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农情小日子 > 第二十一章
    吴秋山的表情像被牛粪击中似的。「你不认得他们吗?是你的弟弟妹妹呀!我上回去秀水村送东西时见过,你瞧,小姑娘怀里紧抱不放的布鞋,不就是你熬了两天做出来的。」他还缠着也要一双,穿起来舒服。</p>

    「我的弟弟妹妹?」她惊讶极了,再仔细一瞧,那双鞋还真的很眼熟。「秋山,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救人啊!」</p>

    吴秋山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噢了一声。「好,我抱他们入屋……」</p>

    「你快将他们两个都安置好,换下湿掉的衣服,我去烧个热水,一会儿给他们淋淋。」</p>

    「我看把炭炉都抱来给他们烤烤吧?」人都要冻成冰了。</p>

    「那可不成,总之听我吩咐的处置便是。」一心救人的牛青苗没空解释,她催促着他将两人安置屋内。</p>

    刚冻僵的人血脉不顺,若骤然的抱住屋内用火烤,或是用棉被捂热,冻伤的地方会变成冻疮,严重点可能要截肢。</p>

    得先用温水浸泡,等身体回复到一定温度后再用热水淋身,使其血液尽快流动,恢复原来的体温,以降低冻伤的可能性,这可是她看求生节目学来的。</p>

    「好,我听媳妇的。」吴秋山手大,他照着她的吩咐为两个孩子搓身子。</p>

    牛青苗忙去了厨房烧火添柴,烧热水的同时,她没歇着的舀了两大勺白面揉面,加了鸡蛋和白糖,又剁了些晒干的小蒜下去揉开,添点香气好下胃,也能帮着身子回暖。</p>

    等锅里的水热到一定程度,她匀了三分之二的水量到放在正堂的浴桶里,另外三分之一用洗脸的小水盆装着搁灶边。</p>

    她又煮开热水,加入大量的生姜,熬起姜汤。</p>

    「小子你负责,丫头我来,我们一人解决一个,你一勺一勺的将水从他的头顶淋下,全身上下都不能放过,直到他不再喊冷为止。」不再失温就没事了,冻疮或什么再好好处理便成。</p>

    「好的!媳妇儿,我知晓了。」这小子跟他媳妇儿刚嫁进门那阵子没两样,瘦得只见骨。</p>

    夫妻俩一人顾一个,有别于礼数,所以小子和丫头不能在一处脱光衣服,吴老三家的屋子也就三间,除却堆放柴火的杂物间,也就是正房和厨房,因此两处分开放人。</p>

    屋子的地上是踩实的泥地,一勺一勺的热水淋下,难免也湿淋淋的,有些滑脚,这更加深了牛青苗要用青石铺地的念头,她实在受不了脚一踩,脚底全是泥的黏糊。</p>

    「大、大姊……」牛青果的声音像小猫在叫似的,虚弱得几不可闻。</p>

    「不要说话,保留点体力。」摸着手底下瘦小的身躯,牛青苗几乎不敢用力,她摸到的不是皮,不是肉,而是骨头。</p>

    她知道后娘苛刻,老是少衣减食的虐待前头妻子生的孩子,由她自身的发育不良来看,两个弟妹的日子一定也不好过,所以她才让吴秋山送些吃的、用的过去,即使不能全落在他们手上,至少也能分到一些,熬着就不难过。</p>

    谁知竟是这么悲惨,她记得妹妹今年已经八岁了,可是那身形分明才五、六岁的模样,双颊凹陷,颧骨更显突出,手脚比当柴烧的树枝还细瘦。</p>

    她自认为已经是心够硬的人,在见识过家人遭遇空难后的人情冷暖,她把心筑得很硬实,不轻易为人动容,可是在看到妹妹饿出来的小身板,她心口堵得难受,一股怒火随时都要爆发出来。</p>

    稚子何辜?大人的恩怨情仇由大人去承受,为何要将孩子扯进来?那个只会作威作福的林月娇,她饶不了她!</p>

    「嗯!」牛青果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细细的应了一声。</p>

    「青果别怕,你在姊姊家里了,以后姊姊会保护你,没人敢再伤害你。」牛青苗发誓,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保护身边的人。</p>

    或许是血缘的关系,她已许久未感受到手足亲情又回到身体里面,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她很珍惜。</p>

    她又有兄弟姊妹了,见到和晓得是两码子事,以前她故意忽略,不去接触,是因为她害怕失去,害怕被人发现她根本不是牛青苗,而是来自异世界的女教师。</p>

    「姊……」牛青果小小的身子在颤抖,她是喜悦到说不出话来,眼中落下的不知是泪还是淋下来的热水,她一直绷得很紧,不敢放松,大大的眼睛仍带着恐惧和无助,两只小手可怜的紧握着盆沿。</p>

    「你安全了,听话,把手放开,姊姊在这里呢!一会儿给你吃的……」牛青苗说得都哽咽了,转过头拭泪。</p>

    「有吃的?」一听到吃,牛青果的小脸骤地发亮。</p>

    牛青苗抚了抚她稀疏的枯黄头发,心一紧一紧的抽疼着。「绝对够你吃的,别急,再一会儿就好。」</p>

    「我饿……」牛青果小声低喃,细瘦的指头一根一根的放开。</p>

    「好,再忍一忍,面团发了就做饼子给你吃,乖,」牛青苗继续替妹妹淋热水,直到确定她的身子变热了,她才赶忙用自己的棉袄包住她。</p>

    牛青果的眼神终于出现一点生气。「嗯。」</p>

    当牛青苗将妹妹抱进正屋时,底下烧着柴火的炕床上已经躺了个人,正是比妹妹大不了多少的弟弟,被棉被包得密不透风,只露出一双让人看了就想落泪的迷惘双眼。</p>

    「媳妇儿,家里没有半大孩子能穿的衣服,我把我的长衫给小弟当袍子穿,我想暂时冻不着他。」把小舅子包得像蚕茧便是吴秋山的杰作,他得意的上前向媳妇讨夸赞。</p>

    「嗯!你做得好,就让他这么暖着吧!这两个娃儿看来吃了不少苦,真可怜……」</p>

    牛青苗不舍的道。</p>

    吴秋山喜孜孜的笑着,帮她把小姨子也塞入被褥里保暖。「我刚到外头看过了,他们就带了个小包袱,我没打开过,不过里面的东西应该都湿透了。」</p>

    接过他递来的小花布包,牛青苗打开一看,居然只有一、两套旧到不行的衣服,布包底下用小碎布包了两枚铜板,就没别的了,两个孩子全部的身家就只有这样。</p>

    「媳妇儿,你别难过,这不是你的错,我去端姜汤来给他俩喝,你可别哭呀!」就怕妻子伤心的吴秋山一再回头瞧瞧媳妇儿,见她眼圈儿一红,他是急到不行又心疼。</p>

    「嗯!你也给自己也端一碗,又不是铁打的身子,你逞什么勇,赶紧给我多穿一件衣服。」看他光着膀子她就觉得寒意直上心头,他是真不冷还是傻子冷不怕。</p>

    「好咧!媳妇,我也给你端一碗。」媳妇的关心吴秋山最受用了,他开心的穿上一件袍子,很快的端来四碗有些辛呛刺鼻的姜汤。</p>

    其实家里的碗是不够用的,所以可以看得出碗的花色和大小不同,给妻子和小姨子的是一对小碗,小舅子拿的是中碗,而他的大碗拿在手中也跟小碗没两样,他手大。</p>

    「小口的喝,别急,先暖暖胃,把身子暖起来了,人也好了一大半。」牛青苗先喂妹妹喝,担心她没力气,端不住碗。</p>

    「姊姊,甜。」牛青果把姜汤喝完后,还很满足的咂了一下嘴,露出小动物回巢的笑脸。</p>

    那抹笑让人看得鼻酸,一瞧就是很久没吃过糖的样子,很馋,但不敢喝快,怕喝多了就没了。</p>

    「秋山,你照顾他们,我到后头煎个饼子给他们吃,只怕饿得慌。」牛青苗带着浓浓的鼻音道。</p>

    「好,我看着咧,你不用担心。」吴秋山见她抹着泪走向厨房,魂儿都要跟着她飘走了。</p>

    他十分恋妻,又肯宠妻,知道妻子不喜欢吃干干的饼子,他便买了一大坛猪油让她煎着油饼子,吃着有肉味还不干涩,饼子里有油香,酥软好嚼,她能吃完一大片。</p>

    把妻子喂饱是他为人丈夫的骄傲,而且他还在短短几个月内,把干扁瘦弱的小媳妇养得水嫩白细,宛如青葱似的,他可是大大得意一番,逢人便说他媳妇变得更好看了。</p>

    不过他也没说错,先天的不足用后天来补,他打回来的猎物先把妻子虚弱的身子给补了大半,然后她自个儿又知道一些调理的方式,猛吃芝麻、核桃等干果,以食疗法养身。</p>

    几个月过去了,她皮肤白了,头发黑了,不再干躁分岔,该长的肉也长回来了,胸前的小肉包子也长大了,丰胸细腰,袅袅身姿已渐成形,举手投足间可见少妇的风情。</p>

    媳妇儿更俊俏了,吴秋山只有更着迷的分,每天跟前跟后的,守得像刚孵出小鸡的母鸡,形影不离。</p>

    没多久,牛青苗端着一盘煎饼子回到屋里。「来,吃饼子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