她成为朋友。

    「唉,现在我们是还有很多的漏洞,和不完美,我承认,但是你的所作所为也不是就可以被接受的,你是在破坏这个社会的规则,你救了很多人,但是同时,你也让国家蒙受了损失」

    「哈哈哈,我什么时候说我做的就是可以被接受的,我从来没说过我做的是好事,我只是看不惯你们自称为好人的人,什么社会规则?卖高价药,让当官有钱的人赚死,穷人饿死,这就是规则吗?」

    「唉,亚雯如果你能不这么极端,你真的可以做的更好的,你人并不坏」

    「怎么做的更好?一菁,你是不是特好奇我为什么生意都做的这么大了,还要去走私?我还可以告诉你,我这次走私的大部分都是为了政府」

    「什么!?这根本不可能!政府怎么会参与你的走私行为」

    「所以一菁啊,你离开的太久了,就那些药,怎么可能有上亿的价值,大头是那些走私车,你知道这些车是谁要的吗?你知道我如果不去走私这些车,后果会怎么样吗?」

    「你的意思是?是政府的人让你帮他们去走私进口轿车?」

    「不然喔,我需要做这种买卖么?这些车,不久之后就会被套上合法的牌照,然后公然开到大道上去,你查吗?你敢查吗?领导坐惯了好车,现在你让他们降低档次,他们不会满足的,政府又不可能給他们报销,只能找我要了,我敢不给吗?你知道政府领导私下的车有多豪华吗?你知道他们住的别墅,有多少是我们集团盖的吗?所以现在你来查我,就是在查你们自己的领导,你还不明白喔?我确实不是好人,但是和那些腐败卑鄙的人相比,我觉得自己很干净」

    「你说这些都是真的?这群腐败的渣子!!简直愧对人民!」

    「我和你撒谎有必要吗?一菁,你可以继续查下去,就怕到时候,你会承受不住你所查到的东西,而后才发现,真正破坏规则的人是你自己」

    「天呐」一菁瘫坐到沙发上,她怎么也没想到,这被压下去的巨额走私案,幕后真正的罪犯,居然是市政府,是那些没事給他们开会指导方针的领导们,这个案子目前已经没有可能再挖下去了,一菁深知这里面涉及到的人不是她和她的老局长可以去调查的,也许省里都未必有能力去挖掉,他们的上面可能又是一个复杂的彼此勾结的网络。

    「亚雯,你说的这些,我还不能完全的相信,但是我会去了解一下」

    「我也没指望你去相信或者去改变什么,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不,对我来说很重要,也许现在的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但是只要我还当一天的警察,这样的败类我一定要查出来,哪怕因此我当不了警察了,我相信这世上一定有正义存在,而你亚雯,你不是个坏人,或许你做了很多违法的事情,但是我知道,你心里是个善良的人。」

    「你?这么想的?」

    「当然,亚雯,或许我们真的可以成为朋友,我是个警察,但是我不是是非不分的人,你说的对,那天如果我去抓了你们,把药都收走,我就是个罪人,没有一点点的功劳,人命都没了,还哪来的正义,换作我是你,我会和你做同样的事」

    「一菁,你真的是个不同寻常的人,警察让我有好感的人不多,你是第二个」

    「哦?那我就很好奇第一个是谁了?」

    「抱歉,这个无可奉告」

    「还真是巧了,你也是我第二个有好感的黑道中人」

    「哈哈哈哈,我们还真是很像喔,我想你也不会告诉我,第一个是谁了!」

    此刻的亚雯和一菁还不知道,她们之间比想象的还要像,这第一个人居然就是彼此的儿子,而她们的儿子也同样是她们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