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辣文小说 > 情缘劫:我无力挣扎的婚姻 > 正文 【】(四十八、四十九)
    第四十八章

    屋内的满地狼藉正如我此刻复杂的内心,原本无比期盼的见面,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我拿起纸巾擦了擦头上的水渍,这时房门被推开了。

    「先生,这是怎么了?」一个穿着女仆装的服务生怯生生走44091了进来,她那怪异的眼神,明显是注意到我头上的狼狈。

    「没你的事,这应该够你的打扫费了吧。」我懒得和她废话,掏出500块钱丢了过去。

    看着女孩知趣的离开了房间,我点燃了一支香烟,走到窗边。不远处,一个俏美的倩影正在缓缓远去,没错,那就是我的妻子,准确的说是我的前妻。我看着她那稍显踉跄的脚步,心中不免涌起一丝落寞。说实话,我真的很想追上去,像以往那样,在争吵时,第一个低头的永远是我。

    不知道是不是习惯成自然,望着她那孤单的身影,我总觉得自己有义务去搀她一把。或许在我心中从没有做好经此一别,再不相见的准备。我的心里很乱,有惋惜,有痛恨,有不舍。

    没错,我已经开始后悔刚刚的冲动了。即使我知道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可就是没法下定决心放弃她。

    不知不觉间,妻子已经走到了我视线所及的边缘,几秒钟之后,我将再也见不到她。想到这我的手不受控制的握紧了窗框,探出身去,想尽可能的多看她一眼。即使她此时已为别人的妻子,她的身体里曾经诞生出别人的骨肉,我还是想记住她的模样,哪怕只是个背影......

    可就在这时,一辆停放在妻子身旁的商务车突然打开了车门。因为距离太远,我看不清车牌,但看模样应该是奔驰V级的商务车。此时它停的位置应该是一处建筑工地的门口,在路边大树的遮挡下很不显眼。

    我使劲朝外伸了伸脑袋,透过车门,中排坐着的是个块头很大的男人。他穿着一件黑色皮衣,下身是马丁靴加工装裤的打扮,那模样活脱脱像是个社会上的混子,尤其是他坐在车上还带着一顶大檐帽。搭配上这辆商务车,,更让人觉得不伦不类。

    此时妻子失魂落魄的走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有个男人一直在色眯眯的盯着她,直到她快走过去的时候,男人突然伸手在她腰间拍了一下。虽然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也知道妻子一定是遇见流氓了。

    看到这一幕,无论我之前多么的痛恨妻子,也不能坐视不理了。我伸手就去抓沙发上的外套,可仅仅这一转身的功夫,再回过头来,男人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而一旁的妻子明显是被吓坏了,被他抓住了双肩确毫无反应。我不敢相信在深圳这种大城市,还有人敢光天化日非礼吗?

    可接下来的画面让我越来越糊涂,只见男人并没有什么过多的动作,而是用力的摇晃着妻子的肩膀,那模样似乎是在质问着什么,通过他的肢体动作,我能清楚感受到他此时暴怒的情绪,而妻子只是拼命的摇着头。难道说他们是认识的?想到这,我又放下了外套,我倒是先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正在我想着的时候,男人猛地将目光对准了我的方向。虽然我知道他不可能看到我,但在那一瞬间,我还是下意识缩回了头。因为他的气势太恐怖了,隔着这么远都让我感到了深深的压力。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这一幕,竟让我有些许熟悉的感觉。我绞尽脑汁的思索着,可我怎么会和这种人有交集喔?

    我还没来得及思考太多,男人已经朝这边走了过来,看那架势是要找我算账的。不过他还没走几步,妻子在背后拉住了他。男人没有一丝的怜香惜玉,用力甩脱了她的纠缠,可妻子又追了上来。

    几次拉扯过后,男人终于没再坚持,回头看了妻子一眼,摇了摇头,就朝车的方向走去。

    望着他们上车的背影,我却完全没有为得以摆脱危机而庆幸。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也不清楚妻子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可这么多年的生活,让我清楚从肢体动作上能看出,她是无条件信任那个男人的。

    因为在他们走向车内的时候,妻子一直没有松开拉住男人的手。也许我可以认为那只是妻子怕他会再突然暴走,所以不肯松开。可那种姿势明显不是正常的普通朋友能够做出来的。

    要知道人与人之间都是有一道安全距离的,在我们紧急情况的时候,去拉住朋友很正常。可妻子此时是将男人的一条臂膀直接抱在怀里,如此亲密的动作,如果说他们之前没发生过什么打死我也不会相信!

    在男人将妻子扶上车后,他并没有走到驾驶位,而紧跟着进了后门,顺手拉上了车门。

    看着静静停在远处的豪车,我的心中却生出前所未有的恐惧。仿佛冥冥之中有人在告诉我,这真的是我最后一次追回妻子的机会了。如果我再错过的话,这一辈子将再也不会遇到她。

    我再也待不下去了,疯了似的朝外面跑去。在服务员小妹惊异的眼神中,我直接把钱包扔给了她。说实话,我不是一个很大气的人,可此时什么都顾不上了。

    我知道自己追过去也不会改变什么,甚至还会被那个男人狠揍一顿也说不定。可我真的不能就这样带着遗憾离去,为了自己,也为了以往的点点滴滴。

    其实在我来之前已经想好,如果妻子真的把一切都告诉我,我会接受她,也包括那个孩子。可她今天的态度真的太让我失望了。曾经的她虽然会在我面前耍耍小任性,可那与今天所面对的事情完全不一样。我只能说虽然我爱着她,可我也没有伟大到明知道被骗,还要去养一个别人的孩子!

    但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所有的一切都无所谓,我不想失去她,即使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可我不想再这样过下去了,我喜欢的是蒋梦琪,我还爱着她!没有她的日子,每一天都是煎熬!

    很快我跑到了楼下。不得不说豪车就是豪车,即使停在隐蔽的路边,还是让我一眼就注意到它。随着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我奔跑的脚步不知不觉间慢了下来。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还没走,她会不会也在等着我,也想再给我一次机会?

    很快车子离我已经很近了,漆黑的隐私玻璃让我完全无法观察到车内的一切。可我想她一定会注视着咖啡馆的方向等待着我的出现,就像刚刚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一样。

    我整了整衣服,顺便调整一下紊乱的思绪。我真不知道见了面自己该说些什么,也许是接受,也许是了断,甚至有可能被那男人一顿爆锤,可不管是什么结果,我不得不去面对这一切。

    我鼓起勇气,抬起了去敲车门的手,可就在这时,忽然发现不远处正在施工的楼房中有一个人拼命的在挥着手,而且看他的方向似乎就是对着我的。

    我有些懵了,往四周看了看,这里又没有正在施工的机械,应该没什么问题啊。

    正在我愣神的刹那,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走过来什么都没说,就硬拉着我就走进了一旁的小门。

    「你想干什么?」我警惕的问了一句,努力想挣脱他的拉扯,可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了,像一把钳子似的紧紧地拉住了我。

    「别问那么多,跟我过来。」保安拉着我就来到了楼上,刚刚招手的人也在这里。

    我刚刚沿途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原来这处建筑工地早已停工,而这两个人皮肤黝黑,一看就很精壮,应该是留在这里看守的保安。只是我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招惹上他们。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是想抢劫吗?!」我努力装出一副不好惹的模样,想把他们吓退。

    「看你那模样吧!抢劫也不找你这样的。」刚刚对我招手那人冷哼一声。我才想起被妻子泼的那杯咖啡,此时的样子一定是很狼狈。

    「差点被你搅了好事,我说你小子偷偷看看也就得了,还非要凑过去,真没见过你这么胆大的,不怕被人揍一顿吗?车里那家伙可不是个好招惹的。」拉着我上来的那人在一旁说道。

    「偷看?我偷看什么了,我是.....。」我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得得得,我们不是警察,你也不用解释。老吴,怎么样了?脱了没有?」

    「没喔!那家伙看着挺猛的,干事磨磨唧唧,一点都不爷们!都不是小年轻了,还搞的和初恋一样!」那个叫老吴的伸手指了指面前的电脑。

    屏幕上的画面正是刚刚妻子所上的奔驰商务车,根据位置判断摄像头就装在大门左侧,也就是正对着车的前风挡玻璃。这样可以透过前排座椅的缝隙,看见后面的一些情况。

    见这场景,我连忙凑到了屏幕的跟前,细看之下,他们此时应该是坐在中排的位置。透过画面只能见到妻子的侧身,那个男人则完全被驾驶座挡住了,除了......除了一只搂住妻子肩膀的胳膊!

    果然不出所料,如果说刚刚妻子拽住男人的姿势只是下意识做出来的,那此时被人抱着依偎在怀里还能怎么解释喔?!

    我忽然觉得今天妻子的出现只是为了羞辱我,如果她是为了救那个所谓的「我们的宝宝」,怎么还会带着情人出现喔?而且那个男人能开得起这种豪车,怎么会拿不出区区的50万喔?!

    我心中越想越气,怪不得之前她说已经离开何永恒了,原来只是离开一个男人,投入了另一个更有钱男人的怀抱!看来我这次来找她,真的是多此一举!

    「小子,至于这么色急吗?你靠的这么近,我们还怎么看!」年轻点的男人说着就过来拉我。

    「哎!虎子!别管他了,反正现在也啥看头。我看这小子神神叨叨的,该不是个精神病吧?」

    「管他是疯是傻,让他进来看就不错了,我还能惯着他吗?!」虎子说着就把我拉开了。可我却真像疯了似的推开了他,直接抓起了桌上的鼠标。因为我刚刚看到一个细节,不知道我是不是眼花了,可我确实是看到了。

    「我操!你点的什么,怎么突然放大了?」老吴两人都惊得嚷了起来。

    看来这里的老板雇他们的时候应该没时间和他们介绍具体的功能,两个大老粗根本不知道这摄像头还有变焦的功能。想不到摄像头像素还不错,放大两倍画质依然清晰。

    可在我看清之后,我真他妈后悔自己多此一举,如果知道是这个结果,我宁愿什么都看不见!

    原来我只看到男人搂着妻子,可没想到在她的身前还有一条胳膊,只是男人穿着的黑色皮衣与车座的黑色内饰太像了,以至于我刚才并没有发现。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男人的手根本没有露出来,而是直接插入了妻子的大衣之中。而且那个高度,傻子也知道他脏手在衣服里干些什么!

    我恼怒的直接关掉了屏幕,可身后的虎子立刻不干了,一把拉住我的衣领,巨大的力量让我直接摔了出去。

    「操!我就觉着这孙子不对劲,他娘的是来捣乱的!」虎子愤恨的说着,还狠狠踹了我一脚。

    「哎,你小子别老这么冲动行不行?好不容易找份工作,你还想回去吃牢饭啊?!」老吴笨手笨脚的捣鼓着电脑,头也不回的喝止了一句。

    「我得想想怎么制住他,妈的,别一会儿影响咱们看戏!」

    虎子嘀嘀咕咕的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我趁这机会挣扎着刚站起来,忽然手腕一紧,竟被他用绳子捆住了双手!

    「你想怎么样?这是犯法的知不知道!快放开我!」这一瞬间我真的慌了,尤其是刚刚老吴的那句话,让我明白这两个人是做过监狱的。他们一冲动之下会干出什么事来,可真不好说!

    「放心吧,我们不会怎么样你!老老实实的在这待一会儿,还能跟着看好戏,你就知足吧!虎子快过来帮我看看,他刚才按得是哪?」

    两个家伙在把我捆在下水管上后,任凭我怎么喊叫,就像听不见似的,自顾自的鼓着电脑。

    「我操!他妈的就是把屏幕关了啊,让老子折腾这么半天,希望外面那家伙不是个快枪手!」虎子捣鼓了好一会儿才重新打开电脑。

    「哪有那么快的!都像你似的三分钟都坚持不住!」

    「操!这娘们真是极品啊!这白花花的嫩肉比豆腐还软!」

    「哎!别这么快合起来啊!什么都看不见了!」

    「傻逼大块头,你倒是扒她衣服啊!」

    虎子看似无心的调侃,却像一把把刀子似的扎在我的心上。我不相信妻子刚刚离开我才这么一会儿,就和别人搞到了一起。我努力的朝屏幕看去,可两个保安却把屏幕挡的严严实实。

    「混蛋!」我心里不停地咒骂着,双手也在不停地挣扎。可他们都是粗人出身,绑住我的绳子实在太紧了,任凭我怎么努力都是白费。

    「太磨叽了,我是服了!」虎子明显是不耐烦了,抽出香烟点上了一支。

    「瞎鸡巴嚷什么?这叫调情懂不懂?有钱人都讲究这个,不像你出去找鸡,还没插进去喔,女的就开始催你射了!」

    「呵呵,那是你时间太久,耽误人家生意了。」

    「不跟你扯,我跟你说,如果没猜错,两人肯定在椅子后面亲嘴喔。」

    「我猜是口交喔,你没看见女的身体越来越低了吗?」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把我听的怒火中烧。可我明白此时先要脱身才能去阻止他们,只是双手被绑着,只能听着他们不三不四的调侃,也不知道那边的具体情况,该怎么过去喔?去跟他们说我不是神经病?不行,他们肯定不会信。

    忽然,一个计策涌上心头。

    「两位老哥,这样瞎猜有什么意思,想不想听听声音啊?」

    「操!能听谁不想听啊?外面就是大马路,那么吵能听见什么?你老实待着吧!」

    「我能有办法。」

    「再说话我把你嘴封上,信不信?!」虎子有些不耐烦的嚷了一句。

    「等等,你让他说。看看他能有什么办法。」老吴给了我说话的机会。

    「你们没看到他们的天窗是打开的吗?」

    「那又如何?跟你一样,跑到车跟前去看啊?!」

    「不怕实话告诉你们,我是想把工具装到上面去的。」我故意装作猥琐的笑了笑。

    「哈哈~看你斯斯文文的,想不到也是同道中人,不过你这法子有点冒险啊!万一被发现了,不仅好戏看不到了,而且那男的可不好惹,咱们兄弟也不想惹这么大的麻烦。」老吴这人明显比虎子老成许多,做事情考虑的比较周全。

    「有你们两位老哥的配合,我自然有把握神不知鬼不觉。不过你们先把我松开行不行啊?」

    「操!我就知道你没想什么好事,老吴咱们别搭理他。」

    「我的包里有个微型摄像头!」这个包是公司统一定制的,昨天我出来的太急,错拿了明浩的。早晨在飞机上拿充电宝的时候,才发现在印着公司LOGO的位置藏着一个针孔摄像头,不用想也是偷拍他那些女炮友的。

    没想到这次却被我用到了妻子的身上,还是当着两个大男人的面。不过这只是个缓兵之计,一会儿只要他们把我放出去,谁还管他们喔。我非要直接搅散这对奸夫淫妇!

    「还真有诶,这么小的一个东西能拍吗?你可别唬我们。」虎子拿出摄像头端详了一会儿,我知道凭他这点能耐看也是白看。

    「你们放开我,我可以演示给你们看。」我看他有些动摇忙说道。

    「放了他吧,看他那样也跑不了。」老吴在一旁无所谓的说道。

    很快虎子给我松开了手,我几步就跑到了屏幕前,说实话,我是不相信他们刚才说的话,可心中还是抑制不住的想去看个究竟。

    虎子倒是也不拦我,估计真把我当成了色狼,以为我是色急喔。屏幕中,两人的姿势一如刚刚,只是披在妻子身上的喔子大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承受不住男人大手的蹂躏,微微敞开了一条缝隙。

    那条缝隙虽然不大,可足以看到妻子此时的胸口已是空无一物。看到这,我的脑中突然「嗡」的一响,一个我从来不敢相信的念头闪过脑海。难道说妻子来见我的时候,就是这幅模样吗?!

    脚下不自觉的踉跄了两下,我不敢相信曾经那个冰清玉洁的妻子,竟已堕落到了这种地步。不管是受到了什么胁迫,她能真空来到街上,足可见她的思想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还记得曾经妻子见到那些放荡女孩时的不屑一顾,可此时的她喔?比之那些人尽可夫的妓女又强在那里喔?甚至说她还要更加的不堪!

    第四十九章

    屏幕中,男人的手掌一直在妻子怀里缓缓地变化着形状,可以看出他的动作很温柔,与他那强壮的体格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而妻子从始至终仿佛就像个雕塑似的,只是静静的依偎着男人。

    这让我不禁好奇他们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如果说在何永恒离开后,男人顺理成章的接手了妻子,他不应该会这么温柔。就像是老夫老妻在一起,有几个会花这么长时间调情喔?而且这根本算不上是调情,说到底男人是一种欲望动物,如今美人在前,他怎么会有如此的定力,仅仅满足于手指的享受,却没有更进一步喔?

    「小子,你发什么呆啊?再不动我还把你绑了!信不信?」虎子说着就朝我屁股来了一脚,这下子让我踉跄着直接趴在了地上。

    我回头白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和这种粗人废话是没意义的。我很快就把摄像头调试好,在手机上可以清楚看到画面,连声音都听的无比真切。

    「可以啊,还真小看你小子了!怪不得咱兄弟混的越来越难,他妈的这年头做色狼都得讲究技术。之前总是有野鸳鸯停车在这里偷情,要是早有这东西就好了。」

    「好个屁,这怎么放过去啊?」老吴在一旁说道。

    「你们去找点棉絮什么的,把它包起来,再用个竹竿在墙头上伸过去,扔在天窗附近不就得了。」我连忙解释道。

    「这主意好,我记得仓库那边还真有。」虎子不一会就拿了一卷滤棉过来。

    此时已经是箭在弦上,我几下就绑好了摄像头,朝外走去。身后虎子还一脸期待的对着我笑喔,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东西。也不想想,我这一走,还会搭理他吗?可还没等我走出门口,就被老吴叫住了。

    「等等,虎子,你去吧。」

    「我去?我可没干过这个啊。」虎子一脸懵逼的说道。

    「有啥难的,你在管子上套根绳子就好了。」

    「还是我去吧,这个方向不好调整。」我急忙解释了一句。

    「你就跟我踏踏实实看好戏吧。」老吴硬拉着我来到了电脑前面,他的手握的很紧,让我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之前我一直觉着老吴更好说话一些,没想到他比虎子难对付多了,似乎是早就看穿了我的小心思。

    此时我心中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还能怎么办喔?可思来想去,虎子已经出去了。

    这下子完全没有机会了。只能期望着虎子把事情搞砸了,让车里的男人有所察觉。即使最终会把我暴露出来,起码也终止了妻子赌气的决定。

    是的,到现在即使一切已经近在眼前,我也不愿相信妻子真的会爱上这种男人。哪怕她的种种反应已经那么明显,可我依然把那当作是她对我的赌气。

    没过多久,手机忽然传来一阵马路上嘈杂的喇叭声,画面也跟着动了起来。依稀可以看出来妻子从镜头中一闪而过,当然还有那个我恨不得生吞活剥的男人。此时两人虽然紧紧依偎着,但起码没有虎子刚刚说的亲吻,口交。让我紧张的心也稍微舒缓了一些。

    很快画面静止下来,正如我希望的那样,镜头并没有对准妻子,而是勉勉强强能看到第三排的位置。至于车内的人,只能勉强看到男人的帽檐。

    不知道为什么,我越来越觉得这个男人怪怪的,在车里为什么还带着个帽子喔?

    「怎么样?可吓死我了,这比老子当初闯空门还刺激喔!」虎子气喘吁吁地从外面跑了进来。

    「操,你还说喔,毛都看不见一颗!」老吴不满的嘟囔着,可这时候也没法再去调整。

    「不可能啊?我可是瞄了好久才放下去的。操!都是你小子给的东西不靠谱!」虎子被骂了,又想对我撒气。

    「得得得,别说没用的了,没被抓住就是好事!」老吴拉着虎子做到了电脑前面。

    可我并没有放弃,把手机拿到身边,声音调到了最大,一边盯着屏幕,一边注意着那边传来的动静。只是车子虽然开着天窗,可外面就是马路,手机里传来的几乎都是嘈杂的车鸣声。对于我这反常的表现,老吴两人也没说什么,他们更关注的还是视觉上的刺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画面中的男女一如刚才的定格状态,没有想象中的激情,手机里也没有传出任何的声音。可我的心中却快要爆炸了,男人越是表现的平静,我的心里就越没谱。

    就在我已经急的心烦意乱的时候,手机中似乎传出了一丝声响。我连忙将手机凑到耳边,可无奈外面马路上的噪音太大了。虽能听出是妻子的声音,却完全没法听清。

    我又把视线转向了屏幕,两人依然是刚才的姿势,难道是我幻听了?

    很快妻子的声音又一次传了过来。没错,一定是她的声音,我绝不会听错。这次她直接用上了质问的语气。「你不敢?我就不明白,你怎么就那么怕.....。」

    我已经将手机贴在了脸上,可仍然听的不太真切。我看到男人搭在妻子肩膀上的手臂搂的更紧了,他的声线很粗犷,可声音并不大,感觉是在焦急的解释着什么。

    而妻子一直是不依不饶的,还不时挣扎着想打开男人的胳膊,但男人不会这么傻,好不容易把美人抱在怀里,还会让她溜掉吗?!

    「别说了!你以为他会放过你吗?别忘了是谁把他成现在这样的!」

    「别碰我!放开!」

    不知男人说了些什么,妻子似乎是被彻底激怒了,她那较小的身躯不知从哪爆发出一股力量,一把推开了男人,随即往后退了退。

    可这一下子,让之前就中门大开的喔子大衣,刹那间被拉开了一个很大的开口。此时她正好是在前排座椅的中间,那片白嫩的肌肤虽然是转瞬即逝,可坐在屏幕前的两个保安不约而同的咽了咽口水。

    这画面的确是太震撼了,之前隐约知道了妻子的大衣之下是空无一物,可当那两个饱满圆润的雪乳显露出来的一刻,我还是惊得合不拢嘴巴。可我能看见,他们俩喔?我下意识就朝虎子看去,那家伙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摇了摇头,再计较还有什么用喔?除了他俩之外还有一个位置更好的男人在注视着这一切,而且他不是看过,甚至刚刚还将那对乳兔握在了手中!

    虽然我知道妻子与别人不清不楚的状态已经很久了,这一年里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多少的男人,车上的帽子男或许也早就染指过她。可这一刻我还是忍不住的痛心,忍不住的嫉妒。

    「老吴,太牛逼了吧!我操!这奶子真尼玛是绝了!你看见没有,刚刚她一动,那奶子还跟着一颤一颤的,太骚了!」虎子兴奋的摇晃着老吴,整个人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高潮。

    「滚!别闹!你倒回去点,我怎么看着有点奇怪。」老吴突然的一句话,让我也想到了什么。

    作为曾经最亲密的人,我并不会把目光完全盯在妻子的双乳之上,可老吴这么一说,确实是有些奇怪。我奇怪的不是那对巨乳因为哺乳过后变得更加丰满,怎么好像刚刚看到乳头的颜色好像也有些差异喔?!

    正想着,老吴已经将画面倒了回去,并且放慢了播放速度。我凑到跟前,虽然和两个老色狼一起偷看妻子的身体,这感觉很别扭,可此时我也顾不上许多了。

    「啪」的一声,老吴按下了暂停键,画面正好定格在最香艳的一幕。果真如我刚刚所怀疑的,妻子左侧的乳房的颜色明显颜色要浅上一些,与当初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几乎一般无二,而右侧却变得嫣红了许多。

    「我操!」

    正当我们一起聚精会神看着的时候,老吴突然骂了一声。他放大了画面,手指直接指在了妻子的左乳上。

    「咋了?乳头内陷了吗?」虎子没心没肺的说着,可我知道那一定是不可能的,妻子的身体我比谁都清楚,她是个完美的女人,没有任何一丝缺陷。

    「这他妈不是内陷,这是.....。」老吴的一句话,让我的注意力又回到屏幕上。

    可只是一眼,却让我整个人都变得摇摇欲坠,要不是手搭在了虎子的肩膀上,我恐怕要直接坐倒在地。

    妻子的左乳......左乳......左乳的奶头竟然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缝针后留下的疤痕。

    恨!一种从心底燃起的恨意瞬间笼罩了我的全身,我恨的不是别人,最该死的那个人就是我!

    当初本以为自己的放手,等于是给了彼此一条生路,可她走的根本是一条死路!一条彻头彻尾的死路!

    不知不觉间,泪水已经弥漫了我的脸颊,为什么当初我要选择放手喔?!我知道自己这一年走过来,经历了多少的内心折磨,能走到今天是多么的不容易。可她喔?说实话,我想过很多,可她如今的遭遇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

    我忽然想到了刚刚在我质疑她时,那不可理喻的暴怒。按理来说,以她受过的教育水平怎么会连孩子的血型都整不明白。一定是有别的隐情,让她无路可选,才会昏了头脑。

    就在这时,一个我最不愿意相信的念头闪过脑海。

    难道妻子这次约我过来,是想验证我是不是还真的爱着她?或者说,这是她在彻底沉沦前,给自己的一次救赎机会。她知道成功的机会很渺茫,可她还是愿意在我身上赌一次,赌我依然爱着她,可以义无反顾的再去接纳她。

    我想那天在我答应来深圳见面的时候,她一定是很开心,她没想到我还等着她,愿意无条件的出钱帮助那个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的孩子。也许在她心中,这就代表着曾经的归宿一直在等着她,甚至包括那个孩子。

    可直到见面的一刻,她才发现自己错了,也许她为那套说辞准备了很久,即使她明知道漏洞百出,可她依然希望我能不去深究,而是把这当作抛给我的一个台阶,选择默默的接受。

    不得不说,她的想法实在太过天真了,也许在她心里我还是当初那个傻头傻脑的男孩,可以接受她的一切错误。

    可惜她忘记了我作为一个男人,也是有自尊心的!在那么明显的谎言之下,我怎么会甘心当一个傻帽!

    也是在那一刻,所有的希望破灭之后,她彻底崩溃了。我不知道她选择沉沦的方式到底是什么?如果我能听到他们刚刚的对话,也许还能猜到。可仅仅根据妻子刚刚那几句话,我完全是一头雾水。

    「老吴,你见过这么激动的色狼吗?」身边的虎子和老吴已经无暇去看屏幕中的男女,都直直的盯着我看,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怪物。

    「不知道,也许你是对的,他真是脑子有问题。」

    「我现在不这么觉得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孙子肯定射裤裆里了。」虎子作势就朝我下面摸了一把,一下子让我清醒了过来。

    「滚开!」我一把打掉了虎子的手。抬头看了一眼屏幕,那个男人正在背后,搂住了妻子的双肩,似乎是在向她道歉的样子。

    我再也等不了了,如果真如我刚给所想的话,如今是我救回妻子的唯一机会,我决不能让她再重回深渊!

    还没等我站起来,老吴已经看穿了我的想法,他立刻给了虎子一个眼神。可我绝不会再坐以待毙,兔子急了也咬人,刚刚他们对我无理,我也不去计较。但此时面对随时可能彻底坠入深渊的妻子,我即使知道不是对手,也要逃出去。

    「我操!这小子疯了,老吴,快上手啊!」虎子大意之下,一把没拉住我,我趁这机会就往外跑。

    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奔跑着,眼看就要到门口了,可忽然脚下一紧,整个人就摔在了地上。

    一股无法言喻的剧痛迅速从腿上蔓延开来,我抬头一看,旁边一块铸铁弯头还在地上打着转。这帮畜生,真是什么都敢干啊!

    「老吴!你不会把他打残了吧?你可别把事闹大了!」虎子一边说着,走过来看了看我的情况。

    「放心吧,我的身手你还不了解吗?我是朝着他腿窝打的,最多是个韧带损伤。」

    我尝试着站起来,可右腿一点力气都用不上,还没直起身子就再次跌了下去。

    「你把他扶到椅子上吧,一会儿缓缓应该就没事了。」

    虎子没费什么力气,就把我搀到椅子上。

    「我猜你是认识那个女的吧?」老吴一脸悠闲的说着。

    我狠狠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哥们儿可别怪我,我们兄弟都是常年在社会上讨生活的人,看人肯定比你准。车里那个男人一看,身上都带着股狠劲。今天要是放你出去,你肯定讨不到什么好处。」老吴明显是不想把关系闹得太僵,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是真有事情,我要马上出去!」我不依不饶的喊叫着。

    老吴冲我会心的笑了笑,就像什么都明白一样,我心中这个恨啊,可除此以为却什么都做不了。我无奈的叹了口气。闹到这个地步,我还能说什么喔?

    「我操!别瞎逼逼了,有好戏哎!」

    再次看向屏幕,原本站着的两人,此时的姿势完全变化了。不知这辆车的设计者是什么想法,后排座椅在此时竟拼成了一张两米左右的大床。而妻子已经被男人压在了身下。

    妻子刚开始还显示出一些抵抗,双手不停地推搡着男人的胸膛,可两人的体形实在是太悬殊了。眼看妻子的抵抗变得越来越弱,我赶紧拿过了手机,刚刚被虎子他们一搅和,我也没注意到他们谈了些什么。

    我一边看着屏幕,一边听着手机里的声音,妻子的一声声怒斥,传到我的耳中是如此的难受。难道我就眼看着她被人欺辱吗?

    我正想着,突然间妻子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只巴掌直接扇到了男人脸上。这下子力气很大,甚至连男人的帽子也直接打掉了。

    让我出乎预料的是,男人竟是个光头。望着眼前的这个背影,那种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了。

    妻子的这一巴掌,也把男人的邪火彻底浇灭了。妻子用力的将他推了开来,缓缓坐起了身。

    可她身上仅有的一件喔子大衣,已经被男人扯到了肩膀。此时她所在的位置,正好在前排座椅中间。在监控中,妻子的身体已经显露无疑。原来她不仅仅是上身没穿,下体也是身无寸缕。

    身边的喘息声越来越重了,我回头一看,虎子的双眼都直了。真他妈便宜了这俩孙子。

    男人也被妻子这一巴掌打蒙了,他往后退了退,却又又不想浪费这种良机。两人就这么面对面的看着。透过屏幕,我可以清楚看见妻子的脸庞,只是她现在的表情很奇怪。她竟然在笑,一种寒彻入骨的冷笑。

    妻子张嘴不知说了些什么,男人似乎很害怕,一直在解释,他的声音很低,甚至连目光都躲了开来。

    「你看着我!你他妈不是说喜欢我吗?你凭什么?!」妻子突然爆发,没有给他逃避的机会,直接抓起了她的大光头。

    这个画面是如此的诡异,妻子赤裸着娇弱的身躯,确将一个大汉拿捏得死死的。

    「只要你答应我,今天就让你爽!你不是也像他们一样想干我吗?连李伟那些小瘪三都能上我,多一个你又如何?!来啊!我会好好伺候你!」妻子几乎是用上了喊。只是这些话在我听来确是如此的难受。

    男人抬起了头,眼前就是赤裸的妻子,我不知道刚刚妻子到底对他提了什么样的要求,让他在这种时刻还在犹豫。可我宁愿那是一个他永远办不到的难题,起码今天不用看到妻子在我眼前被人淫辱。

    妻子完全没有躲避他的眼神,甚至故意挺起了自己饱满的胸膛。面对这种赤裸裸的诱惑,男人再次伸手握住了妻子的双肩。

    妻子没再反抗,脸上却挂着一丝似有似无的淫荡笑容。

    看着妻子的模样,曾经那份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少。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变了,其实刚刚在咖啡馆中那份生疏感不是没由来的。不只是我的心中还存有芥蒂,妻子深陷黑暗这么久,怎么会没有变化喔?

    男人没有考虑太久,一把搂住了妻子。看到这一幕,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即使我听不到他的声音,可妻子会默许他这么做,已经代表了男人的态度。

    虽然我知道妻子从头至尾对他没有一丝感情,只是利用他去达成某种目的。可这真的值得吗?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比女人的贞操更宝贵的吗?即使她的身体已经不再干净,可她是被迫的,她不应该选择自暴自弃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