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图谋不轨(1v1 H) > 正文 120完结
    吃完饭,袁嘉律被霍琴鸢拉着上了楼,谢衡跟着霍老太太几个围成一桌一起打麻将。

    亘古不变消磨时间的方法,又显得热闹和能拉近关系。

    霍琴鸢带着她到第叁个房间,停了脚步,推门进去。

    房间的装修风格偏暗,灰色的墙壁,壁灯投射下微弱的光,一片巨大的落地窗,远处灯火通明,俯瞰着b市的夜景,单单一个房间就比她住的房子全部加起来还要大。

    第一次看到谢衡成为霍琛后居住过的房间,是她未曾参与又属于他的存在。

    她不免好奇,视线忍不住到处看看,又顾忌着霍琴鸢在,不敢太明目张胆。

    霍琴鸢抬手压了压唇边的笑,说:“我看得出啊琛很喜欢你。”

    虽然她极少在他的人生里扮演母亲的角色,毕竟是身上掉下来的肉,霍琴鸢一眼就能感受的到。

    袁嘉律不好意思地点点头,霍琴鸢指了指书柜

    上面有很多书,摆得满满,还有奖杯和金牌。

    “这些是他大学参加学校比赛得来的,”霍琴鸢无奈道:“他也没告诉我,还是有一次我进来他房间拿东西才发现的。”

    霍琴鸢叹了口气,握着袁嘉律的手,“他小时候吃了很多苦,我们没能尽到做父母的责任,虽然这么说对你不太公平,可还是希望以后你能照顾好他。”

    “我会的。”

    霍琴鸢欣慰地笑了笑,“我去给你拿甜品。”

    袁嘉律不好意思让霍琴鸢拿,跟在她身后下去,被她推了进去,“不用下来了,今天也累了,在这里住一晚,我准备了些睡衣在柜子里,都是新的,可以穿,明天再叫人拿新的衣服给你。”

    “谢谢妈。”

    “你这孩子客气什么。”

    关上门,袁嘉律吐出一口气,她原本以为霍家人会很难相处,现在发现也还好。

    屋里暖气足,她脱下外套挂在立式衣架上,伸了个懒腰,走到衣柜拿睡衣,翻了个遍,全都是蕾丝的,一件比一件露骨,甚至还有cospy的女仆装。

    她瞪目结舌地僵住手,耳根渐渐红了起来,难以置信端庄优雅的婆婆会帮她准备这些。

    里面除了衣料少得可怜的睡衣,就只有谢衡的衬衫,清一色的白,再无其他鲜艳的颜色。

    袁嘉律随手挑了件相对保守的吊带睡衣,后面凸显出大片的蝴蝶骨,她庆幸里面有睡袍可以遮住,要不然连人都没办法做了。

    洗完澡,她坐在床边吹头发,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嗡嗡声遮住了开门声,直到面前覆上来一片阴影,她一惊,抬头见是谢衡,惊讶道:“你怎么上来了,不是在陪他们打麻将吗?”

    谢衡把手里的托盘置放在床头柜上,接过她手里的吹风机,手指穿入她的头发里,发丝滴着水,落在脖颈的肌肤上,她瑟缩了下,被他用指腹拭去,他极其有耐心,一点点替她吹干。

    “妈下去了。”

    袁嘉律了然,侧过头看他,“累吗?”

    “不累。”

    他收了吹风机放进置物柜里,端起托盘里的甜品递给她。

    她想起什么,问他:“你还有一个哥哥吗?”

    “嗯,改天带你认识认识。”

    袁嘉律吃了半碗就觉得腻,她晚饭被谢衡夹了很多菜,又不好当着长辈的面浪费,强撑着吃光,现在肚子仍有饱腹感。

    谢衡就着她剩下的吃完,她自发到柜子里找了套睡衣,递到他手里,“去洗澡吧,我把这个拿下去。”

    他手拦在她面前,扫了眼她身上的衣服,似笑非笑道:“你打算就这么下去?”

    她顿时一个激灵,使劲摇头,他唇边含着笑,“放着吧,明天会有人上来收拾。”

    窗外忽然亮了起来,紧接着一大片烟花绽放,发出震耳的砰砰声,她惊喜地跑到窗边,拿出手机拍着,眼睛被烟花照得又亮又荀丽。

    谢衡洗完澡出来,外头早已歇了,她意犹未尽地坐在床边,听到脚步声,才回头,嘴边是抑制不住的笑。

    他问:“这么开心?”

    “我好久没有看过烟花了,每年这个时候要么在值班,要么在家待着,江边也有放烟花,人太多了,不想去跟别人挤。”

    时间还早,距离跨年还有一个小时。

    袁嘉律不想那么早睡,拿出手机继续刷视频,打算等到十二点。

    谢衡就这么被她冷落在一边,他不恼,走过去把人报了起来,她躺在床上,谢衡覆在她身上,唇在她脸上流连。

    她脸上痒痒的,又热热的,却很享受此刻的氛围。

    他摸了摸她的脸,笑了,起身到书柜翻出一本有些年代感,泛黄的笔记本。

    她还未反应过来,只见他从桌子的笔筒里拿出一支钢笔,翻出一面,是袁嘉律决定跟他告白的前一天。

    袁嘉律仍旧记得那天下了一场大雨,她被同桌怂恿着,突生了勇气要跟谢衡告白,她写了十几封情书都觉得不满意,后来想把自己记录关于他的笔记本当成情书送与他。

    她照旧写了日期和天气,却没有一如既往叨叨絮絮地写了很多,只有一句话,字体有些失了她平时的水准,昭示着她的紧张。

    ――希望他喜欢我。

    袁嘉律没能送出去,被同桌偷走当成笑话到处宣扬,她又气又恼,好不容易生出的勇气犹如被人扎了一针的气球,鳖了气。

    怎么会在他手里?

    他的手白皙修长,落笔苍劲有力,笔迹又很漂亮。

    谢衡认真得犹如在许下新年愿望,袁嘉律走过去看了一眼,寥寥一句话,却让她年少的喜欢,圆满成真。

    “希望你的希望也能成为我的希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