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美妇大佬刑警儿 > 正文 【】(20)(美妇警长悍匪儿第二部)
    (20)

    明翰紧吸着亚雯的嫩乳,发出啾了一声,艳红的奶头被吸的凸起发亮,上面都是明翰的口水,随着乳头离开明翰的嘴唇,亚雯的身子抽搐了一下,下面也渗出了一股淫水。

    明翰晃悠着大阳具俯身下去,伸手去拉扯掉亚雯的内裤,母子二人再一次一丝不挂的担诚相见,按理说一张床的男女,一个阴户流着蜜液,一个阳具一柱擎天,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他们没做爱谁会信喔?

    可是现实偏偏就是,这是一对母子,而且他们还守着脆弱的底线,准确的说是亚雯还坚守着作为母亲的底线。

    她是个合格的母亲吗?显然不是,孩子打小就丢了,找回来之后,亚雯对他虽有无微不至的照顾又有不合常理的霸占,显然是母亲失格,那都如此了为什么还坚守那一点点的底线喔?

    可能亚雯自己也不知道,她能和儿子赤裸相拥,却不肯和儿子真正结合,这大概就是她的心魔吧,在她的心里,她始终是一个母亲。

    「好儿子,亲亲妈妈的下面,亲亲你生出来的地方,那里有点痒」

    亚雯看了电影之后,让人动情的剧情催发出她的性欲,比起电影里的生离死别她是何其的幸运,在自己还年轻的时候找到了自己的儿子,还可以和他相认,相爱,亚雯也不想浪费和明翰相处的每一秒,除了插进去,她一切都可以給儿子。

    明翰低下头在亚雯淫腻的花瓣上深深的舔了一口,还是那熟悉的味道。

    「啊!!!」亚雯的身子给出了敏感的反应,煞了20年的女人,面对这样粗大的阳具却依旧能忍,亚雯不愧有老大的毅力。

    可是明翰忍不了啊,再次面对亚雯的粉嫩美鲍,他上去分开那紧闭的花瓣,舌头猛舔起来!

    「啊!!儿子!!你,轻点!!啊!!」

    明翰像饿了几天的饿汉看见美食一样,上来就是又舔又吸,对着亚雯的穴口,尿口,阴核是来回的打扫,粉粉的私处迅速就都是明翰的口水和那不断渗出的淫液。

    「你怎么这么舔!你这个色鬼!啊!!!妈妈那里受不了啊!」

    「妈,你受不了就吃我的肉棒,来,趴我身上,咱们来69」

    亚雯犹豫了一下,起身去抓住儿子那坚挺的阳具,毕竟他们又不是没尝试过,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亚雯把大屁股坐到儿子的脸上,母子就这样互相用嘴去亲吻对方的生殖器。

    「好硬,好粗!」亚雯看着那雄壮的生殖器口水都流出来了,她可是个20年没有做爱的熟妇,这样的大肉棒简直对她有着致命的杀伤力,但凡这阳具不是儿子的,她可能这会真的忍不住就要了,可惜偏偏这生殖器是从她的生殖器里生出来的。

    亚雯贪婪的舔吃起那紫红的大龟头,她的小嘴张开正好可以把大龟头吞进嘴里,似乎天生就是量好了尺寸一样,这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这东西是她自己生的。

    亚雯这么想着,吃起儿子的肉棒也就没有那么强烈的背德感,只是舔自己身上掉下的肉而已啊。

    明翰的阳具在妈妈的嘴里又涨大了一圈,上面的血管都粗的可怕,整个肉棒硬的像钢条一样。

    「这么硬,难怪刚才妈妈手那么疼」

    「是因为妈妈才这么硬的,它时刻都准备着回到它的家」

    「出去了,就不要回来了!」

    「不,早晚有天会回去的」

    「那你就慢慢等吧!」说着亚雯又把那龟头含进了嘴里。

    明翰也不废话,对着亚雯的美穴继续进攻,快感剧烈的上升,亚雯在这个年龄本就是性欲最旺盛的年纪,加上又强行忍受了20年的无性生活,她现在的敏感度一点也不比少女差,加上又是亲生儿子的舔吸,小穴的淫水止不住的往出流。

    明翰忘我的舔吃着,把亚雯的花蕾都舔的凸起变大,在粉嫩的阴唇上面很是显眼,亚雯这是动情了,被儿子舔的欲火上窜,整个身子都泛着潮红。

    亚雯身子开始挣扎,她吃肉棒的嘴都变的颤抖起来,「不要!!那里不行!!啊!!妈妈要奇怪!你停下啊!」

    明翰舔了一下亚雯的花蕾,然后嘴唇上去狠狠的允吸了一口。

    「不!!啊!!!!!」亚雯拱起身子,双手紧紧的抓着儿子的头发,淫穴强烈的收缩,伴随着一股阴精狂泻而出。

    「妈!你高潮了!」

    亚雯大口喘着气,已经满脸通红,连那丰满的乳房也呈现出粉红的肤色,看的出来,她高潮的很强烈。

    亚雯有点受不了了,她真好想把那阳具塞进自己的淫穴里好好的尝尝啊。

    「妈!要不就插进去吧,你都煞成什么样了,母子的身份真的那么重要吗?让咱们拥有彼此不好么?」

    「儿子!!不行!你答应过妈妈的,你得遵守你的承诺」

    「我是说过,但是你真的能忍住吗?忍得了今天,明天喔,后天喔?你能忍到什么时候?妈,你认命吧,咱们注定是要结合的!」

    「不不,儿子,只有这个不行,我是你的妈妈啊,你是我的宝宝,我们不能做爱的」

    「那我们现在做的和做爱有区别吗?妈妈你明明就想要我的鸡巴啊!」

    「啊!」听到鸡巴二字,亚雯的淫穴又泻出一大股淫水,她骗不了自己,也骗不了明翰。

    亚雯突然抬起屁股,坐到明翰的肉棒前,明翰的眼睛一亮,难道妈妈想通了?这就要和自己结合了吗?

    「妈妈承认!我想要,我想要你!想要你插进来,可是我始终是你的妈妈!」

    说着亚雯把那粗大的阳具按倒在明翰的肚皮上然后坐了上去,那阳具是何其的坚硬,迅速想要反弹,巨大的惯性,让阴茎嵌入到亚雯的花瓣里。

    亚雯的阴唇滑腻不堪,像个小嘴一样紧紧的夹住了明翰的大肉棒,这刺激程度比明翰体验过的任何经验都要强烈。

    「啊!!妈!!你夹住我了,好紧啊!」

    「嗯啊~」这粗大的异物塞满了亚雯的阴唇,让她也感受到了强大的充实感,比真被插进去也差不了多少。

    「儿子!!妈妈只能做到这了,妈妈爱你,让妈妈的私处爱抚你的阴茎吧!」

    说着亚雯开始前后的扭动起纤纤细腰,饱满的阴唇包裹着阴茎上开始来回的摩擦,大量的淫液让这摩擦进行的异常顺畅。

    「啊!!!真舒服啊!!妈妈!!你夹的我好舒服!」

    「嗯嗯啊,妈妈也是!啊!!好粗,好硬!!!」

    明翰哪试过这样的摩擦,龟头也开始不断的分泌出粘液,被阴唇吞噬到二人的生殖器中间,继续的給摩擦润滑。

    「啊!儿子!!儿子!!妈妈好舒服!呜呜呜!」

    阳具越来越硬,上面的青筋,龟头的沟壑不断的摩擦着亚雯的洞口,阴唇,还有那勃起的阴核!

    明翰受不了了,这堪比性交的快感,让他兴奋的抓起亚雯的大奶开始肆意的揉搓。

    「妈妈!!太舒服了!你这都这么紧,要是插进去,简直不敢想象啊!」

    「啊啊!儿子!!你舒服就行了!!妈妈这样也能让你射,我们也能高潮的!」

    明翰快要到极限了,他想要更刺激的感受,他放开亚雯的大奶,双手掐住亚雯的腰开始主动的来回推送亚雯。

    粗大的阳具在亚雯的阴唇中间,摩擦的更加剧烈,明翰的力量和速度都远比亚雯强,刺激程度更是成倍的增加。

    「啊!!儿子!!慢点!!妈妈受不了!!你的太大了!!慢点啊!!」

    明翰煞红了脸,用尽吃奶的劲更加疯狂的来回推送着亚雯,看着就像一下一下的草着亚雯似的,最要命的是,随着幅度越来越大,明翰那粗大的龟头在这种姿势下,开始疯狂的怼着亚雯的硬核,那花蕾受不了这样的撞击,淫水像泛滥一样的从淫穴里喷出。

    「啊!那里不行!!儿子!!你停下!!妈妈受不了了!!妈妈要泄身了!!你撞死妈妈的花心了!!」

    阴核被龟头这样猛操,变的更加的凸起,想要面对这强强对话,但是显然是亚雯输了,毕竟她的花蕾是何其的娇嫩敏感,哪是那粗壮龟头的对手,被那龟头撞的是花心乱颤,子宫收缩,一大股阴精狂泻不止。

    亚雯撕心裂肺的大声淫叫,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是她很清楚,她这辈子也没有高潮的这么强烈过,从来也没有,她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无力的趴到了明翰的身上,爽的眼神迷离,嘴角流出了口水。

    随着亚雯的泄身,本就紧闭的阴唇也强力的收缩,夹的明翰也疯狂的射出了自己的精液,同样明翰这辈子也从没射的这么爽过,精液混合着亚雯的淫水的二人浑身都是体液就这么瘫死了过去。

    明翰射的整个身子都虚了,就在亚雯趴到自己身上之后他还继续射了好几股,强烈的满足感让他躺着一动也不想动。

    亚雯就更是了,她从没试过这样的高潮,阴核被龟头一下一下猛怼,像把自己的魂都要撞碎了似的,爽的自己更是一动也不想动。

    母子就这样相拥着,彼此都不想动弹,虽然他们知道不动是不行的,因为他们身上都是那些淫秽的液体。

    「妈!我想知道插进去是什么感觉,光是这样都已经如此的舒服了」

    「儿子,你......你把妈妈的比做爱还舒服,妈妈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

    「啊?那不公平啊,你都那么舒服了,还不让我插进去」

    「呵呵,怎么,这你也要和妈妈争吗?」

    「总点讲点道理啊!」

    「你是我的儿子,孝敬我难道不是应该的?有让妈妈孝敬儿子的道理吗?」

    「你这完全是歪曲事实!不行你让儿子先去破个处,咱们再来,至少也得让我知道哪个更舒服,这也算是公平吧!」

    「你敢!!」亚雯瞪起了眼睛,「都说了,你是我的!你别以为我和你开玩笑!什么处男,你是永远也不许碰别的女人,除非我死了,你以为你妈妈的衣服是白脱的吗?知道碰我的后果吗?别人不敢碰,你却碰了,你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你是我儿子!」

    「我......」

    「告诉你,后悔来不及了,你当初把我当你妈妈不就好了,谁让你色心大发的!」

    「你也不像个妈妈啊,谁会把你当成妈妈,真是冤枉」

    「呵呵,可惜我就是你妈,好了儿子,妈妈都为你这样了,你还不知足,走吧去洗洗!」

    「不想动」

    「怎么的,还得妈妈抱你啊」

    说着亚雯起身伸手把明翰也抱起来,「真重啊,我的乖宝宝,以前还是个小婴儿,现在都这么大了,就是有点太色了」

    「你的乖宝宝现在是男人,你的男人」

    「呵呵,我说了,你可以追我,不过我还是对你没有感觉」

    「你刚才高潮的样子像没有感觉吗?」

    「你管不着哦,哇,你!你怎么射了这么多啊,的我身上都是!什么孩子喔你是!」

    「所以说我不是孩子,射的越多,证明我爱你越深,这样射进你里面,你才能給我生宝宝」

    「你洗不洗!!我給你最后一次机会,不然我就自己去洗了」

    「我......等等,你的意思是我们一起洗?」

    「你不来算了啊,我走了」

    「不不」

    明翰从床上蹦起来,抱起亚雯就冲进了浴室。

    这回二人直接在浴缸里泡了起来,因为工作原因,明翰经常非常的疲倦,所以他在家里装了浴缸为了缓解疲劳,这会到是正好让二人鸳鸯戏水。

    明翰躺在浴缸里抱着亚雯坐到自己的身上,双手从后面揉捏着亚雯的丰乳,嘴巴则是亲吻着亚雯的小嘴。

    「嗯~唔!好好~洗~唔嗯~」明翰依旧贪婪着母亲的肉体,这也不能怪他,每年几百万的保养费,让亚雯的身子就是那么的让人疯狂,明明都年过40了,可是却丝毫没有熟女的臃肿,丰满的乳房,纤细的腰线,紧俏的屁股还有一双大长腿,换谁都会对亚雯欲求无度的。

    偏偏亚雯还有一张迷人死不偿命的脸蛋,让明翰在妈妈的脸上亲来亲去,「哎呀好了,老实一点吧!」

    亚雯真是拿儿子没办法,这要是不給他,他会不会天天这么粘着自己,虽然粘着自己亚雯也很开心,不过这样方式实在是太下流了。

    明翰的阳具又硬了,也许在亚雯的身边,他永远也不会软吧,亚雯当然发现儿子身上的那肉棒又顶起了。

    「儿子,你怎么又硬了,你别亲我了,缓一缓你这样身子还要不要了」

    「妈!你也太瞧不起我了,我以前经常一天射很多次的」

    「啊?射一次不就软了吗,你怎么和别人不一样啊」

    「谁说的,只要刺激够,加上喜欢,男人可以硬很多次的」

    「真是变态,你们男人真是没一个好东西,满脑子都是那些下流的东西」

    「我不是啊,我是因为爱,我可以为了妈妈付出一切的那种爱」

    「嗯,妈妈知道」亚雯的眼神又变的温柔了起来,儿子每次说出这样的话都让她很受用,毕竟分开20年,本来一切都未所知,但是找到了儿子,他还如此爱自己,其实亚雯已经别无所求了。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感动,亚雯的小手又握住了明翰的阳具,轻轻的把他浮起,然后用那丰乳夹住那硬邦邦的家伙揉捏起来。

    「啊,妈妈!好软,好舒服!」

    「妈妈帮你软下去,色儿子,喜欢妈妈的奶吗?」

    「嗯嗯,又大又圆,比少女的还好看」

    「你小时候就天天抓着妈妈的奶,从小就是个色鬼」

    「那是因为妈妈的奶好看吧!嗯......好舒服!」

    亚雯温柔的用奶子摩擦着明翰的阳具,明翰从亚雯的眼里又看到了母爱,这样淫秽的画面不知怎么的,看着却是那样的温馨,他这时候荒缪的觉得天底下的母亲真应该都试试給儿子乳交,那种水乳交融的感觉,是母子之间传达母爱的最佳方式。

    亚雯低头把龟头又含进了嘴里,一边乳交,一边口交,这样的极品熟妇,这样到家的服务,明翰还强求什么喔,他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神仙一样的待遇。

    亚雯又把明翰的蛋蛋抓进手里小心的爱抚,这让精液快速的累积,肉棒又粗大了一圈。

    明翰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亚雯知道明翰又要射了,她没有让儿子忍耐,而是加快口交的速度,终于在一声低吼之后,明翰再次的射进了妈妈的嘴里。

    明翰的精液像取之不尽一样,把亚雯的小嘴射的满满当当,精液从嘴角都溢了出来。

    亚雯赶紧的把精液吞了进去,然后用舌头把嘴角的精液舔个干净。

    明翰看到这画面,心想妈妈是真的爱自己的,不然她怎么会再次的吃自己的精液,还舔的一干二净,什么样的母亲会做出如此淫秽下流的事,可是她就是不肯給自己,这让明翰真是毫无办法。

    「妈,你下面的小嘴什么时候也能吃我的精液?」

    「你慢慢想吧,应该是没有机会的」

    「我不会放弃的,到时候我一定会把你下面的嘴喂到吐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