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言情小说 > 活色生香 > 第十七章
    「不是男朋友,是情人也行,我决定了就算。」他要她,绝不放手。</p>

    「好自大,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她抬起美丽的脸蛋,不服气的瞪着他。</p>

    「因为你别无选择,否则我不介意我们到床上好好沟通。」他邪佞的笑道。</p>

    双颊立刻浮起两抹红晕,乔琳娇斥道:「不正经,不理你了,大色魔。」</p>

    臧浩然笑着,倾身贴近她,吻了下她的脸颊,「太迟了,你已经和我在一起,也变成女色魔了。」</p>

    「我才没有呢,我依然天真又纯洁。」她反驳道。</p>

    臧浩然笑得轻佻,长臂一伸,将她抱到腿上,修长手指抚过她小巧的下巴,「你确定自己还纯洁吗?」</p>

    听出他的弦外之音,乔琳羞得想找地洞钻,粉拳轻捶着他厚实的胸膛,「你再胡说八道,我就真的永远不理你了。」</p>

    他拥紧怀里的宝贝,「没办法,谁教我这么喜欢你,我宁可帮好色客pub请个厨师,也不能让你做菜给别的男人吃。」</p>

    「甜言蜜语。」她轻斥一声,心里却甜津津的很受用。</p>

    「肺腑之言。」他轻啃着白玉耳垂喃语,惹得佳人又笑又闪,下一秒,唇就堵住了笑声,两人濡沫交缠。</p>

    「乖,听话,答应我。」他柔声要求。</p>

    面对他的柔情攻势,乔琳怎拒绝得了,不过也聪明的不忘提交换条件,「我不做菜给别的男人吃,你也不能和别的女人一起吃饭用餐,当然公事除外。」</p>

    真是不吃亏的小家伙。「成交。」他大方的答应。</p>

    乔琳笑开了脸,爱娇的偎着他。</p>

    这顿饭就在甜得腻人的气氛里结束,收拾完后,两人一起离开,臧浩然送她去上课。</p>

    这对男女的甜美恋情也就此展开。</p>

    【第七章】</p>

    「果然是恋爱中的女人最美,看看小乔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温柔,脸上不曾褪去的笑容,连我都要沉醉了。」孟蒹葭拿布边擦着高脚杯边看着整理桌椅的乔琳,营业时间末到,众人都在做准备工作。</p>

    在旁边折叠纸巾的容千君看了她一眼,「你不也一样,别五十步笑百步。」</p>

    孟蒹葭摇摇手,「那不一样,我和王道已经像老夫老妻了,但小乔和臧浩然才刚开始,正甜蜜呢。」</p>

    「呵,你们都还没结婚,竟然说成是老夫老妻,王道不是向你求了至少上百次的婚,你们什么时候要结婚啊?」她这个旁人都看得有些急了。</p>

    「我们不急,看小乔和臧浩然的幸福样,或许他们会比较快。」孟蒹葭笑说。</p>

    「什么我们比较快?」乔琳走回吧台,听到问起。</p>

    「蒹葭在说你和臧大少会比他们更快结婚。」容千君解释。</p>

    乔琳带着一丝羞意的笑了,「我和他八字都还没一撇呢,哪有这么快,一定是蒹葭先结婚。」</p>

    「那可不一定,臧浩然看起来是较心急的人,他天天对你是管接管送,夜夜又睡在你那里,说不定会想尽快将你娶入门,要知道,大企业家做事都是很讲求效率的。」孟蒹葭提出她的看法。</p>

    「蒹葭,招待我和千君一起去度蜜月只是小小的钱,王道那么会赚钱,这根本不算什么,你别为了省小钱而误了结婚大事。」乔琳劝道。</p>

    孟蒹葭亮着笑容回答,「小乔,你的男人一出手便送你一支足可以买下一辆车子的手机,他所赚的钱大概三辈子也花不完,蜜月旅行多招待几个人对他来说不成问题,所以如果他求婚,你绝对要马上答应,这种男人可是很难遇到的。」</p>

    说到手机的事,乔琳脸上笑意更浓了,她浑然不知道臧浩然她的手机这么贵重,还是千君和蒹葭看到手机惊呼连连,透过她们的解说,她才知道他所送的手机是纯手工打造,还使用多种珠宝和贵重金属为材料,每种机型都是限量发行,兼具收藏价值,当然价格也很吓人,她明白后第一件事便是想将手机还给臧浩然,这么贵重的东西她不敢收,但是想也知道,他怎会肯让她退回,她意见一多,他便坏心的用吻来消音,她只好收下了。</p>

    容千君站出来说话,「你们都一样奸诈,使尽手段不想当第一个,不过以另一半的脾气来看,王道是疼蒹葭疼入骨,绝对顺从她的意见,但臧浩然却是大男人主义,小乔,若他要拐你进礼堂,肯定不会给你拒绝的机会,因此比较下来,你是较危险的那位。」</p>

    「那你呢?」孟蒹葭和乔琳异口同声的问。</p>

    「我怎可能嘛。」容千君马上驳回。</p>

    「千君,话别说得这么满,说不定你就是第一个。」孟蒹葭笑道。</p>

    「没错,我也有同感,所谓事与愿违啊,越是不可能的越可能。」对此,乔琳和孟蒹葭站在同一阵线上。</p>

    容千君嗤之以鼻,「别闹了,今晚是周末,不知那两位没有女朋友相陪的男人会来店里吗?」</p>

    「王道晚上有饭局,不过他说十点前会来店里。」孟蒹葭甜笑说。</p>

    「浩然也有聚会,依他的习惯,他大概是要到打烊时才会出现来接我吧。」在这方面,浩然对好色客的投入显然不及王道,这让乔琳有些失望,但是想到他要管理臧氏那么大的事业,也真是辛苦,就不再强求了。</p>

    只是他身台北人,竟然连西门町都不曾去过,令她很惊讶,所以她明天想带他出门好好玩玩,希望他明天能有空。</p>

    「想男人想入神了。」容千君看着微发呆的好友取笑。</p>

    「呵呵,刚谈恋爱总是这样的反应,不过她比我严重。」孟蒹葭以过来人的经验说道。</p>

    乔琳回过神,连忙反驳,「别以为我没听见,蒹葭,是你比我还严重。」</p>

    「是你。」孟蒹葭把话丢给她。</p>

    「你啦。」乔琳忍着笑把话扔回。</p>

    容千容看着在拌嘴的两个女人摇头,陷在恋爱中的女人果然行为就跟孩子一样,谈恋爱有什么好玩呢,不懂。</p>

    这晚,就如乔琳所预期,臧浩然来接她时好色客刚打烊,她疲累的瘫在他车里,动都不想动。</p>

    「这么累啊。」臧浩然坐在驾驶座上,探身过来亲亲她的小嘴。</p>

    「累死了,我们真要采取人数限制了,否则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累垮的。」乔琳呻吟,每到放假日,就要榨干她们的每一分精力。</p>

    「你们又不缺钱用,实在不用开pub来累死自己,不然就请人来管理,不需要亲自顾店,就不会这么累了。」他心疼地抚着她的小脸。</p>

    乔琳掩嘴打个呵欠,「那不一样,好色客是我和蒹葭、千君的心血,开店虽然辛苦,不过也有许多乐趣,我们从没想过要放弃好色客,它是我们的宝贝。」</p>

    第一次听到有人将pub视为宝贝,臧浩然好笑之余,也不免有些吃醋,「它是宝贝,小家伙,那我呢?」</p>

    乔琳轻笑,伸手拉下他的俊脸,温柔的吻着他的唇,「你是我最心爱的宝贝。」</p>

    「甜言蜜语。」他加深了这个吻。</p>

    「肺腑之言。」她以他常说的话回他,细碎的笑意里,吻更加的缠绵不休,最后是在她欲冲出口的呵欠里结束。</p>

    「小坏蛋,和我在一起时总是呵欠连天,我就这么没魅力吗?」臧浩然又气又笑,却拿这个爱睡觉的女人没办法,为她扣好安全带,开车离开。</p>