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美妇大佬刑警儿 > 正文 【】(9)(美妇警长悍匪儿第二部)
    (9)

    明翰发了信息信息之后,不一会就收到了一菁的回信,「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一定会去调查一下,而且正好有事,我要回XX市一趟,我会去暗中去了解一下的,不过你先不要声张,我会再联系你的」

    明翰看完大喜,「果然这个前副局长是个不畏强权的人,有她相助,我就不信查不明白这个案子」

    明翰心情一下就好了起来,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刚刚他已经伤到了亚雯的心,他不知道亚雯就是他要调查的人,更不知道亚雯就是他的亲生妈妈。

    这回轮到亚雯无法平静了,自己的儿子要和自己作对,怎么说也不听,好不容易找到的儿子,还没享受过几天的亲情,不对,连一天的亲情都没享受过,就要变成仇人了么?

    亚雯怎么也不明白上天为什么要这么作她,她忍着不和儿子相认就是不想把事情变成这样,结果却怎么避也避不开,她都这么久没和儿子相认了,为什么还要这样!

    亚雯愤怒的把桌子上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扔到地上,然后坐到椅子上捂住自己的脸。阿龙在隔壁听到里面打砸的声音赶紧跑了过来,推门看见亚雯瘫坐着一动不动。

    「老大?你没事吧?」

    亚雯缓缓的张开手,叹了一口气,「阿龙,陪我去喝酒!」

    「是」

    亚雯来到那天和明翰第一次见面的地方,那个儿子生日那天她独自来到的酒吧,这次有阿龙在身边,酒吧里到是没有人敢接近亚雯,只是觉得如此美丽的人却不能靠近有些可惜。

    亚雯要了一瓶白兰地XO,自酌自饮起来,喝了几杯之后她看向不远处的位置,在那里明翰第一次走进她的世界,那时候他还想保护自己,而不是对付自己。

    老天有眼让她重新找回了失散20年的儿子,可是老天又无眼让这个儿子是个警察,亚雯甚至觉得老天爷是故意在作自己,故意安排她们母子重逢,然后再让儿子亲手把这一切都摧毁。

    亚雯闷头又喝了一杯,这一刻她好想念自己的儿子,想念那个在自己怀里嗷嗷待铺的婴儿,想念那个在酒吧里保护自己的青年,可是她却厌恶这个面对自己信誓旦旦说要把自己抓进监狱的警察。

    亚雯的头已经很晕了,这时候明翰不合时宜的給亚雯打了个电话。

    「喂,亚雯?你在哪啊,怎么有点吵?」

    「关你什么事,你去查你的案子去,少管我」

    「啊?我,对不起,之前我的态度不大好,我......」明翰刚想说事情有了进展,被亚雯打断。

    「好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你眼里只有你那破案子,你是警察么,当你的破警察去」

    「亚雯,你是不是喝酒了啊?你在哪啊?」

    「说了你管不着!」说了亚雯挂掉电话把手机扔了出去,低头又闷了一杯酒。

    明翰彻底的懵逼了,他没想到亚雯会如此的生气,如果知道会这样那他死也不会和亚雯发脾气的,现在案子有了进展,可是这个自己喜欢的人却似乎大为生气。

    「到底是为什么?」,明翰不停的问自己,自己只是做了一个警察该做的事,亚雯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就因为自己的态度不好?或者是其他什么?又或者,亚雯她是在担心自己?

    对!一定是这样,明翰心想,亚雯是觉得自己强出头,肯定会受到报复,所以才会生气,她生气也是因为在意自己,明翰心里忽然觉得有点暖,来不及多想,他利用公安系统查到亚雯手机的定位,发现她居然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酒吧,这肯加坚定了明翰的信心,亚雯她就是太在意自己了。

    明翰开车前往酒吧,他这时候开始担心了起来,上一次她去那里就被骚扰,要不是自己站出来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而今天他又不在,亚雯的样貌在那种地方一定是会被搭讪的,万一她喝多了?

    明翰越想越后怕,也不顾什么红灯了,将油门踩到底,只想快点到达亚雯的身边。

    大概10分钟后,明翰冲进了酒吧,看见亚雯坐在吧台上,闷头喝酒,旁边站着她的司机阿龙,这才把心放下,因为那个阿龙,2米左右的身高,一身的腱子肉,光头戴个墨镜,肯本没有人敢靠近亚雯。

    明翰气喘嘘嘘的走到亚雯的跟前,阿龙敏觉的一看有人接近,刚想制止,发现是明翰,知道他们熟悉,所以也就没有动作。

    「亚雯,你怎么自己在这喝酒,别喝了!」

    「嗯?你怎么找来的?」

    「你喝多了,别喝了!」

    「你怎么这么有闲心喔,不去查你的案子了么?」

    「这,我承认我之前的态度不好,我給你道歉,我也就是想尽一个警察的职责而已,没有别的意思啊」

    「呵呵,职责,去尽你的职责吧,我多想我的儿子他也能尽他做儿子的职责!」

    「你,你怎么又想你儿子了么?」

    「是啊,怎么了,他乖巧听话,他还能保护我,不像你一样,你不是我儿子」

    「我知道我不是啊,我......」

    「所以你滚远点,当你的警察去」

    「亚雯!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告诉我啊,你让我怎么做都可以!」

    「是吗?我对你有那么重要么?」

    「当然啊,你难道还不明白我对你的......」

    「好了别说了!我问你,警察和我哪个重要?」

    「啊?这,这不一样啊,一个是工作,一个是生活,没办法比较啊」

    「哈哈哈,我知道了,我没那么重要,你走吧,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亚雯!」

    「阿龙!」

    「是」

    阿龙上去推开明翰,明翰虽然想反抗,但是这个大块头,即使他身手再好,恐怕也根本不是对手。

    明翰看着继续喝酒的亚雯,心里是万分的不舍,一股难以发泄的情绪让他痛苦万分,「好,我陪你喝!」

    明翰坐到吧台的另一侧,要了瓶最便宜的威士忌咕咚咕咚的干进去半瓶,阿龙在一边看的也是一头的雾水,不明白为什么这2个人要互相的伤害。

    明翰短时间内喝了大量的酒,酒精瞬间涌上头颅,就感觉天旋地转,肚子里非常的恶心,他刚起身就腿软趴到一个女人的身上,然后吐了出来。

    「啊!!你干什么!」

    女人的尖叫声引来了几个人的注意,「他妈的,你找死,敢碰我的女人!」,几个人上来对着明翰的脸就是一拳,然后开始拳打脚踢的,明翰没有反抗,或者说他肯本也不想反抗,这样大概能减轻一些他内心的痛苦。

    亚雯迷迷糊糊的看到了旁边的围殴,稍微摇了摇头,一看是明翰,她大惊,赶紧叫阿龙过去帮他。

    阿龙上去2下就撩到了几个人,扶起地上的明翰,大喝一声「滚开!」

    几个人当然也不是吃素的,还拿出刀来想照量照量,可是阿龙看了一圈,眼睛都不眨一下,冷笑着对上来的人挥起一拳,直接揍飞了4,5米,把那人打的倒在地上直吐白沫。

    这下給这几个人吓坏了,这大块头太可怕了,赶紧扶起到地上的人溜了出去。

    亚雯心疼的上来看着嘴角流血的明翰,「你干吗啊!你傻啊!就在那让人揍,你不是挺能打的么!」

    「没关系,这样挺好,至少这里不痛!」明翰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你是不是有病啊!」

    「是,心病,你还生我气吗?只要你不气,我怎样都无所谓的」

    「你!!」

    亚雯看着明翰鼻青脸肿的也待不下去了,让阿龙扶着他到车上,然后开车去了明翰的家。

    亚雯让阿龙去买一些跌打损伤的药,然后自己扶着明翰打开了房门,走进去把他放到沙发上,这会酒也醒的差不多了。

    「我真是服你了,我怎么有你这么个......」儿子二字亚雯说的很低声,但是明翰却听到了。

    「我不是你儿子,所以你也不用自责,你......你不生气了吗?你别生气了好不好,都是我的错!」

    「唉!」亚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像是她的儿子吗?他对自己的爱究竟又是什么喔?

    阿龙买来了药,亚雯让他先回去了,然后小心翼翼的給明翰擦拭起淤伤。

    「啊!疼!!」,明翰的身体抽搐了一下,被群殴的他,浑身几乎没有不疼的地方,到处都是淤青,亚雯边擦边心疼的要死,居然开始抽泣了。

    亚雯这个坚强的女人曾经对面过无数的困难,挑战,她的感情几乎都没有什么波动,也从来没有如此的心乱过,可如今对面自己亲生的儿子,她就是一个脆弱的女人,一个充满母爱的母亲。

    明翰看到亚雯的眼睛里泪水在打转,自己反倒是心疼了起来,「亚雯,你,你别哭啊,我没事的,过2天就好了」

    「什么叫没事啊!你这浑身都是淤青!你是不是真的傻啊,脑子坏了!呜呜呜!」亚雯越说越激动,眼泪止不住终于流了出来。

    这下明翰有点慌了,他真是不明白了,这个之前让自己滚的女人,现在为什么会心疼成这样,这份感情它太不正常了,明翰更加的糊涂,看不懂亚雯了。

    亚雯抹了抹的眼泪,继续小心翼翼的給明翰擦着药,衣服当然是碍事的,擦着擦着,明翰的衣服也被脱的差不多了,就剩下一个内裤了。

    身上的伤处都被亚雯仔细的上过药,也就差最后内裤里面的区域了,亚雯犹豫了片刻。

    「差不多了,这不疼」,明翰也有点尴尬,毕竟自从他懂事,也没有女人见过他的私处。

    「擦都擦了,还差这一点,万一里面也有淤伤,我看看,脱掉吧!」

    「真不用了吧,这......」

    「抬起屁股!」亚雯的语气依旧带有命令性,可是明翰这一次却并没有听,而且这一番对话之后,明翰的阳具在逐渐的勃起。

    亚雯见明翰没有反应,就自己上去拉住明翰的内裤边缘,明翰也赶紧的拉住,想制止亚雯的行为,可是亚雯突然发力,内裤瞬间被拉下,然后二人在几秒钟之内都呆住了。

    空气似乎凝结了,这一刻,亚雯和明翰都一动未动,只有明翰那粗大的阳具,在1秒钟之内由半勃起的状态,迅速的变硬,龟头在亚雯的眼前,涨大了几圈,最后一柱擎天的耸立在亚雯的眼前,还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这一切像极了快速镜头下蘑菇的生长,只不过由小到大,只用了一秒,而亚雯的眼球也在这瞬间,瞳孔放大,迅速的对焦到这男性的生殖器上,为了把这一切的细节看的清清楚楚。

    亚雯记忆中的阳具绝不是这样的,明翰的父亲,明翰小时候,都是那种温柔小小的,即使在明翰父亲勃起的时候也不像眼前的这根如此的骇人。

    粗大的龟头足有鸡蛋的大小,那挺立的茎部更是血管膨胀,青筋都看的一清二楚,而那长度,让亚雯想起多年以前,过年时候包饺子用的擀面杖。

    「啊!!」亚雯被吓的后退一步,坐到地上,扭过头去,脸已经是红的不能再红了,她有多久没真的见过男人的阳具了?想不起来了,可是如今这是儿子的生殖器,儿子的肉棒,她必须要躲闪开才行。

    「对不起!」明翰赶紧想用手去挡住那吓人的东西,可是动作太过鲁莽,反到是动了伤处,就听见咔一声。

    「啊!好痛!」明翰大叫一声。

    强大的母性让亚雯扭回头来,顾不得什么廉耻,再次赶紧凑了上去,「你别乱动啊!伤到没有啊!」

    「啊,胳膊抻了一下,抬不起来」

    「你!!你乱动什么啊!本来就有伤!」

    「我......我」明翰羞愧难当,自己的阳具硬成这样,他根本没办法解释,他就是想和亚雯发生关系,想和亚雯做爱,当然这话不能说出口啊。

    「你别乱动了,好好坐着!别害羞了,硬就硬了!一个大男人,这不是正常的吗?」亚雯只能用母爱掩盖住自己内心的羞愧,毕竟給儿子擦药才是最重要的!

    粗大的阴茎遮挡了亚雯的视线,浓密的阴毛更是让亚雯看不清楚有没有淤青,亚雯看了看那硕大的龟头,它又耀虎杨威似的对着亚雯抬了一下头,仿佛在对亚雯说,你敢动我么!?

    亚雯紧咬着嘴唇伸出柔软的小手想要去把这东西拨开,可是手指刚一碰那东西,明翰就呻咛出来,「啊!!」然后肉棒抽搐着从马眼里涌出一股粘液。

    空气中的味道变的淫腻了,亚雯的呼吸也变得急促,她有点被这个大肉棒压制住了,尤其是她这个年龄的妇女,恐怕对于这样的东西都不可能心如止水,即使那是儿子的东西。

    亚雯咽了一口口水,「别叫!不就碰一下!」,亚雯说給明翰听,其实也是说給自己听的,不就碰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这是为了給儿子擦药!

    亚雯再次伸出手,用手指轻轻的捏住肉棒,尽管那东西仍旧抽搐了一下,但是亚雯并没有放手,而是用力往旁边拨动,但是,竟然一动未动!

    亚雯有点惊住了,「这,这也太硬了!」,亚雯抬头看了看明翰,明翰羞涩的把头扭到一边。

    亚雯没办法只能整个手上去握住了明翰的阳具,亚雯的小手是如此的柔软,明翰那经历过这个,肉棒不停的抽动,但是亚雯死死的握住,不让那东西乱动。

    亚雯使劲把阳具往旁边一拨,终于肉棒倾斜了一个角度,亚雯用另一只手去拨开阴毛,并小心的按一按。

    「啊!疼!」果然这里也有淤青,亚雯小心的給伤处抹了抹药。

    亚雯抓着明翰肉棒的小手,此时能感受到那肉棒上的能量,那时不时的颤抖仿佛像琴弦一样,撩动着亚雯的情欲,亚雯不敢去想,但是身体却很诚实,她感觉自己的下面已经润湿了。

    亚雯擦完了药,赶紧松开了小手,那肉棒在巨大的惯性下,离开亚雯的手心,龟头被亚雯的手指狠狠的蹭了一下,然后在摇摆中龟头又涨大了一圈,阴茎开始猛烈的抽搐。

    亚雯似乎通过马眼的通道看到了里面的白浆在迅速的上涌,她女人的经验告诉她,明翰这是要射精了,亚雯叫了一声,赶紧用手去挡住自己的脸,这一切都是发生在几秒钟内的慢动作。

    可是现实中,一切都太突然,就在亚雯用手挡住脸之前,精液怒射而出,对着亚雯美丽的脸庞就冲了过去,仿佛想要赶紧去宣示自己的主权,那射精的速度可是堪比子弹,即使亚雯意识到了危险,却也来不及设防。

    精液射到了亚雯的脸上,这还不算完,亚雯惊慌中张开嘴发出啊的一声,声音还没等出来,有一半的精液就灌进了亚雯的嘴里。

    2秒钟后,亚雯惊慌失措的后退几下,瘫坐在地上,那浓烈的味道,强力的刺激着亚雯的雌性荷尔蒙,加上酒精的作用,亚雯的下面大量的分泌出淫水并迅速侵湿了整个裆部,并且还在不断的渗出,把地上也湿了一片。

    明翰看到亚雯的反应,颤抖着又喷射出一股精液射到了亚雯的胯处,亚雯大叫一声,从地上爬起来,赶紧跑进了卫生间。

    于此同时,明翰的手机也来了信息,是一菁,「我明天就回去,到时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