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初秋知深冬gl > 正文 一卷三十六章
    在秋式微的想象里,巫马冬亦应该是相当忙碌的,毕竟生意做到这个地步,哪怕不出差,也有无数人迫不及待送上拜贴,或是等着合作。

    但是现实与她的想象大有出入,她每日除了去水州各个商号查看一下,就是在家里清清帐,偶尔看点戏院堂会的单子,虽然不能说她清闲,但是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做大生意的人。

    “你不算账吗?”

    “早先查了禹州的账,最近没什么事。”

    巫马冬亦一只手不紧不慢地翻看着各大酒楼送来的菜单,另一只手胡乱画着什么。

    “那你”

    秋式微坐在对面看她拿着毛笔东一笔西一笔地乱搞,看的眼花缭乱。

    “式微怨我清闲了。”

    巫马冬亦不紧不慢地放下笔和菜单,抬头看她,今天她破天荒的挽起头发,梳上单螺发髻,配饰只有一宝蓝色的发簪。

    倒不是说美艳冷峻的美人比少女逊色,但是秋式微更觉得这种有点娇俏纯真的感觉令人耳目一新。

    “怎么会嫌你,我巴不得你不用合账不用担心些乌七八糟的事天天只陪着我就好了。”

    其实秋式微的担心也不无道理,别人都是为了一分利机关算尽,她巫马冬亦看起来更像是躺在沙滩上风干的咸鱼,翻不翻面都齁咸。

    “水州南下十五县,北上二十城所有票号的项目设计都是出自我一人之手,抢我的生意也要有比我好的成品才行,所以只要不涉及形象问题,其实也不太需要我出面。”

    “听着好厉害。”

    “什么叫听起来,本来就很厉害。”

    巫马冬亦又拿起菜单仔细看着,秋式微好奇几张菜单有什么好看的,于是走到她旁边,认真起来。

    她反反复复读了几遍,生生把自己给看饿了,可是并没看出什么新鲜,巫马冬亦笑意盈盈地揽过她,不等她发问就解释起来。

    “这上面的菜品是按照出售的销量排序的,你看,今年的菜单,邀月楼的牛羊肉类菜品销量最好,其他的酒楼,留仙阁,醉仙楼这些牛羊肉的销量都非常不错,口味也都偏向于辛辣,下半年肯定会增加牛羊的买进,辣椒等等香料也是”

    “哦~所以你要圈点地养牛养羊增加利益吗?”

    “这么厉害?竟然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巫马冬亦赞许地看着她,惹得秋式微起了疑心,这家伙肯定不会想得这么简单,肯定还有后半句,“不过”

    她就知道。

    “这牛羊肉类的荤腥菜品,销量也并非突然增高,现在开始养肯定赶不上分红利。我只是看看趋势如何,好插手打理。”

    “这些你也能插手?”

    “只要菜品好吃又不落档次,那么只需要解决卖点一个问题。将新菜品推给各酒楼的老板,他们及时与客人推销,我再放出点风声说这是圣都的新风潮,销量肯定稳稳增长。”

    “可是圣都没有这样的新风潮啊。”

    “很简单啊,两边同时推行,只要说是异乡美味,也会有大批猎奇的人来品尝的。水州距离圣都有五天的路程,信息闭塞,等真的火起来,那时到底是哪儿刮起的这股风也无从考究了。就好像两个干草堆,两边同时煽风点火,如果其中一个烧着了,另外一个燃起火来,又怎么分得清是被波及的,或是被点燃的?”

    “可...众口难调。”

    “这些单子不就是最好的众口调查吗,基于此开发新菜品,十拿九稳。”

    “可是商号主要做的是钱庄的生意啊,为什么要筹划这些呢?”

    “嗯~”巫马冬亦看着秋式微一脸好学认真,偏就要卖个关子。

    “这么多事情哪里是一时半会说的完的,什么时候我变成秋夫人了,再跟你讲。”

    嗤

    秋式微白她一眼,虽然巫马冬亦没有细细剖析,但是秋式微也明白巫马冬亦利用了信息错位,不说多高明,但是消费是一瞬间的事,更何况富贵之人在意的不是价格高低,而是价格为他们带来的东西,比如更好的品质,或者说,一点新潮,一点虚荣。

    “原来信息的误差是你赚钱的秘方喔,现在被我知道了。”

    “哈哈哈,我的钱,还不都是你的。”

    “冬亦”

    “嗯?”

    “那你说,冉璎他们会不会也在迷惑我们呢?实际上他们早都认识,只是为了演场戏给我们看?”

    “那巫马冬原怎么至于丢一只耳朵。”

    巫马冬亦还是胸有成竹的样子,可偏偏她越自信越冷静,秋式微心里越不安,她揣度一番,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其实你那天说的那些话,我已经很明白了,但是但是你真的能袖手旁观?”

    “就算我不想,我也管不了。”

    巫马冬亦看她一脸失落的样子,心里也不舒服,干脆就贴近她的怀里,撒开了架势撒娇,颇有点无赖。

    “叁小姐,门开着...所以我...”

    是青鸟的声音,巫马冬亦一愣,看到秋式微一脸憋笑的样子,双颊羞恼得通红。

    “咳咳咳,有什么事吗?”

    “哦哦对,门外有个叫李清暄的女人想见您,说是您的故人。”

    青鸟从怀里掏出一个看不出形状的奇奇怪怪的木头,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巫马冬亦已经跑没影了。

    “唉?冬亦...”

    秋式微吓了一跳,青鸟马上也跟着跑出门去,虽然不知道刚刚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但是秋式微也急匆匆地跟了出去。

    刚刚行至大门口,秋式微就隐隐约约闻到一股奇异的香气,如酒般醇厚,又如雪般清冽,抬头去望,巫马冬亦正与一个身材相仿女子相拥着,脸边竟然还挂着泪痕,只是巫马冬亦挡住了那女子的容貌,并不看的清楚。

    “这是谁?”

    秋式微小声询问青鸟,但青鸟思索片刻,也只是不确定地回答道。

    “或许就是李清暄吧...”

    “你终于舍得来看我了么?”

    巫马冬亦佯装生气地推搡着李清暄,眼底还流转着些些清泪,秋式微这才看得清李清暄的容貌,顿时心里翻涌起无名的不快还有一丝诡异的羞涩。

    “你看这叫什么话,我可是日日惦着你。”

    “对了,忘记介绍了,”巫马冬亦拉着李清暄的手,笑意满满地给秋式微介绍,“李清暄,这是我儿时好友,她可是禹州...”

    不等巫马冬亦说完,秋式微就先一步走上前去。

    “禹州李家酒业称霸四方,谁不知道嘛,李小姐久仰大名。”

    “水州第一美人的名声也是如雷贯耳呀,便宜冬亦这小妮子了。”

    李清暄得意地看了巫马冬亦一眼,颇有揶揄的味道,谁不知道曾经巫马冬亦才是名满水州的美人?

    巫马冬亦倒也不恼,迎着她往府内走。

    “青鸟,快去叫我哥。”

    槐花树下面摆好了桌椅,虽然过了开花的季节,但是靠近这棵树,就总能闻到淡淡的香气,秋式微忍不住偷偷看两眼李清暄,明眸皓齿,浓颜朱唇,笑起来有一股江湖气,好像刚从西北大漠归来,并不荒凉但很壮阔。

    再看两眼,谁不喜欢美人儿?这可不能赖她。

    “说吧,你是来找我玩的,还是来找我谈生意的。”

    “好俗啊,上来就说生意嘛?”李清暄嬉笑着端详巫马冬亦,“呦,很少见你盘少女的发髻,还装嫩呢。”

    “你才装嫩,”巫马冬亦笑着唤青鸟近身,接过那块奇怪的木头,“你说你,来之前写封信也好呀,带着它来丢了怎么办?”

    “写信哪儿来得及,水州到雍州不过两日路程,快马加鞭得不就到了。”

    “什么事儿这么急?”

    “我本来在雍州买地,突然龙武卫进城,我就看见了你哥哥。”

    “你看见巫马冬原了?”

    “是啊,但是我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捷报的消息。战事告捷,说不定两边会选择合谈,到时北边给我们进贡,西北的商路也可能重开,这么大一笔买卖我怎么可能放着不做。”

    巫马冬亦本来是兴高采烈的,现下眼底已经没了笑意,她看了一眼摆弄铁扇的巫马冬阳,思忖左右,才谨慎地反问道。

    “连你也没有收到边关捷报的消息吗?”

    “自从北边商道闭锁,我一直非常关注战事,奇怪的是,现下既没有战败的消息,也没有战胜的消息。”

    李清暄喝了一口茶,她看着巫马兄妹俩脸色越来越差,心里纳闷极了。

    “自古至今,都是先传捷报再班师回朝。”

    “所以我来你这儿问个新鲜,巫马冬原班师回朝肯定路经水州,你们见过了吧,他没说什么?”

    “没有。”

    “这样的话,那西北之事就暂且搁置。”

    “不急定论,清暄既然关心战事,怎么可能没几条路子打探消息,对吧?”

    “兵部和吏部的人没有给我确切消息。”

    “可以和北边的人打探嘛,”巫马冬亦抿了一口茶,不紧不慢地说道,“败没败一问就知。”

    “说得轻巧,现在消息这么闭塞,你怎么不去问?”

    李清暄捏住她粉嘟噜嘟的小脸,装腔作势地要下狠手,巫马冬亦也不反抗,笑意愈浓。

    “好姐姐,给我沾个光不行吗?”

    “你都开口了,我如何拒绝得了。”

    李清暄抿了一口茶,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突然自嘲地笑了一声,盯着巫马冬亦不客气地回嘴。

    “我还真叫你绕进去了,我可是来找你帮忙的,结果你就出个嘴啊?”

    “唉?我还真能叫你吃亏,近日来好几家酒楼给我送来拜帖,牵桥搭线对你来说虽然是小事,但是我想由我出面也能免去你不少麻烦不是...”

    “就你聪明。”

    “最快几日有信?”

    “叁日。”

    巫马冬亦瞬间喜笑颜开,她吩咐青鸟给李清暄安排厢房,然后就拉着秋式微径直去了书房,李清暄对巫马府再熟悉不过,与巫马冬阳赏菊去了。

    “式微,你怎么想?”

    “战况不明,又擅离职守,或许巫马冬原真的想造反?”

    “他手里只有龙武卫而已,皇帝手里可有数十万大军,造反只凭他自己,他如何敢呢?”

    “所以他需要背后的人支持他,可是人数十分巨大的反军怎么可能不引人注意?”

    巫马冬亦点点头,她看向窗外,秋日阳光明媚,屋外并没有什么异动,但是秋式微还是背后一寒,她突然想起那天晚上房顶奇怪的声音。

    “这么绕来绕去一圈不是徒增烦恼吗,但是反军与巫马冬原合作,又何必再找冉璎呢,冉璎已经不是王储,彻底失势,又逃出了后宫,既不能里应外合,也不能出谋划策,不是很累赘吗?”

    “反军一定承诺了助冉璎登基,也承诺了巫马冬原类似的东西,所以俩人必不能相识,战事不明,但巫马冬原已经班师回朝,如果北狄与反军暗通沟渠,佯装战败,等龙武卫进宫表明战事大捷,防卫松懈,与巫马冬原里应外合,再一举攻入皇城...但事情已经超出他们的计划了,行动一定会提前。”

    “为什么不是延后?”

    秋式微不解看向巫马冬亦,但是面前的人欲言又止,巫马冬亦牵起她的手,考虑了一下才开口道。

    “事情拖得越久就一定会节外生枝,”巫马冬亦看着她,刻意避开了核心问题,继续说,“当然,这是我的猜测,等清暄那边传来北狄的消息,一切就都明朗了。”

    “你是说,如果北狄境内并没有战败的消息...”

    “不,北狄那边会传遍战败的消息。”

    “让所有人都相信,这难度也太大了吧?”

    “自从巫马冬原北征,捷报频传...一个靠着舞弊取得武状元的将军能有多少实力?但是他屡战屡胜。温水煮青蛙...这个计划开始的一定比我们想的更早。”

    “那...你有什么打算?”

    “正好清暄在雍州有生意要谈,我和她去一趟雍州。”

    “我跟你一起去!”

    “不,你留下,相信我,我很快回来。”

    秋式微不解地皱眉,巫马冬亦几乎没有拒绝过她,而且去雍州虽然路途不远,但少则叁日多则十天半月也说不准,出了事怎么办?

    “虽然你不说,但我相信你,”秋式微说着捧起她的脸,手指轻轻捏住她的耳珠,巫马冬亦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说话,秋式微看着她,极为认真地逐字逐句道,“其实别的我也不在乎了,所以哪怕办不成,只要你在我身边,一切我都能接受。”

    “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

    聊会儿:

    微博换了,现在叫:肉鸭酿进番茄里。老早就换了,之前的被封号了,倒霉催的大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